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华裳》小说章节目录陈教授,宁小姐全文免费试读

“赵老师的徒弟,还真是名不虚传。”

荀修将手中的合同放在了宁华裳的手中:“宁小姐可以不要酬劳,可我们也不会让宁小姐做白工,该给的我们都会给,这也是希望宁小姐可以静下心来,准备着一次的国际秀,这不仅仅是对公司,还是对国家的责任,我不容有失。”

“明白。”

宁华裳坐了下来,静静地看和手里的这一份合同。

荀修上下打量着宁华裳。

在城市中很少会有一个女孩子穿的这么特别。

现代的女孩子总是喜欢猎奇,什么样的穿衣风格都有,却很少有像宁华裳身上的这一件,面料看上去是不常用的麻布,目测应该是亚麻。

目前市面上这样的布料很少,走流行路线的公司也不会选择用这种料子。

“荀先生对我的这身衣服有兴趣吗?”

虽然她没有抬头,但是还是感觉到了荀修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似乎很想要上前看一看。

宁华裳从自己的蕉麻挎包中拿出了一个亚麻布料的手帕,递到了荀修的手里:“我身上穿着的是这种布料,华冠公司既然是服装品牌类的公司,应该对这些都很有了解。”

“恩。”

荀修摸了摸,质感很柔顺,但是表面并不光滑,摸起来的时候就像是再摸有些细细的,凹凸不平的线,如果是一条裙子拎在手里,也做不到像是纱一样轻薄。

现在是夏季,荀修触碰到这个布料的时候,感觉到了肌肤触之生凉。

“这是宁小姐买来的?”

宁华裳将合同放在了桌子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抬头笑着说:“是我自己做的。”

荀修看着手里的帕子,说道:“宁小姐,亚麻这种布料在市面上并不便宜,做出来的成衣虽然好,但是只有中老年人喜欢,受众群体也是四十五到七十五岁的老年群体,宁小姐穿上这身衣服,倒是很年轻。”

“我就当是你对我的夸奖了。”

宁华裳把合同放在了荀修的面前,说道:“荀先生,是这一次大秀的总策划?”

“是。”

荀修说道:“这一次大秀着手的时间不短,我们内定的时间是半年,具体的时间还有待商榷,大秀的时间定在了明年的三月。”

“冬季?”

“是。”

宁华裳说道:“荀先生,我虽然没有过参与大秀的经验,但是这一次我们所要展示的是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华冠的变迁,即便抛去三皇五帝,夏商西周,哪怕是再抛去春秋战国,从秦开始,服化的变迁跨越度也很大,半年的时间要设计成衣,又要开始制作样品,最后定妆,这都不简单。”

“我知道。”

荀修淡淡的说:“宁小姐的意思是,工作量庞大,无法支撑?”

宁华裳的视线落在了荀修手中的那朵绒花上:“荀先生知道这朵小小的绒花,费了多长的时间吗?”

荀修没有说话。

宁华裳缓缓说道:“首先是养蚕,好的蚕蛹吐出来的丝光泽和韧度都不一样,用碱水煮出之后,也就变成了熟丝,还要经过染色、勾条、打尖、传花等一系列十几道工序,越小巧的东西就越需要精细对待,不算养蚕的这一道工序,这个绒花,我做了三天。”

荀修低头看了一眼那盒子里面的绒花。

就连一旁的秘书都有点愣了。

只是一个小小的绒花……竟然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吗?

宁华裳微微笑着,说:“如果是这样大的大秀,所需要的几十套服饰,再加上几百上千件配饰,大到皇帝的龙冠,下到钗环上镶嵌的宝石,每一环都要复查三遍以上,确认无误之后才能够走上国际大秀,更不要说研究我国历史的各个阶层时期服饰的穿戴问题。”

荀修沉默了片刻,最后说道:“宁小姐……说的有道理。”

秘书问:“可是这样一来,我们需要多长的时间?”

宁华裳说道:“最少一年,我知道寻常的大秀五个月的时间也绰绰有余了,但是这一次我们代表的不是别人,代表的是我们中国长达千年的文化,不是吗?”

宁华裳的那双眼睛就像是晶莹剔透的明珠,即便是在不起眼的地方,也散发着微弱的光亮。

就在宁华裳在等待荀修的答案时,荀修却突然扯开了话题,问:“听说宁小姐的外婆是南京非遗第三代传承人,而如今的衣钵已经传到了宁小姐的身上。”

宁华裳听得出来这话里颇有一点试探的意思。

如果刚才说这些建议的话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不会有什么人愿意采纳。

但如果是一个年纪轻轻就获得殊荣的经验前辈口中,别人就要慎重再三。

宁华裳敛眉,过了一会儿说:“其实我一直觉得‘非遗传承人’这个称呼无外乎就是一个头衔,真正重要的是这个人的手艺,佛家说一花一世界,说的就是一朵花就是一个世界,荀先生,从我送的绒花里,能看出我的手艺吗?”

“我会考虑宁小姐您的建议,这一次不仅仅是为了公司的发展,也是为了不丢国人的脸。”

荀修站了起来,伸出了一只手。

宁华裳也站了起来,只是微微握住了指尖。

等到宁华裳走了之后,身边的秘书才问:“荀总,我觉得她说的没错。”

“她说的是没错。”

荀修淡淡的说:“可我不是老板。”

秘书沉默。

华冠公司是一个高端企业,可再高端的企业也不能不顾利益。

“纽约时装周在明年的二三月,所以我们的计划在五个月到七个月之间,一年的时间太长,这就代表我们这一年都要费时费力费金钱,我不能这么快答应。”

尽管他知道宁华裳说的是对的。

秘书头一次看见荀修这么快就采纳别人的建议,他说道:“其实赶赶工,应该也可以赶得上三月,外国人也看不出来。”

“知道她是谁吗?”

“是谁?”

荀修淡淡的说道:“南京非遗第四代传承人。”

“她?”

可她的年纪……不大啊。

原创文章,作者:季小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8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