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溪 邵拙《穿书:报告摄政王,王妃又逃跑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报告摄政王,王妃又逃跑啦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念溯

角色:芜溪 邵拙

简介:【1v1】【追妻火葬场】【穿书】【打脸】【经商】
【一】宋饮星第一次喝酒,就把自己给喝死了,穿越成了一本小说里的炮灰女N号,样貌丑陋被当做女主的垫脚石,最后死在了老男人的床上。

为了生存,宋饮星决定嫁给摄政王后男扮女装发家致富,因为只有赚够了钱才能回家!

【二】 传闻京中首富是一个长得白白嫩嫩的小公子,惹得京中无数女子为之侧目,甚至连一向冷漠无情的摄政王都为之断了袖!
【三】狠厉的摄政王将丑妃冷落在别院,自己竟和府中的小厮眉来眼去。前几日还在与京中首富和府中小厮眉来眼去的摄政王如今又有美人在怀,美人莞尔,惊人绝艳,竟是摄政王的丑妃!
【四】只有褚鸿渊知道,府中小厮是她,京城首富是她,外人眼里的丑妃也是她,他将万千宠爱都给了她,谁知她赚够了钱只想逃跑!

书评专区

念溯:😒😞😉

芜溪 邵拙《穿书:报告摄政王,王妃又逃跑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穿书:报告摄政王,王妃又逃跑啦》第5章 金手指?木手指免费阅读

不知道趴了多久,再抬起头时天已经有些黑了。

周围的人都散了,只有宋饮星自己还傻乎乎地趴在这儿。

尝试着从地上起来,宋饮星发现腿虽然还是很痛,但是还能勉强站起来。

环顾了一下四周,从旁边的树丛里捡了一根木头当做拐杖,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往回走。

含着眼泪,拖着被打伤的腿回到了小院里。

发现芜溪正在着急地站在院门口张望。

宋饮星一下子就绷不住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往下掉。

“呜,芜溪,你去哪儿了呜呜。”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是谁欺负您了。”

芜溪看见宋饮星拄着拐杖回来,连忙跑上前搀扶着她,担心地问道。

“呜呜,我,被,打了。”

宋饮星实在是委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怎么止也止不住,话也说不明白。

芜溪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先查看宋饮星的伤势。

小心翼翼地将宋饮星的裤腿卷起,一大片青青紫紫还带着红血丝的皮肤映入眼帘,看上去触目惊心。

“小姐你先等着,我去帮你拿药。”

原本还比较淡定的芜溪在看到宋饮星的伤势以后也有些绷不住了,声音都在颤抖。

宋饮星哭的伤心,这么多天的委屈一下子全部涌上心头。

滴滴答答的眼泪落在胸前的玉坠上,突然发出一道强光。

一道冷冰冰的机械音出现在她的脑海:

“你好,宿主,本机编号07751,检测到您有强烈的回家欲望,是否需要帮助。”

“你,能帮我回家吗?”

宋饮星抽噎着说道,她实在是不想再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系统绑定成功,恭喜宿主获得回家的机会,接下来您只需要在2年内攒够足够的银子,就可以购买回家的机会。”

“那购买回家的机会需要多少钱?”

“3亿两白银。”

“这,这么多!你是来打劫的吧。”

冰冷的机械音回荡在宋饮星的脑海,也给她浇了一盆冷水,凉透到心底。

“宿主若是没有疑问的话,本机将前往下一个任务点,祝您旅途愉快。”

“哎,喂!就这么走了?!”

宋饮星气急,这个破系统,把她弄到这里来,结果给她甩下一个天文数字就走了?!

沉思了很久, 宋饮星逐渐从暴躁中冷静下来。

等芜溪拿来药箱后,宋饮星已经没再哭了。

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哭得鼻头和眼尾红红的,小脸蛋上沾满了泪水。

今天发生的事让她真正明白了生存在这个时代的残酷,身居高位者的一句话就能轻易地夺走一个人的生命。

“小姐您先忍着一点,芜溪先帮您上药。”

冰冰凉凉的草药敷在膝盖上,宋饮星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突然又想到了自己从丞相府带来的嫁妆,现在什么都不重要,只有钱最重要。

“芜溪,我们从丞相府带来的嫁妆放在哪里了?”

芜溪无奈地向宋饮星摊了摊手,

“小姐,那些嫁妆一进摄政王府就被送到摄政王府的珍宝库了,想必是不会送到我们手上。”

“什么人啊,那是我的银子,凭什么他说拿走就拿走,拿走了我们吃什么!”

不怪她那么激动,实在是穿越进来这些天,她实在是穷怕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堂堂相府二小姐居然连一文钱私房钱都没有,每月只有区区一两银子月钱,打发打发下人有时甚至都没钱吃饭。

宋饮星欲哭无,本来以为不就是穿越吗,她照样能混得风生水起。

结果在丞相府受欺负不说,来了摄政王府没有被摄政王打死杀死,结果先因为没有钱就饿死了。

“没事二小姐,芜溪在丞相府做工这么些日子,积蓄还是有些的,想来用上一两个月不成问题。”

“怎么能用你的钱,再不济我那里还有些首饰,当时候当了也是一笔不小的财产。”

“小姐你放宽心,现在先用着芜溪的,等日后小姐渡过难关了再还给我也不迟。”

宋饮星看着芜溪甜甜的笑,心里也知道芜溪这小丫头是在安慰她,表面面上应了下来,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她迟早是要离开这王府的,与其留在这里备受牵制,不如早早做打算。

况且芜溪年纪还小,放在她的世界里,不过是个刚上初中的小孩,若往后都被困在这深宅大院,该有多可怜。

往后的几天因为膝盖有伤宋饮星一直都躺在床榻上。

这些日子,芜溪去府里的厨房也拿不到吃的,但好在府里还是有有良知的人向他们伸出了援手。

邵拙不认识新来的王妃,但是每次见王妃的婢女前去取饭的时候都受厨房的人欺负。

他见不惯,就伸出援手帮了她们一把,每日为她们取些膳食送过去。

几日交道打下来,发现王妃和她的婢女都是洒脱随性之人,有空便来那偏僻的小院子同她们说说话,为自己在这王府无聊的当值日子里也添了些快活。

宋饮星在这几日仔细思考了一番应当如何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不被饿死并赚到3亿两白银好能回家。

想了很多种门道,但都被她自己一一否决。

躺的日子实在是有些久了,夏日院子里树上的知了一直叫个不停,燥热得让人心慌。

宋饮星想要下床走走,只是前些时候受伤的腿还在隐隐作痛,走路只能一瘸一拐,看上去滑稽可笑。

走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自己灰头土脸的样子。

宋饮星突然间来了主意——她可以女扮男装偷偷出去做生意呀!

当然这个想法绝对不是宋饮星一时脑热。

她的爷爷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老爷子曾经想过把孙女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奈何宋饮星一直都钟爱古典文化,也就随她去了。

但是宋饮星从小跟在爷爷身边也耳濡目染了不少,而且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现代人,她相信自己能成功!

但毕竟这是古代,商人的地位本就较低,女子经商,更是不被世人所允许。

女子的身份不好办事,况且她还长了一张如此招摇撞市的脸,还是收敛一下比较好。

说干就干!

宋饮星用水先洗掉脸上的口脂,吩咐芜溪从炉灶底下抓了一把木炭。

将木炭研成粉末状,当做阴影扑在脸上加深了一下棱角,让自己看上去更像男性。

用长布条裹住自己的胸部,又从邵拙那里借了一套小厮穿的衣服。

让芜溪确认过认不出是她后,找邵拙拿了一份王府的地形图,拿上自己的首饰就出发了。

做生意需要本钱,宋饮星决定当掉一些首饰,至于投资哪个行业,她早就已经想好了。

>>>点此阅读《穿书:报告摄政王,王妃又逃跑啦》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念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9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