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艳将军,遇见质子后她甩手不干》小说最新章节,吴公公 何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冷艳将军,遇见质子后她甩手不干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维叶南湘

角色:吴公公 何维

简介:1V1,结局HE
堂堂北燕南烈王世子周楚仪自请去南平为质,本以为质子的生活枯燥乏味,限制自由!
岂料结识了南平大将军安歌之后,二人几次生死之交下来,竟然看对了眼。
再后来便是与大将军出双入对,形影不离,这质子的待遇有点高,周楚仪有点乐不思蜀!
在南平做质子做腻了,二人顺手就灭了个胡和国,这下好了,胡和国大臣央求安歌来当这个女帝,半推半就之下,安歌成了胡和国的王女陛下,而周楚仪则成了王女陛下后宫里的男人!

书评专区

《冷艳将军,遇见质子后她甩手不干》小说最新章节,吴公公 何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冷艳将军,遇见质子后她甩手不干》第5章 北燕三人入漠园免费阅读

第二日一早,安歌进宫复命,灵依和季池在将军府待命。

王宫在整座山的最顶端。充满异族风情的建筑,屋檐镶着牛角,宫殿大门正上方挂着牛头图腾。

这样的地理位置,视野极佳,站在宫墙上俯瞰整个大郡,城墙内外一目了然。

安歌看着王宫内熟悉的一草一木,就连台阶下的石子似乎都不曾换过,一路无话,随着内侍来到昭阳殿,国君和君夫人在主殿上方。

君夫人名叫胡念,四十岁上下的妇人,肤如凝脂,保养得当,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一双桃花眼眼尾上挑,眼角含情,嘴唇很薄,在安歌的认知里,唇薄的人都无情。

国君名叫何维,大腹便便,整个人把椅子都塞满了,圆圆的脸上一对小眼睛格外引人注目,因为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他在听你说话还是睡着了,进门时,安歌扫了一眼,见他有些气色不佳。

“臣安歌拜见国君,拜见君夫人。”安歌双膝跪地,依礼参拜。

胡念看着殿堂下年轻的女子,意气风发,心里甚是羡慕,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温和地说:“不必多礼,起来吧,安将军在南安一切顺利吗?”

“回君夫人,南安一切顺利。”安歌起身,抬头看着君夫人,回答道。

胡念:“那就好,此次护送使团进大郡,安将军一路辛苦了!”

安歌朗声道:“这是臣职责所在,谈不上辛苦,国君和君夫人日夜为南平国事操劳,身为臣子不能替君分忧,末将深感惭愧。”

这公事公办的语气,客气又疏离的感觉!

胡念轻哼了一声,这一声只有她自己能听得见,她定定地看了一会,半晌,挑了挑眉,道:“安将军是南平国之栋梁,不可妄自菲薄,现如今南平西有胡和国人骚扰,东有北燕压制,境内连年久旱无雨,内忧外患。”

“如果其他官员能有安将军这般,我南平何愁不能一统疆土。”

说完叹了口气。

安歌脸上坚毅之色不减,正色道:“君夫人谬赞了,臣只是南安边境一方将领,南平内有阁老,西部陈弘义将军抵御胡和国多年,只消劝课农桑,对百姓实行怀柔政策,多加安抚,南平日后势必蒸蒸日上。”

胡念听后,脸露微笑,被安歌一通恭维,甚是欣慰:“安将军快人快语,本宫就爱和你这样的明白人说话。”

二人一番官腔官调,最后说到和谈事宜。

从安歌进殿之后,国君一直沉默不语,说到和谈,胡念像是才想起旁边的国君,头微偏看向何维问道:“国君,北燕使团现已到金平寺,何时安排和谈事宜?”

何维睁开快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八字胡须随着脸上的肉上下跳动,见胡念问他,讨好地商量道:“按礼节是三日后召见,夫人觉得呢?”

胡念白了他一眼:“你是国君,何必来问我。依着礼节就是了,三日后召见吧!”

何维唯唯诺诺地点头答道:“夫人说的是。那就三日后召见吧!安歌,使团是你护送来大郡的,到时候就由你护送他们入王宫吧!”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胡念一声“不可”打断,何维面露疑惑看向胡念,安歌却是了然于心。

只见胡念微缓和了一下,放慢语气说:“安将军不要误会,南平祖制如此,武将不得干政,按道理你是边境将军,入国都身边是不能有军队随行的。”

“但我们已为你开了特例,许你回大郡时身边可有一百精兵,其余兵力均驻扎城外西郊军营。”

安歌:“臣明白。”

何维有些犯难,嗫喏:“那这使团……”

“到时候派王宫统卫军胡统领护送便好。”胡念道。

何维没再反驳,松了口气,姿态放松,似是着急离开:“那就这么定了。”

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开,见胡念还坐着不动:“夫人?还有什么事吗?”

胡念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摇摇头:“没有。”

又对着殿中央的安歌吩咐道:“安将军一路辛苦,这几日且先去歇息吧,待和谈事宜结束,还是要由你护送他们出南平。”

安歌:“是,臣告退。”

************

三日之后,国君接待北燕使臣。

本着武将不干涉内政,又逢两国和谈大事,安歌为避嫌,这几日哪也没去。

这日,闲来无事,便拉着府内的下人,玩起了牌九。牌桌上正当热闹之时,灵依急匆匆地从外面赶回来,把安歌从桌上拖下来:“主子,大事不好了!和谈出变故了。”

在军营里横扫千军的安歌,却在自家府上输红了眼:“灵依,等会,你别动,我马上就赢了,只差一点了。”

只见安歌额头乃至脸部,全部贴满了长条白纸,在自家府中玩牌九,安歌自是不会与下人们动真格的,要知道下人们辛辛苦苦几个月的月俸,有可能在桌上就那么一下,玩牌就是玩个兴致,输什么都一样。

“主子!输就输了,你以往……赢那么多次,输一回……也公平。”灵依说着把安歌拉下了桌。

只是换了一种玩法,安歌的手气似乎差到离谱,脸上都快没地方贴了,被灵依拉下桌的时候,都看不清脚下的路,出门时险些被门槛绊倒。

安歌恋恋不舍地看着桌子上的牌九:“什么事,这么急匆匆的?”

“主子,刚刚……听到消息,和谈失败!国君大怒,要……扣押北燕使团!”灵依跑了一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此刻停下来,有些气喘,话都说得断断续续。

“什么?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安歌大惊。

灵依:“街上。我刚刚去街上采买,碰见王宫统卫军胡统领,他正押着北燕使团往漠园去,胡统领说,国君的意思,金平寺人多口杂,和谈事宜可以慢慢谈,为确保使团安全,将他们移至漠园。”

“漠园?”听到这个安歌大为震惊,“漠园不就在隔壁么?国君这个安排是何用意?”

灵依摇摇头。

两人百思不解。

“我要进宫面见国君!”安歌丢下一句话就往外跑,还没跑出门口,就见太监总管吴公公带着几个侍卫来到将军府,跨进了门。

“吴公公?您这是?”安歌问道。

吴公公历经两朝,为人正直和善,从不与外臣结党营私,当初何维争夺国君之位时,也得了他的助力,是以官员都很尊敬他。

吴公公捏着公鸭嗓,不疾不徐说道:“安将军稍安勿躁,国君有令。”

将军府内众人一听国君君令,都俯首叩地,安歌跪下听候旨意。

吴公公道:“国君口谕,北燕世子狂妄自大,殿上出言不逊,惹怒君夫人,是以和谈推后,现将北燕使团三人关押漠园,命安将军严密监视。”

安歌思索一番,没有领旨,直言问道:“吴公公,安歌不明白,国君的旨意是要我如何做?”

吴公公甩了甩拂尘,上前一步将安歌扶起:“安将军,国君的意思,北燕使团暂时关押漠园,明面上要给足他们自由,其他的事,就靠安将军了。”

安歌微微躬身:“多谢吴公公解惑,安歌明白了。”

灵依最是机灵,从刚才起身之后,就随手准备好了一个荷包,趁着安歌说话的功夫,跑上去,将荷包塞给了吴公公,

她俏皮地说道:“吴公公,这是我在南安军营山头发现的小物件,送与您赏玩。”

吴公公伸手接过,垫了垫,微笑着点点头:“那我就回宫复命了。”

将军府众人:“吴公公慢走!”

待吴公公走后,将军府中下人散了,季池走到灵依身边问道:“灵依,你小小年纪竟然还懂这些?”

灵依颇有不满,数落道:“你以为我想呢?主子是不能做的,你又是个木头似的,不就由我出面了吗?你本是家中长者,怎么不通这人情世故?”

季池略微尴尬,论年纪,他比安歌都要大几岁,灵依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尚且懂这些。

但他家中清贫,正所谓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所以他家并没有什么亲戚走动,他自然不懂这些。

季池“嘿嘿”一笑:“我一个粗老爷们,哪懂这些。”

安歌知道季池的家境,也了解他憨厚的性格,适时解围:“你们俩过来,说说如何安排。”

灵依和季池走到安歌身边。

“既然名为保护,实为监视。我们将军府现在只有精兵一百,这样,你们每人各领三十人。”

“灵依,你负责丞相李大人,季池,你看好兵马大元帅舒绍将军。”

这最狡猾的世子,安歌倒要看看他能在大郡掀出什么风浪。

灵依:“是!主子。”

季池:“是!将军。”

将军府内二人领命各自安排去了,而隔壁的漠园,一行人刚刚到达。

>>>点此阅读《冷艳将军,遇见质子后她甩手不干》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维叶南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894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