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相府假千金后不小心成了团宠》小说章节目录杨月茹,杨月娘全文免费试读

她正愁着与这喻沅白的婚约该怎么解决呢,这喻沅白便主动说起解除婚约的事来。

所以……

喜出望外?这好像有些不太合适。

羞愤难耐?这种情绪她根本就没有,也做不出来。

良久,柏夕岚才垂下眼眸“哦”了一声。她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难过些。毕竟,被通知要解除婚约了嘛……

接下来的路程无论是柏夕岚还是喻沅白都没有说话,直到慎郡王府的马车在柏府的门口停下。

“主子,柏府到了。”侍卫提醒道。

柏夕岚对喻沅白道了句:“有劳王爷了。”便下了马车。

说来也巧,柏夕岚双脚刚落地,柏府的大门便开了,柏雍走了出来。

一时间父女二人四目相对,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柏夕岚惊讶的是怎么这么巧就遇到了柏雍呢?

而柏雍惊讶的是女儿怎么坐着慎郡王府的马车回来了?

“主子。”侍卫提醒车中的喻沅白道:“柏相出来了。”

“走吧。”喻沅白淡声道。

“是。”侍卫朝着柏雍拱了拱手便驱马驾车离去。

柏雍见状倒也没说什么。

“爹。”柏夕岚走到柏雍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

“怎么是坐着慎郡王府的马车回来的?”柏雍又左右看了看疑惑地问道:“采菊那丫头呢。”

柏夕岚便将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随后,她迟疑了一下问柏雍:“爹您忙吗?”她顿了顿又道:“女儿有件事想要与爹您说。”

她想和柏雍说说喻沅白的亲事,如果柏雍能够点头同意解除婚约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再一个,当年也算是指腹为婚,要正经论起来,与喻沅白有婚约的不是原主,而是那个流落在外真正的柏府千金。

柏雍与柏夕岚道:“爹要去丞相府处理些事务,若是不急的话可否等爹回来再聊?”

“不急不急。”柏夕岚连忙道:“您赶紧去忙吧,等您回来再说。”

这时石傲已驾着马车过来了,他拉住缰绳跳下马车向柏夕岚拱手行礼。

柏夕岚颌首算是还礼了。

“那爹走了。”柏雍对柏夕岚说道。

柏夕岚下意识地道了句:“那您路上慢些。”

柏雍笑了笑便朝着马车走了过去。

柏夕岚目送着马车走远,等看不到马车时她才收回目光转身欲进府,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一辆马车行驶而来,那是她原先乘坐出府的马车。

马车刚停稳,采菊便跳了下来朝着柏夕岚走去,手里还拿着用面捏成的兔子与猫。

“小姐,您忘了这个。”采菊笑嘻嘻地说道。

柏夕岚失笑,她倒是真将这面人给忘了。向采菊道了声谢谢后,便将那只猫给拿了过来。

“您别这么客气……”采菊一阵憨笑。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是有些不太适应柏夕岚的客气。

柏雍从丞相府回来后,便去了柏夕岚的院子。因为他还记着女儿先前说有事要与他说的事。

采菊见柏雍来了,便自觉奉茶。倒是柏夕岚惊讶地问了句:“爹,您怎么过来了。”

柏雍坐下后才与柏夕岚道:“不是你说有事要与爹说?”

经过柏雍这么一提醒,柏夕岚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与柏雍说。

是以,她以最乖巧的姿势站在柏雍的身边,脸上是标准的八颗牙齿笑。

柏雍见她这样,忍不住挑眉。

由于柏夕岚这样过于乖巧,使得他不禁猜想这孩子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祸事。

“你先别开口。”柏雍幽幽道:“等采菊的茶来了,我喝上一口后你再开口。”

柏夕岚脸上的笑容一僵,很是不解地看着柏雍。

柏雍看着柏夕岚揶揄了一句:“爹怕你说出个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来,先喝口茶压压惊。”

柏夕岚无语。

柏雍还真等着采菊的茶来了喝上一口后才让柏夕岚说正事。

“爹。”柏夕岚无奈道:“您这样,女儿很难将话说下去啊。”

柏雍笑了笑道了句:“坐下聊。”

“女儿还是站着吧。”柏夕岚满面笑容地说道。

“你该不会真要说出个骇人听闻的事来吧?”柏雍狐疑地问道。

柏夕岚嘴角一抽,很是认真地与柏雍道:“女儿也不知算不算骇人听闻,也不知您听了会不会生气,所以还是站着比较好。”

柏雍又是一挑眉,等着柏夕岚接下来的话。

柏夕岚便将喻沅白与自己说要解除婚约的事告诉了柏雍。

见柏雍不说话,她犹豫了一下又道:“说来也是女儿鸠占鹊巢占了那位……的身份,论起来这应当是她与慎郡王之间的婚约。”

柏夕岚的话使得柏雍直直地盯着她看,眼中有着震惊。

柏夕岚别过脸不去看柏雍,她继续道:“既然慎郡王执意要解除婚约,那解除了便是。待她回来时,再为她觅得一位良人也不是不可。”

“小乖……”柏雍怔怔地叫道。

自从这个女儿上回以头撞墙后,柏雍与杨月茹就没再当着柏夕岚面前提起那个流落在外的女儿的事。

他们本打算一边找,一边做柏夕岚的思想工作,未曾想柏夕岚竟会主动提起对方。

“爹。”柏夕岚看向柏雍很认真地与他说:“您放心,您一定能找到她的。”

柏雍将柏夕岚的手抓在手中轻轻拍了拍后很是感慨道:“你娘若是知晓了,定高兴极了。”

柏夕岚反手抓住柏雍的手很是歉意地说:“是女儿不懂事,伤了爹娘的心。”

对于柏夕岚来说,她只不过是一抹来自异世界的孤魂罢了,周遭的一切没有一个是与她有关联的。

有朝一日,她会离开这里,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去过她自己向往的生活。但在这之前,她除了柏府也就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所以,柏夕岚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用来报答柏雍与杨月茹。也当是……替原主赎罪了。毕竟,她的这副身体被自己占据了不是吗?

当柏雍走后,柏夕岚站在门口,右手在胸前握拳,满目肃穆地与采菊道:“笔来!墨来!”

她得好好规划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采菊虽不知柏夕岚要做什么,但还是迅速将笔墨备好。

柏夕岚看着那毛笔眼皮子跳了跳。真是对不起哦,她好像不会写毛笔字呢……

不管了!柏夕岚往那一坐,袖子一撸抓起毛笔就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采菊在一旁看着,她看着看着面色便纠结了起来。

话说,她家小姐这拿笔的姿势怎么奇奇怪怪的?还有她家小姐确定是在写字吗?怎么感觉好像是在画符?乱七八糟,歪七扭八的……

原创文章,作者:橘徕服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