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清恒 赵幸小说全文阅读,《千里清秋衣如楚》最新章节

小说:千里清秋衣如楚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沈冬

角色:楚清恒 赵幸

简介:十七任太师,两年封将,五年平战乱,世人皆知他才貌双绝、举世无双,能以一己之力撑起整个皇朝。
他就是太师,楚清恒。
可他突然被贬为了平民,从此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两年过去,三十六人灭囗案、好友失踪、从不闻朝事的四皇子出现在皇城,一系列事件将这位太师重新拖入了深潭中。
随之爆发的战争、杀人不眨眼的神秘组织以及从小就对他的身世不肯多谈一分的义父,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浮出了水面。

书评专区

楚清恒 赵幸小说全文阅读,《千里清秋衣如楚》最新章节

《千里清秋衣如楚》第5章 前往渝州免费阅读

雨又淅淅沥沥下起来,茶馆门紧闭,楚清恒端着茶,一副高深莫测的脸孔,赵幸辞和苏墨轩则坐在他左右,两人此刻无疑是相看两不悦,四殿下带着凶气的眼神就差嘴里再发出两声狗叫来。

苏墨笠犯不着跟一个孩子置气,他盯着楚清恒,手指在桌上一下接一下敲击着,有规律的响声让本就凝重的气氛更压得人喘不过气,楚清恒直接投降道:“好了,那会四殿下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又是私服探访,为了不引注意,才让他叫我苏合的。”

两年前,赵幸辞才十五岁,他本就不善言辞,遇到难事也只会怯生生地叫楚情恒一声“哥哥”或者“楚先生”

他是圣上的孩子,是皇子,哪怕常年游历在外,楚清恒都要注意身份尊卑。

万般无奈之下才让他叫自己这无人知晓的小名。

小名是苏墨笠取的,成年前,影门的人都管他叫“苏公子”只有苏墨笠会唤他苏合,等成了年,也就是初遇太子那年,他才正式改名为“楚清恒”

苏墨笠将他养大以来,向来是给什么就有什么,容不得半点小脾气和反驳,楚清恒不是没有年少气盛,可再多犟劲也都在影门的无数挨打中被磨尽。

独处时,苏墨笠还是会叫他苏合,这两个字渐渐成了两人亲密的证明,也不怪他听到赵幸辞这么喊后,会生气。

苏墨笠挑了下眉道:“这件事,日后我再好好算账,现在,有更重要的。”

他从袖中拿出几张信放置在桌面,推到楚清恒面前道:“渝州之事,已经仔细查过,那位陆归,并非真正的陆归。此人来自于瑶国,乃是军营中第一虎将晓立星的副将,他在江湖盟忍辱负重三年之久的原因,影子还在查,不出两日,会有结果。”

楚清恒沉默地把玩着茶杯,目光有些飘忽,萧长午虽然行事鲁莽,但他好歹也是江湖盟一主,寻常的高手根本拿他不下,这次动手的也并非晓立星本人,区区一个副将,真有那么大本事?

再者,遥国远在西南之境,一向与南朝互不干涉,为何派人在江湖盟里潜伏?三年之长,可不是准备小打小闹,难不成真应了祭师所预,天下将要掀起风云…?

“萧长午应当是被关押在船上。”苏墨笠的声音将他的思绪唤回。

“他用来逃跑的哪个?”

“不错”

“渝州就一个停靠口,那里常年都由渔民占据,怎么会容许陌生的船只停泊?灭口案闹得轰轰烈烈,在朝廷关注之下,老百姓们都不愿得罪官僚,若是有可疑的船靠近,早就报官了。”

“你不要忘记,江域往南是钟山,那里盘据着山贼,地势陡峭,山中有条天地峡通着水路,刚好能停下一艘大船。就现状来看,救人肯定避免不了和山贼起冲突。”苏墨笠余了眼楚清恒,提醒道:“他们数量达到了三四百人,不能以一已之力解决。”

“我明白你的意思,以白戈的身份,江湖盟兴许会听他几句,但调兵遣将怕未必能允,只能借助朝廷的力量。”楚清恒坐直了身继续道:“山贼占领钟山多年,想来也是州府各官的心头刺,如今又出了与江湖盟相关的灭口案,一个弄不好,整个渝州官员都会被罢免。圣上的脾气我清楚,他绝不会因为一个灭口案而发怒,他要的是渝州风气得到整治,要州府各官给他满意。若此事能以清灭山贼、造福百姓收场,刺史大人再乐意不过。”

楚清恒轻笑道:“眼下,只需要给州府大人送个台阶便可。”

一直没吭声的赵幸辞突然唤了一句:“苏合。”

楚清恒侧目,只见他盯着自己,一向没什么情绪的双眸透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决,他道:“我想请您收我做学生。”

——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终于在第三日的午后消散,朝阳在云层中冒尖,商贩的吆喝声又充斥了街道,楚清恒站在茶馆后门,一身朴素的灰袍浅帽加上伪装过的相貌,无论怎么看,都是个平淡无奇的中年商贩。

马车已经等候多时,苏墨笠料到他会亲自前往,所以早替他准备好了一切。

从京都到渝州需要四日左右,快马加鞭的话,三日就能到,这么短的时间,陆归那边还掀不出什么大浪花。

“所以你怎么看?”

苏墨笠靠着门,一副感兴趣地模样问正盯着天空发怔的楚清恒,他意所指的,是赵幸辞求师一事。

楚清恒将双手收拢进宽大的袖衫内,笑道:“四殿下的想法我可摸不透。”

苏墨笠淡淡道:“他不过十六七岁,虽已年冠,但此刻跟你学习帝心术,算不上太晚,他的眼神,我很喜欢。”

“哦?”楚清恒不由挑眉,这倒是苏墨笠第一次夸旁人,但仔细一琢磨,他还是摇头道:“无论抱有什么心思,他都没有资格,能坐上去的人必然要为我所控…”

楚清恒顿了顿,双眼漠然道:“或者说,要为我们影门所控。”

“我看他…”苏墨笠的目光余向院内收拾包裹的少年,露出恶劣的笑容:“他对你已是中意,加上情窦未开,若是“教导”一番,末必不能像太子那般死心塌地。”

太子钟情他,早已不是秘密。

楚清恒面色一青,甩着袖落下一声冷哼:“我答应你去入官时,可没说把身子也卖出去谄媚讨好!”

他扭头就要上马车,不愿再搭理对方。

“苏合。”

苏墨笠的声音让他身子一凝。

楚清恒咬咬牙,转头冷道:“你又想说什么?”

苏墨笠缓缓一叹,几步走到楚清恒身前,牵起他的手送到唇边亲了亲,柔声道:“别生气,我怎么舍得把你给别人?”

楚清恒轻哼一声,抽回手道:“墨公子身边多得是香花凤蝶,楚某人算得上什么?”

苏墨笠哑然片刻,知道他这是存心挤兑,无奈一笑,神情稍稍严肃了些:“这两三个月怕是见不上面了,李骜说过你这病一年内会恶化,你别大意,照顾好自己。”

楚清恒不自然地偏开了视线,李骜就是初月的师父,上一次他给自己诊脉时就说过,如果再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只有五年的活头了。

他心中一叹,回道:“知道了。”

马车颠簸,路途乏味,向来沉默寡言的赵幸辞似乎在这两日的相处中变得活泼了些,他小声询问了一句:“苏大哥不跟着我们一起去吗?”

楚清恒翻动书页的手一顿,苏大哥?他有些好笑地合上书册,劝道:“日后你再见到他,千万别这么叫,就唤墨公子。”

“噢。”

“我能问问,四殿下为何选我教学?”

楚清恒的提问让赵幸辞陷入了沉默,他盯着自己的手掌,缓缓道:“师父说我已经十七,再过不久就要回宫进行礼冠,到那时他便不能再带我游历,他说,若我想在宫中立足,先生是最好的人选。”

好啊!这个老秃驴!

“可是我不懂…”赵幸辞垂眼,掰弄着手指低语:“从小父皇便不喜欢我,大家也说我不祥,没人跟我玩,只有皇兄会和我说话。”说到这里,他木讷地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可很快便又消失:“可后来皇兄也不再同我讲话了。在遇到师父之前,皇宫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囚笼。”

“我不懂,为什么非要回去呢?”

纵然低着头,楚清恒也能感受到四殿下浑身散发出的孤独失落,八岁就离开了京都,十岁随一念大师云游四方,与父与兄皆不亲,宫无供画,旁人不识。

这样的处境回到宫内,和任人宰割没有区别,一念大师为何执意让他回去?

赵幸辞抬头冲楚清恒一笑,他的双眼没有正值少年的光彩,只有死寂一般,超脱了同龄人的平静淡然:“其实我打算等那天到来时,我就投河自尽的。”

楚清恒听之一惊。

“四殿下…”

赵幸辞起身,瘦弱地身躯弯下膝盖,在这摇摇晃晃的马车里,对着楚清恒就跪了下去,他双手按在双腿上,背挺的板直。

他道:“来京都的一路,我都在想,如果苏合…不,如果先生您不帮我该怎么办?可我在茶馆外见到先生时,我想试一试,试一试坦荡的活法!”

赵幸辞以卑微的姿态俯下了身,额头就抵在楚清恒鞋子边。

“请您,收我做学生,允安一定不会辜负先生的教导!”

楚清恒皱着眉头不言语,向来懦弱的四殿下竟然能说出这样铿锵有力的话,想必下了很大的决心。

可这第一步就走错了。

“起来。”

赵幸辞颤抖着,却没有抬头。

楚清恒揉着太阳穴,语气严厉了些:“我让你起来。我会收你做学生。”

赵幸辞抬头:“谢先…”

话未说完,一道掌风便袭来。

“啪——!”

血红的手掌印在赵幸辞细嫩地脸颊上浮起,这一巴掌的力度,重到让他整个人歪倒在一侧,连同嘴角都撕裂开。

楚清恒伸手拽着他的衣领,俯视间,眼底翻腾着,赵幸辞从未见过地冰冷,他心脏不由地紧缩了一下。

这一刻,压迫感使他连呼吸都做不到。

半响,楚清恒松开手,轻叹一声,替他整理好被揪得发皱的衣衫,淡淡道:“要记住,你是南朝的皇子,不要以这样卑微的姿态换取别人的心软。”

赵幸辞大脑一片空白,只有脸上的刺痛显得真实,他下意识回道:“是,先生。”

“坐好,路途还长着呢。”

不过眨眼间,对方就恢复了往日的模样,阳光从车窗倾泻而入,书页翻动时发出的哗啦声,赵幸辞透过那一层面皮,看到的依旧是那个温和的茶馆老板。

“允安。”楚清恒突然开口道:“你是我学生的事,不要透露给外人。”

除了师父以外,第一次被别人唤小名,这让赵幸辞的内心不由被触动了,他眨了下眼,询问道:“为何?”

楚清恒并未看他,目光始终在书册上,他淡淡道:“抛去身份不谈,太子,可不是什么善茬。你成为我学生的事一旦被他知晓,你在宫墙内活不过三日。”

赵幸辞眼中的眸光顿时一暗,语气多了一分失落:“学生知道了。”

>>>点此阅读《千里清秋衣如楚》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沈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94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