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姐 李洲小说全文阅读,《坏女人:一朵飘零的花》最新章节

小说:坏女人:一朵飘零的花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五叔叔

角色:红姐 李洲

简介:外面的世界荆棘满地,刺的我遍体鳞伤。于是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做人不能太善良,女人不坏,男人不爱!直到他的出现,像一束光,照进了我的生活,却照不到身处在深渊的我。

书评专区

红姐 李洲小说全文阅读,《坏女人:一朵飘零的花》最新章节

《坏女人:一朵飘零的花》第5章 谁过来我扎死谁免费阅读

这一夜,我睡在了红姐卧室里的小沙发上。

虽然逃离了向家,躲过了张豪,可这一夜我依旧睡的不踏实。

恍恍惚惚做了一夜的梦,梦到好多人来抓我,要我跟他们回去,我吓得拼命跑,拼命喊,一个激灵,就醒了。

“醒了?”

红姐清冷中带着慵懒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我连忙坐起来,就看见红姐正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描眉画眼。

“看什么呢?都看直眼了。”红姐转头看了我一眼。

“红姐,你真好看。”我如实回答。

“小丫头嘴倒是甜,别以为你这么说,就能从我这捞好处。”红姐涂了口红,便起身对我说:“赶紧起来洗漱,我要开门做生意了。”

红姐的发廊开在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上,镇子上的人本来就不算多,而这条街道更是半天看不到一个人。

我不会做其他的,红姐就让我负责发廊里的卫生。

干活的时候,我偶尔抬头,每次都会看见红姐穿着吊带碎花裙子,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斜靠在玻璃门上。右手夹了一支烟,望向远方,表情落寞,不知在想什么。

偶尔有客人登门,她便一秒变脸,笑颜如花般的热情将客人迎进门,大哥长,大姐短的问人家想要什么发型。

这镇子小,我总是担心养母他们会找到这里来,所以每次门响,我心脏都会跟着紧骤一下。

我每日除了帮忙打扫卫生外,红姐还叫我给客人洗头,之后就叫我站在她身边看着她如何给客人剪头发,她说这些都是得交学费才能学到的手艺,便宜我了。

有天晚上临近关门的时候,来了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男人三十多岁,长得肥头大耳的,一进门,那双贼溜溜的眼睛就在我和红姐身上来回打转。

红姐说,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就算天上下刀子了,你也得给我咧开嘴笑着迎客。

我硬着头皮,忙迎上去:“先生您好。”

男人冲着我打了个酒嗝,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剪头!”

“好的,先生请您到这边先洗下头发。”我恭敬的指引着他到一旁洗头用的躺椅上。

男人笑着跟着我走了过来,离近了,他一把抓了下我的手,笑着说:“真嫩。”

“先,先生……”我吓得连忙躲开。

“躲什么!”肥头大耳的男人嗤笑了一声,再次伸手过来。

“大哥,这丫头新来的,什么都不懂。”红姐连忙将我挡开,笑着接过了我手中的喷头,对我使了个眼色,“去那边扫地去。”

“哦。”我连忙拿起扫帚躲得远远的。

我正扫地,就听到那个男人“嗷”的一声惨叫,就跟杀猪了似的。

紧接着那男人暴跳如雷的坐起来,冲着红姐就骂:“你他妈的想烫死老子啊!”

“大哥对不起,我这水温没调好,烫着您了。”红姐连忙笑着安抚,“别生气别生气,我给您免单!”

红姐长得好看,笑起来很媚,嘴也甜,三言两语就把那个男人哄好了。

只是剪头发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爪子一点都不老实,总是去扯红姐的裙子。

红姐也不气,游刃有余的避开了他的咸猪手,最后给他剪了一个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发型,最后在她各种忽悠称赞下,男人心满意足的走了。

“闭店,关门,这一天累死了!”男人前脚刚走,红姐就立马用手拍了拍被那男人碰过的裙摆,显然很嫌弃。

“红姐,谢谢你。”我锁上门,对红姐说:“刚刚你是故意烫他的吧……万一把他惹急了……”

“他那个死猪头,就是欠烫!”红姐冷哼一声,“以后碰到这样的人,别光傻站着,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不欺负你欺负谁!”

红姐白了我一眼,嘴里碎碎念的骂了句:“没用。”

与红姐相处的这段日子,我发现红姐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她的内心远比表面柔软温柔的多。

第二天一早,我们刚开店,店里就冲进来一帮人,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个个看起来都不是善茬。

起初我以为是昨天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一觉酒醒了,注意到了他那个狗啃的发型后,叫了一群人来找我们算账。

结果我刚跟着出去,就被红姐一把给推回了卧室,急迫的对我说:“把门锁好,别出来!”

随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门刚关上,我就听到一个女人破口大骂的声音:“你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李洲死了,你怎么还恬不知耻的活着!”

“他是为谁死的!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他吗,那你怎么还不去死,是还想着去勾引别人家的男人上位吗!你个臭不要脸的!我打死你——”

“贱货——”

“破鞋——”

“看她穿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打死她!给李洲报仇!”

“我儿子为了你死了,你就得给我儿子陪葬!”

门外瞬间混乱起来了,此起彼伏的叫骂声伴着各种踢打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唯独没有红姐的声音,连句喊疼的声音都没有。

我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儿,说没被吓到是假的。但我更担心红姐,看他们打人的架势,根本就是下死手了,再这样下去,肯定要出事!

我急得在房间里转,忽然想起了我一直放在书包里的防身用的小剪刀。

握着剪刀,我对着紧关的房门,听着外面嘈杂的打骂声,用力的深呼吸了三次,即便抖着手,但我还是头皮一硬,拉开门冲了出去!

“起开——都起开——不准再打了——”

我冲过去,因为害怕,基本是半闭着眼睛,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剪子,也不管扎没扎到人。

那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自己都干了什么都不知道。

老话说,横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见我疯了似的冲出来,那些原本围着红姐打的人果然都惜命的退开了。

我举着剪刀,指着她们,护在红姐的前面,见还有人跃跃欲试要上来,就红着眼大吼:“别过来!谁过来我就扎死谁!我刚刚已经报警了,你们不想被抓就赶紧滚——”

>>>点此阅读《坏女人:一朵飘零的花》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五叔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96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