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山村有古怪》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试读

我同老爷子讲了我们来之前遇到的怪事儿,也知道了老爷子的一些事情。

在这个村子里,只有老爷子和一个孩子住着,孩子是山里的野孩子,老爷子收养了他,但一直没机会带他回城里去。因为只要这个孩子离开荒村一定距离,就像疯了一样。没办法,老爷子只能一直在这里照顾他。

昨天老爷子干完农活很早就就睡觉了,所以也没注意到我们的到来。

“联系外面的人要好几天,你们就住在这里吧,我给你们开几个屋子,但是记住,别在祠堂里过夜了!”老爷子说着,从村中最大的一间屋里拿出了一串钥匙,看来这就是他住的屋子了。

刚走两步,老爷子又回头对我们说道:“年轻人,住在这里,给你们几个忠告。”

“老伯你说。”

“第一,别瞎跑,出了村子,要是碰到山雾了就赶紧回来。”

我点点头,这一点我们理解,山里地形复杂,如果迷路了,没有引路人是找不回来的。但是接下来的第二点,就让我有些错愕了。

“第二,到了晚上十点,屋内必须全部关灯,只在门口挂一盏灯笼,还有,千万不要出房间!”

说完,老爷子甩来两个铁桶,让我去隔壁山头挑水,他和王元勋照顾徐子健。

怎么又是我!

说实话,不满肯定是有的,但就现在看来,只能我去。

翻一座山头,大爷给我指了个方向,说顺着小路走,大概走上一个小时就能见着了。

果不其然,走了一个小时我才到河边,小路的尽头和河流相连,这条河顺着山谷冲下,河水清澈,看起来水质还不错。我此刻浑身是汗,便倾下身子,捧了一捧水洗洗脸。

这水很舒服,但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看着水滴从手中滑落,莫名有一种粘稠感……我这样想到,两桶水被很快打满,正当我准备提起时,却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出一身冷汗,两只铁通中,盛满了粘稠的鲜血!

“我靠!”我吓得一个激灵坐在了地上。

哐当!

两个铁桶撞在石头上,里面的水全泼了。

这时候我这才看清楚,桶中盛满的是河里的清水,从慌乱中清醒过来的我吐出一口气。

我可能是紧张过头了吧,我心里这样想,但又不自觉的擦擦眼睛看了看,最终确认,刚才确实是我看错了。

又浪费时间了,我匆忙从地上把水桶提起来,打算再打一桶,但突然觉得自己碰到了什么东西,我觉得心里毛毛的,没敢回头,就蹲下来往后摸了摸,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我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被猛地提了上来,是一只手!

我僵硬地转过头,竟然看到一具尸体!尸体死状极惨,右肩上有一道明显的痕迹,像是从右肩被活生生撕开!

“这…这怎么可能!”

当我看到尸体的脸时,心里一下子空了。浑身的力气一瞬间被抽走,瘫坐在地上。

尸体的脸庞,赫然是杜赋!

怎么会……怎么会?

他的尸体,怎么会在这里!

不会的,这怎么会是杜赋,震惊之余我上前翻找,结果让我更无力,尸体仅有的半边脸,耳垂处挂着一颗耳钉,这正是旅游途中我送给他的礼物!

是真的。

慌张之中,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回村子里的,只是语无伦次的把自己的经历讲了一遍。

当老爷子听我说在河边发现一具尸体时,也是一脸震惊,跟着我回到河边,看见尸体的时候,他顿时悲伤无比,拍了拍杜赋的脑袋,说道:“二狗子,你这是咋回事儿哟,前两天还好好的,今天咋就……”

“老爷子,你认识他?!”

听到老爷子的话,我突然像是抓到了什么,还有人认识杜赋,他真的存在!

但是杜赋是和我们一路过来的,今天早上就失踪了,老爷子怎么会认识他?而且从他的行为看,好像还对他十分熟悉!

“这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那个野孩子,话也说不清楚,来来回回只会说一个词,我不懂什么意思,就顺着意思,喊他二狗子。”

按照老爷子所说,这孩子是除了他以外山里唯一的人,生活这么久,也有些感情了,看到他惨死在这里,自然有些心伤。

我却有些不甘心,打算刨根问底:“老爷子,您真的不知道他叫什么吗?”

“不知道,这就是个山里的野孩子,又说不好话,我咋能知道哟?”

“那您刚才说,他一直说的那个词是什么?”

老爷子陷入了沉思:“他发音我也听不懂,总感觉他在豆腐、豆腐的叫。”

“豆腐、豆腐……”我缓缓重复,几遍过后,顿时恍然大悟,豆腐,杜赋,这是他在说自己的名字!

这绝不是偶然,杜赋和我们迷路到这里也就两天的事情,老爷子说,二狗子出事也是这两天的事情!

况且尸体上的耳钉是怎么回事?我可不相信,一个山里的野孩子,耳朵上怎么会有耳钉!

“哎……”

老爷子看着二狗子的尸体,无声的流出两行泪水,过了好久,才对我说:“行了,小伙子,你先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但离开的时候,我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老爷子并没有掩埋尸体,反而抓着仅剩的半具尸体,在上面画着什么。

至于画的是什么,我也看不清楚了。

回到村子,徐子健腿上的伤势在老爷子的帮助下稳定了,或许是常年生活在深山里的缘故,老爷子不仅认得很多药草,也懂得一些医疗知识,按他说,还好及时处理了,不然徐子健这条腿就废了。

我心中有些疑惑,被铁丝弄伤了,没有专业的破伤风处理,仅用药草真的靠谱?

“铁丝?”老爷子一听手上的原因,表情变得怪异起来,有些话到了嘴边没说出来,又给他生生咽了回去。

“山里总有些猎户的,你们可能是碰到猎户布置的陷阱的,搜救队过来还要个几天,你们就在村子里待着,别瞎跑了,省得我到时候又要到山里去找人!”

“记住咯,之前给你们讲的规矩!”

晚饭时候,老爷子又强调道,语气强硬,说完就端着饭回自己屋子了。

我和王元勋面面相觑,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心里没拿这规矩当回事,晚上睡觉不挂灯笼又怎么样,难道还找不到回屋子的路吗?

王元勋饭后没事就去睡下了,而我则在村子里瞎溜达起来。

溜达着溜达着,我就想到了白天的事情。

我总感觉,老爷子有什么瞒着我们,他说自己是地质学家,但一个地质学家怎么会委屈在这样的一座山村里。

而且我好几次注意到,他阴森森的看我,那目光,就像被侵犯领地的狼,冰冷,恐怖,让我不寒而栗。

可转眼他又笑呵呵的待我们。

而且老爷子说是联系了救援队,可丝毫不让我们出村子,那几条古怪的规矩,也让人心疑。

我捂住脸,这些事情毫无关联,但串在一起,却总让人觉得有某种不知名的联系。

就这样想着,我不知不觉走到了村子后面,天色这时已经偏暗了,我想着还是快点回去吧,这无人的山村里,晚上看着还是挺瘆人的。

“哎哟喂!”

正当我这样想着,却听到一声哀嚎。

原创文章,作者:鄙人凌天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9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