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练开始》小说章节目录陈祥,狐狸兽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从历练开始

小说:玄幻

作者:会跳舞的五花肉

简介:少年穿越到异世。来到崭新的大世界、才发现被这里的老爹、扔在最穷部落历练……直到他继承先祖异世武器,遇上熟悉的人,带着他们和兽族抗衡,团结三族,一腔热血把不可能的都变成可能,原来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角色:陈祥,狐狸兽

《从历练开始》小说章节目录陈祥,狐狸兽全文免费试读

《从历练开始》第1章 这老爹心真狠免费阅读

老爸,老妈,我不想走,我想你们……

陈祥雨嘴里不停的喊着亲人,平躺在草屋内一张草榻上,

他双手撕扯盖在身上的兽皮,额头上满是汗珠,双眼迷糊的他此时虚弱不堪,嘴里还在不停的喊着…..对亲人的思念。

一身兽皮姑娘盘着漆黑发丝,额头间悬落着一颗牙齿般大的兽骨,细眉大眼衬托着白皙的脸蛋,身材颇为壮实,这模样就是部落女子的标配。

她腰间挎着一把兽骨刀,满脸写着担心。

进了草屋随手点着了蜡烛,透过温黄的光线看到草榻上躺着虚弱的少年、让她有着一丝心疼。

她本想上前拿着残破兽皮给少年盖好,却被少年紧紧抓住了双手动弹不得。

姑娘脸色迅速绯红了起来,害羞的不知所措,也没躲闪,看到老族长走了进来,她一声羞涩,“爷爷,少主他怎么了?我只想给他盖好兽皮,怕他着凉,他抓住我的手不放,我可没……”

“可没什么?”

一脸蜡黄的老者带着瘦弱的身躯反问着,见孙女那害臊样摇头道:“我们利部落和其他十七部落都归他爹管,少主他虚弱,不要想太多,

城主既然肯把少主托付给我们利部落,相信的不是我一个人,是我们集体,

如果能让少主在我们利部落学到一些基础本领,我们利部落也会在众多部落里排的上名号。”

年过花甲的老者正是利部落的老族长,

他眼前的姑娘也是他一手带大的,是她小儿子的女儿,名叫圆圆。

看孙女放松了许多,老族长顿了顿瘦弱的身躯,“哎!只是少主现在还小,还没有到成婚的年纪,还有一年就可以了,到时候每个部落只准推荐一名成年女子,

要进南辅城供少主选出优秀的妾,话是这么说,也是这么想,倘若你能选上,你爷爷我就算什么都不要也愿意。”

老族长虽是花甲之年,是过来人,过上了苦日子,知道人这一生不容易,尤其是穷人,能抓住机会那就得抓。

见眼前孙女微微点头,没有之前的羞涩,老族长微微沉吟,“你啊!都和城里的那些胭脂小姐学学,少主他是受到惊吓,抓你的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要不是出阁的事情,我就当看不见。”

老族长把心里想的全都说了出来,姑娘离成年还有一年之久,和躺在草榻上的少年差不多的年纪,她是一位修炼者。

听到爷爷说的这些,先前的不好意思像是过眼云烟。

圆圆粉嘟嘟的嘴抿动着,“爷爷,你说少主为什么来我们利部落啊?我们利部落可是南辅城十八部落里最穷的啊!我不明白?”

老族长瞥了一眼孙女,“你现在还小,爷爷不和你说那些,快去拿兽奶给少主喝,补身体补气血,看他嘴唇干裂的,身子虚啊!”

姑娘听到爷爷的吩咐,

急忙拿着兽头骨在大缸里舀了半骨兽奶,小心翼翼的右手端着,左手扶起草榻上的少年。

正吃力时,

陈祥雨宛如有了本能的意识,他虚弱的身子就像被神奇的力量控制着缓缓起卧,

他双手抱着兽头骨闭眼大口的喝着兽奶解渴,咕噜咕噜的连续几口,一股腥味也闻不出来。

模糊的双眸对怪异的头骨也没抗拒,两人刚才的对话,着实把他吓了一跳,这以后自己真的有这么多老婆?

还有那个所谓的城主居然是我的老爹?

为什么让我来这?

这些无数的问号在他脑海里回荡着。

陈祥雨喝完了兽奶,眯着眼睛心里一阵宣誓,“我姓陈,绝不改姓,”

此时他依旧感觉眼前模糊,一身虚弱,只能举起无力的胳膊伸出右手指着姑娘,希望她过来。

哪曾想是老族长把头蹭了过来,顿时那几十年没洗澡的酸臭味,又是混杂的腥味冲击着少年的鼻孔,

刹那间刺激着他的嗅觉直达大脑,瞬间让他胃里排山倒海阵阵翻涌呕吐了起来。

呕…呕…

连番作呕让陈祥雨刚刚喝的兽奶全部吐了出来,虚弱的他咣当一声!倒在了草榻上,晕睡了过去,

这一下让姑娘后怕了起来,她双手慌忙道:“爷爷,他怎么了?是不是昨天刚来这,没有适应这的环境!”

老族长抚须看着苍白的少年,脸色平淡,“少主,身子弱,城主就是让他来我们这锻炼身体,学一些野外的基本本领,

只有我们部落族人从小才能适应野外环境,他在南辅城里出行是马车,吃的是各种各样的美食,穿的是绫罗绸缎,兽毛绒衣,

我们这只有草鞋,兽奶,烤肉,兽皮裹衣,就连鞋子都是兽皮底,他一下子是适应不了,都在情理之中,

我先走了,你在这守着他,他要是有知觉了,就给他喝兽奶,这兽奶营养丰富,饿了,烤点兽腿给他吃。”

姑娘连连点头:“爷爷你放心,我在这守着他。”

看到老者出了草屋,姑娘侧身坐在草榻边盯着少年俊俏的脸庞,

剑锋的眉毛!

那幕帘整齐细长的睫毛盖着幽深的双眸。

薄皮的嘴唇,这完美的脸蛋在姑娘心里激起了层层涟漪,

情窦初开的她心跳加快了许多,眼前的少年脸色憔悴,丝毫也盖不住大家族子嗣的气质。

片刻陈祥雨终于又醒了过来,他微微睁开双眸,

看着眼前穿着野性怪异的女子,肩膀上还有狐狸兽头,全身的衣服就是一张整块的大兽皮。

看到这些让他不禁心里一阵嘀咕,“好不容易来这异世大陆一回,竟然让我在这受罪,

这老爹心真狠,让我来这锻炼个毛线!我要回去,好好享受一下做少主的乐趣。”

圆圆见少年醒了,羞涩的露出唇红齿白的笑容,“少主,你终于醒了,喝兽奶吗?还是要吃烤兽腿啊?”

“兽奶?烤兽腿?这些都是什么啊?能不能吃?能不能喝啊?”陈祥雨心里不断的自问。

他肚子突然咕噜咕噜的回应着,好像提醒着主人真饿了,不吃不行啊!

他皱着眉头,一副理所当然的应了一声,“嗯,还是烤兽腿吧!快扶我起来一下,刚才什么味道臭死人了。”

圆圆愣了一下不知怎么回答,急忙左手托住少年后背,右手挽住肩膀,像个丫鬟一样吃力的扶起他。

陈祥雨慢慢坐起摇晃着脑袋,减轻了一丝疼痛后,看到身上衣服居然变了,是华丽的锦衣所做。

打量着眼前的姑娘,手上拿着削尖的木枝串起来的兽腿在火上大烤,来回旋转!

这偌大的兽腿让他觉得这地方吃烧烤真实惠啊!

这么大的腿就这样烤,也不切成小段。

“我叫陈祥雨,你叫什么名字啊?”少年简单的自我介绍,有意的询问着。

姑娘转头望了望少年,回道:“我啊!你叫我圆圆就好了,少主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我知道的一定如实回答。”

“嗯!”一声回应,不知道问些什么的陈祥雨,心想怎么会来到这个破地方啊!

他随口问道:“你们这到底是哪啊?这里谁最大啊!你们主要是做什么的啊?那个城主为什么让我来这?”

听到问这么多,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把姑娘逗的捂嘴嘻嘻笑着,

她急忙解释,“少主,你和那个城主是一家人啊,他是你爹啊!至于为什么来这,我猜应该是磨练你,让你锻炼锻炼,

我们这属于利部落,族长是我爷爷,我是我爷爷一手带大的,从小就学习耕种,锤炼,还有野外的狩猎。”

姑娘右手拿着兽腿在火中慢慢烤着,想了想继续道:“我们利部落主要是保护南辅城,出去狩猎杀死野兽和猛兽,拾取兽族的兽核,

还有尸体,不管一次出去杀多少,我们每月都要去南辅城上缴阁上缴一些,

剩下的我们可以去拿到市场去卖!或者去交换市场换等值的物品和骨币,回部落按出力多少每家每户分,

反正是我们部落需要的东西,最后剩下的兽骨不想卖的,在部落里配合铁器锤炼成武器用。”

陈祥雨越听越有意思,好奇的继续问道:“圆圆,为什么这些野兽猛兽身上有兽核啊!这些兽核起到什么作用啊!”

从来还没和一个男子说这么多话,看着眼前少年好奇的发问,

圆圆喝了口兽奶,右手擦拭嘴角的奶渍慢慢告知,“少主,这兽族身上可全是宝,不一样品质的兽骨做的东西可多了,

城里通用的骨币,都是骨币师用兽骨做出来的,这骨币师需要都城人皇赐予的骨币符文、才能上位做一名合格的骨币师,

骨币可以去荒芜城,都城,其他辅城买需要的东西,包括修炼者需要的各种品质武器和耕具,如骨刀,短刀,矛,犁,弓……太多了,反正骨币在各城是通用的。”

看着少年听的双目专注,姑娘羞涩得笑了笑又补充道:“这些武器任何部落都可以锤炼打造,也可以去市场买卖,

对了还有符文,符文是用兽骨皮发做成的,

成为一名合格的符文师就可以为拍卖行,炼丹阁,市场,打造符文,比如去拍卖行必须要有符文入场券才能进入,

而炼丹阁和市场建造必须要有对应的符文才能建造,兽肉可食用,补充体力,也可以做药,

皮毛可做弦,褥,绳……太多了,一时说出来你也听不懂,在我的印象里这些是平常能用到的。”

姑娘说的口干舌燥的,拿起兽头骨在大缸里舀满兽奶大口喝着,喝完笑嘻嘻的望着少年,“少主你渴了吗?”

陈祥雨摇了摇头,“我就不喝啦,你这没有勺子啊?用这头兽骨为勺喝的怪吓人的,刚才那兽核有什么用你还没有和我说尼,全都说一些我不懂的废话?”

姑娘起身拿着兽头骨在另一个缸里舀满了水双手奉上,对少年最后的一丝语气完全没有在意。

陈祥雨一脸嫌弃,“这?我也没拿过这玩意喝过啊……”

噗!圆圆抿嘴一笑,“少主,你之前喝的兽奶就是用的这个,只不过你是闭着眼睛的,

若是有胆识睁着眼睛端着兽头骨把水喝下去,我打心里佩服少主,

少主也不亏是城主的嫡长子,我也会一五一十的告诉少主兽核是什么?”

陈祥雨望着眼前的姑娘,脸上纯真的微笑,他心里不禁嘀咕,

“真看不出来这丫头会用激将法,我到底要不要吃你这套呢?这些就让你佩服了,这不是明显的拍我马屁吗?”

看着兽头骨四周早已石化,还泛着淡淡的透明的光泽,

心里一阵较量过后,

他咬着牙端起兽头骨一股脑的大口喝着,直到喝完,抿了抿嘴像是做了一回本地人,用袖口擦拭着嘴角,一脸的满意,“总算解渴了,还不错。”

过后听到姑娘说的那句话,我是嫡长子!

陈祥雨立马大叫了起来,“啊……!”

这一声把姑娘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傻站在一旁。

少年莫名情绪低落,一脸的不满在那自言自语,

“我,我为什么不是独子,我还有弟弟妹妹,这些人还要和我分家产,回去都得把他们收拾一顿,这新的开始就给我这个。”

想到这些陈祥雨又大叫一声,“啊……!”直到这一声像箭射出去才停下来。

姑娘听到少年发疯似的狂叫,嘴里还嚷嚷着找弟弟妹妹算账,这着实让她心惊胆颤,那烤好的兽腿在她稚嫩的手心里不停的抖动着。

老族长听到屋子内少主的大叫声,他迈着步伐赶了过去,进了草屋看了看,询问道:“少主,你是不是受到惊吓了,还是我孙女给你添麻烦了,

如果是这样,是我们利部落招待不周,那是我的不是,还请少主在这历练完回去如实禀报城主,我作为族长愿意受罚。”

原创文章,作者:会跳舞的五花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8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