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相府假千金后不小心成了团宠》小说章节目录杨月茹,杨月娘全文免费试读

采菊是一等大丫鬟,也是能识文断字的。她看着柏夕岚写了半天也不知道对方写了什么,最后只得好奇地问:“小姐,您这是在画符吗?”

柏夕岚动作一顿,抬眼看向采菊,眼神有些哀怨。

什么叫做她在画符吗?她这是在写字好吗?要知道学生时代,参加硬笔书法大赛,可是市里第一名啊,怎么到这就成画符的了?

柏夕岚又低头仔细看了看自己写的那些字。

好吧,她承认这看起来确实像是在画符……

采菊发觉自己好像打击到自家小姐了,连忙补救道:“虽不知您写的是什么,但采菊觉得很厉害,这些有一种奇特的美。”

采菊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要多真就有多真。

柏夕岚无语,她叹了口气继续写着鬼画符。

她觉得得将练毛笔字一事提上日程了,她这一手鬼画符确实是有点……不忍直视。

柏夕岚写了一堆只有自己能认识的鬼画符,啊不,字后,将毛笔放下,双手托腮一脸严肃地盯着鬼画符,啊不,字看。

她准备帮柏雍与杨月茹去找他们的亲生女儿,然后和对方搞好关系。

为什么要这么做?

第一个原因无非就是柏夕岚想要回报柏雍与杨月茹对自己的好,也是替原主恕罪。

第二个原因就是她怕命运。

命运这个东西是个玄之又玄的东西,她怕自己不做点什么就会以另一种方式落了个与原主一样的下场。

柏夕岚虽说是个孤儿,世上也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人或物,死了就死了。可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让她重活一世,那她怎么着也得珍惜一下这偶然得来的生命不是吗?

所以,柏夕岚无论如何都要尽量避免自己落到像原主那样抛尸荒野的下场。

柏夕岚从原主的记忆中找寻了一下那位亲女儿的信息,然后列了下来,基本上知晓了这个时候亲女儿的所在位置。

得找个借口离开然后去找那位亲女儿!柏夕岚在心里这样想。

接下来的几日里,柏夕岚就一直在思考自己如何在不让柏雍和杨月茹察觉的情况下去找那位亲女儿,可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合适的方法。

柏夕岚趴在床上不禁有些泄气。

“小姐。”采菊走了进来说:“夫人来了。”

柏夕岚立刻从床上起来朝外室走去。

杨月茹刚进门,一见柏夕岚,脸上便浮现出了柔和的笑意。

“娘。”柏夕岚叫道。

“在做什么?”杨月茹问她。

柏夕岚回道:“没做什么。”她顿了顿又问:“娘怎么来了?”

杨月茹打趣道:“怎么,娘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啊?”

柏夕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对于柏夕岚来说,杨月茹太温柔了,温柔到让她不敢靠近。

因为她怕自己一旦靠近就会沉浸在杨月茹的温柔中,不想再离开。

柏夕岚觉得杨月茹的温柔是不属于自己的,她不应该占有。

采菊奉了茶便自觉地退了出去,而杨月茹问柏夕岚:“采菊你用的可是顺手?”

若柏夕岚说用得不顺手,那杨月茹便会将采菊换掉。

柏夕岚连忙道:“采菊深得女儿心意,挺好的。”

“你觉得好便好。”杨月茹点了点头,她呷了口茶后便与柏夕岚道:“下个月太后娘娘寿辰,你与娘一同进宫为娘娘贺寿。”

谁的寿辰?柏夕岚没反应过来。

杨月茹见柏夕岚傻愣愣地看着自己,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柏夕岚的脸。

小乖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如果……如果那个女儿还能找回来的话,那她是不是就有了两个小乖?

杨月茹一想到会有两个乖巧可人的女儿围着自己转,眼中的笑意不由得深了几分。

太后娘娘的寿辰啊?柏夕岚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的脑子里不由得出现原主在太后寿宴上被人用了激将法后,做出的那些社死的事……

别啊!柏夕岚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原主的那些社死事件,她可不想体验。

太后寿宴那日,柏夕岚心中就算一百个不愿意,也只得隆重着装硬着头皮和杨月茹去宫里参加那位太后娘娘的寿宴去了。

那位太后娘娘比柏夕岚想象中的还要年轻,端着便是一副雍容华贵。

宣太后性子极好,待人宽厚,对小辈们疼爱有加。当小辈们捧着精心准备的礼物给她时,无论喜不喜欢她都会夸一句好孩子有心了。

柏夕岚自然也得了一句夸奖。因宣太后与杨月茹关系不错的缘故,柏夕岚还被宣太后拉着小手夸了一通。

柏夕岚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地夸呢,饶是心理素质再强,也羞红了脸。

宣太后瞧着更是喜欢了,她想起了和柏夕岚有婚约的喻沅白,她便问一旁的嬷嬷:“怎么不见沅白那孩子?”

嬷嬷回道:“娘娘,想必在陛下那呢。”

宣太后听了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与柏夕岚道:“小乖要与沅白那臭小子好好的,若他欺负你,你尽管来哀家这告状,哀家帮你收拾他。”

柏夕岚:“……”

这话可不好接,是以柏夕岚只能一阵傻笑。

杨月茹与宣太后又说了一阵闲话后,便带着柏夕岚去席位坐着去了。

柏夕岚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前来参加太后寿宴的人。不得不说,这太后娘娘过生日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样,这场面岂是一个隆重就能形容的?

不仅有文武百官携家眷齐聚,还有携贡品前来道贺番邦使臣。

就在柏夕岚看人看得起劲的时候,一声:“陛下驾到——”让她收敛心神,随着众人一同起身恭迎那信步而来的喻京墨。

喻京墨只是过来露个脸,哄宣太后开心的。

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这大家都拘谨,喝了两盏酒,说了几句场面话后便离开了。

喻京墨一走,这气氛确实热闹了一些,显然没先前那么拘谨了。

宣太后见了暗暗发笑。她家皇儿性子最是随和,也不知这些大臣怕什么。

柏夕岚最初的新奇已经褪去,便也有些待不住了。

这吃吃喝喝看别人跳舞未免也太……无聊了些。

而且……她又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些吃的。

这些菜肴自然是精致美味的。可就是因为过于精致,根本就吃不饱嘛。最可怕的是,每种菜肴只能吃一两口,根本就不能吃得只剩下盘子……

这么一想,柏夕岚就后悔自己没在家先吃点垫垫肚子。

柏夕岚叹了口气,低声与杨月茹道了句:“娘,我出去醒醒酒。”便悄悄地离开了宴席。

外面空气甚好,那些被精心修剪过的花草在风中摇曳。也不知哪种花的香味在风中传递,清新淡雅,甚是好闻。

原创文章,作者:橘徕服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