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知晓 安之晓小说《娇妻要离婚,禁欲大佬急疯了》全文阅读

小说:娇妻要离婚,禁欲大佬急疯了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陈清歌

角色:安知晓 安之晓

简介:结婚三年,安知晓和叶少霆从未发生过关系。
安知晓:“你不行,你有病,我忍,谁叫我爱你呢?”
喝醉之后,叶少霆对着她的照片表白,喊的却是别人的名字。
安知晓忍无可忍:“离婚吧,我不做妹妹的替身!”
离婚后,叶少霆追妻火葬场,天天求安知晓复婚。
叶少霆:“我爱的一直是你!有人把我们的爱情掉包了。”

书评专区

安知晓 安之晓小说《娇妻要离婚,禁欲大佬急疯了》全文阅读

《娇妻要离婚,禁欲大佬急疯了》第5章 新婚与忌日免费阅读

听到叶少霆如此说,安知晓才明白过来,心里不禁一阵苦笑。

他是吃醋了,但怕是为自己的夺走他的亲情而吃醋吧。

绝不会是像老爷子所说那样,为她而吃醋。

久久没听到她说话,他心中更是不悦。

“怎么?在他们面前这么多话,在我面前就哑巴了?”

又是酸溜溜的语气,听得安知晓牙齿都要软掉了。

“你放心,我不会一直赖在叶家,也不会和你抢什么亲人,只是想多陪老爷子几次而已。”

安知晓为了让他放心,不由得解释起来。

明明是他让她过来看老爷子的,怎么这会吃什么飞醋呢?

难道他看不出来,老爷子最疼的是他吗?

“最好是这样!您少跟阿琛接触,他不适合你。”

“他不适合我,你就适合我了吗?”安知晓脱口而出。

这句话,让叶少霆愣了一下。

他从来没有想过,什么样的男子适合和安知晓在一起。

他也是凭着感觉,认为叶文琛不适合她。

要真让他找个理由出来,他也找不出。

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恐怕这是男人的占有欲在作祟。

反正看别的男人对自己的妻子有意,他心里就不舒服。

安知晓定定地看着叶少霆,等了几十秒钟都没有听到他回答这个问题。

她刚刚沸腾的心又渐渐凉了下去,他最后说的那句话,让她以为他为她吃醋了。

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也是,如果他们俩适合在一起的话,就不会闹到要离婚的地步了。

虽然离婚是她提出的,但如果他不愿意,也不会答应。

“公司就要上市了,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谈情说爱,先去忙了。”

叶少霆说完这句话,便要抬腿离去。

“你去忙吧,我在这里静一静。”

安知晓不想和他共处一室,只得找个借口在外面呆着。

“对了,明天是你妹妹的忌日,你准备一下,我们回去一趟。”

男人离开之前,留下这么一句话。

安知晓折花的手忽然被玫瑰刺蛰了一下,流出血来。

这一天,终归是要来的。

——

次日。

一夜没睡的安知晓打开窗子,便看到叶少霆一身黑衣守在楼下。

天色灰蒙蒙的,明明天已经亮了,却又像没有亮。

安知晓看到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七点,这才拿着准备好的篮子下楼。

篮子里有白菊花、水果贡品、香烛,都是祭拜死者用的东西。

上了车,两人一路无话。

叶少霆默默地把车子开进了墓园。

安家父母已经在安知心的墓前上过香了,两个老人抚着墓碑,正在肠干寸断地对死去的女儿诉说着什么。

安知晓刚刚把贡品放下,便听到安母的一声怒喝。

“跪下!”

看着头发斑白的母亲,安知晓什么都没有说,就在墓前跪了下来。

这一幕,对她来说是熟悉的,也是难熬的。

三年前今天,正是安知心和叶少霆的大婚之日。

安知晓失魂落魄地为妹妹梳妆打扮,内心虽煎熬,却还是真心祝福妹妹和妹夫能够白头偕老。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安知心忽然接了个电话,便匆忙地从闺房里跑了出去,很久都没有回来。

作为姐姐的安知晓,担心她耽误了吉时,走出房门,满屋子寻找她。

找了半天,安知晓才发现安知心站在顶楼的露台边上,那道美丽的背影看起来孤独而绝望。

安知晓很是奇怪,不明白即将要大婚的妹妹为什么会是这种状态。

她心疼地喊了一声:“妹妹,你怎么了?”

安知心回过头来,对着姐姐凄凉一笑,什么也没说。

安知晓感到大事不妙,连忙跑过去想要拽住妹妹的手,带她离开这里。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安知心张开手臂,纵身一跃,坠楼而亡。

露台边的安知晓只抓到了妹妹的头纱,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

“安知晓,你干什么!”

闻声赶来的安母,尖声质问。

看到安知晓手里抓着小女儿的头纱,她以为是安之晓把安知心推下楼去!

“妈!不是我!是知心她……她自己跳下去的!快!快去救人!”

安之晓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想要往楼下走,脑子里只有一个词“救人”。

虽然她知道,从三楼掉下去活着的几率很少,但依然存在一丝侥幸心理。

“啪!”安母上前一步,一个巴掌打在安知晓的脸上。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恶毒的东西!为了嫁给少霆,你竟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要杀!”

“妈!我没有啊!”

安之晓摸着红肿的脸,委屈地解释了一句。

但是,没人相信她。

安家所有的宾客都跑到了顶楼的露台,用谴责的目光看着这个“杀人犯”。

“把她送到警察局去!”

那群安家的亲戚朋友中,已经有人押着她去报警。

另外的一群人,对着安知心破碎的尸体,哭喊嚎叫。

“我真的没有推妹妹!求你们让我见她最后一面吧!”

她喊破了嗓子,对押着她的两个亲戚求饶、解释。

“你这个杀人犯,有什么脸面再见她!就算不是你推的,她的死也跟你脱离不了关系!”

“这本来是她的大喜日子,她高兴都还来不及,不是你逼迫她,她怎么会自寻短见?”

“安知晓,谁不知道你喜欢叶少啊!不是你杀知心还会有谁呢?”

……

一声比一声尖刻的指责,如同刀子般刺入她的心房。

她绝望了。

连她的亲生母亲都不相信她,旁人更不会相信她。

她不再求饶,也不再解释,任由脏水泼在她身上。

她以为,自己会在监狱里待一辈子。

但只是在局里待了半天,叶少霆就来接她了。

看到那个目如星辰,脸似冰霜的男人向她走来,她仿佛看到了黑暗中的光。

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轻声道:“你相信我,是吗?”

叶少霆没有点头,却也没有摇头,一双深潭似的眼看不出任何情绪。

不过,这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向来话少,不说“相信”两个字也没有关系。

只要他不像别人一样,说她是杀人凶手,她便觉得,他是她的救赎。

他拉起她的手,带她穿过嘈杂的人群,离开那个让她万箭穿心的地方。

叶少霆将安知晓塞进车子里,关上车门,外面一切似乎都与他们无关了。

“谢谢你为我解围,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报答你的。”

>>>点此阅读《娇妻要离婚,禁欲大佬急疯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陈清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1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