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徽艺 苏云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女尊:我以为我是女版龙傲天》最新章节

小说:女尊:我以为我是女版龙傲天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孙悟空的紧箍咒

角色:苏徽艺 苏云墨

简介:世族门阀,诸州并立,女帝势微,男后掌权。
权臣与皇亲对峙,枭雄与忠杰并存,烽火狼烟不止,政局斗争不断。
司赋宁原以为自己手握乱世崛起的龙傲天剧本,没想到开局即巅峰。
母亲乃女帝金印紫绶的太尉,父亲乃天下十大门阀之一的祝氏嫡公子,小姨乃是全国巨富。
啊这……完全让人失去了奋斗的欲望。
司赋宁等着享受她的富N代+官N代+书香门第N代生活,现实却将她推向了历史舞台。
从始至终,身在乱世,她也只是想护住她的小哑巴夫郎……

书评专区

苏徽艺 苏云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女尊:我以为我是女版龙傲天》最新章节

《女尊:我以为我是女版龙傲天》第五章 芙蓉帐暖免费阅读

欢愉今夕,嬿婉良时。

红烛摇曳,玉人端坐。

司赋宁一进房间,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虽然妾侍只能身着粉裳,但穿在临月回身上依旧娇俏动人。

司赋宁见他紧张得袖子下的手都搅在一起,忍不住浅浅勾唇,珍重地挑开临月回的盖头。

面若桃花,眼似星辰,光华流转,动人心魄。

“妻主。”

临月回紧张地咬了下唇,比划的手微微颤抖,脸上浮上两朵红云。

司赋宁逗他,“这么紧张啊?待会儿洞房怎么办?”

临月回的脸轰地一下红成了猴子屁股,眼中都羞出了水光,“妻……妻主……”

“好好,”司赋宁收敛笑意,“不逗你了。”

司赋宁去桌上找了一壶酒,分别给两个瓷杯里斟满酒,向着坐床上的临月回走去。

不能以正夫之礼,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这是司赋宁的遗憾,但合卺酒却不能少。

“妻主,这于理不合。”

临月回抿了抿唇,向着司赋宁比划。

合卺酒是正夫才能与妻主喝的。

司赋宁把酒递给他,“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正夫。”

临月回微微一僵,眼泪慢慢盈满眼眶,似乎他一生的霉运都是为了积攒好运遇见妻主,遇见她,是他一生最幸运的事了。

他幼年丧母,十三岁时父亲为了钱财又强迫他嫁给了一个八十岁的糟老婆子,还好他幸运,成婚当晚没有被那糟老婆子占便宜,那糟老婆子就死了。

十五岁,他贪图钱财狠心的父亲跟着别人跑了,也是在这一年,他遇见了浑身是血,倒在巷子里的司赋宁。

司赋宁和临月回手臂交缠,仰头喝下了这杯象征百年好合的酒。

酒杯被轻掷在地上,临月回被司赋宁吻着,失去了握着酒杯的力气。

红烛燃尽,芙蓉帐暖,春宵一刻值千金。

第二日,作为妾侍的临月回需要给正夫以及司赋宁的母父敬茶聆听教诲,司赋宁心疼临月回想要替他免了这步骤,却被临月回阻止了。

“不行的,不能废了规矩。”

临月回换上青墨色的长衫,三千青丝被两根并蒂玉簪高高挽起,整个人清雅至极,眉间又透着新夫的娇媚。

临月回蹲下想伺候司赋宁穿衣,赶忙被司赋宁拉了起来,她娶人回来,可不是用来当丫鬟的。

“你以后不用做这种事情。”

临月回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他知道这是司赋宁在心疼自己,但他很喜欢服侍司赋宁的感觉,仿佛这院子里只有他们两人,没有什么正夫,只有简单的司赋宁和临月回。

去正院大厅的路上,临月回手腕上两个水亮的墨玉镯吸引了司赋宁的视线,“这是谁送的?”

这墨玉镯材质上乘,雕刻精美,衬得临月回的手腕越发纤细白嫩。

临月回不好意思地抿唇,手中比划:“这是昨天苏侍君送我的。”

苏侍君?

司逢颐的妾侍苏文涟?

司赋宁对他有点印象,这苏氏入府三年,年龄与司赋宁相近,算是自己母亲的三个妾侍中最受宠的那一个。

司赋宁垂眸落到镯子上,神色不明。

大厅中,司赋宁的母父亲坐在高位,祝云禾身边坐着司赋宁的正夫南堂卿。

鉴于临月回不能说话,所以免去了敬辞,只用跪在蒲团上敬茶听教诲。

司逢颐和祝云禾的教诲无疑都只有什么安分守己,开枝散叶,听得临月回面红耳赤,司赋宁也无比尴尬。

正夫南堂卿说得更为简洁,他巴不得司赋宁纳妾,这样才不会想起他。

不过,他们成婚不过四日,司赋宁便纳了妾,这更加坐实了司赋宁在南堂卿心中的淫棍之名。

临月回被祝云禾留下了,司赋宁也被司逢颐带去了书房。

“科举已到春闱,我已向女帝请了一个破格直接参与春闱的名额,你可要好好把握住,这几天就在家里温书吧!我特意给你请了一位老师。”

路上,司逢颐叮嘱司赋宁,生怕司赋宁马上要考试还跑出去春游踏青。

司赋宁轻叹,“你就放心吧!”

司逢颐乐,“也是,依你对那妾侍上心的程度,不用我说,你都会好好考的。”

司赋宁沉默。

司逢颐特意请的这位老师,便是苏云墨之母太女少傅苏徽艺,天启有名的博学之士。

“好久不见啊!昭和。”

苏徽艺一袭茶白长袍,白玉腰带上悬挂着双鱼汉白玉配,气质儒雅,像极了苏云墨,不!应该是苏云墨像极了她,毕竟她是苏云墨母亲。

“苏伯母。”

司赋宁弯腰行礼,心情复杂。

苏徽艺微微叹气,世事无常,她当初可是把司赋宁当儿婿看的,可谁能想到苏云墨却被女帝一见钟情,强行纳入宫中。

“昭和不必多礼了。”

苏徽艺伸手将她扶起,眼神温柔:“我就知道你会参加科举的。”

司赋宁没有接话,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当初她想要参加科举,带着苏云墨一起上太学,就是那次,导致苏云墨被女帝看中。

这是她一辈子的心病。

苏徽艺也知道司赋宁的想法,渐渐把话题扯开:“好了,荒废了几年,也不知道你功课如何了?今天我可要好好考考你。”

司赋宁点头,说起科举考试,她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慌,她前世功成名就之后,就选择退居幕后,去世界顶尖大学双修了历史和文学双学位,正常老死之后胎穿到这个地方后,对这里的历史和文学都很感兴趣,从小几乎是把自己锁在了藏书楼里,直到苏云墨进宫。

而且,她似乎有了一个特殊的能力,几乎是过目不忘,把藏书楼里的书看完之后,几乎能倒背如流。

“科举考试内容,主要为时务策、诗赋、文章,接下来我会分别出题,你在纸上作答即可。”

苏徽艺从身后的小桌上,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题目,放在了司赋宁的桌上,司逢颐饶有兴趣地坐在一旁看司赋宁答题。

两个时辰后,苏徽艺拿着司赋宁的答卷,陷入了深思。

这不科学啊!

外界不是传言司赋宁荒废学业已经将近五年了吗?

而且她最近的名声也不太好听。

所以,她是怎么写出这一份精彩绝伦的答卷的?

见苏徽艺表情古怪,司赋宁稳如泰山,司逢颐忍不住地发问:“这写得如何啊?苏大人!”

苏徽艺不明白就司赋宁这水平,请她来教的意义,目光幽怨地看着司逢颐:“司太尉,这个老师我不敢当。”

司逢颐的心狠狠地沉入了谷底,不是吧!她女儿已经没救到这地步了吗?曾经的神童难道也抵不过五年荒废时间吗?这让她对自己女儿的盲目信心受到了打击。

苏徽艺深吸一口气,“司太尉,昭和这答卷写得……”

“太好了啊!”

司逢颐一愣,随即一把扯过司赋宁的答卷,细细往下看,越看笑得越狂,“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女儿,写得好!写得好!”

司逢颐此时的样子,真得有些骇人。

司赋宁看着自己老娘癫狂的模样,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苏徽艺也有些惊恐,“司太尉,司太尉,你还好吧?”

司逢颐一阵狂笑之后,语重心长地对苏徽艺说道:“苏大人呐!日后说话要一句话说完!”

苏徽艺:……

>>>点此阅读《女尊:我以为我是女版龙傲天》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孙悟空的紧箍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814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