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相府假千金后不小心成了团宠》小说章节目录杨月茹,杨月娘全文免费试读

“小乖啊。”杨月茹又给柏夕岚喂了一勺汤药并且道:“娘希望你能够记住,往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是娘与爹的小乖。”她说得很认真。

听着杨月茹的话,柏夕岚的心口莫名一窒。她不知所措起来,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样的事。

见杨月茹又要给她喂药,柏夕岚连忙伸手将杨月茹手中的药碗抢了过来,然后仰头“吨吨吨”地快速喝完。

然后又在杨月茹惊讶的目光中将空碗放回她的手中,一张脸因为无法承受的苦味而直接皱成了老太太。

“我、我喝完了……”不行!想吐……

杨月茹收起惊讶,连忙将带来的蜜糖塞入柏夕岚的嘴里。

蜜糖高浓度的甜一下子就中和了汤药残留下的高浓度的苦,柏夕岚的那张脸终于没那么皱了。

“我、我喝完了……”柏夕岚含糊不清地与杨月茹说道。

杨月茹笑了笑拿出帕子轻柔地将柏夕岚唇角的药渍给擦拭干净。

“小乖好像长大了呢。”她好似感慨道。

柏夕岚这才注意到杨月茹对自己的称呼。

小乖……

柏夕岚大囧。

一把年纪了还被人叫小乖,这种感觉当真是……非常地微妙。

杨月茹见她神色有异便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柏夕岚摇头。她沉默了一下又与杨月茹很认真地说:“谢谢。”

杨月茹又是一愣,随后她摸了摸柏夕岚的脸轻声道:“小乖无需和娘说谢谢。”

柏夕岚眨了眨眼睛很是疑惑。

这……说谢谢不是应该的吗?

“对了,娘还有一事未曾与你说起。”杨月茹将那个隐形人似的丫环叫到身边然后对柏夕岚道:“以后就让采菊在你跟前伺候吧。”

采菊?柏夕岚看向那丫鬟。

看着就是个很机灵的小丫头呢。

杨月茹又道:“你原先的那个丫环别的本事没有这搬弄是非的本事倒是不小,留在府中也是个不省心的,娘已待你做主将她发卖了。”

说到这个丫鬟杨月茹便是一阵好气。若不是这丫鬟在小乖面前搬弄是非,小乖又怎会以为她夫妻二人不要她了?便想不开以头撞墙以求一死?

将那丫鬟发卖了算是轻饶了她!

嗯?柏夕岚反应了一下倒是想起杨月茹口中的那丫鬟是哪号人物了。

那丫鬟也算是原主走向反派的关键所在了。要不是她闲着没事老在原主面前搬弄是非挑拨原主与伯雍夫妇之间的关系,原主也不会在作死的道路上一条路上走到黑。

不过……

柏夕岚觉得有些不对了。要是没记错的话,那丫鬟是一直跟着原主作死到最后的啊,怎么就这么被发卖了呢?

莫不是蝴蝶效应?

杨月茹看着柏夕岚,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

因为柏夕岚虽木着一张脸,但那双眼中的情绪却过于活跃,这极大的反差让人看着很难不心生喜欢。

杨月茹看着看着就一个没忍住伸手在柏夕岚脸上揉搓了一把。

柏夕岚一脸愕然。

刚才她是不是被揉脸了?

杨月茹站了起来吩咐采菊道:“好生伺候小姐。”

“是。”采菊应了一声。

杨月茹又与柏夕岚道:“小乖好生休息,娘与爹明日再来看你。”便与柏雍一同离开了柏夕岚的卧房。

待走出院子后,杨月茹才长叹了口气。她与柏雍道:“若真能将那孩子寻回,真想小乖与她能好好相处。”

对于杨月茹来说,柏夕岚与那位还不知在何处的亲生女儿就相当于手心手背,那都是肉啊。

柏雍也叹了口气,眼中有着冷意。

当年他在朝中树敌太多,未曾想竟叫奸人将他刚出世的女儿偷换了。一想到那个孩子在外可能受尽苦难,他的心便是一阵刺痛。

无论如何,他都要将那孩子找回来,加倍爱护她……

至于小乖……他也得好好查查那奸人从何处抱来的。

两个孩子,柏雍都要!

对于穿越这件事,柏夕岚本已佛系,毕竟她已经打定主意要过咸鱼生活了。

可是柏雍夫妇对她的关爱,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也有些惶恐。

他们太好了,是她从前没有体验过的好。

柏夕岚再次觉得原主是有那个大病的,这么好的父母也舍得伤害……

“小姐。”采菊端着冰糖雪梨走了过来对柏夕岚道:“这是夫人亲自为您熬的冰糖雪梨。”

“哦。”柏夕岚慢慢走了过来看着那碗冰糖雪梨下意识地道了句:“夫人真好……”

这句被采菊听见了,她觉得有些奇怪便道:“夫人自是好的,您可是她的女儿啊,她定然是要对您好的。”

柏夕岚反应过来又是一阵讪笑。这都小半个月了,她还没能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份呢。

采菊想了想又道:“小姐,采菊怎么觉得您好像与夫人生疏了呢。”

“嗯?”柏夕岚下意识地看着采菊。

采菊继续道:“要知道您从前最喜欢与夫人撒娇了,拉着夫人的手与夫人说俏皮话。可现在呢,都是夫人在说,您在听。”

“是、是吗?”柏夕岚有些不自在。

她打小就不是那种会讨人欢心的孩子,就连院长妈妈都不太愿意和她多说话。

所以,面对那样好的杨月茹,柏夕岚根本就不会知道该怎么相处。

柏夕岚怕说多错多,便抓起调羹开始吃冰糖雪梨。

那甘甜可口的滋味一下子就让她亮了眼睛。

“好好吃哦~”她说道。

采菊听了便道:“既然如此,那您得把这冰糖雪梨全部吃完哦~”

就在柏夕岚专心致志地吃着冰糖雪梨,忽然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

柏夕岚下意识地抬眼看向采菊,而采菊也在看着柏夕岚,显然也是觉得奇怪。

“好像是从外面传来的。”采菊如是道。

她想了想又道了句:“容采菊出去看看。”后便走了出去。

柏夕岚继续吃着碗里的冰糖雪梨,采菊很快便回来了,神色慌张。她与柏夕岚道:“小姐,咱们院子掉进来了个男人。”

刚喝了一口梨水的柏夕岚:“噗——”然后便是一阵咳嗽。

好吧,她被呛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橘徕服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