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澈 萧少爷《纹灵印者》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纹灵印者

小说:玄幻

作者:未月二一

角色:萧澈 萧少爷

简介:这是一个属于纹印的世界,世人十二岁时可于启灵台上觉醒,觉醒为纹是为纹者,觉醒出印方是印者,再或者就是那世间极其罕有的纹印一体,而这等人也被称之为纹灵印者,体内诞生天灵。

书评专区

萧澈 萧少爷《纹灵印者》小说全文阅读

《纹灵印者》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萧家萧澈来了!”

青石城,启灵广场,远处忽然飞奔跑来一道人影,边跑口中边大声喊着,同时大手在风中逆风挥动。

在这一道道大喝声中,也是成功引得众人注意,启灵广场上围聚的人们纷纷将目光望向远处。

正好看见一位少年身影独自一人迎风向着启灵广场中央的启灵台大步走去。

这少年五官端正、菱角分明,身着一袭漆黑劲武长袍,头戴血红发笄,腰间悬挂一枚白玉玉佩,右手掌心缠绕着一条黑色布条。

见萧澈走来。

广场围观着的众人连忙让路,让出一条直通启灵台的路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期待,期待青石城中再出一位天才。

无论是印者也好,纹者也罢。

青石城每多一位少年觉醒成功,对于他们这些青石城百姓来说脸上就会增添一分骄傲,也会成为他们日后在外人面前傲谈的资本。

萧澈的身影径直走至启灵台一旁方才停下。

在他前面还有着五六个少年少女排队等候着登上启灵台觉醒。

闲来无事的萧澈也是望向了启灵台上,开始观察着在他前边的那五六个少男少女们当中能有几个觉醒成功。

今日一早开始,直至此刻为止,一共来启灵台几十人,其中竟是无一人成功觉醒,可见觉醒成功的概率能有多低。

而在启灵台的上方还有着一道约半丈高的玉石柱子,柱身表面全都是篆刻上去的奇异纹路,只是较为黯淡罢了,在玉石柱子的顶端牢牢的固定着一块无色怪石,晶白透明,这正是启灵石。

只需要年满十二周岁之人将右手放在启灵石上边即可,若能觉醒成功启灵石便会散发出冲天的七彩光芒,最后渐渐化为所觉醒的手中纹或掌中印或是纹印同现。

一般来说觉醒者所觉醒出的纹、印都是在右手掌心,唯有极少数之人觉醒后会是在左手掌心,更有甚者会在脚心,不过这种机率比觉醒出纹灵印者的机率还要低,但世间也有。

一炷香过去后……

在萧澈前边的也只剩下了最后一个身材瘦弱、衣衫褴褛的少年,其余几人自然是没有觉醒成功。

瘦弱少年低着头走上了启灵台。

这瘦弱少年萧澈也是见过,他家境贫寒,自幼便丧失双亲,幼时更是连活着都成了一种期望,能够活至如今也是在城中依靠着捡酒馆的剩饭剩菜。

小时,萧澈想过去带这少年吃过一顿饭,只是其虽然贫穷但志不穷,没有接受罢了。

今日他前来启灵台便是想要试一试,要是万一成功了呢?

若是不成,今后就只能继续乞活。

他不想,他想要依靠自己活下去。

明知自己本就没有多少成功的可能性。

瘦弱少年站在启灵石前,低着头,一副垂丧之气。

慢慢地,瘦弱少年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放在了启灵石上。

反观启灵石则是一副静悄悄的模样,依旧是原来那透明无色的状况,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终究…还是失败了吗?”瘦弱少年有些哽咽的说了一声。

对于旁人来说毫不意外,但对于他来说心中很是难受,纵然知晓自己并没有多大的机率成功,但当真正的面对现实时,还是有些难以相信现实中的这一切。

忽的!

当瘦弱少年要转身离开之时,却是察觉到自己的左手手臂传来一阵微弱的瘙痒感。

紧接着又变成了一阵炙热,像是要把他的左手手臂给灼烧掉一样。

瘦弱少年面色痛苦的瘫坐在地,右手用力的掐着左手,口中发出一阵低沉的嘶吼声。

痛苦极了。

“哗”

透明的启灵石此刻被渲染为了璀璨的七彩色,刺眼的光芒令得在场所有人惊呼不已。

启灵石下的玉石柱身表面的奇异纹路也一同亮起了七彩光晕。

渐渐的,启灵石从七彩色变为火红色,柱身表面也随同一起变化,火光于奇异纹路之上四起,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烧。

恰有一道正燃烧着的小巧火苗呈现在启灵石上空,火光摇曳,火浪跌宕。

炽热的热浪席卷虚空,荡在广场众人身上。

一瞬间,竟是令得众人难以喘息,好在很快便已散去。

瘦弱少年的左手手臂上的炙热也是化为一股暖意。

萧澈嘴角微微上扬,心中也是替对方高兴。

瘦弱少年继续坐在启灵石旁边的地上,怔了怔,陡然间,一缕火焰将他的左手臂袖袍焚烧为一片灰烬。

只见,在他的左手手臂上边,满是散发着炽热气息的火纹。

火红色光晕渲染虚空。

“三阶火纹,虽说这觉醒的手中纹很是平凡,但至少是三阶,而且还是比较罕见的左手纹,成长起来至少在青石城中能有一席之地,不过因为等阶的限制,此生很难有所成就,如果转行做炼丹师的话凭借着得天独厚的三阶火纹还是有机率成为一位三品炼丹师的。”

在九州内,如果能够成为一位三品炼丹师的话也算是小有成就,哪怕是在郡城也是被各大势力家族争抢的对象。

在台下的人群中,当即就有一位懂哥认了出来,开始做着预测。

这时,瘦弱少年从启灵台上缓缓走下,路过萧澈身旁时,稍作停顿。

“恭喜,若是愿意,便入我萧家吧。”萧澈笑着抱拳恭贺,同时递出去一份邀约。

瘦弱少年微微摇头:“多谢萧少爷好意,我想要出去看一看,完成我曾经那遥不可及的梦想。”

萧澈闻言不再多语,默默的从衣衫内掏出一枚银钱:“钱不多,收下吧。”

瘦弱少年连忙推开萧澈拿着银钱的手,委婉拒绝:“恕我不能接受您的钱财。”

“你觉醒了手中纹,若是身上无钱又怎么继续修炼,就全当是我借给你的,他日你再还我就是。”

再三犹豫后,瘦弱少年还是选择收下了萧澈的银钱,二人相互道别一声,瘦弱少年离去,萧澈迈步走上启灵台。

而此刻的启灵石也重新变得平静起来,所有人的目光自然也是放在了万众瞩目的萧澈身上。

都在期待着萧澈觉醒出来的是什么。

没有一个人认为萧澈会觉醒失败。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萧澈缓步走上了启灵台。

目光直视正前方已经平静下去了的启灵石。

“呼~”

萧澈微微闭上了双眸,口中慢慢地吞吐着淡白云雾,舒展着气息。

右手伸出,五指张开放在启灵石上。

隔着手掌的黑色布条,尚有一抹余温的冰凉感从启灵石上回馈给萧澈的右手掌。

一息..两息..三息..

启灵石没有任何的变化,所有围观之人都是放慢了呼吸,仿佛身临其境一样。

又是几息过去后…

启灵石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萧澈此刻也是睁开了微微闭起的双眸,他很是平淡,但手掌还放在启灵石上没有挪动。

全场一片寂静。

如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人说话,更没有一丁点声响,好似是所有人不约而同的一起屏住了呼吸,准确来说,就连他们的呼吸声都是变得不易察觉起来,微弱至极。

“萧澈..这是失败了吗?”

台下不知何处忽然响起一道低声细语。

原本的寂静被这一道声音打破。

议论声纷纷响起。

萧澈此时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当中,对于外界的议论声他都是毫不在乎。

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在萧澈右手那漆黑劲武袍的袖袍之下,升起了一抹浅显不易见的暗淡金光,想要破开枷锁的束缚却始终被一团血雾光晕给压制下去,令其无法冲出枷锁的束缚。

包括萧澈自己也是。

“难道是我的打开方式错了吗?”

一想至此!

萧澈收回右手,又尝试着的将左手放上启灵石。

依然,启灵石未有任何的反应。

甚至启灵石上的那一抹余温已然散去,变得冷冰冰的没有温度。

“萧家少家主都没能觉醒成功,看来萧家真要势渐薄弱了啊。”

“废物,还真是个废物啊,亏得我们对你期望如此之高,到头来却是一个没能觉醒的废物,可怜我那千枚铜钱啊!”

“萧家少家主?天才?呵呵,大言不惭,也不知是何人对你的期望如此之高,让得我等对你这般寄予厚望,可怜了我那几枚银钱啊。”

“***,退钱。”

这一刻,台下的议论声也纷纷变成了一道道责骂声。

他们赌输了钱,心中生有怨气,又无处宣泄,便只好将目光对准了台上的萧澈,将萧澈作为撒气筒,来宣泄心中的怨气。

那些赌钱输得少的全都自认倒霉,一个个垂头丧气的从启灵广场离开,而那些个输钱较多的心中怨气疯涨,压过了心中的一切,忘掉了一切,只想在此用着伤人的言语宣泄心中的怨气。

在他们看来,骂上几句又不会少块肉,更不会骂到自己,自然是无所畏惧,更无任何欲要遮掩之意。

启灵台上站着的萧澈也只是稍稍失神片刻,对于台下围观之人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般的变脸使得仅有十二岁的他有些措不及防,一个人孤伶伶的被冷风吹打着,目光环视着台下众人谩骂着他时那丑恶嘴脸,他心中不由得生出一抹委屈。

他还年少,仅仅只有十二岁罢了,在他看来的确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人要对他恶语相向,就单单的因为他没有觉醒成功吗?

他无法理解。

若真是如此,那他才应该是那个委屈之人啊。

但世间就是如此现实,如此的无情。

萧澈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整个人蜷缩在一起,他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双耳,用力的闭上自己的双眼,想要尝试着逃避现实、躲避所经历的事情。

他不想要再听见。

也不想要再看见。

他没有流泪,只是委屈。

他脑海中始终记得父亲对他说过的话,“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台下谩骂声仍然不断,没有任何要停下的意思。

在场的城主府之人也是少之又少,任其施展浑身解数也是无法令如此多的人闭嘴。

他们这些施暴者始终不知,未能在启灵台觉醒并非是萧澈的本意,他们又如何能在这里对其谩骂不止。

一切的一切本就是他们自己所想的罢了,从未去问过萧澈一句,你愿意吗?

启灵台上,萧澈心中的委屈逐渐的变成一团煞气十足的血色光团。

他的双眸渐渐的由黑色瞳孔变为血红色。

隐约中有着一抹浅淡的血雾从萧澈背后腾空升起。

在他右手掌的黑色布条下,那道充满了血煞之气的煞血印变得蠢蠢欲动,似要撕裂布条的遮掩冲出世间一般。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看到,他们此刻全然投入到了责骂当中,已经起兴,自认为理所当然。

尚且清醒着的萧澈也是觉得脑海变得昏沉不已,整个人就快要昏倒了一样。

实则是他手掌中的七阶煞血印在调动着血煞之气侵占萧澈的脑海。

在萧澈腰间佩戴的那一枚白玉玉佩衍生出一抹灵韵白光,逆流而上涌入萧澈脑海当中,驱散那股意图侵占萧澈脑海意识的血煞之气。

“噗通”

血煞之气虽然是驱散干净,但萧澈也是昏倒在了启灵台上。

“尔等,全都给我闭嘴!”

忽有一道暴怒声从启灵广场最外围传来。

只见,一道杀气腾腾的人影站立在启灵广场最外围,身躯周围尽被幽雾所笼罩,手中持有一柄长满突起尖刺的漆黑长剑,幽幽光晕如是火焰一般在剑上燃烧,掌中的千刹印也是幽光缭绕,光芒刺眼,阵阵凄惨的哀嚎声从印中传出,变得更加瘆人。

遥望着昏倒在了启灵台上的萧澈,他心中心疼不已。

“今日,凡是辱骂我萧家少家主者,皆死!”

言落之时。

启灵广场上剩下的最后千人也是注意到了那道身影。

“萧家萧千。”

不知是谁大呼一声。

顿时,他们心中对于萧家的畏惧在此刻冲上心头,一个个什么也不顾的朝着四面八方跑路。

但为时已晚,萧千的身影早已化为一道残影,飞掠至人群当中,暴怒的他一剑向前斩出,一道漆黑无比的幽光剑影朝着前方斩出,当即,便有数人殒命,鲜血崩飞挥洒一地。

幽光四起,凝现为一柄锋利无比的幽暗利刃,一共三柄,在人群中肆意的杀戮。

那些原本在谩骂着萧澈的人们纷纷向着各个方向逃去,口中还不忘了开口求饶。

而此刻的萧千根本听不进去这些人所说的话,一心沉浸在杀戮当中,手中之剑疯狂抖动,斩出一道又一道幽暗剑影。

此刻,启灵广场之上剑光、剑影肆意纵横,鲜血四处飞溅,洒落长空。

幽光所化的幽暗利刃凡杀一人,其身躯皆会被幽光蚕食殆尽,连一滴血都不会留下,最终又是变为一抹幽光升入虚空化为又一柄幽暗利刃。

一身元印九重的实力全部爆发。

而在场之人大多都为普通人,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就死在了萧千手下,再加上千刹印的加持,短短数息间,已有近百人彻底死亡,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此时只是虚空中的幽暗利刃都已有百道,杀起人来更快。

没有人去阻止萧千,也可以说是在场没人拥有实力去阻止。

萧千也是,他此刻什么都不顾,心中唯有一个杀。

哪怕事后要以命来偿还他也是不惧。

他虽然对萧澈严厉,但那也是为了他好,从来都是不敢打也不敢骂,顶多就是小罚一下,当他知晓萧澈在此竟然遭受数千人一起谩骂时,心中怒火不由自主的爆发,如火山喷发一般,当即便丢下手中的事情赶至此地。

愈想,心中怒火愈盛。

他握剑的手都随之微微的颤抖起来。

愤怒的情绪渲染在剑上。

狂怒的积攒着怒气,口中长喝不已。

他重重的将手中的剑刺入大地。

顿时,剑中蕴含的印力化为狂浪的黑色卷风朝着四处轰动。

启灵广场地面铺着的地板一块一块被这狂风掀飞。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黑色卷风所遮挡住,不仅迷失了方向,也无法看清楚前方的道路,任其如何走,也始终无法走出去,整个人被牢牢的困在这黑色卷风之内,宛如砧板上待宰的牛羊肉一样。

凄惨的惨叫声一道道的从那狂风中传出。

“萧千,快快住手,你这是疯了吗?”

一道身影疾驰而来,双手向外一探,五指使力,虚空中便是出现一座百丈高的土褐色大山虚影,沉重的压力疯狂的往外倾泄,尽数灌输至萧千身上。

顷刻间,萧千释放出的所有印力都被强行镇压下去。

那股庞大且沉重的压力轰然压制在萧千身躯之上,仅此一击,竟是直接便将萧千镇压下去,虚空中的那百道幽暗利刃全然崩散,在萧千手中的那柄剑不断地抖动着,掉在一旁的地上。

这人没有动杀意,只是想要镇压住已经杀疯了的萧千。

来者名为公孙浅,乃是青石城城主,拥有四阶搬山纹,源纹境六重的实力,是整个青石城内明面上最强的强者。

公孙浅的左手缓缓收回,右手手臂的衣衫被一股刚强的力量震碎成一块块碎布块洒落在地。

他整条右手手臂此刻全是散发着土褐色光晕的纹路,沉重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启灵广场内。

他手臂上的纹路就像是一块块岩石平铺在上边的一样。

在搬山纹施压之下,萧千浑身上下青筋暴起,脸色通红,就连掌心中的千刹印也被一道土褐色山影符文压制着,咬牙切齿的颤声道:“公孙浅,放开我。”

哪怕境界有差,此刻的萧千也毫不客气。

公孙浅闻言,面露难色的说道:“萧千,滥杀城中百姓依陵州例法乃是死罪,你若是随我回了城主府我可以保证不杀你,若是你执意而为惹得郡城来人,你必死无疑。”

他所说也皆为事实,萧千今日在启灵广场杀人过百,伤人无数,若是引来了郡城之人依陵州例法行事,萧千必死。

而在这些人当中也有一部分是在围观的群众,本事不关己,但当印者心中全剩下杀戮的时候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哪怕是泄露出去的一丝丝力量也足以杀死手无寸铁的普通人。

可此时的萧千却是浑然不为所动,失疯般的狂笑不已:“我死?这又如何,死便死了,可我家少家主又有何错?是他们谩骂在先,难不成陵州例法有说,少年未能觉醒便是有罪?若真是如此,我萧千甘愿一死,以我之死,换这些人一起陪葬,如此想来,倒也不亏。”

公孙浅顿时哑口无言,但还是催动着搬山纹去镇压着萧千。

他虽然未曾动用全力,但光是凭借着搬山纹的压制力都是足足有着数千公斤之重。

若是他施展全力的话,搬山纹全力爆发之下,所凝聚出的大山虚影堪比一座真正的山峰,可以直接将萧千当场镇压致死。

这便是搬山纹的恐怖之处,伸手可搬山,起手可抬山,压手可控山,而搬山纹的强弱自然也是受着其主人实力而变化的。

“这个世界的规则本就是弱肉强食,你身为城主,实力又比我强自然能够杀我,而我比他们强,自然也能杀他们,莫说百人,就算是千人万人,只要他胆敢伤我萧家澈儿一下,哪怕辱骂也是不行,而我萧千,没什么大的本事,但宁可粉身碎骨也定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至于你,公孙浅,如若你胆敢阻拦,我萧千,哪怕是死也要与你一战。”

萧千直言不讳,当众顶撞公孙浅。

他身躯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掉落在一旁的漆黑剑刃也在震动。

一股凌厉锋芒的凛然煞气从萧千身躯缓缓升起,他的一双瞳眸化为血红,又转换为漆黑一片,两道细微的千刹印在他瞳孔中呈现,慢慢的转动着,散发出一缕阴暗的杀意。

那压制着他的大山虚影也在此刻衍生出一道道沟壑般的裂纹。

一向平和的公孙浅此刻也暴怒的很,但他却是在竭力的令自己冷静下来,同时也是发现了萧千不对劲的地方。

不等他多想,一道突如其来的强大气息打乱了他的思路,转头望去。

只见一位身着灰袍长衫的中年男子从远处缓步而来,他面容慈和但气息涌动,双手背负在身后,长发束起,额头两旁留有两缕鬓白长发向下垂去,一步踏出气息便会随之向上提升一分,一圈圈璀璨、灿烂的金光萦绕在身旁,隐有低沉的嘶吼声发出。

单单只看五官,他与萧澈简直一模一样。

“家主。”

“萧肃。”

萧千与公孙浅同时开口。

萧肃,萧澈之父,萧家家主,从未在明面上出手,实力未知,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知晓他执有的究竟是手中纹还是掌中印。

但城中所有人都莫名的惧怕这个面容慈和的中年人,哪怕是青石城最强者公孙浅也是如此,甚至前些年的郡城来人对萧肃依然十分的惧怕,来了没几日,什么事情都没做就嚷嚷着要走。

最终还是在一日之内一连十九奏,上面方才准命离开。

至于缘由,未人知晓。

“公孙城主,放手吧。”萧肃言语平淡的望着公孙浅说道。

平淡中有着一丝威胁的意味。

公孙浅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收回右手,手臂上边的土褐色符文连连黯淡下去。

正是在这刹那间,那道压制着萧千的大山虚影顿时炸裂为无尽碎芒。

萧千身染幽光,大手一挥,掉落在旁的剑重回手中,一股凛然的气息爆发出来,五指攥紧,紧握长剑,虎视眈眈的死盯着公孙浅。

犹如一头饥肠辘辘的恶狼在打量另一头猛虎,试图将其吞食。

“萧家主,今日之事……”

公孙浅还未道出,萧肃便伸手制止,淡声道:“本家主知晓公孙城主的用意,萧千你可以带走,但你须得向我保证他的安全,我萧家之人,哪怕是罚,也得按我萧家家法来罚,你所谓的陵州例法,压不住我,更压不住我萧家之法。”

平静中透露着一股霸道。

以家法压陵州例法?

“好”

公孙浅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应道,旋即转身就要带着萧千离去,他是一刻都不想要在这里多呆下去。

但萧千身躯挺拔,目光愈发狠厉的死盯着公孙浅,表现出一副抗拒之色。

“萧千,你先与公孙城主前去城主府,切记,不可贸然出手。”萧肃淡淡的转身看向萧千。

在听到萧肃的声音后,萧千冷哼一声,对着萧肃轻轻点了点头,继而沉默不语的随着公孙浅一起离去。

目送他们二人的身影离去之后,萧肃的目光缓缓移动,放在了启灵台上已经昏迷了的萧澈身上,口中轻念一声:“傻孩子。”

世间本就是如此。

例法为守护弱者而立。

所谓规矩也皆为束缚弱者。

如若那些人能够压制输钱后的怨气,萧千也能够遏制心中的怒火,或许今日在启灵广场上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

世间无对错,对错全由人来说。

那么今日之事。

究竟谁对谁错?

原创文章,作者:未月二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5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