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相府假千金后不小心成了团宠》小说章节目录杨月茹,杨月娘全文免费试读

柏夕岚顺着路去了不远处的凉亭,凉亭下是水潭,潭中的锦鲤游来游去,自在无比。

柏夕岚倚靠在凉亭的围栏看着潭中的锦鲤想着应该带点面点出来,好投喂这些锦鲤,这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柏夕岚。”身后有人连名带姓的叫着她。

柏夕岚回身,只见一粉衣姑娘正在凉亭的入口抬着下巴骄傲的看着自己。

所以,姑娘你谁啊?

柏夕岚在脑子里搜寻有关这姑娘的信息,还真让她给搜寻到了。

尤老太傅家的宝贝孙女,尤以菱。

根据仅有的信息显示,这位尤小姐打小就与原主不对盘,只要遇到一起对方便会对原主冷嘲热讽,以及想尽方法让原主出丑。

柏夕岚头疼。

柏夕岚牙疼。

柏夕岚觉得胃也有些疼。

大家都是十五六的小姑娘,何必互相为难呢?

就在柏夕岚考虑着要不要问问对方可有事时,那尤以菱走进凉亭直接朝着柏夕岚来了一句:“慎郡王重病在身,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娶你。”

柏夕岚:“???”

虽然但是,你礼貌吗?人慎郡王招你惹你了?上来就咒人家死,真的合适吗?

还有……柏夕岚四处张望了一下,心道:这姑娘怕不是脑子有问题的吧?在宫里说这样的话也不怕被别人听见。

尤以菱见柏夕岚不说话,以为自己气到她了,便得寸进尺道:“我要是你啊,哭着闹着也得与那慎郡王解除婚约。免得还未来得及成亲他便死了,平白落了个克夫的名声。”

这姑娘的话使得柏夕岚目瞪口呆,震惊之情无以言表。

她觉得这种恶毒至极的话,不应该是从尤以菱这个半大的孩子嘴里说出来的。

可偏偏确实是从对方嘴里出来的,甚至对方还是以得意的口吻说出来的。

柏夕岚的心中一片复杂,甚至还有些无语。

尤以菱还在明里暗里的挤兑着柏夕岚,说出来的话是一句比一句恶毒,柏夕岚听着越发觉得刺耳了。

这尤以菱是尤老太傅的宝贝孙女不错,可又不是她柏夕岚的孙女,她柏夕岚完全没有必要惯着这个嘴上连个把门都没有的娇小姐。

那尤以菱正享受着拉踩柏夕岚而获得的快感,便听柏夕岚凉凉问道:“请问我与慎郡王之间的事与你有关吗?”

尤以菱的话戛然而止,怔怔地看着柏夕岚。

柏夕岚不紧不慢问她:“慎郡王刨你家祖坟了,杀你爹娘了?”

“没……”尤以菱刚说个没,柏夕岚便又道:“既然没,那你老咒人家死作甚?慎郡王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是说他死了你就能长生?”

“不、不是的……”尤以菱慌了。

她觉得这很不对。

柏夕岚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应该被自己气哭的……

“既然不是,那你为何张口闭口都是慎郡王要死?”柏夕岚向尤以菱迈了一步紧盯着她的双眼质问道:“你也说了慎郡王是我的未婚夫婿,那他身体是好是坏又与你有何干系?”

尤以菱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刚想开口说话,柏夕岚又道:“就算慎郡王当真命不久矣,你觉得这事是你能够议论的?你可敢随我一同前去太后的面前,然后你当着她老人家的面将你方才与我说的话复述一遍?”

“我、我说的是事实。”尤以菱觉得自己不该被柏夕岚压制住,她梗着脖子嚷嚷道:“他慎郡王就是个痨病鬼,满朝文武都知晓他没几天活头了。”

“是吗?”柏夕岚微微一笑道:“那你可敢当着慎郡王的面说他命不久矣?那你敢当着太后和陛下的面说慎郡王命不久矣?”

“我、我……”尤以菱哪敢啊,这要是当着他们面说了,自己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她只是想拿此事打击柏夕岚,让她恼羞成怒,看她出糗罢了。毕竟柏夕岚那么蠢,根本就无法思考很复杂的事。

可是哪知道今天的柏夕岚就跟个鬼上身似的,这么的……难搞……

“你不敢。”柏夕岚替她回答了,她顿了顿又语重心长地对尤以菱道:“你呢怎么着也是尤老太傅的孙女,出门在外代表着的是尤老太傅的颜面,稍有不慎丢的都是尤老太傅的脸。尤老太傅年岁已高,别临了一世英名都毁在你手上。”

“你你你……”尤以菱瞪大了眼睛,无比震惊地看着柏夕岚。

她怎么能把祖父带上?

“我我我我怎么了?”柏夕岚抬着下巴噙着邪气的笑容继续怼尤以菱:“小姑娘,虽说你还小,但有些道理我觉得你该懂。有道是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要知道这里是皇宫,不是你尤府的花园,但凡你先前说的那些话有半句传到陛下耳中,怕是你祖父豁出老脸都未必能护住你。”

柏夕岚都不带喘气的一段话让尤以菱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只听她朝着柏夕岚控诉了一句:“我讨厌你!”然后就哭唧唧地跑走了。

柏夕岚:“……”

小姑娘这么玻璃心的吗?不是她先开口骂道的人吗?怎么还自己先哭上了?

被尤以菱这么一闹,柏夕岚也就没了在凉亭中吹风的欲望了,走出凉亭准备回宴席。

眼角的余光瞥见一道人影,她定睛一看,忽然尴尬了起来。

只见不远处的假山下,那个在尤以菱嘴里差不多都快死了的慎郡王正悠闲地倚靠在石壁上,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

他的脸色一如既往地苍白,柏夕岚觉得似乎比自己上次见到的还要苍白。

也许尤以菱说的是真的吧,喻沅白的身体确实是不太好。柏夕岚心道。

柏夕岚默默地朝着喻沅白微微屈膝行了一个万福礼后便头也不回地去了宴席。

看来自己怼尤以菱的那些话都被喻沅白给听去了,想想还真是有些尴尬啊……

“主子。”黑鹰捧着一个红木盒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喻沅白的身侧。

喻沅白问她:“她的话你可听见了?”

黑鹰知晓喻沅白问的是谁,是以他回道:“听见了。”

“如何?”喻沅白又问。

黑鹰沉默了,这个问题可不好答啊,主要是不知道他家主子到底想要个什么答案。

然而喻沅白并不想知道黑鹰的答案,他似笑非笑道:“本王还是第一次被一女子这么维护呢。”

黑鹰干巴巴道:“柏小姐是您未过门的妻子,维护您也是应该的。”

喻沅白嗤笑了一声朝着宴席的方向走去。

候在门口的内侍官一见喻沅白立刻朝里面传了一句:“慎郡王到——”

原本热闹的气氛,有了一瞬间的冷凝。

喻沅白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径直走到太后面前笑得满脸纯良无辜道:“沅白来晚了,还请娘娘见谅。”

他让黑鹰将那红木盒子直接交给宣太后身边的那位嬷嬷。

原创文章,作者:橘徕服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