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相府假千金后不小心成了团宠》小说章节目录杨月茹,杨月娘全文免费试读

“您小心点。”采菊连忙拿出手帕给柏夕岚擦嘴。

柏夕岚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她平复了一下气息后问她:“知道对方身份吗?”

采菊回道:“没敢看。”

“走,一起去看看。”柏夕岚说着便朝外走去。

院墙边,一名黑衣男人趴在那里,情况不明。

柏夕岚深吸了一口气,大胆地走过去试探性地问道:“你还好吗?”

然后并没有人回答她这个问题。

柏夕岚犹豫了一下又朝着那黑衣男人迈了一步。

采菊见状连忙伸手拉住她提醒道:“小姐,当心有危险。”

柏夕岚拍了拍采菊的手表示没事,她蹲下伸手用力地将那黑衣男人翻了过来,当看到对方的脸时,她呆了呆。

这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长得未免过于俊俏了些。

就,这脸色未免也太苍白了些。

“天啊,怎么是王爷!”采菊惊呼。

嗯?柏夕岚问采菊:“你认识他?”

采菊沉默了一下才道:“这是您的未婚夫婿啊……”小姐莫不是真的撞坏了脑子,怎么连自己的未婚夫婿都认不得了?

未、未婚夫婿?柏夕岚震惊。

这么俊俏的少年是自己的未婚夫婿?这未免也太……

话说这么重要的一件事,她为什么没有从原主的经历中看到过呢?

“哎呀,这得通知老爷。”采菊说完便跑了。

“诶,不是……”这采菊跑了,徒留柏夕岚自己站在那里看着那黑衣少年干瞪眼。

少顷,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吃力地将那少年扶了起来,慢慢往房间挪去。

未婚夫婿这件事可以先放一边,眼下最重要的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等柏夕岚将少年挪到床上的时候,她已经累得宛如老狗喘气。

她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这身体真是弱爆了,不就扶个没有意识的人走这两步路么?还能喘成老狗。

要知道,她柏夕岚以前可是能架着烂醉如泥的无良老板一口气上三楼都不带喘的女人啊!

这么一对比,柏夕岚又鄙视自己现在这小身板一把。

柏雍很快就来了,身边跟着他的护卫石傲。

柏夕岚一见他来,便连忙退到一边给他让路。

而柏雍却是先是问柏夕岚:“小乖可有吓到?”

柏夕岚愣了一下才缓缓摇头低声道:“没有……”

“没有就好。”柏雍这才去看床上少年的情况。

柏夕岚对采菊使了个眼色,采菊会意,与她一同离开了。

院子的角落里,柏夕岚犹豫了一下才问采菊:“可以和我说说那个……少年的事吗?”

她怎么着也是要顶着原主的身份活下去的,该了解的还是要好好了解的。

“少、少年?”采菊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柏夕岚指的是哪位时,顿时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您不记得了?”她问道。

柏夕岚:“……”

她决定以穿越小说中最常见的方式来应对眼下这种情况。是以,她一脸不好意思地说:“可能是脑袋受了伤的缘故,有些事情已经不记得了……”

万能的失忆,反正确实是撞脑袋了,有些事不记得那是应该的。

采菊从难以置信转变为震惊。

“那您……”她刚开口,柏夕岚便又说:“我希望采菊能够替我保密,我不想让爹娘再为我担心了。”她说着便垂下眼眸一副不敢去看采菊的模样。

看着这样的柏夕岚,采菊从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莫名的保护欲。

这样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小姐,理应由她来守护!

是以,她很认真地向柏夕岚保证:“请您放心,采菊一定替您保密的。”

如果柏夕岚知道采菊心里活动的话,一定会“撕心裂肺”地吼道:我没有可怜弱小又无助,我没有卖惨啊!

然后,柏夕岚终于知道未婚夫婿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根本就是个既狗血又老套的故事。

少年叫喻沅白,当朝慎郡王,年岁十八。在他两岁的那年,不幸落水,被正好路过的柏雍所救。

加之两家关系本就好,加之又有了柏雍救喻沅白这层关系,又恰逢杨月茹有了身孕,这喻沅白的父母便一合计对柏雍道:“若令正诞下女孩,你我两家便结为亲家,若是个男孩,便让这俩孩子结为异性兄弟。”

柏雍欣然同意。

转过年来,杨月茹便诞下一女。是以,两家开开心心地写了婚书,就等孩子们长大,好把这亲事给办了。

这个狗血又老套的故事,使得柏夕岚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

这都是什么事哦?她上辈子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这辈子直接就多了个未婚夫……

柏夕岚又觉得胃有些疼。未婚夫这种东西,啊不,这种存在可不好处理啊,这关乎着双方的颜面以及两家的交情啊,一个处理不好就会让两家下不来台啊。

采菊见柏夕岚目光狰狞,便好奇地问:“小姐,您怎么了?”

柏夕岚摇摇头没说话。她现在心里苦啊,但她不能说啊。

那个叫喻沅白的少年才十八啊,鲜嫩嫩的年纪啊,这让她一个“老阿姨”怎么下得去嘴啊?

不行!绝对不行!她可不能将这么个鲜嫩嫩的少年给祸害了,得想个完美的借口,把婚退了!

不过……

柏夕岚又陷入了沉思。

对于这个未婚夫,她还真没有从原主的经历中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直到原主抛尸荒野,这个未婚夫都没有出现。

所以……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被她给忽视了?

“小姐?”采菊一嗓子让柏夕岚从自己的思绪抽离出来。她一脸茫然地看着采菊,像是不知道采菊为什么这么大声音。

采菊见她那茫然样,便哭笑不得地说:“采菊都叫了您好几声了。”

就在柏夕岚要说什么的时候,她听到柏雍在叫她。

一转头便见柏雍背着手站在屋檐下看着自己,而他的护卫石傲则背着喻沅白往外走。

柏夕岚走到柏雍面前问他:“他……怎么样了?”

柏雍不欲与柏夕岚多说喻沅白的情况,便与她道:“王爷无碍,你无须担心。”

柏夕岚:“……”

不!她并不担心,她只是想要知道具体情况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橘徕服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