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相府假千金后不小心成了团宠》小说章节目录杨月茹,杨月娘全文免费试读

不过,这次却出了点小意外,重生是有了,但占据这副身体的不是原主而是来自未来的柏夕岚……

柏夕岚觉得,这要是一本小说,她绝对会给一星差评,并且质问作者:你搁着凑字数呢?

就这原主的骚操作,妥妥的恶毒女配啊!这都重活一世了,不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就算了,竟然还来个重蹈覆辙。

关键就这么一个智商明显欠缺,又恶毒至极的人,重生了一次后竟然还能再重生!

闹玩呢?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现在她柏夕岚接管了这副身体,顶了那原主的身份成了那冒牌货,搞不好,以后抛尸荒野的会是她……

所以,她这穿越的意义何在?

穿越过来就是为了成为恶毒女配然后抛尸荒野?

呵呵哒!

不过……柏夕岚摸着下巴,神情严肃。

作为一个在红旗下茁壮成长的好孩子,就原主的那些骚操作她肯定是不能有,也不会有的。

所以,被抛尸荒野这种事,肯定是不会发生的。

这么一想,柏夕岚也就释然了。

既然被抛尸荒野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好地解决,那她现在该考虑一下未来的发展了。

像小说中诸多穿越女那样,各种事业搞起来?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搞事业肯定是不会搞事业的,她上辈子是个社畜,为了那点微薄的工资累死累活的。所以,这辈子社畜肯定是不可能社畜了,无论如何都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咸鱼,过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篱笆女人与狗猫的幸福生活!

那如何才能成为一条合格的咸鱼?

那肯定是夹着尾巴好好做人啊!如果像原主那样为了本就不属于她的东西到处乱作妖,那咸鱼肯定是当不成了,注定要被抛尸荒野的。

那如何才能过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篱笆女人与猫狗的幸福生活?

那肯定是要先去看看原主有多少值钱的东西啊。好歹做了15年的丞相千金,值钱的东西肯定是有的。卖了换成钱,找个山清水秀的小镇,买个院子,过幸福生活!

这么一想,柏夕岚觉得未来简直是一片光明啊!

就在柏夕岚躺在床上畅想未来之际,房门又被推开了。

她立刻收敛神色,神情平静。

这次来的不仅仅是杨月茹还有丞相柏雍。

而他们身后还跟着端着托盘的丫鬟,与挎着药箱的白胡子府医。

“小乖,头可还疼?”杨月茹关心地问道。

而柏雍则是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与她说:“当真是个傻孩子。”

柏夕岚抿了抿唇默默摇头。

自小就亲情缺失的她,面对柏雍夫妇流露出来的关爱,自然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她心想,原主当真是魔怔了。这么好的父母,怎能做出那些伤害他们的事来?

杨月茹见柏夕岚沉默不语,便以为她还在闹脾气。叹了口气无奈摇摇头后便对府医道:“劳烦老先生再为小女看看吧。”

那白胡子的府医道了句:“夫人客气了。”便上前来到了床边。

他客气地与柏夕岚道:“还请小姐将手伸出来。”

柏夕岚犹豫了一下才将手挪到床边。

府医用一块手帕搭在柏夕岚的手腕上,隔着帕子为她诊脉。

片刻后,府医抬手顺便将那手帕也一并拿起。他转身对柏雍与杨月茹道:“老爷,夫人,小姐已无大碍,只需静养些时日。”

这对夫妇听了府医的话后,皆是松了口气。

待府医走后,杨月茹便将那端着托盘的丫鬟给叫了过来。她伸手将托盘中的药碗端了过来在床边坐下。

柏夕岚这才闻到一股难闻的药味。

啊,别不是要喝药吧?这闻着就很难喝的好吗?

她在心中欲哭无泪。

杨月茹用调羹搅了搅碗中的汤药温柔地与柏夕岚道:“起来吧,娘喂你喝药。”

她的话音刚落,那丫鬟便来到床边伸手扶柏夕岚坐起。

并不想体验汤药之苦的柏夕岚:“……”

在那丫鬟要往她腰后塞软枕时,柏夕岚连忙将那软枕拿过来道了句:“我自己来……”

她抱着那软枕看着杨月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杨月茹见状便问:“可是有话要与为娘说?”

“我……”柏夕岚捏了捏手中的软枕小声的与杨月茹道:“我可以不喝药吗?”

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觉得我……挺好的……”

“怎能不喝药?”杨月茹笑着嗔怪道:“你若不喝药,怎么好得快?”

“可是这看起来很苦……”柏夕岚挣扎着。

杨月茹听后无奈又好笑地说:“知道你怕苦,给你备了蜜糖,待喝了药你便吃一颗蜜糖,压一压便好了。”

柏夕岚:“……”

都到这地步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说:“那行吧……我自己喝……”柏夕岚说着便要从杨月茹的手中将药碗接过来。

杨月茹避开她的手语调温柔道:“还是为娘喂你吧,你这手都在抖怎能端得住药碗?”

经她这么一说,柏夕岚才发觉自己伸出的手竟然在发抖。

这……

柏夕岚讪讪收回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杨月茹。

“那、那麻烦了……”她只得这样说道。

杨月茹愣了一下,对于柏夕岚的客气倒是没说什么。她舀了汤药送到柏夕岚的嘴边。

柏夕岚抿了抿唇迟疑着张嘴喝下那汤药。

汤药特有的苦涩一下子就在味蕾上炸开了,柏夕岚的脸也扭曲成了一团。

苦!这也太苦了!

杨月茹见她这般便忍不住笑开了,她转头与柏雍道:“你瞧,这孩子怎么还和少时那般半点苦味都受不得。”

柏雍则是道:“小乖是个娇娃娃,受不得苦味也是应该的。”

柏夕岚忍下嘴里的苦看了看杨月茹又看了看站在床边的柏雍。

这对夫妻好温柔啊……

“小乖啊。”柏雍伸手轻轻拍了拍柏夕岚的脑袋语带笑意地说:“药再苦也得喝,你不是一直想要去骑马?待你把身体养好了,爹就带你去骑马。”

柏夕岚怔怔地盯着柏雍看。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温柔地拍脑袋呢,而且……她也没觉得自己被冒犯到……

原创文章,作者:橘徕服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