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洛远 季城《跟着陛下建国后,我又穿越了》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跟着陛下建国后,我又穿越了

小说:历史脑洞

作者:阳台上的盆子

角色:洛远 季城

简介:十年异界征战,解甲归田。
意外的发现竟然可以穿梭两界,“陛下,我的命运就让我自己掌控吧!!”
又是十年过去,“陛下,十年前我是开玩笑的,你怎么当真了?”

小说洛远 季城《跟着陛下建国后,我又穿越了》在线全文阅读

《跟着陛下建国后,我又穿越了》第5章 回家免费阅读

“公子!你家是在季城?听说季城是陛下发迹之地,成龙之地也,必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小公主南离君心好奇道。

已经赶了三周的路,因为带着女眷,所以速度并不快。

十几人现在正在河边休息,篝火已经点燃,烤着刚打到的兔子。

洛远听到君心的问题,摇摇头,“季城在中原西部的西山州,西边就靠着十万里大山,可谓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当年中原兵乱,曾被前朝京都大军打败的乱兵跑到了西山州,一通乱窜,搅得西山州十室九空。除了被杀的,更多的其实是因为穷,没活路,发现当叛军竟然能吃饱饭,最后被叛军拐走跑到了其他州县作乱。

当年那最大的几股叛军,中流砥柱都有西山州人的影子。

最后得到天下的也是西山州出生的陛下。

天下的乱源出自晋州,但最后搅动天下大势,改朝换代的却是西山州。

当今的晋国公就是当年的叛军之一,晋州绿林军的二当家。

“十万里大山物资丰富,但是因为道路崎岖,山货的成本太高,一旦出了西山州,价格就翻了数倍,所以平民百姓日子过的也非常拮据”洛远又看了眼君心,“而且西山州有个土皇帝,西山王!只要是十万里大山出产的东西都要给他交税,哪怕不是买卖交易,猎到的猎物就算是自己吃,也要交税,几乎每个镇子都驻有税吏,经常往各村巡查,如果多出一块肉,就说明你从山里猎了活物,比如一只兔子,你就要上交毛皮和兔头作为税银。”

当年那个西山王可是给陛下吃了不少苦头,作为陛下的手下士兵,自然也少不了被西山王手下官员穿小鞋。

“而且如果是专门的猎户,更是要每个月交固定的税银。为了应对叛军,税银还一再加征,直接加到了五年后!所以后来那些叛军中西山州出身的大将,几乎都是猎户出身”

南离君心久久没有说话,“以前常听父皇说,这个叛乱,那个叛乱,都是刁民,不思报皇恩,贪婪残暴。现在想来,父皇其实错了,哪来的皇恩,只有仇恨呀!”

“百姓嘛,盲从的很。或许没有叛军来犯,西山州的百姓还会继续过着苦日子也说不定,反正死不了”洛远苦笑道,“其实当初那个西山王如果自己拿钱平叛,而不是靠加征税负的话,西山的猎户也不会踊跃参加叛军,陛下也不会有机会收买人心,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后来事。”

“西山王是暴宗的直系后裔,不过中途暴宗继位十年就驾崩,后裔年纪都小,暴宗的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先祖仁宗乘机继位,把暴宗的后裔打发动了西山州。天道好轮回,没想到我朝的结局其实从暴宗一脉失去正统之位开始就已经注定。”君心戚戚道。

“你信命?”洛远好奇道。

“我一前朝公主,自然是信的!种豆得豆,种瓜得瓜。朝廷的种种暴政,或是懒政,错政,就是前朝种的因,前朝的灭亡,就是得的果”君心说道。

“命可以这样解释吗?命不该是不管做什么都无法阻止必然会发生的事吗?”洛远心里说道。

洛远想了很久,说道,“你倒是想的开,和我一样的豁达!”

君心抿嘴一笑,“哪有人夸自己豁达的”

美人一笑,百媚生,一时让洛远有些看呆了。

“什么人!出来!”暴喝声打断了两人的聊天。

“大人,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农妇!”洛河带着农妇,以及她怀里的孩子过来。

“大人饶命,我只是路过。娘家老母病重,这才连夜赶回娘家,看到有火光,想要借口水喝,才….”

此时的洛远瞪大眼睛一直盯着农妇看,一旁的君心有点脸红,哪有这样一直盯着一个女子看的,没想到洛远竟然是个…..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洛远竟然跪了下来,泪水流出,“姐姐!你还活着!是我呀,洛远,狗蛋呀!你弟弟呀!”

“弟弟?!”农妇这才敢抬起头来,虽然已经过了十年,但是弟弟的面貌却还依稀刻在她的脑海里,嘶吼道,“真的是你。十年前,村里的商队说你们遭到了袭击,只有他们几人逃出,他们亲眼看到你已经被杀,害的我们大哭一场。你没有死呀,弟弟,弟弟,弟弟”

说完,农妇放声大哭,怀中的小孩原本就已经被洛河吓住,此时也是放声大哭。

两人相拥而泣,哭的撕心裂肺。

洛远前任灵魂波动太大,他也已经陷入到了极度悲伤的情绪。

原本以为家人已经被害,没想到还能再次相见。

洛河等人,以及南离君心几个女人,看到此情此景,也是没忍住,眼泪也要流出。

洛河等人最短也是跟着洛远四年的老兵,洛河更是九年前就跟着洛远出生入死,也从来没见过洛远如此情绪。

“刚刚你说母亲病重,母亲到底怎么了?!大晚上的你又为何独自带着孩子赶路?”

两人哭了许久,洛远情绪才好转一点。

“白天,老母家的邻居来通知我的,说老母快不行了,让我去看最后一眼。不过我家男人去服徭役了,只有老父母在,家里还有三个孩子,老父母年纪太大,带不了三个孩子,我就先带着大儿子出门,另外两个由老父母带着,明天他们再寻着牛车一起去老母家”

“快,准备马车,我们立刻赶往我家!”洛远叫道,回头看向君心。

南离君心懂他的意思,“放心吧,我会骑马,她们两个也会骑,就让姐姐和侄子坐我们的马车”

“好!”洛远点头道。

农妇因为天晚,又与弟弟相认,没有看到南离等人,这时才寻着声音看去,竟然是白玉般精致的美人,惹人怜惜。

不过她们之间也没时间说会儿话,就又立马开始赶路。

在姐姐的指引下,半个时辰就到了家。

还是那个村子,大部分房屋都已经新盖,虽然还是茅草屋。

村口的人从看到洛远等几人,就已经去通知村长,一伙骑兵过来了!

寻着记忆,找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一间挺大的茅草房,部分有土砖加固,门口有一老汉抽着旱烟,眼睛已经红肿。

见到十几个骑兵和马车,出现在自家门口,瞬间慌了神!这是怎么回事?叛军又杀来了?!

想到十年前的那场灾难,老汉立刻大怒,抄起扁担,就想要拼命,儿子没了,老婆子也快没了,我还怕什么!

“爹!爹!爹!是我呀,狗蛋,小远呀!”洛远看到来拼命的来人,立马喊道。

老汉看着洛远,原本就红肿的双眼,又流出了眼泪。

“小远,你还活着!”老汉一把抱住洛远,生怕是做梦。

“爹,我还活着!你们也还活着,这不是做梦!”洛远喃喃道。

两人相拥而泣。

“你娘快不行,快去看看吧”老爹带着洛远往屋里走。

屋中只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还有就是一张床,洛远的老母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

“娘!”洛远喊道,一把冲到老母亲的床边,握住老母有些冰冷的手。

“我怎么听到了小远的声音,是你来接我了吗?”老母亲颤颤巍巍的喃喃自语。

可惜,老母亲已经纯在弥留之际,根本认不清现实,不管怎么说他还活着,老母亲还是觉得他是阎王派来带她走的。

“金山!快来给我母亲把把脉”洛远突然叫喊身后的一位男子。

男子名叫李金山,医药世家出生,祖上八代都是大夫,他的父母兄弟也曾是前朝御医,不过他为了报答洛远的救命之恩,参加了军队,算是成了洛远的护卫兼私人医生。

李金山的医术十分了得,当年南境治疟疾,和祛毒虫的喷雾都是洛远提出方向和意见,李金山亲自动手实现的。

“老夫人这是忧郁成疾啊,又感染了寒症导致,问题不大,能治!”李金山回道。

“呼….”李金山的医术,洛远是非常相信的。

一旁的老汉确实愣住了,明明大夫都说这是绝症,但结果儿子带来的人却说能治?

“爹,金山的祖上都是御医,医术了得,他说能治,就一定能治!”洛远安慰道。

就在这时,载着洛远姐姐和小侄子的马车也到了,“娘!娘!娘!”洛远姐姐跌跌撞撞的跑进屋内。

姐姐落下眼泪,握着老母亲的手。

“姐姐!没事的,母亲的病能治,不会有事的”洛远也同时安慰姐姐道。

“啊?”

老母亲的面色逐渐开始红润,手脚也开始回暖,众人才相信,刚才喂进的药剂开始起作用了。

一颗大石头才落下。

这时,老汉家的大门前,人逐渐多了起来,都是村里人,毕竟洛远十几号人,弓马傍身,还配有马刀,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人。

而且南离君心和她的两个侍女,并没有进屋,毕竟屋内太小,太挤,虽然蒙有面纱,也难掩美色。两个侍女可没有戴面纱,模样那是一等一,作为小姐的自然更是要惊为天人。

要不是有侍卫看门,难保没几个利欲熏心,前来惹事。

村长这时也被挡在了门外,直到母亲病情好转,洛远才随着老爹走出屋门。

“老五,你这是?小远?!”村长看到了洛远,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小远,你不是已经…..”

洛远看向村长,搜着脑中的记忆,好像是村长的弟弟!

“小远,这是我们村长!”老爹说道,“也是你二伯呀”

二伯,出了五服的二伯而已,洛远记得父亲这一脉,三代单传,每代就一个儿子。

“那以前大伯村长?”洛远问道。

“死了!死在了十年前的兵灾,当时村里死了好多人!我和你娘,还有你姐姐,正好为了给你的衣冠下葬,不在村里这才逃过一劫,后来我们逃难到了我老朋友的家里,就是你姐姐的公公,在他那里住了好几年!”

“……其实我是有回来过的,只是村子都毁了,我以为你们都已经”洛远哽咽道。

老爹听到这话,泣声道,“真是没想到,因为这个误会,我们过了十年才能再见”

“这么说,小远你没有死?”二伯恍然道。

洛远皱眉,太阳底下晒着呢,谁死了?!你脑筋现在才转过来?!

“我后来投军去了,随着当今陛下,南征北战,位居从六品营尉,上个月刚退下来”洛远简单交代了一下这十年的事。

“乖乖,六品?!县太爷也才七品”二伯吃惊道。

一旁的南离君心听到洛远这么简单的讲述自己的事,难掩心中的笑意,笑了一声。

老爹这才发现身旁的美人,吃了一惊。

洛远白了君心一眼,“老爹,二伯,这是我新婚的妻子!不过我们还没有拜堂成亲,等母亲病好了,我们就举行婚礼”

“她是你的妻子?!”老爹一惊,他洛家何德何能娶到这样的媳妇?

再是愚笨的人,也清楚,眼前的小姐绝对是官家或是书香门第出生。

洛远眼球转了一圈,计上心来,“她叫南君心,是前朝的官宦子女,不过家道已经中落,家里也没什么人了”

南离是前朝的国姓,叫这个姓氏的人,也非常稀少,自然是不能大庭广众的说出来。

南离君心看了洛远一眼,好吧,本公主认可这个身份了,谁叫我现在是你妻子呢!

一旁的侍女却是掩不住的偷笑。

“南君心,见过公公,见过二伯!”南离君心对两位长辈各行了一礼。

“使不得,使不得”老爹是个粗人,连忙摆手,落魄官宦的子女,那也是官宦子女。

而一旁的二伯心里却犯起了嘀咕,洛远一回来,这老五家是要发达了呀!

完了,我村中第一首富的位置可能不保了!

如果洛远知道二伯的想法,绝对嗤之以鼻,可能?你当我这十年的搜刮是假的?!我抄家可是抄过皇宫的!自信点,把可能去掉!

>>>点此阅读《跟着陛下建国后,我又穿越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阳台上的盆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07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