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相府假千金后不小心成了团宠》小说章节目录杨月茹,杨月娘全文免费试读

他倒是想和喻京墨说,自己已与柏相提过解除婚约一事了,只要柏相点头,那姑娘便不再与自己有任何关系。

喻沅白知道自己一旦将这事说了,喻京墨指不定得气成什么样呢。

还好,喻京墨没有非得让喻沅白说出个日子来,只是随口提了一句成亲之事罢了。他吩咐候在一旁的叶泽道:“去将柏姑娘请上来。”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姑娘家胆小,你当心别吓着她。”

听到喻京墨要将柏夕岚请上来,喻沅白又是一挑眉。待叶泽出去后他才问喻京墨:“您将她请上来作甚?”

喻京墨则意味深长地与他道:“说来我也许久未见柏家姑娘了,请上来喝个茶叙叙旧不可?”

叙叙旧……

当今圣上找当朝丞相之女叙旧……也不知是叙哪门子的旧。

说来,别看喻沅白与柏夕岚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可这二人之间的交集真的是少之又少。而喻沅白对柏夕岚最深的记忆,无非就是柏夕岚刚会说话的那会儿,用肉嘟嘟的小手抓着他的手奶声奶气地叫哥哥。

楼下,柏夕岚对突然出现的叶泽,抱以戒备的态度。当对方说,他家主子有请的时候,柏夕岚脸上的戒备之色更重了,而采菊直接将柏夕岚护在身后,道了句:“小姐莫怕,采菊保护您。”

叶泽:“……”

他……长得就这么像坏人吗?

楼上,喻京墨看到这一幕后,无奈地叹了口气与喻沅白道:“都让叶泽当心些别吓到柏姑娘,这到头来还是吓到她了。”

喻沅白并不想与自家皇叔聊这个话题。

还好叶泽不是个脑子转不过弯来的,他让柏夕岚看对面茶肆的二楼,并且提醒她道:“慎郡王也在。”

柏夕岚一抬头便看到了喻沅白,立刻愣住了。

那……不是她那便宜未婚夫么?京城这么小的吗?怎么逛个街还能遇到便宜未婚夫?

“柏姑娘,这边请。”叶泽又做了个请的手势。

柏夕岚犹豫了一下才与采菊一同朝对面的茶肆走去。

叶泽将柏夕岚引到雅间,对喻京墨道了句:“主子,柏姑娘到了。”便又候在一旁充当隐形人。

所以……眼下这情况该如何应对?

别看柏夕岚脸上没什么表情,其实心里已经慌得一批。

要是没记错的话,便宜未婚夫对面的坐着的那个男的好像是当今圣上吧?

这个时候,她需要一个知情人士来告诉她眼下这是个什么情况,而她需要做什么?

既然情况不明,那便行礼吧。

是以,柏夕岚硬着头皮朝着喻京墨行了个万福礼。

至于喻沅白……

柏夕岚心生疑惑。

这便宜未婚夫的脸色看起来好苍白啊,别是上回的伤还没好吧?

“柏姑娘。”喻京白笑着与柏夕岚道:“莫要多礼。”他又嗔怪喻沅白:“你怎么跟个木头似的?还不快请柏姑娘入座。”

一旁的柏夕岚:“……”

就……挺尴尬的……

她下意识地看向喻沅白却见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喻沅白的那双眼睛出奇地黑,就好似子夜一般。柏夕岚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她觉得喻沅白的眼底有着一抹与他年纪极为不符的沧桑。

照理说,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恣意张扬的时候,眼中怎么可能会有沧桑?肯定是看错了!柏夕岚这样想。

对于柏夕岚喻沅白许是心中有愧吧,他以难得温和的口吻对柏夕岚道:“莫要拘谨,过来坐吧。”

他这温和的口吻落在喻京墨的耳朵里却多了另一层意思。

喻京墨心想:哟呵,这未过门的妻子就是不一样啊,听听这语气啧啧啧!这可是他这个当叔叔的都未曾有过的待遇啊!

柏夕岚并不想过去坐下,可眼下这情况她好像容不得她拒绝。

就这样,柏夕岚硬着头皮过去坐下来。

待柏夕岚坐下后,喻沅白为避免喻京墨又指责自己的不是,便主动为柏夕岚道茶。

柏夕岚连忙向喻沅白道谢。

喻京墨的目光从柏夕岚与喻沅白脸上游移片刻后,便道:“忽然想起来宫中还有事情要处理。”他吩咐喻沅白:“你好生照顾柏姑娘,回头记得亲自送柏姑娘回府。”他刻意加重了“亲自”二字。

喻沅白嘴角一抽哼了声:“啰嗦。”

眼观鼻鼻观心的柏夕岚:“!!!”

年轻人,你这样对待当今圣上当真好吗?

喻京墨一走,喻沅白便起身对正捧着茶盏要喝茶的柏夕岚道:“走吧。”

嗯?柏夕岚抬眼,满目的茫然。

“我送你回府。”喻沅白提醒道。

所以,不喝茶了对吗?她将茶盏放下然后起身十分得体地笑了笑与喻沅白说:“不劳烦王爷了,我有……”她的话还没说完那喻沅白竟直接转身朝外走去。

柏夕岚:“……”

行吧!她与采菊道了句:“走吧。”便朝外走去。

少年郎,有个性也是应该的。

慎郡王府的马车已在茶肆门口,负责驾车的侍卫恭敬地候在一旁。

“上车吧。”喻沅白说道。

柏夕岚笑容不变道:“多谢好意,但我有车……”

“我有正经事与你说。”喻沅白再次打断柏夕岚的话。

柏夕岚的笑容有了轻微的扭曲。打断别人的话是件不礼貌的行为好吗?

柏夕岚深吸了一口气决定不和小屁孩计较,不仅如此,她甚至还假惺惺地来了一句:“那就叨扰了。”

喻沅白挑了挑眉倒是没说话。

待柏夕岚上了喻沅白的马车后,采菊便去寻柏府的马车。

马车缓缓行驶,柏夕岚下意识地挑了挑眉。

这慎郡王府马车,减震做得不错啊,坐着也没什么颠簸感。

柏夕岚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问喻沅白:“您不是说有正经事与我说吗?”

喻沅白盯着柏夕岚看了片刻后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曾与柏相提过你我解除婚约一事,但柏相似乎不想解除婚约,还望你能多多劝劝柏相,早早解除了这婚约。”

因为喻沅白的话过于刺激,柏夕岚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

原创文章,作者:橘徕服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