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山村有古怪》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死亡的杜赋。

我瞪大双眼看着已亡的故友,心中既有恐惧也有震惊,他确实是死了,我亲眼见到他,被骸骨撕成两半。

“杜赋,你……”

“许峰,我时间有限,你听我说。”

杜赋语速很快,说话的同时他飞快的回身看了一眼,像是在躲避什么,神色慌乱。

“杜赋,你是怎么了!徐子健和王元勋都把你忘了,我还看到了你的尸体!”

“闭嘴!听我说!”

杜赋再一次打断了我,很粗暴,也很慌乱。

“听着,许峰,你们要从这个村子出去,现在就要走!如果明天不走,你们中,还有人可能被留在这里!我说的都是真的,趁着白天,趁着正午,太阳最大的时候走,顺着东边,无论看见什么、谁叫你们,都不要回头!”

“许峰,只有你,只有你是特殊的,只有你才能从他的手上保住他们,他,他……不!”

话未说完,杜赋忽然大吼一声,然后夺门而出,不见踪影!

杜赋!

我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跳起,可眼前哪里有杜赋的影子,空荡荡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

是梦吗?我匆忙朝门口看去,看见的东西却让我震撼。

门没有被打开,椅子也没有被挪动,但椅子上的陶器,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回想起“杜赋”还在的最后一个画面,他夺门而出,椅子被扒开,上面的陶器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我捂住脸,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幻觉,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听到陶器被打碎的声音,可现在陶器却碎了,没有任何理由能解释。

唯一能解释的,只有我刚才的“记忆”。

杜赋真的来过么?

不,不可能的,我在河边亲眼见到他的尸体,和梦中被骸骨杀死的样子一样:半边身子被某种巨力撕扯开,我曾怀疑过河边的尸体究竟是不是他的,但是右耳的耳钉告诉我,那就是他的尸体。

那出现在我面前的人,又是谁?

是人么,还是鬼?

我不知道,只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神经紧绷着,即便是深夜也睡意全无,脑子里一直在想着杜赋跟我说的话,我决定今晚不睡了,明天一早,就带着王元勋和徐子健离开这里。

我就这样神经紧绷,睁着眼睛瞪了一晚,任何风吹草动,都让我觉得心惊肉跳,等太阳升起的时候,我才终于放下心来。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对黑暗的恐惧是本能的,但不管在任何地方,只要有了阳光,就有了勇气。

我也是如此,紧绷了一晚的神经,在阳光刚刚照进屋子的一瞬间,突然觉得一股倦意袭来,我头一歪,差点就这样睡着了,可屋外徐子健的声音却一下子把我从昏昏欲睡中拽了回来。

“许峰!”

听到徐子健的叫声,我猛然惊醒,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候,我要带着王元勋和徐子健离开这座荒村。

冲出房门后,我直径朝着徐子健和王元勋的屋子走去,事不宜迟,这事儿越快越好。

但是房间里只有徐子健,“王元勋呢?”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王元勋是谁?”徐子健听到我的话,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好像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人。

我这才意识到杜赋说的是什么意思,自我们来这里,已经三天了,先是杜赋消失,现在已经轮到王元勋了,再待下去,我们全都要留在这里!

我正要拉徐子健离开,他却一把甩开我:“你疯了!在这村子里等救援队来就行,你非要现在离开,有病吗!”

“子健,你听我的!我们必须走,现在就得走!”我一把拉住他,打算把他强行带走。

“许峰!你真疯了?”

徐子健一把挣脱开我的手:“看看你自己,整个一疯子,我警告你,我要在这里等到救援队到,这之前你要是再来烦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说完,他竟然哐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我倒退几步,差点坐在地上。感觉到血管中奔腾的血液正在一滴一滴变凉,一个声音在冥冥中问我:“要独自离开么?”

我应该放弃徐子健,独自离开这个村子么?

可他,他是我大学四年的室友啊。

我不能接受这样,在村子中待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杜赋和王元勋已经受害了,不能再让徐子健也死在这里。

杜赋说过,要离开村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正午时,一路朝东边离开,就算看见什么阻挡的,听到什么人叫你,都不要回头。

我掏出手机,正是十点,正午时分,还有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以后,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里,不然今天一过,我和徐子健,很可能就会再有一人被留在村子里。

时间只有这两个小时,就算徐子健怎么反抗,我也要把他带出去!我心想,实在不行,就把他敲晕,然后强行带走。

但是没等我起身,传来的声音却让我心一凉。

“小伙子,这一大早,你坐在地上做什么?”

我感觉喉咙被什么遏住了,体温也一寸一寸被剥夺,可身体本能还是站了起来,拍拍身子,转头回答道:“呵呵,大爷,没啥,我就是坐会,想看看山村里的天。”

“看天?小伙子,你这可真是有趣的嗜好。”

我此刻已经和大爷正面相对,他带着笑容,很和蔼,可我却感到一股阴寒。

似乎他的眉宇间藏着什么怪物。

“那你现在打算干嘛呢?”

这老爷子绕着我走了半圈,看似无意走动,但事实上,我注意到他堵住了我的前路,正挡在院子的大门前,眼神更是告诉我,不要想出去。

“呵呵,大爷,瞧您这话说的,我这休息会,继续昨天的工作啊,我还要上山挑水呢!”

是老爷子自己要求我每天上山打水的,我主动提出来,他也不能拒绝吧?

“嗯,那你上山去吧。”果然,老爷子一听,又走了两步,前门的空间就这样被放了出来,我心里一喜,可面目上却装作毫无波动,赶忙从院子里挑起水桶,腾腾的往山上跑去了。

临走时我回头瞥了一眼,结果没把我吓死,老爷子没动,还站在原地,但是他半偏过身子正阴森森的看着我。

他脸色变了,五官僵硬,一双眼睛瘆瘆的盯着我,令人发寒。

原创文章,作者:鄙人凌天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9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