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军 李学政《重回1994:这个男人不太冷》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重回1994:这个男人不太冷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烧饼加油条

角色:李学军 李学政

简介:一名退伍军人,一片赤胆忠心,形形色色的人,许许多多的事。这本书中没有玄幻,没有穿越,没有赘婿,只有人世间的爱恨情仇,在这本书中,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
多少个日日夜夜,李学军寝食不安,他时常梦到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脖子上挂着白色的牌子,戴着手铐脚镣,押赴郊区的刑场。执行枪决任务的武警战士,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黑漆漆的后脑勺,坚定的扣动了扳机,几声枪响过后,一群黑色的乌鸦,扑腾着黑色的翅膀,从李学军的眼前飞过,一切归于平静,罪恶化作春泥,跌入尘埃……

书评专区

烧饼加油条:加油,努力

李学军 李学政《重回1994:这个男人不太冷》小说全文阅读

《重回1994:这个男人不太冷》第五章 建房遇阻力 带女友回家免费阅读

李学政办事利落,吩咐他的事,他也真当个事来办。次日下午就把包工头给找好了,连建筑材料也谈好了,就等着开工大吉了。两人站在村东头的那块宅基地上,比比划划,李学军看着眼前的这块地,畅想着几个月以后,父母住进新房那种愉悦,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村长李老幺上门找到李学军,把他拉到了门外。

“二叔,这么晚找我有啥事?”李学军面露疑惑。

“有个事和你说一下,就是你那块宅基地的事,我昨天打了电话给国土所所长,他当时满口答应,我今天拿着村里土地证明去给他盖戳,他竟然不同意,说要严格按照“一户一宅”的政策去执行,他奶奶的,真他娘的会装孙子,我以前去盖戳,也从来也没这样过。”

村长气不打一处来,继续骂骂咧咧,李学军父亲听到声响,披着衣服出来问咋回事?李老幺就把事情始末又说了一遍。

“哎,房子盖不了就算了,没事,咱这老屋住着更舒坦,冬暖夏凉的。”

李学军听父亲这样说,心里反而更不是滋味。

“不行,我明天要去找一下这个所长,我倒要问个清楚,凭啥可以给别人批,为啥就不给我批宅基地。”

礼拜四上午,李学军和李老幺一起来到国土所找所长,所长名叫熊振华,今年四十八岁,上身穿着一件的确良,此人猴瘦猴瘦的,宽大的衣服几乎把整个人包裹在里面,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显得很斯文。这个熊振华还和李老幺沾亲带故,是拐了几个弯儿的那种亲戚,所以还算近乎。

“我说熊所,你这是咋回事嘛?你前天不是都答应的好好的吗?咋昨天还突然变卦了呢,你让我咋交代呢?这不,我今天把我侄子带来了,你看着办吧。”

李学军木讷地把一条云烟放到桌子上:“领导,宅基地的事要麻烦您费心了。”

熊振华高傲地翘着二郎腿,瞟了一眼桌上的香烟,有些不耐烦的说:“你就是李学军吧?你的烟我可抽不起,赶紧给我拿走,拿走!宅基地的事我不管,我只是一个国土局下派的小所长,权力有限,如果上面的领导同意,我就给你盖,反正我这办不了。”

他站起身来,很扎眼的摆出了要送客的架势。

看着他这副刁难人的嘴脸,李学军真想狠狠的给他一耳光,但是人在屋檐下,县官不如现管,只好忍气吞声,暂时作罢。

李学军本来不想送礼,他并不是怕花钱,而是觉得所长有这个义务和职责为群众办事,凭啥要送烟给他。村长开导他,这年头办事不给点实惠,事情就不好办。没办法,李学军才无奈的在烟酒店里,买了一条三十五的云烟。

自己的父亲都舍不得抽两毛五一包的松鼠,嫌太贵。这么好的烟给这种人抽,真是白瞎了,不要更好,我给我爹抽。

李学军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以前在部队,虽然也有很多挫折和困难,但是从来也没有现在这样的感觉。

到家后,母亲看到李学军脸色不好,猜到他事情没办成,也不知道咋安慰儿子,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儿子。

门外的摩托声传来,李学政急匆匆地从车上下来,看到一脸阴云密布的李学军,锤了他一下:“一个大男人碰到点事就垂头丧气?”

李学军苦笑:“回家第一件事就没办好,心情能好到哪去?其实我自己是无所谓的,我过两天就上县里住了,主要是为我父母,他们辛苦操劳了一辈子,就是想让二老早点住上新房,有了新房,我哥的媳妇也好找一点。”

李学政劝慰道:“也不差这几天,等你上班了,找找你们领导,托托关系,再办也不迟,镇上有一家风味饭店,我带你去尝尝鲜,我也还有事跟你聊呢。”

“老板,来个爆炒竹鼠,一个蒜蓉秋葵,一个特色瓷罐煨汤,两瓶啤酒,多放点辣椒啊。”

不过一分钟,李学政就麻利的把菜点好,看来这家伙平时没在这少吃。

李学政扔给李学军一支烟:“军子,你知道那个破所长为啥为难你?不给你盖戳吗?”李学政故弄玄虚。

“为啥?”李学军满脸疑惑。

“你前两天帮我收拾的那个孙子,叫黄文清,他舅舅就是熊振华,这个熊振华和他外甥一样,也不是个东西,吃拿卡要,报复心极强,他肯定是知道了他外甥的事。”

李学政内心有些愧疚,觉得对不起他这个堂弟,早知道就不去找那个孙子了。李学军看出他的窘迫,笑着说:“堂哥,没事,反正也不差这几天,你今天请我吃了饭,咱俩也算扯平了。”

吃过饭,已到中午十二点半,李学军在镇上给吴美娟打了个电话,让她礼拜天中午到家里来吃个便饭,电话那头的吴美娟很开心,并让李学军到时候去学校接她。

李学政斜眼打量甜蜜无比的李学军,不由发出感叹:“还是爱情的力量大啊,这小子,跟换了个人似的。”

他和李学军在街上溜达,又去了他的童装店,堂嫂一个人在看店,看到李学军进来,给他倒了一杯茶:“军子,回来这么多天,也不来店里坐坐。”

李学军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嫂子,这几天没人来店里找事吧?”

堂嫂笑呵呵地说道:“没有,没有,自从你那天帮我们出了气,街上的小混混都不敢路过我们店门口了,见到我都离的远远的。军子,你也老大不小了,媳妇谈的咋样啦?可别让父母为你着急,你也没结婚,你哥也没结婚……”

李学政轻咳两声,示意她别再说了,自己却接着话茬:“我堂弟这么优秀,这么一表人才,还愁会没有老婆吗?你尽跟着瞎操心。”

两人出了店,李学军在镇上买了些老年人吃的东西,他打算去镇西头看下自己的初中语文老师张梅,老人去年退休在家,每天帮着儿子带孙子,生活倒也其乐融融。

初中时,李学军家里困难,经常饿着肚子去上学,张老师了解到他的家庭情况,父亲有病,不能干重活,哥哥有残疾,行动不方便,便时不时的把他领到家里去吃饭。张老师家里也不富裕,有三个孩子要养,丈夫身体也出了问题,时常要吃药。

每每想到这些,李学军就特别感激张老师,如果不是她老人家,他初中就很有可能辍学回家了。

张梅也是李学政的老师,他看到李学军大包小裹的,也买了一些香蕉橘子之类的,陪着他一起去看望老人家。

张梅老师仍然住在学校分给她的家属楼,经过岁月的洗礼,这幢家属楼也显出了它原有的本色,墙体斑驳,老旧不堪。

李学军和堂哥到了二楼,确定好门牌号,轻轻敲了一下门,门吱呀一声开了,开门的正是张老师,满头银发,满脸皱纹,带着一副老花镜,腰背也有些驼了。

“你是?”张老师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我们是您的学生啊,我是学军,他是学政。”

“学政我认识,我在街上见过他,学军?”

李学政插话道:“他是我堂弟,这几天才从部队回来,这不刚回来就和我来看您老人家了。”

“哦哦哦,这样啊,那你们快进来吧,我给你们倒杯茶。”

两人提着东西,有些拘束的进了屋,打量了一下房子的布置,房子里面同样老旧,老旧的沙发,老旧的桌椅,老旧的床榻……

“感谢你们两个娃还记得我这个老太婆,还带着礼品来看我。”老人家有些感动,用手抹了一下眼睛。

李学军没话找话,询问张老师的家人,了解一下他们的近况。

“我三年前退休了,老伴四年前走的,两个闺女也都嫁人了,儿子也成家了,在镇上杀猪卖肉。哎,我教了你们这么多好学生,唯独没教好我这个小儿子,经常和狐朋狗友在外面赌博喝酒,孩子他也不管,老婆去年也和他离婚了,现在他们爷俩也就靠我这点退休金活着……”

李学军低头不语,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把里面的钱全部拿了出来,一分不剩的塞给张老师,张老师赶忙推辞:“使不得,使不得,你们赚钱也不容易着呢,我怎么能要你的钱。”

“张老师,您就拿着吧,我和学军看您家也不宽裕,这点钱不算什么,我们都还年轻,还有大把机会赚钱呢。”

说完,李学政也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把大票取了出来,塞到张老师手上。

“张老师,我现在从部队回来了,以后家里有什么难事,您随时可以找我和学政,我们都会不遗余力的帮您,俗话说得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永远都是我们的好老师,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您对我们的教诲。”

李学政配合着点点头:“以后家里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我离的近,更方便一点。”

张老师的儿子叫罗小锐,181的大个,膘肥肉满,看到他本人,就让人立马想到《水浒传》里,和他职业相同的镇关西。

这个罗小锐,自小受到父母和两个姐姐的宠爱,性格骄横跋扈,学也不好好上,混完初中就不去了,父母想让他去学厨师,他嫌太累不自由,在镇上混了一年,觉得也没啥意思,便自己支了个肉摊卖肉,总之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赚的那点钱,还不够他下馆子,经常要两个姐姐拿钱,要不到了就问父母要,父母的那点积蓄,早被他折腾完了。

张老师也拿这个儿子没办法,听之任之吧,只要求他别犯法就行。

正在说话间,罗小锐回来了,他推开房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

“哟,家里还来客人了?”

张老师回答道:“这是我的两个学生,今天他们过来看看我。”

“你这俩学生真不错,还知道来看你,不像其他人,升官了发财了就把你给忘了,我呸。”

罗小锐脱掉了油渍麻花的外套,突然看到了桌上的钱,两眼放光,抓起来就往裤子口袋里塞,只留下几张毛票。

“我饿了,赶紧给我盛碗饭。”

两个人看他儿子回来了,不便打扰,觉得也该走了,起身向张老师告别,张老师把他俩送到了楼下:“以后要吃肉,就找他儿子买,新鲜。”

李学军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受。

礼拜天一大早,李学军迷迷糊糊的看了一下腕上的表,还不到七点,打算再眯一会。

大哥五点多就起床了,骑着自行车去了镇里,买些新鲜的肉食。

父亲已经把鸡杀好,烧了一壶水褪鸡毛,母亲在菜园子摘菜,李学军看到为自己忙碌的二老,体会着家的美好与幸福。

吃过早饭,李学军就坐上了进城的班车,碰面后,他俩在中山路逛街,吴美娟给李学军的父母还有大哥都买了礼物,李学军没有阻止她花钱,毕竟这是第一次上门,该有的礼节还是不可以少的。

“我这次去你家见你父母,你下次也要去见我父母,”吴美娟一本正经说道。

“那是必须的,”李学军高兴地回应。

“到时我去见你父母,会打扮帅一点,给你父母留下好印象。”

“真会臭美,再帅也没我弟帅。”

“是吗?他应该是蟋蟀的蟀,我呢?才是帅气的帅……”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逗着,仿佛整条街,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

李学军父母见到未来的儿媳,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夸吴美娟长的端庄秀气,夸的吴美娟脸红耳赤。

大哥李学忠站在旁边傻呵呵地笑着,幻想着哪天自己也能带个女人,上门见父母。

父母为第一次上门的吴美娟,准备了的八菜一汤,鸡鸭鱼肉满盘满桌。

母亲不停的往吴美娟碗里夹菜,叮嘱她多吃点,说她太瘦了,要多补一补。

餐桌上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父亲茗了一口烧酒:“你们的事打算啥时候办?”

“这个我们还要再征求下她父母的意见,毕竟结婚是件大事,其实我想等我哥结婚后,我再办也不迟。”

父亲赞许地点了点头:“咱娃说的对,他父母的意见很重要,人家把那么好的闺女给你,一切事情都以他们那边为主,我们这边配合着办就可以。你哥情况和你不一样,没事,你这边先成家,旁人也说不出二话。”

吃完饭,吴美娟帮着李学军母亲收拾碗筷,父亲和李学军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他磕了磕老烟杆里的烟灰。

“你明儿就要去上班了,去之前,爹想嘱咐你几句,一定要与人为善,不要和别人发脾气,你的性格爹知道,有的时候比较冲动,还有就是多想着点咱老百姓,只要你心里装着他们,他们心里也会装着你。对了,明早记得让你大哥送一下你。”

“爹,您老人家说的我都懂,我在部队这些年,也长了不少见识,学了不少东西,我现在别的事也不多想,把工作干好,取得领导的信任,不辜负咱老百姓。还有等我去了县里,也会帮大哥留意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对象,帮他物色一个。”

李学军父亲点了点头:“还是你了解爹的心思,你大哥为咱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如果有合适的,就给他说一个吧。”

说完,父亲站起身,背着手走了,李学军看着父亲佝偻的背影,鼻子竟有些酸。

>>>点此阅读《重回1994:这个男人不太冷》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烧饼加油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32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