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相府假千金后不小心成了团宠》小说章节目录杨月茹,杨月娘全文免费试读

喻沅白醒了,对于入眼的陌生帐顶,他并未疑惑。

“你是遭了谁的暗算?”耳边响起柏雍的声音。

喻沅白转头看去,便见柏雍坐在床边眸光沉沉地看着自己。

他勾了勾唇淡声道:“给柏相添麻烦了。”

柏雍面无表情地说:“也亏了你还知道往我府上跑。”

“毕竟,我现在还不能死。”喻沅白坐了起来,掀开被子下床。

他对柏雍道:“今日之事还望柏相莫要与陛下提起。”

“晚了。”柏雍淡声道:“陛下已经知晓了。”

喻沅白穿靴子的动作一顿,他抬眼看着柏雍,那张苍白的脸上,总算有了几分生动。

柏雍看得是既无奈又心疼。这孩子,本不应该这样的。

他沉默着看着喻沅白穿好靴子,起身整理好衣服然后就要往外走去。

“准备去哪?”柏雍问道。

喻沅白头也不回地说:“自是回府。”

“我让人送你吧。”柏雍道。

喻沅白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柏雍摇摇头低声道:“不用,想必黑鹰他们便在附近。”

他犹豫了一下又朝柏雍走去。

柏雍见状便问:“怎么了?”

“有件事,很早之前就应该与柏相说了。”喻沅白很认真地与他说:“我与令媛的婚约还是爹娘在世时定下的,如今他们都不在了,便当不作数了吧。”

他顿了顿又道:“我也没几年活头了,莫要让我这个将死之人浪费了令媛的大好年华。”

喻沅白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平静,就好似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一般。

柏雍心中一疼,看着喻沅白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告辞。”喻沅白转身离去,他的身后是柏雍的叹息。

柏夕岚终于可以出门了,这还是她来这里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出门呢。因此,她有些亢奋。

杨月茹本想让护卫跟着柏夕岚,以免她遇到危险,但是被柏夕岚给拒绝了。

柏夕岚觉得只是逛个街,没必要让护卫跟着。

既然柏夕岚说不要家丁跟着,杨月茹也未勉强她,只是在柏夕岚出门的时候,让几个身后好的护卫偷偷跟着,暗中保护柏夕岚。

马车中,采菊问柏夕岚:“小姐要去哪里?”

“随便逛逛就是了。”柏夕岚只是想出门散散心,这人生地不熟的,肯定是要随便逛逛的。

“不若,我们去茶楼听曲?”采菊提议道。

“没兴趣。”柏夕岚拒绝得干脆,她伸手挑起车窗帘往外看。

对于她来说,外面的一切都是新奇的。

“去万宝斋?”采菊再次提议。

“那是什么地方?”柏夕岚好奇地问道。

采菊回道:“那是个珠宝楼,很受京中夫人小姐们的喜爱。”

“哦……”柏夕岚兴致缺缺。

珠宝首饰什么的,她也不感兴趣。

采菊见状便又提议:“那去布庄瞧瞧?”

“不去。”柏夕岚一下子就没有逛街的欲望。

古时,女子能去的娱乐场所当真是少之又少啊。

这没有Wi-Fi手机的日子本就有些难熬,出了门还没有可打发时间的地方……

唉!她重重叹气。

“小姐?”采菊叫了她一声。

柏夕岚一抬头便见采菊正满目担忧地看着自己。

这好端端的,小姐怎么还叹上气了?采菊疑惑。

柏夕岚解释道:“我只是有些感概罢了。”

“感概?”采菊更不明白了。这逛个街的怎么还能生出感慨来?

柏夕岚自是不会与采菊说明白的,她转头隔着车门帘与外面驾车的马夫道:“停车。”

马夫听后便拉住缰绳,让马停了下来。

“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对于柏夕岚的举动,采菊很是不解。

“陪我到处走走吧。”柏夕岚说着便起身要下马车。

采菊愣了一下才起身扶着柏夕岚下马车。

如今还未到盛夏,温度适宜,确实是个适合到处逛逛的好天气。

柏夕岚环顾四周,脸上有了几分恍惚之色。

在柏府时,她倒是还没有多大的感觉,当站在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入眼都是木构架的建筑,入耳的是道路两旁小贩的吆喝声……

柏夕岚后知后觉地有了不真实之感。

采菊让马夫驾着车去树荫下歇着,这一转头便见柏夕岚站在那里神色怔怔,便关心地问道:“小姐,您怎么了?”

柏夕岚回过神来,笑着与采菊道:“我们沿着街道就这么随便走走吧。”

采菊不赞同地说:“你身子骨柔弱,万一累了怎么办?”

柏夕岚则是说:“你不是说茶馆里可以听曲么?若是累了的话,直接去茶馆里歇着吧。”

采菊:“……”

新奇的东西太多了,柏夕岚这里看看那里逛逛觉得眼睛有些不够用。

采菊多次提醒她,若是有喜欢的可以直接买下来。

但柏夕岚则表示,这些东西看看就好,可用性又不高,完全没有买回去的必要。

不过……

她在一个卖面人的小摊前停下了步子。那一个个小面人是惟妙惟肖,看着就让人心生喜欢。

“姑娘可要来一个?”摊主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长相敦厚老实,就连那笑容都透着憨气。

柏夕岚想了想问他:“可以现捏吗?”

那青年人回道:“只是可以,只要姑娘等得。”

柏夕岚听后便转头问采菊:“你喜欢什么动物?”

“兔子。”采菊下意识地回道。

“那劳烦你给捏一只兔子、一只猫吧。”柏夕岚与青年人说道。

“好咧。”

柏夕岚又问了那青年人多少钱,然后让采菊付钱。

她们身后道路对面的那座茶肆的二楼正中间的那雅座床边,有一位眉眼温润,周身气度却十分威严的青年男子笑着问他对面坐着饮茶的少年:“沅白,你瞧那姑娘可是你那未过门的妻子?”

那少年自是喻沅白,柏夕岚那自小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夫婿。

而这男子正是当今圣上、喻沅白的亲叔叔喻京墨。

喻沅白放下茶盏轻咳了一声才转头往窗外看去,见确实是柏夕岚便挑了挑眉。

“你小子何时将成亲提上日程?”喻京墨问他。

喻沅白没说话。

原创文章,作者:橘徕服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