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研究员》小说章节目录程咸,温懿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我的美女研究员

小说:都市

作者:明太子QAQ

简介:在这世界上,有着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是受害人,却发现自己似乎是得幸者。他们体内就流淌着特殊的血液,还可能拥有着特殊的能力。但他们却低调地随历史漂泊,甚至制定严厉的规则约束自己……然而,规则总会随着时间崩坏,总会出现那么一些人,想要把过去的一切推倒重来,他们自称革命者,却又是破坏者。掌握着神秘力量的程咸,在一次寻常的任务当中,不知不觉被卷入了这场守旧与变革的交锋之中……

角色:程咸,温懿

《我的美女研究员》小说章节目录程咸,温懿全文免费试读

《我的美女研究员》第1章 苏州免费阅读

阿马尔菲海岸可能是每个来意大利度假的人的首选。阿马尔菲海岸有着几乎算是世界上风景最明艳秀丽的海滩,这里的海岸线曲折回环,浅海的淡蓝和深海的深蓝泾渭分明,岸上山岛耸峙,小船在交错的海岬间穿梭,这里拥有着原生态的自然环境,盛产柠檬,其柠檬酒也是一大特色。

岸上的林中散落着许多风景如画的小镇,其中以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波西塔诺镇最为著名。

程咸嘴里咬着吸管,一点一点地汲着杯中的柠檬酒。这个优美宁静的小镇真令他有些乐不思蜀。他窝在沙发里,只穿了条沙滩裤,上半身胸肌和腹肌勾勒分明,虽不夸张但却给人一种力量感。

细细的雨下了起来,使这个小院变的如仙境一般迷蒙,仅仅是这样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看雨,无论你有多颓丧,都能像《托斯卡纳艳阳下》的女主角一样,让自己燃起再去相信的勇气。

程咸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他坚毅如刀削般的脸庞此时也变得有些柔和,嘴角微微翘起,只是那单眼皮丹凤眼偶尔闪现的眼神却依旧清冷得有些刻薄。

“啪啪啪!”一阵急躁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那更像是有人故意同他作对一般的用穿着拖鞋的脚拖拉着踩在瓷砖上的声音。院子回廊的尽头,一位女子快速地走来。

女子身高在168cm上下,她栗色的长发扎成高高的马尾,上身是纯白的衬衫,乳白色的百褶裙下是一双修长纤细的美腿。她光润白皙的瓜子脸微微鼓起,看起来是委屈坏了。她那穿着人字拖的脚赌气似地踩着,朝程咸走来。

程咸早就习惯了女子的小脾气,对她的动作不管不顾。看到自家老大依旧那副悠闲自在的样子,可把温懿给气坏了,凭什么说好了一起度假,自己还要旋转着恨不得再分个身出来帮他处理这样那样的事情?平时不觉得,一到休假的时候她就感觉工作特别的多。温懿越想越气,越气越委屈,越委屈就越看程咸不爽。

她拉着脸走到程咸旁边,也不说话,抬起脚嫌弃地将他那搭在桌上的毛茸茸的长腿踹到一边,“啪!”将一沓文件扔到桌上。

程咸清冷的眸子轻轻瞥了她一眼,小秘书温懿也毫不客气地瞪回去。程咸笑了笑,拿起了桌上的文件。文件上任务地点大大地写着:SuZhouChina,程咸顿时来了兴趣,这些年和温懿一直在国外奔波,很少回到国内,而且他在国内的大学毕业后就定居在太仓市,驾车到苏州不过一两个小时的车程。

“这次任务组织没有给我弄好护照,没有我这么贴心的秘书的陪伴,老大你的旅程一定会很辛苦很辛苦的对吧?”小秘书坐在程咸身边,,手撑着小脑袋,歪着头对着程咸问道。

“嗯,肯定会很辛苦的。”程咸翻着文件,随口说道。

温懿听着程咸漫不经心的回答,小脾气顿时又上来了,抢过程咸的柠檬酒,扔掉被他咬过的吸管,直接豪迈地灌了一大口。

程咸大概翻看了文件,对着旁边的温懿说:“这次任务持续时间有点久,你可以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了。”

小秘书可爱地翻了翻白眼,嘟嚷着:“我倒是想,但是你这个人,肯定会给我找一大堆麻烦的!”

“胡说!我是那种会找麻烦的人嘛?”程咸假装板起脸,说到。

温懿伸出白生生的小手,揪着程咸的腿毛狠狠一扯,“嘶……”直达灵魂的痛让程咸直吸冷气,连忙拍开小秘书作恶的手。

温懿倒是很喜欢老大此时的反应,抱着酒杯,咯咯笑得东倒西歪。看着毫无仪态的小秘书,程咸顿时无语,但又不能说什么。用文件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说:“快去准备吧,我们今晚就回罗马。”

程咸不管旁边小秘书哭天抢地地喊着这疼那酸,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敲击起来,细细思索着这次任务。

这次任务其实很简单,只是去保护一个叫薛盼的女科学家。这个薛姓科学家可不简单,她的履历对常人来说简直是学习界的天花板。16岁以江苏省高考榜眼的身份考入清华大学临床医学系,本科毕业后便像开了挂一样先是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生物医学工程硕士学位,紧接着又在牛津大学获得临床医学博士学位。但年仅28岁的她最后也是选择了回国发展科研事业,现在在一家国内顶尖的医药研究所担任副研究员。

目前的薛研究员正在领导研究一种名叫“Pine(松树)”的药剂,将各种多肽、脂肪、碳水化合物、生长因子、激素、无机物等物质运用中药学的原理使其能够完美地融合,达到没有任何副作用的效用。这些种药剂能够促进细胞生长,增强其活性,从而短期内大幅度增强体质和生命力的作用。

原本这项研究启动的初衷是用于临床手术或者紧急救援,但是随着国际社会的广泛讨论,国内外大大小小的组织、集团、帮会开始蠢蠢欲动,毕竟能短时提升体质,还没有副作用的药效太过诱人,无论是在体育还是在战场,甚至更邪恶的用途都将会被开发出来。

由于薛研究员主导的此次研发工作为中国和中医大扬其名,但是也为她的安全带来了巨大的问题,所以国家对她进行了特殊保护,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特殊事件安全局(下称特安局)的一份订单便投到了组织里。

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安全的几个国家之一,是雇佣兵和恐怖分子的禁地,然而现在居然有着国外想要进入中国并且意图不轨,那么这些大小组织的能量,程咸也需要好好掂量一番了。

温懿听着有节奏的敲击声,再看看一旁沉思的程咸,眉头微蹙,开口道:“老大,你想什么呢?你不会看上人家薛研究员了吧?人家薛研究员长得那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光润玉颜,美目含情,祸国殃民,倾国倾城,可不是你能染指的!”

程咸斜眼看了看她,说:“我那是佩服她的资历,就你想得那么龌龊。”

小秘书听完,挺直腰板,说:“那我也不差啊,你凭什么不佩服佩服我!”

程咸沉默了,揉了揉眉头,他忘了旁边这位小姑娘也是一位顶级的学霸,哦不,学神。更何况温懿年纪比薛研究员还小,这么算来是这小秘书更胜一筹咯?

程咸再看看旁边一脸“夸我啊,佩服我啊,来拍我马屁啊!”的表情,程咸立刻无语地把脸转到另一边。

见程咸不理她,小秘书又要开始作妖,程咸真是怕了她了,连忙好声好气地哄她进了卧室……去收拾行李。

小秘书虽然嘴碎,但是动手能力却超强,她从程咸的衣柜里拿出衣服裤子,一件件配套地叠好,放进行李箱里,程咸也是在一旁将他的电子设备收拾得整整齐齐。原本的他是没有很在乎“整齐”这个词的,但是被严重强迫症患者小秘书影响了几年,也患上了一些轻微的强迫症。温懿是个话痨子,刚停下来没多久,小嘴巴又噼里啪啦开始了。

“老大,我这秘书兼管家兼保姆不在你身边,你不会在那边饿死吧?”

“老大,你到了国内以后千万不要沾花惹草哦,听说国内的的彩礼特别恐怖,咱这点钱不够用的……”

“老大,你一定要记得去吃火锅啊,特别是网站锅,我最爱吃网站锅了!”

“老大,你在中国一定不能像在国外一样违法犯纪哦,国内的警察叔叔特别厉害呢。”

“老大……”温懿说着说着,发现程咸根本不应她,不禁有些恼火,敢情我叮嘱了半天,你小子就是这态度?

“老大!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她愤怒地质问到。

“有啊。”程咸回答她。

小秘书有些狐疑,“那你说,我刚刚讲了什么?”程咸瞥了她一眼,说:“饿死、彩礼、火锅、警察……”温懿听完更迷茫了,她刚刚说过这些吗,她说了这么多吗?不懂……

小秘书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很多,程咸早就习惯,安静地听着。每次他去做任务之前,温懿也会唠唠叨叨地说个没完,这或许是许多女生们表达担心和不舍的一种方式吧。

两人收拾好行李连夜回到了罗马,小秘书没有再唠叨,忙前忙后地帮程咸准备东西。罗马的费尤米西诺国际机场,温懿把程咸送上飞机,话痨的她此时一点也叭叭不出来了。

小姑娘嘴巴扁扁的,看样子随时会哭出来。这几年来她跟着程咸满大世界地跑,程咸做着他的任务,而她则用纤细的双手撑起了程咸的大后方。

程咸经常一身伤回来,她便去学了一身得医术;程咸有时任务需要大把大把的钱,她就去学赚钱;程咸喜欢休闲时打游戏,她也跟着视频学着打游戏。这样忙忙碌碌几年下来,程咸成了组织里的专员,两人也有了空闲的时间。

这次,程咸将离开她回到她俩的祖国,而且一去就是大半年,这让她怎么割舍得下。

温懿把程咸的行李箱交给他,眼睛红通通的,不停地吸着鼻子。

“老大,你在那边一定要小心,受伤了一定要去医院。要记得吃饭,我在你手机里下载了好多有用的app,你一定要看。你还要给我发短信,给我拍照片。我,我,等我工作忙清楚了我就申请回国去看你,你不要沾花惹草哦,到时候我可不兼职帮你带孩子……”

“好,我知道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小懿。”程咸看着身高仅到他下巴的小秘书,温柔地说道。

“什么小懿(姨),要叫小温!”温懿的眼泪再也绷不住,如玉珠般滚滚滑落。她捂着嘴巴,一声声的抽噎听得程咸心疼。

他不敢再停留,微微叹息后,转身登上了飞机。温懿眼里噙着泪花,看着那穿着黑色西装,身姿修长挺拔的背影,挥手送别。

飞机到达上海浦东机场后,程咸看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周围,听着熟悉的乡音,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

程咸用着手机对组织进行报备,组织的联络员告诉他,等他出了机场后会有中国特安局的工作人员去接待他,并且下达了进行重大事件前要提前报备的命令。

程咸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立即有两位穿着便装的男子迎了上来。其中一名男子看着程咸问到;“请问是程咸,程专员吗?”

“是的,你们好。”程咸微笑道,上前跟他们握了握手。

其中一个男人也微笑着向程咸介绍到:“我叫刘祎,是特安局的联络科的科长兼翻译;这位是赵悉,局里的行动科小队队长。”听完,程咸笑着朝另一人点点头,“幸会。”

两个男人将他带上一辆黑色吉普车,离开了机场。那名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刘祎笑着对程咸说到:“程专员年纪轻轻履历就那么惊人,真令人佩服。”说完,就连驾车的赵悉也从车内的后视镜深深看了眼程咸,虽说他也属于心高气傲的那一类人,但是在程咸面前,也不由得自觉低了一头。

三人在车内天南地北的聊着,程咸久居国外,对国内的很多事情还不是很清楚,刘祎作为特安局的联络员,各路消息相当精通,听得程咸频频点头。

接着刘祎还递给程咸一根香烟,憋了蛮久的程咸顿时烟瘾犯了,刚想接过,但是看着刘祎拿着烟嘴的两个手指,烟瘾瞬间消散地无影无踪。

这是患小强迫症的程咸的一个小毛病吧,不接被别人手指拿过烟嘴的烟,所以一般程咸都是自己带烟,最后程咸摆摆手拒绝了。

外面天已抹黑,越来越靠近苏州,车外点点的灯火逐渐汇聚,最后成一片盛世景象。程咸靠在窗边,瞳孔里倒映着车流与灯火,心中感慨万分,山河无恙,盛世华章,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念所在。

汽车驶进了苏州市,白天风景如画的苏州城,在黑夜里除了继承那种柔到骨子里的温润外,更添一种妩媚。

汽车停在酒店外,刘祎再次同程咸握手,说:“程专员,今晚就先在酒店住下,明天一早我们带你去见局长。”

“好。”程咸在天上飞了十多个小时,又坐了那么久的汽车,也有些疲惫了。程咸程咸笑着向刘祎,赵悉两人点头示意,转身走进了酒店。

酒店的房间不大不小正好合适,其他的东西也一应俱全,最重要的是桌上摆好了热腾腾的食物。一份生煎,一份豆腐脑,程咸吃得格外舒心。给在意大利忙碌的小秘书发了几条短信后,洗了个澡便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程咸的生物钟格外准时,早上七点准时睁开眼,在卫生间洗漱完后,便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刘祎现在门外,看着眼前穿着深蓝色西装,身姿修长挺拔的程咸,问到:“程专员早上好,有什么不习惯的吗?”程咸笑笑,说:“都还行。”

“哈哈,那就好。那我们现在走吧。”刘祎笑着在走在前头。车上依旧是赵悉开车,在城里兜兜转转,来到苏州城的东南侧一座三层的小楼下,跟小楼隔着几条街的就是著名的周庄古镇,这里应该就是特安局的江南分局总部了。

刘祎领着程咸进入小楼,路过的工作人员笑着朝他们点点头。也有人看着刘祎旁边高大的程咸心里微微诧异,能让联络科的科长带路的,莫非是哪个不知名的大佬?

两人直径穿过小楼,来到后方的一个小院,说是小院,其实更像是一个园林,秀竹,兰花,假山,流水一应俱全,还有休息的工作人员坐在亭台里吃着午餐,在信息化的时代里,这里还保留着一份古香古色的气息,着实难得。

两人来到一个洞门外,刘祎指了指门里面,对程咸说到:“局长就在里面,你进入就好了。”

“嗯。”程咸应着,走进了洞门。院内只有一个小木屋,木屋中间摆着精致的茶具,一位五十岁的男人低头摆弄着茶具,一位五十岁的男人低头摆弄着茶壶,听到程咸的脚步声,男人抬起头,跟程咸对视了起来。

程咸眯了眯眼,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个人,有些不简单啊……男人身材也很魁梧,虽说没有程咸那么高,但是宽松的衣服下,结实的肌肉充满了力量。男人目光炯炯,但是程咸也不介意,对着他点了点头。

男人露出笑容,说到:“程专员是吧,辛苦了,过来坐吧。”程咸客气地回到:“多谢袁局长。”然后走过去在男人的对面坐下。

男人叫袁焕,任特安局江南分局的局长,去向组织的那份订单也是以他的名义下的。程咸对他的了解不多,但是能坐在这个位置,没有两把刷子实在是说不过去,所以程咸也不敢怠慢。

原创文章,作者:明太子QAQ,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8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