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狗不卖》小说章节目录苟富贵,雅儿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介狗不卖

小说:都市

作者:莽夫

简介:穿越成狗的苟富贵因为主人王小雅的直播,意外露镜而莫名其妙的火了起来,从此头条不断,热搜不停。什么?主人帮我订了婚?对方是知名富二代的爱犬?不要啊!不是吧?代言?我就是条狗啊!让我当条闲鱼好不好!喂喂,过分了啊!你们竟然让我去拍电影?!我可能不是人,你们是真的狗啊!!

角色:苟富贵,雅儿

《介狗不卖》小说章节目录苟富贵,雅儿全文免费试读

《介狗不卖》第1章 是狗梦见了我?还是穿越了(上)免费阅读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华灯起~乐声响~歌舞升平~

颇具年代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坐在商业楼楼顶边缘的苟富贵目光有些迷离。

这里是附近顶高的建筑物之一,此处的美景真的很少有人能看到。

灯红酒绿尽收眼底。

….

“大家都很忙啊”

看着下面跟小蚂蚁一样的小汽车,苟富贵发出一声感叹。

凌晨两点多,农村估计已经漆黑一片,哪怕是一些小城市,都会有种寂寥的感觉。

可身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的上海,此刻正是嗨意正浓的时候。

就和歌里唱的一样,这是一座不夜城。

身为国家级城市,这里是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的中心。

这里处处是商机,遍地是黄金。

无数的传说从这里开始

它的魅力无人能挡,让人着魔。

毕竟,他是魔都嘛。

可所有美好事物的背后都充满了让人难以接受的黑暗。

这个坐在楼顶上喝酒的老年男人叫做苟富贵。

河南人,60岁。

可能是得益于他名字的美好寓意,

相较于大多数来上海闯荡的人来说,苟富贵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人。

几十年来的闯荡,也积攒了一些积蓄。

小日子过的也算是富足安康。

说句比较嚣张的话,哪怕什么都不干,光吃银行的利息,都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可这一切美好都在今天终结了。

就在他把公司交给孙子管理,自己退休旅游养老的一年间。

一切都变了。

公司被查出偷税漏税不说,孙子还染上了赌瘾。

挪用公款染,抵押贷款。

赌徒最是可怕,短短一年间,整个公司就垮了。

即使这位老人曾经在商海中沉沉浮浮多年也无法挽回公司的颓势。

已经申请了破产。

毕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早上的时候恨铁不正刚的多说了孙子几句。

谁知道这孙子赌气出去后,竟然飙车去了,一直到傍晚都没回来。

再次看到孙子的时候,是在山脚下。车子冲出赛道,找到人的时候,已经是一团烂肉。

想起这些糟心事,老头又拿起手边的牛栏山灌了一大口。

真是一个失败的爷爷啊!

可能喝的是有点多了,手都有些颤抖。

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灰色的钱包,从里面的夹层里抽出一张泛黄的大头照。

照片是黑白的,一看就很有年头。

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小雅,这么多年了,想我了吧?马上来找你了,让你一个人在下面这么多年,真的是对不起”。

听着后面楼道里传来的嘈杂声,苟富贵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将照片贴在胸口冲着天空明亮的皎月,失心疯般的大笑了起来。

“走喽!这扯淡的世界!再也不来了!”

身后的警察和热心市民正在疯狂地向他奔来,而苟富贵的身体,却得慢慢的前倾。

身体下落的过程中,真的会走马灯。

儿时的苟富贵生在河南一个偏远的农村里,记得村里那时候还有很多土房子。

那时候人很小,仿佛人很小的时候,快乐就很容易得到。

一颗糖果,一颗喷香的苹果,一牙沙瓤的西瓜。

总是能让他笑得很开心。

记得家里养过猪,养过牛,养过羊,养过鸡,养过鸭,养过狗。

那都是小时候好朋友。

什么时候长大的来着?

忘记了….

只记得当时自己是赶上了第一批打工热,苟富贵和村里的人一起来到了上海,

那时候的上海其实真的是机会遍地,只要你抓住,富贵一生。

很幸运,苟富贵抓住了机会,并且遇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

她温柔大方,她美丽性感,她知性理性。

出得厅房,下得厨房,上得大床。

更是把家里一切都打点得非常的好,有了她的帮助,他的事业蒸蒸日上。

很可惜啊,那女子并没有陪他走的很远,因为一场意外事故,永远离开了他。

苟富贵,勿相忘啊。

只是可惜了,那个值得他付出的人不在了。

失去挚爱的苟富贵便一心扑在了事业上,连儿子都疏于管教。

成了一个妥妥的反派富二代模型。

于是他把所有的一切希望都寄存在孙子身上。

孙子的表现也很好,在他面前永远是一副乖乖的,认真的,努力积极向上的。

他很满意,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假的,一定是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下的套。

唉,算了算了。

“嘭!!!”

模模糊糊中,隐约听到的尖叫声,干呕声。

呵,对不起啊诸位….

…….

“嘭!”

“嘭嘭嘭!”

嗯?

咋还嘭嘭嘭个没完了。

“苟富贵!给我开门!我忘记带钥匙!”

“苟富贵!你听到没有!”

模模糊糊间,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这声音是那么熟悉…又陌生。

鼻子抽动起来,一股好闻的清香味道涌入鼻孔,唤醒了记忆深处的一张美丽动人的面孔。

多少年了….

雅儿….我的雅儿….

苟富贵鼻头一酸,泪水不自觉的就涌上了泪腺。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

入目的是一间20多平的房间,夕阳光辉通过窗户洒进房间的小床上,床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床边是一个狗窝。

狗窝旁依次是电脑,冰箱,沙发….

嗯?这个沙发是怎么回事?

这个沙发怎么看起来这么令人讨厌……

这个颜色怎么这么丑,谁品味这么差?

沃德天,这种沙发怎么可能有人会买,我要是当初做的是家具生意,不得赔的裤衩子都没有了。

“苟富贵!你是不是又在装死!快点给我开门!”

熟悉的声音在门后传来,这一次清晰无比。

一瞬间,一种兴奋的感觉从尾巴尖直冲天灵盖,多巴胺疯狂分泌。

苟富贵一个驹灵,弹射起步,吐着舌头摇着尾巴,双脚站立,两爪一起用力。

“吱~”

门开了~

原创文章,作者:莽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8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