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少,这个保镖有点飒》小说章节目录白胡子全文免费试读

晚上,夜蝉啼叫的声音在小屋里显得越发清晰,轻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

也不知是夜色深幽的缘故,还是会有什么危险降临,小屋中,无形地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危险气息……

“这里可没你睡觉的地方。”飒飒与烈邵炀相对而站,脸上的表情非常不友好,仿佛一头露出爪牙的豹,下一刻就要扑上去咬断猎物的脖子。

“没关系,我打地铺。”烈邵炀好脾气地微笑着说,他也不好意思再占人家的床。

可这个房间也就十几个平方,除去那张一米五的床和一米二的柜子外,能让他打地铺的地方实在有限。

“我的房间太小,打不了这么大的地铺,你还是到外面客厅打地铺吧。”飒飒面无表情地赶人。

整个小仓库也就六十多平方,里面被隔成两个房间,凌立风和老头各一个房间,剩下的地方就是所谓的“客厅”,还是连着厨房的一个空间。

洗手间建在小仓库后面,所以整个客厅的面积其实还是有三十来个平方的,把老旧的木桌木椅挪一挪,打个够烈邵炀睡的地铺完全没问题。

“外面蚊虫太多,睡不了。”烈邵炀依旧没有动,将飒飒房间的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给,蚊香。”飒飒面无表情地将一盘蚊香砸他手里。

果然这种男人就是会得寸进尺,让他留下他就应该感恩戴德,竟然还想睡她……

呸!是睡她的房间!他咋不上天!

昨天将床让给昏迷的他睡已经是仁至义尽,今天说什么也不会再退让半分!

可是人家就是不给面子,铁了心非得睡房间不可,早就摆出了一副打死也不睡外边的强横姿态。

其实若是仅是收留他个一两天没什么问题,但若时间长了,飒飒觉得怕是会穿帮。

再说,好好的生活中,忽然一个陌生人从天而降,硬是入侵了你的领地,抢占你生活的空间,这是个人都接受不了,好吧?

偏偏这个“大麻烦”还是她自己扛回来的,光想到这一点,飒飒就越发觉得自己忒悲催了,简直就是自己挖坑埋自己啊!

飒飒忽然眯起双眸,漂亮清朗的脸上覆上了一层冰霜,隐隐透出杀意来,双手握在一起,发出嚣张的“喀嚓”声。

“想动粗?”男人低沉如大提琴般醇厚的声线中,夹杂着一丝笑意,俊脸上却依然淡漠。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站着给你打,绝对不还手,不过,请别打脸。”

看着男人摆出一副准备“英勇就义”的姿态,飒飒的怒气达到临界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倏然抬脚就是一踹。

“嘶!”腹部传来的剧痛,让烈邵炀那张俊脸瞬间变得扭曲,冷汗接着就滑下额角。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少年的一踢,让他觉得像是被一辆车从正面撞上了一般,仿佛脑袋上的伤都还没有此刻的伤重,肚子里翻江倒海,像是被挖掘机给刨了。

“呼……”一脚踢出去后,飒飒就觉得整个人舒爽了不少。

瞥见因为腹部疼痛而弯了腰的男人,飒飒咂吧了一下嘴,发现新玩具一般,双眸璀璨如星,将其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边打量还边对人家上下其手,一会儿拍拍肩膀,一会儿又锤锤肌肉,甚至还捏了捏腿骨。

烈邵炀立马就有种被史前怪兽盯上的危机感,身上的汗毛非常配合地立正站好,一点都不带含糊。

“(ΩДΩ)你……你想干嘛?”

“啧啧,看不出来你的身体挺抗造啊,当个沙包手感应该不错,正好这几天我手感不佳,既然你要留下来,就当我的沙包来报恩,怎么样?划算吧?”

飒飒笑得极为真挚,双眸中的璀璨星辰比平时还要亮,甚至还笑出了两颗小虎牙,闪着“卟呤卟呤”的光泽。

在她以为自己展露的是一个可爱到爆的笑容,可在烈邵炀看来,就像是般若露出了獠牙,下一秒说不定就会将他拆分,然后再一口一口地吃掉。

草率了,还是太草率了!

烈邵炀此刻感受到了明晃晃的生命威胁,脑海中冒出了名为“追悔莫及”的情绪。

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死乞白赖地留下来。

小命要不保了!o(╥﹏╥)o

“你……你别过来……”烈邵炀朝房间的角落里缩了缩。

好弱小好无助!

“不要怕,我会很温柔的,咩嘿嘿……”飒飒亮着小虎牙就扑了上去。

┗|`O′|┛ 嗷~~

“你们俩在闹什么?”老头的声音倏然在头顶响起。

两人齐齐抬头,看见了老头瞠目结舌的脸,两人再将目光回到彼此身上。

才发现飒飒直接骑在烈邵炀腹部位置,将他压在地上,双手还紧紧扯着他的衣服。

老头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烈邵炀那线条分明骨骼优美的锁骨上,没来由地对飒飒说了一句:“小子,你这是要强了他?”

“老头,你的脑子是被僵尸给啃了吧?”飒飒毫不客气地怼回去,动作飞快地从某人身上起来,顺便整理了一下衣服。

“啧!可惜。”老头啧着嘴直摇头,一副“我都准备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惋惜嘴脸。

烈邵炀从地上站起身,还真的有种“逃过一劫”的真实感触,不过……这略显遗憾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老头,你不是应该躺床上睡觉吗?跑出来干嘛?”

飒飒板起脸,边一把将老头的后衣领薅住,边拽着烈邵炀的衣领,将两人拎出了她的房间。

一手一个,右手将烈邵炀扔客厅,左手将老头扔回房间。

“睡觉!”

一声令下,老头也不敢蹦跶了,乖乖关上房间门,嘴里还嘀咕着:“你们动作轻点,老头儿我听力好,容易被惊醒。”

飒飒全当没听见,动作干脆利落地将客厅中的木头旧桌椅搬开,再从她房间的柜子里搬出一套被褥,三两下就铺好了一个地铺,还不忘记放了一个柔软的枕头。

“你睡这。”飒飒淡然地说了三个字,转身就回了自己房间,连一个字都没有多说。

“喀嚓”一声,房间的门被反锁了。

烈邵炀一脸无奈地站在原地,忽然有些无所适从,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么狭小的屋子里睡觉,更何况还是打地铺!

原创文章,作者:悠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