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孟昊 阎铖昇《孟婆穿书后,被迫娇养病娇阎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孟婆穿书后,被迫娇养病娇阎王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樱花红陌夜无歌

角色:孟昊 阎铖昇

简介:阎王阎铖昇手握婚书,哭唧唧地敲响了丞相府大门,我见犹怜,吓得下属赶紧藏好了带血的青面獠牙刀,随手把阎铖昇刚刚砍下的脑袋扔进草丛。
“娘子~我们是合了帖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娘~子~”
孟蝶一句 “滚进来”,阎铖昇果真屁颠儿地滚了进去,下属们一个激灵,缩了缩脑袋。
“主子,您这装得是不是太过了?”
阎铖昇一个眼刀:“你个单身狗懂什么?我娘子就好这口。”
孟蝶扶额,谁来收了这作妖的阎王爷?

书评专区

小说孟昊 阎铖昇《孟婆穿书后,被迫娇养病娇阎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孟婆穿书后,被迫娇养病娇阎王》第5章 阎铖昇装失忆失败,又装小白莲免费阅读

“阿蝶,既然你的家人不欢迎我,我……我要不,还是不去你家了吧……”阎铖昇推着轮椅上前,眼眶红红的,声音柔弱得像风中的杨柳一般。

林逸清不禁在心中骂了一句“白莲花、绿茶婊”,他这千千迢迢游历回来的人都还没得到一句慰问,阎铖昇那家伙插什么队?

“你先闭嘴。”孟蝶又把阎铖昇人带轮椅一起,推到了自己身后,转向孟昊说:“老头,我那西苑多的是空院子,人家好歹是我救回来的,这么可怜,还失忆了呢!老头,你就让他住吧,大不了等他好了让他给你交食宿费嘛!”

“可怜?真的失忆了?”孟昊的脸抽了抽,这家伙确定不是装可怜?装失忆?

不过孟蝶难得撒娇,孟昊心软得一塌糊涂,自然是同意了。只是,阎铖昇的食宿费他是万万不敢拿的。

“住可以,但得跟你二表哥一起,住离你最远的那个院子。”林有才补充道。

“为什么啊?!爷爷,我以前都住妹妹边上的——”林逸清哀嚎,他攒了一堆宝贝和奇遇要在孟蝶面前炫耀炫耀,显摆显摆的呢!

“你别给老子嚎,看看你,人模狗样的,游历了三年还没长进,连孙媳妇儿的影儿都没见着,你说你回来干嘛?不是给老子添堵吗?还想住你妹妹边上,做梦!”他一个亲姥爷都没得住离囡囡最近的院子呢!

林有才一点儿面子都没给林逸清留。林逸清赶紧躲到孟蝶身后,生怕林有才要拿扫把揍他,毕竟他小时候也是没少挨打。好在他有一张嘴,总能威逼利诱地让孟蝶帮忙挡一挡。

“乖女儿,轮椅我来推吧,你一路奔波辛苦了。”孟昊正打算接过轮椅,却见轮椅一个漂移,又躲进了孟蝶身后。

“这……”孟昊抬着的手颇有几分尴尬。

“老头,忘了告诉你,他对生人过敏。”孟蝶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生人过敏?”孟昊伸长脖子,狐疑地打量着阎铖昇,他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病?只见阎铖昇点了点头,孟昊猛咽一口口水,缩了缩脑袋。

“那正好。丫头,你也得离他远点儿,他过敏。”孟昊拉着孟蝶就走,一点儿反应时间也不给孟蝶留。林有才十分默契地接过了阎铖昇的轮椅,等孟蝶走远了,这才往里推。

林有才毕竟是长辈,还是孟蝶的长辈,阎铖昇虽如坐针毡,但也不敢驳了他的面子。

“阎家公子,丞相府都是生人。老夫看,你还是早日回府吧。”林有才带了些敌意说道。

“姥爷说得是,只是后生不记得自己的家在哪儿了,若不是阿蝶相救,后生只怕是要命丧黄泉。”阎铖昇声音里虽有几分疲惫,但神情淡定自若。

“别叫我姥爷!”林有才气鼓鼓的,却又不好当着外人面发作。在他心里,只有他家乖囡囡和未来的孙女婿才有资格叫自己“姥爷”,这个山上捡来的野人凭什么?!想白捡个便宜?!做梦!

林有才在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都是千年的狐狸了,你跟我玩儿什么聊斋!”

“林有才,差不多得了,还不把人送到院子里去,没看到他又出血了啊!把人耽搁死了,看蝶儿怎么收拾你!”

顾姒瞪了林有才一眼,林有才赶紧赔笑,随手把阎铖昇扔给下人,搂着顾姒的腰,请罪去了。

阎铖昇周身的气温骤然下降,推轮椅的下人只觉得自己的手都要冻住了。

“阎、阎公子,您的院、院子,收、收拾好了。”下人的手心全是汗,额间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小姐捡回来的这人儿虽然一身狼狈,但却有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阎铖昇四下扫视了一眼,嫌弃地说道:“本——本公子不住这儿。”

“那、那您……”

“本公子要住忆庄院。”阎铖昇不容置疑地说道,他知道,忆庄院离孟蝶的晓曦院最近。据说是孟蝶的亲娘专门修给女婿住的,他可不能让别人占了去。

“啊?忆、忆庄院,这、这个,奴才得去问、问过老爷。”下人结结巴巴地说道。他发誓他以前说话挺顺溜的,不是结巴,也不知道怎么了,在阎铖昇面前舌头就不听使唤了。

这时,孟昊刚好走了进来,听见阎铖昇说要住忆庄院,差点儿脚底一滑,两眼一翻,没晕过去。

“丞相大人,您说,可以么?我这伤势严重,离阿蝶近一点也方便治疗,阿蝶就不用跑来跑去了,您说是吧?”阎铖昇微微一笑,却没让人感到丝毫轻松。

孟昊的脸又抽了抽,他怀疑今天的脸是要痉挛了。

“你们先下去吧!”孟昊赶紧支走了下人,等下人一走,他赶紧行了大礼。

“下官参见英王殿下,家眷不识英王殿下多有得罪,还请英王殿下恕罪!”

“丞相大人不必多礼,都是一家人。”阎铖昇幽幽地说道。

孟昊惊得差点儿一屁股坐了下去,脸都僵了,他深度怀疑自己要中风。哪门子一家人?!他可不敢跟活阎王攀亲戚。

“蝶儿说殿下对生人过敏,这孟府处处都是生人,下官这就帮殿下联系英王府的人。”孟昊说着就要走,然而阎铖昇后面的话却像钩子一样勾住了孟昊的脚步。

“丞相大人就不想知道令夫人心疾发作的真相么?听说令夫人与丞相大人鹣鲽情深,那丞相大人可想过,令夫人的病情明明已经稳定,却为何还会因为一句话一个人突发心疾,药石无医?”

阎铖昇的话如同冰雹一般,敲开孟昊紧锁的记忆,如同利刃一般,撕开了被他掩藏的伤口。

素娘为何突发心疾,仅仅是因为孟娇的生母吗?这些年来,孟昊追过、查过,只不过查出来的所有证据都给了他肯定的答案,即使怀疑,又能如何呢?

无力感从心头升起,孟昊缓了缓神,说道:“殿下可是查到了什么?”

阎铖昇点了点头,“本王已有些眉目,但现下还需丞相大人帮个忙。”

孟昊凑上前,阎铖昇便在他耳畔低语了什么,孟昊听罢,瞳孔地震。

“丞相大人,伤口又出血了,怎么办?”阎铖昇一秒变成了嘤嘤怪,眼眶红红的,微湿,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这转变看得孟昊目瞪口呆,同样目瞪口呆的还有正在爬墙头准备营救他家王爷的青龙。

“怎么又出血了?老头,你干了什么?”孟蝶赶紧冲了进来,把林逸清远远甩在了身后。林逸清一张笑脸“唰”地僵住,这狐狸精好茶,又装小白莲了。

“闺女,老爹我发誓什么都没干!”孟昊赶紧给孟蝶腾地儿,投降般地举起了双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别碰。”孟蝶赶紧拿开阎铖昇那双想碰伤口又不敢碰的手,“小心伤口感染。怎么又出血了呢?我重新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孟蝶皱着眉头,她明明已经止好了血,怎么会又出血了?连地府里灵魂出窍的小鬼她都能一次性止住往外冒的精气,这家伙是什么体质?做了什么大动作了吗?这不是赤条条地质疑她的医术么?

“老头,把他推到我院里。”孟蝶话音刚落就不见了踪影,孟昊本来还想挣扎一下,让阎铖昇去旁边的院子治疗的,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呢。

阎铖昇得逞般地偷偷笑了笑,孟昊满脸幽怨,林逸清更是恨不得直接在酒肆里给阎铖昇摆个批斗大会,集全京城骚人墨客的口水把他骂出孟府。

刚到孟蝶院子里,饶是在战场上见过无数刀光血影的阎铖昇都有些头皮发麻,孟昊更是找了个借口开溜。他实在没想到,自家女儿自从被月朝暮伤了心后,口味变得这么重了,美男图都蔓满足不了她了。

林逸清清咳几声,硬着头皮,按住想要开溜的双腿,脸色苍白地留在孟蝶院子里,还美其名曰:女子给男子看病多有不便,他可以帮忙。实则监视阎铖昇有没有对自家亲妹妹干坏事。

只见银针、锤子、匕首、钳子、小刀、蜈蚣、蝎子、蛤蟆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虫子,齐齐摆在孟蝶的桌上,甚至还有不断蠕动的蛆虫,看得林逸清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要是眼镜蛇王还活着就好了,让我做做实验。”孟蝶只随口一说,却见原本瘫在笼子里的眼镜蛇王摇晃着身子立了起来,晕乎乎地吐着蛇信。

林逸清一阵鸡皮疙瘩起来,他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跟姑父一起跑路了。

只听大门被掩上,蜈蚣的无数只脚在笼子里摩擦着,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点此阅读《孟婆穿书后,被迫娇养病娇阎王》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樱花红陌夜无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5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