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摊牌了,我地表最强》小说章节目录李祖安,赵三金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我摊牌了,我地表最强

小说:都市

作者:木棉不眠

简介:我本来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与大家相处,奈何实力不允许,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地表最强。你是九家之首的赵家,我不在乎,我地表最强;你是九家之中最神秘的巫家,不好使,我地表最强;你是三门一绝的玄山,有点实力,但我地表最强;甭管你是异兽,妖人,就一句话,我地表最强!………什么你是九家陆家的人?那值得我重视,毕竟我老婆是陆家的,我不是怕她,我是怕她打我………

角色:李祖安,赵三金

《我摊牌了,我地表最强》小说章节目录李祖安,赵三金全文免费试读

《我摊牌了,我地表最强》第1章 咸鱼重生免费阅读

晓市的一栋老旧的办公楼里,存在着一家神奇的公司。

这家公司明面上是新型互联网公司,但其实只要仔细查查就会发现,这家公司基本没有什么互联网业务。

如果调查的人再往深处查就会发现这家公司根本就不是一家私企…..

李祖安就在这家神奇的公司上班,确切地说是摸鱼。

按照公司另一位一样摸鱼的胖子赵三金的原话说:

“你李祖安能在这窝着全靠你爷爷大公无私。”

从某种意义上讲胖子赵三金说的不错,他李祖安就是靠他爷爷的关系上位的。

要说其中缘由那就说来话长了,长话短说总结就是李祖安他爷爷把他家功法小范围的公开了。

所以好多人都要在明面上卖他爷爷个面子。

其实要说李祖安他爷爷多大公无私那是不可能的,这世间所有的修炼者对功法都是能藏着就藏着,绝对不会为了所谓的‘大义’就会主动公开功法的。

据家里的几位族叔说,他爷爷之所以把功法放开是因为族里的人外出时候接连遭受到死亡威胁。

甚至他的父母也没有幸免,那年李祖安才五岁,他和他的父母死于一场拷问之下……

修炼者圈子里都知道怎么一回事,官方的介入并没有抓到凶手,反倒是浑水摸鱼的人越来越多。

最后李祖安他爷爷无奈联系各家各派,公开了家族功法——十大古符。

那时候李祖安他爷爷只想保李祖安一命,殊不知真正的李祖安早已经死了,

那 个被爷爷救回去伤痕累累的躯壳里,住着一个刚刚重生的灵魂……

故事没多复杂,社畜李安被车撞死,灵魂穿越到了李祖安的身体里面。

一晃十八年,大学毕业的李祖安,在爷爷的安排下,到唯二网络有限公司实习。

李祖安的工作非常简单,就是整理资料,复印资料,上交资料。

别看是简单的工作,可在这个公司里没人愿意干,都是摸鱼的高手,都是关系户,所以年龄最小的李祖安吃点亏,必要的干点儿活。

今天就在李祖安弄好一份文件准备继续摸鱼的时候,公司里的唯一领导林道强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开会。

“跟大家宣布一个消息,我马上要调到省部去了。”林道强是那种效率很高的人,说话简明扼要。

“恭喜强哥高升!”胖子赵三金马屁迅速拍上。把手拍的通红,才舍得停下。

像李祖安这样的普通员工略显矜持,也随着大流向林道强道贺。

只有几个和林道强岁数差不多大的老员工,才敢起哄着让林道强请客。

林道强压了压手,“嗯,我在隔壁街酒店定了几桌,下班后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说完之后,再次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

“ 好了,现在说点正事。”

“我走以后,上边派人来之前,这段时间晓市的案子得有人抓起来。”林道强在大家脸上扫了一圈。

“老钱和赵三金,你们两个配合,把这段时间熬过去。”林道强见没人主动揽事,点名道。

老钱钱多发没什么反应,他是晓市唯二公司里年龄最大的,在处理事情方面也经验丰富。

只是这些年林道强主动担责,他才清闲下来,看来这回他又要操劳一阵子了。

那边胖子赵三金哭天喊地:“我不行啊领导,我一见‘能量体’腿肚子就转筋。”

“有困难自己克服,其他人工作等新领导安排,暂时不变,就这样,散会!”林道强开会永远都是十几分钟。

“恭喜了胖子!”李祖安和赵三金回到工位李祖安打趣赵三金道。

“唉——你也别得意,林头这一走咱们这大十几口子好日子都到头喽!”赵三金大声的说道。

“怎么个意思?你有什么消息吗?”隔壁工位的瘦高个李辉问。

“不可说呀——不可说!”赵三金故弄玄虚,不搭理大家的询问,把郁闷发泄在整理资料上面。

虽然赵三金没有明说,但是公司里聪明人已经猜到了。

林道强没调走的时候,整个晓市的工作都是林道强自己在处理,晓市是一个二线城市,能量体作乱的情况不多不少,林道强基本上能处理的过来。

就算有应接不暇的时候,还有钱老顶着,所以造就了一公司的咸鱼。

这林道强一走,甭管新的领导多么的和善,以后想摸鱼那是万万不能的了。

要是新的领导是个铁血派,那这一公司的人估计都要被扒几层皮。

李祖安想了想:“顺其自然吧!”

就算到时候出外勤对付能量体,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不可以的。

咸鱼李祖安,唯一的优点就是那种无所谓的态度,说好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坏那就是鸵鸟心态。

安安稳稳的下班,热热闹闹的吃饭。这家公司的氛围很好,如果能维持下去,相信很多人都想保持这种状态。

包括李祖安也想,虽然他随时准备着和能量体拼命,但是能随遇而安怎么都比忙忙碌碌来的强。

吃完饭李祖安谢绝了下一场的狂欢,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发着呆,享受着孤独,直到回到他那间独身公寓。

李祖安很早就不和爷爷住在一起了,这套小房子是用李祖安父母的遗产购置的,

李祖安自己很喜欢,对于不和爷爷住在一起,李祖安没什么想法。

他大概猜到爷爷是保护自己的意思,毕竟当初爷爷公开功法,也相当于得罪了那些想独吞功法的人。

李祖安每每想到这些的时候就心情烦躁,要说心里怨恨那些人,李祖安似乎不该有,毕竟他也不是真的李祖安。要说心有感恩,那就更不应该了。

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就在矛盾、纠结这种莫名的情绪中,李祖安沉沉睡去,一觉天亮,收拾一下吃早饭上班。

可以想到这将又是咸鱼的一天,只是今天的李祖安冥冥之中有种感觉,觉得咸鱼的日子仿佛离他越来越远了…….

原创文章,作者:木棉不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9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