《我本书生,奈何逼我动武》郑杰 郑勇小说阅读

小说:我本书生,奈何逼我动武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天地之间,以人为本

角色:郑杰 郑勇

简介:在华夏东南沿海的一个偏僻小村,这个小村因为交通不便,村里90%的人从出生到死都在村里渡过,每个年轻人都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与憧憬;希望能够有机会承载着先辈的梦想,走出世代传承之地,到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自小顽皮却刻苦努力学习,对生活充满阳光积柳的郑杰,在八岁那年,无意间进入了一个山洞,在洞中捡到一本《无上神功》,17岁那年,郑杰的《无上神功》已修炼到第三层境界,也是这一年收到了位于江赣省庐阳市九阳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故事正是从这里开始…………….

书评专区

天地之间,以人为本:与众不同,别开生面,希望大家能够支持,让我带大家看不一样的世界,共同分享世间本质的道理。

三久人生:得出结论,作者是渣男一枚

《我本书生,奈何逼我动武》郑杰 郑勇小说阅读

《我本书生,奈何逼我动武》第1章 出村入世免费阅读

呜……

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响起,随着船体激烈的震颤起来,船要离岸启航了;只见码头上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妇人,满脸泪水,痛哭流涕的挥舞着右臂,迎着海风喊道:小杰,一个人出门在外记得照顾好自己,不要耍狠斗勇,一切以和为贵,记得好好求学,将来好报效国家,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啊……

船越开离码头越远,码头上的妇人也渐渐成为了黑点,只能依稀的看见妇人因痛哭过度已蹲在地上,迟迟没有离去。

只见船上一个中年男子走到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身边,举起右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儿啊,难为你母亲了,这十几年来,爸在外打工,赚钱养家糊口,与你们母子是聚少离多,对你们的关爱也不够,你这是第一次出远门,离开摇篮地啊,不过咱们南闽人天真敢闯敢拼,骨子里就信奉着“爱拼才会赢”的信念,爸当年出外打工的时候还比你小2岁,那时候的条件比现在还差,我相信你应该会比爸爸做的更好,此次出去求学,一切要懂得忍让,虚心求学,早日学有所成,好报效祖国,也让自己的生活过的能够更自主一些。

爸,您放心,我已长大,您也要保重身体啊。我一定会安份守已,努力求学,争取早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不用为我操心了。

其实从小山上海里的生活,早就练就了郑杰身手灵敏,独立思考的能力,更是从八岁那年得到《无相神功》朝夕修炼,已到第三重圆满境界,正常的八九个成年人持武器都不是对手,安全这块根本不是问题,只有对外面的世界不了解,所谓的人心险恶还是没有概念,换句话说就是不懂得世界的游戏规则,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加上平常父母管教严格,郑杰一直以来都表现的乖巧懂事,早把心中的那匹脱彊小野马关进笼子里,一直以来想着独自闯荡的心思,牢牢掩饰在内心,不敢在父母面前有所表露,怕让父母伤心。

听到郑杰的保证,加上平常儿子乖巧懂事的表现,郑勇欣慰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经过半个小时的船程到达了镇上,换乘了从镇上到市区的班车,又从市区换乘班车到火车站,整个路程反复换乘,从家里早上七点半出发,到达省城的火车站已是下午三点半,这还是得益国家的要致富先修路的福利。据郑勇说,他当时出来打工,也是这段路程可是花了整整三天,感慨着国家建设速度。

说起郑杰的家世,也算是工匠传承世家,其父亲郑勇,从15岁出外到省城的技校学艺,毕业后到工地做了一名建筑技术工人,通过几十年的技术锤炼,现在已是冷作工的高级技师,参加了无数个大工程,其中不乏获奖工程,更有获得国家最高奖的鲁班奖工程。其爷爷郑金更是镇上十里八乡出名的木匠大师,南闽这个地方是华夏国表现特殊的一个地方,既迷神信佛又尊师重学,所以这个地方不但庙宇寺院特多,学校也是村村都有,大点的村还不止一所小学,但不论是建设庙宇还是修建学校,关键核心的木制结构,基本上都是其爷爷的作品。

半个月前郑勇收到家书,说儿子被大学录取了,兴奋的几夜没有合眼,特意从工地上请假回来,准备送儿子去上学,不料前天收到电报,说项目赶工期已到核心关键部位,没有他到位不行,若这个环节卡壳,会影响到后道工序的进行,严重影响整个项目的工期,浪费大量的人力成本,让他无论如何要赶回工地,这不都已经送到了火车站了,还是依依不舍得,难怪郑杰的母亲林英经常戏称到,他这是一年不回家,回到家就算三催无催也舍不得走,都说父亲是没有感情的,其实父亲只是不擅于表达情感而已,看着他眼里满满的不舍与纠结,郑杰再三表达自己可以的,让父亲赶紧走,因为这时候走,赶到工地都得晚上七八点了,再不走就赶不上去工地的车了,在郑杰的一再催促与保证下,郑勇一再叮嘱,恋恋不舍的转过身离去,看着郑勇离去的背影,那有点黑又略显干燥的皮肤,长年累月为了家庭饱受风霜日晒,看着他原本茂密的头发也变的稀松,看着今年才四十五岁却感觉有五十几的苍桑背影,看着他明显还想回头看看,却硬要假装潇洒的不回头,昂首阔步坚决前行的步伐,他哪里知道,他那不经意间,多次抬手擦拭泪水的动作,早已把他出卖,他的背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都没有回头,看似坚决又不舍得矛盾心里,早已让郑杰泪流满面,心中默念:父亲,母亲您们保重,儿也想您们,待我艺成归来之日,定当常伴二老膝下……

突然郑杰的眼前出现了一张纸盒,上面写着“我们都是聋哑人,请您关爱我们这些残疾人,献点爱心吧”在这行字的右下角还写着“请献爱心款五十元”;郑杰沿着握着纸盒的手看去,只见持着纸盒的是个梳着中分头,国字脸二十多岁的青年,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一个平头,满脸痘斑,另一个肥头大耳,剃个光头,如花和尚,三个人气势汹汹的盯着郑杰,看郑杰没有任何反应,中分头青年跺了跺脚,头随着节奏摇摆晃动,一付吊儿郎当样,平头青年扬了扬拳头,朝自己胸口砰砰砰捶了几拳,仰起头颅,一付气高趾昂的,光头握起拳头,只听咕咕咕一阵响,嚣张跋扈样,三个人面目憎狞,凶神恶煞,这要是换个其他少年,可能早得吓尿裤子。

郑杰心中暗道:自己父亲累死累活一个月才挣几个钱,自己这孤身一人出外闯荡,为了让自己在外生活的宽裕些,整个月所有费用加一起,也就四百元,据说都顶上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了,这些人倒好,举个纸壳张口就五十,若真的是弱势群体献点爱心,也无可厚非,但这群人明显的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弱势群体的名誉行敲诈勒索的行劲,不给点教训是不行,随即运起无相神功,汇聚双眼朝三人望去,只听三声鬼叫,三人如见邪般灰溜溜遁去。

经过这个小插曲,郑杰也无心再感伤,更没来的及领略这外面的世界,直接拿起行李朝检票口,去排队进站,只见人山人海,大包小包,形形色色的出行人,经过近四十分钟的排队安检,几番折腾下来,总算是挤到车票所写的车厢座位,从车体到座位,全部都是以绿色为主色调,也不知道是出于何种考虑,只知都叫这种列车为绿皮车,这个车主要元素就是每节车厢,中间通道两侧会均匀分布着六人对坐的卡座,中间有一张桌子隔开,按票面显示是一个卡座坐六个人,然后卡座上是行李架,还有站票卖,然后你就会神奇的发现,不但走廊上站满了人,行李架上,卡座底下,车厢连接处,甚至厕所里,全部都是人,或躺,或坐,或站,或卧,无奇不有,最痛苦的是这趟车都是傍晚出发,第二天中午才能到站,意味着一整个晚上加上一个上午都要在车上度过。

吃喝拉撒与睡觉就成了非常奢侈的事情,尤如过刀山下火海般难;这种环境下,想要完成吃喝拉撒没有点身手,那还真只能靠吼,一个晚上你都会听到“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方便面,师傅,麻烦让一让,借过一下”;睡觉简直想都不要想,上半夜是吵吵闹闹,热闹非凡,到了下半夜每个人都迷迷糊糊,无精打采,梁上君子刚准备施展独门神功,吼功一出,又前功尽弃,只能含泪自责,回去后一定要勤练魔术,时代在进步,技术在革新,偷不来,一定要给他变出来…

经过漫长的煎熬,总算听到列车广播响起:“各位旅客,欢迎乘坐本趟列车,再过五分钟,列车就要抵达庐阳火车站,请各位收拾好个人行李,不要遗漏,准备下车,长路漫漫,感谢你的一路相伴,期待我们下次的再会”随着广播及轻缓的音乐,本就不快的车速缓缓降了下来,直到车身振动越发激烈,咯,吱,叮,咚的刺耳声,整车人一阵晃动,列车总算停靠在站台上,砰砰的开门声,咕咕的车轮声,踢踏的脚步声,人潮就像洪水般朝车外涌去,看似凶涌,杂乱无章,又冥冥之中的井然有序,郑杰很快就随着人流出了车站。

在车上为了减少走动的频次,凭借着多年的修行,虽还未达到辟谷,但挨几顿饿也还是能忍,昨日清晨父子出门时,在家吃了一顿母亲亲手做的早餐,路上舟车辗转时,父子俩也根本没时间吃饭,也是拿着母亲做的年糕,煮的鸡蛋,就着白开水填饥,更是从跟父亲分开后,到现在是滴水粒米未进,这会儿肚子咕噜噜的抗议,正好火车站的周边布满了各式餐馆;郑杰拖着明显与身材不搭的行李,沿着各家店铺来回走动对比,发现每一家的饭菜都不便宜,好不容易在一家店铺空间非常狭小,只有三张小桌子,没有客人的店铺里看到,蛋炒饭五元一份,虽然还是天贵,但相对而言是最便宜了,所以咬了咬牙,还是踏入店内要了一份蛋炒饭,算下来有整整一天一夜没喝水,人可以不吃饭但不能不喝水,就问店家要碗开水,不一会儿店家就端来蛋炒饭,还有一碗像开水似的紫菜蛋丝汤,要不是碗中有一丝蛋花和一根紫菜,那就是白开水,但店家说这是汤,又渴又饿的情况下,哪管那么多,还觉得这店家挺好的,只要碗白开水,不管咋样,人家还是给了碗不是汤的汤。

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盘蛋炒饭,一碗汤收拾的干干净净,就像盘和碗都刚从消毒柜取出似的,比店家摆放在灶台上,那些还没用的都干净,小心翼翼打开父亲给的钱袋,从里面掏出张五元的钱,又慎重的把钱袋收起藏好,再把其他东西收拾妥当,这才拿起行李,走向柜台结账,把五元钱递给老板,见老板接过五元钱,然后开口道:总共十五元,还差十元。

郑杰脸色顿时一变,你上面明明写着蛋炒饭五元一份,我也就点了一份蛋炒饭,怎么就十五元了呢?

那老板一脸阴谋得逞的坏笑,蛋炒饭一份五元没错,然后用手指了指收费台的桌腿,上面有一行蝇头小字“汤一碗十元”,这几个字与“蛋炒饭一份五元”那几个字相比,连标点符号都算不上,纯纯的坑人。

郑杰看到这几个字,直接气笑,隐隐散发些许无相神功威压,把五元钱往桌上一拍,沉声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种有损阴德的事情,还是少做,因果报应不爽,你好自为之,说完转身走出店门。

些许的无相神功威压,对店老板这种普通人来说,犹如泰山压顶,早已吓得汗如雨下,全身颤抖,久久无语……

>>>点此阅读《我本书生,奈何逼我动武》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天地之间,以人为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5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