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超级大推理》小说章节目录赵凯,余芳全文免费试读

【而更让探方愤怒的是,这个陈俊在老家是有妻儿的,儿子都已经读小学一年级了,就是这样一个人,把徐珊珊一个19岁的大学生骗的是神魂颠倒。】

【随后,探方通告陈俊老家探案局,让他们协助逮捕嫌疑人陈俊,几个小时后,陈俊便在家中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他的一个发小陈建辉。】

【当时,他们俩正在家里喝酒庆祝。连夜,两名嫌疑人被送达到浔阳市,探方也就连夜突审两名嫌疑人。】

【让探方无计可施的是,这两个家伙的供词竟然是一致的,皆称是受徐珊珊的指使替其处理了尸体而已,杀人过程他们俩并没有参与。】

【显然,他们两个是串供了的。陈俊是个惯犯,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那些作案工具上面确实只有徐珊珊的指纹。】

【另外,他们俩还交代,徐珊珊给他们两一人五万块封口费,这十万块正是从杨万青的个人银行卡里取出来的。】

【探方随后调取了取款监控,确实取款人只有徐珊珊一人,且周围没有陈俊和陈建辉的踪影。】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们参与行凶,突破口重新回到了徐珊珊身上。】

【“陈俊和他的同伙陈建辉已经归案,这是他们俩的口供,你看看吧!”探员把两份供词摆到她面前。】

【徐珊珊疑惑的说:“我根本不认识这两个人。”】

【“你当然不认识,人把你给卖了,你还在这替人数钱,你心心念念要保护的男朋友,那个答应娶你的刘飞龙根本不叫刘飞龙,而是叫陈俊,并且他已经娶妻生子,儿子都上学了。”】

【这一刻,探员是无比愤怒的,愤怒他们为非作歹,更愤怒眼前这个女孩的愚蠢。】

【徐珊珊听罢,情绪失控,慌乱抓获两份笔录,她一边看,一边哭:“不会的,不可能?你们骗我,不可能的,龙哥很爱我的。”】

【“我不信,不信,不信,你们骗我,龙哥说了,你们探方为达目的,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徐珊珊痛不欲生的将两份笔录本推到地上,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探方骗她,刘飞龙不会这么对她之类的话。】

【探员撑着头,想了想,说:“我看你是不撞南墙心不死,我这就带你去见见你的龙哥。”】

【探员把徐珊珊直接带到关押两名嫌疑人的小房间外,隔着铁栏,探员道:“好好看看,这是不是你的龙哥,我们有没有骗你。”】

【“龙哥,真的是你?”徐珊珊抓着铁栏杆,“龙哥,他们说你不叫刘飞龙,叫陈俊,你有老婆和孩子,他们还说你一直在骗我,是不是真的?”】

【看押室里,陈俊和陈建辉默不吭声,甚至不敢跟徐珊珊对视。】

【“现在死心了?”探员以为这下她总该说实话了。】

【哪儿曾想,徐珊珊竟然冲着勾着头的陈俊来了句:“不管你是谁,我都爱过你,我不后悔。”】

【“探官,这件事就是我一人所为,你放了他们吧,真的不关他们俩的事。”徐珊珊含泪道。】

【探员直接懵了!就连陈建辉也忍不住回头看向她,惊讶的目瞪口呆。】

……

“我去,这女大学生书都白读了吧!”

“太他妈悲哀了!”

“抛开其他的,这女的绝逼真爱啊!只能说那个陈俊太他妈不是人了。”

“这女的让我又爱又恨,遇人不淑啊!”

直播间弹幕有骂女孩的,但更多的是痛恨陈俊那个人渣。

……

【探员觉得徐珊珊简直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她那正在赶来途中的父母身上。】

【第二天,徐珊珊父母来了,学校老师带他们老两口来到探案局,听探员说女儿跟一起杀人分尸命案有关,老两口是目瞪口呆。】

【“这位探官,您是不是搞错了?我女儿很乖的。”徐母道,徐父在一旁点头。】

【“二老,证据确凿,你女儿也已经认罪了。”探官叹了口气说,“但你女儿还未完全道出出实情,我们把你们二老请来,就是希望你劝劝女儿,交代清楚对她量刑有好处。”

【紧接着,让在场所有人错愕的一幕再次发生了,徐母对学校老师道:“小孩子犯错是常有的事,你们能不能保留她学籍,我求你了。”】

【“是啊,孩子考上大学不容易,要是开除学籍,她这辈子就毁了,老师,我求你了,你就再给孩子一次机会吧!”】

……

“无语了,难怪女儿那么蠢。”

“现在还考虑保留学籍的问题,醉了醉了。”

直播间弹幕满屏“?”号。

【过了良久,探员才说;“你女儿不是犯错,而是犯罪,还是重罪,基本判死刑。”】

【听了这话,老两口双双倒地,当场晕厥了过去,没办法,探方只好把老两口送往医院。】

【这个案子一拖再拖,为了平息民愤,尽可能挽回浔阳市旅游城市的人气,上面下令,既然凶手已经捉,就尽快公审结案。】

【是这般,徐珊珊只能作为主谋被审判,探员们挺想拯救这个相对比较无辜的女孩,奈何他们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然而,在第二天公审的前一个小时,徐珊珊的“救星”来了。共犯陈建辉嚷嚷着要见探官,说有重要的事要交代。】

【“探官,我要揭发检举。”陈建辉一见审讯人员便开口道。】

【“行,揭发有功,经我们核实后会上报审判局,到时候会酌情给你量刑。”探员道。】

【“这倒不需要,我只是看不过去了而已,反正我是逃不掉了,横竖就一个死,何必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陈建辉怂了怂鼻子。】

【“你是说徐珊珊是无辜的?”探员问。】

【“我觉得她挺无辜的,人是我们俩杀的,当时那小姑娘吓得躲在房间里直打哆嗦。”陈建辉又耸了耸肩。】

【“那你说说,你是怎么参与到这起案件中的。”】

【“大概一个半月前,我接到陈俊给我打的电话,说是有一笔大买卖,我无业游民一个,手头紧,就从老家来到了浔阳市……”陈建辉进入回忆状态。】

【陈俊把他叫来之后,各种请我胡吃海喝,始终不说做什么买卖。很快,陈建辉就对这种生活产生了依赖,并且非常羡慕陈俊。】

【大半个月后,一天,他们俩从洗浴中心出来,陈俊突然对他说:“兄弟,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大买卖吗?”】

【“必须的,你小子终于肯说了。”陈建辉期待道。】

【“其实很简单,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胆。”陈俊搭着他的肩膀,卖着关子。】

原创文章,作者:镜中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