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的白月光原来是我赫连祁 江深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冷王的白月光原来是我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秋水煎茶

角色:赫连祁 江深

简介:简介
她一朝重生,新婚日竟成了原主父亲的忌日。
  这身体根本不受她的控制!新婚日出逃至刑场,若不是拉回一丝理智,她差点死在他的剑下。
  但转眼间,他却冲进火场,救她于危难,并守了她一天一夜。
  她发现他心中白月光竟然是她手帕之交,很好,她只要完成任务,就可功成身退,她很乐意成全他们。
  但谁知,那夜,他扒开了她肩上的衣服,说她才是他心里的白月光!!!

书评专区

冷王的白月光原来是我赫连祁 江深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冷王的白月光原来是我》第5章 江路瑶免费阅读

前堂。

赫连祁斜靠在前堂的椅背上,冷冷地盯着白鹭道:“说吧。”

他寻找多年,毫无线索,他倒要看看眼前女子是真认得,还是只是为了脱身找的借口。

白鹭沉吟一会,小心翼翼地问:“殿下,可否再让我看一眼这玉佩。”

赫连祁双眸微眯,眼里的颜色骤然加深,冷漠道:“可以。”

“但若碎了,你拿命抵。”

白鹭自知此玉佩对赫连祁意义非凡,不然他不会不顾伤势去接住这玉佩。况且她现在能站在这里也是因为这玉佩,她若认错了,她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明白。”白鹭拿过盒子,打开,细细端详,确认无误后,把盒子归还给赫连祁。

她微笑道:“吏部侍郎江深之女江路瑶,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赫连祁垂下的眼眸微颤,嘴里念道:“江路遥?路遥知马力的‘路遥’?”

白鹭柔声道:“确实是路遥知马力的‘路’,不过瑶是,瑶台梦断敲门竹的’瑶’。”

“江路瑶?”赫连祁细细斟酌着这名字。

“殿下想见她吗?我可以邀约她到府里相见。”白鹭试探问道,她虽然不知江路瑶与赫连祁从前有个瓜葛,但她看得出,赫连祁寻这玉佩的主人许久未果。

若江路瑶当真是赫连祁要寻之人,且是原主手帕之交,那利用她去取赫连祁的信任,似乎也行得通。

赫连祁未答,但身上的寒气似乎褪去了一些,食指轻叩桌面,发出“哒哒”的声响。

沉默良久后。

“好。”

白鹭回到房后便写了一封邀约信,命人送去了江府。

她坐在梳妆台前,细细观察下颌那两道淤青,她动了动嘴巴,还好只是伤了皮肉。

赫连祁内功深厚,也算是给她留了力道,不然她下颌早被捏碎。这次是她心急了,日后要万般小心才行。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将白鹭的思绪拉了回来。

“高山?”白鹭打开门便看到高山着瓶药恭敬地站着。

高山把药递给白鹭:“殿下让我送来的,说您过几日要见朋友,脸上带伤不好。”

白鹭愕然,心里冷哼,确实对他影响不好,若让江路瑶知道他心狠手辣的手段,定会吓跑,原来暴戾无情的赫连祁并非真的无情,只是对他不在乎的人无情而已。

白鹭面上则淡淡笑道:“谢谢。”

“卑职有一事不明,不知王妃可否告知。”高山拱手道。

“我为何要进书房?”未待高山问出口,白鹭已猜到他要问什么。

高山颔首。

她垂眸,眼眶微红,哽咽道:“许是迷了心窍,原本做了早点想送去给殿下食用,但他不在房中,便出去寻他。来到书房就鬼使神差地进去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语罢,大颗的泪珠就顺着那惨白的脸庞滑落下来,那样子看起来是后怕极了。

高山不曾想一个问题竟惹得眼前的女子梨花带雨的,他不知所措道:“卑职不是要怪王妃……”

哀叹一声后,打了一下自己嘴巴,他只是想不明白明明告诫过她书房是大忌,为何还是去触碰,殿下是待她是特别的,两人说不定能日久生情,殿下就不必再独自承受孤独。

“卑职……卑职还是先行告退了。”他也第一次惹哭女子,不知该说些什么,且若是给旁人看到王妃在他一个侍卫面前哭,定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此时溜为上策。

白鹭看高山快步离去的背影,觉得有些好笑。她这个身子唯一的好处就是,生得极其貌美,但稍微一流泪,那梨花带雨样,甚是让人怜惜,她自己都受不了。

她合上门,坐回铜镜前,拿出那瓶药膏,闻了闻,一股清凉的味道溢满鼻尖,是瓶好药。

她约了江路瑶三日后见面,三日里坚持上药,脸上的淤青应该消得差不多了,就算还有印子,用胭脂盖一盖应不成问题。

清风阁主殿。

赫连祁负手立于窗前,阳光拉长了他的影子,却照不散他身后的悲凉。

他心中唯一的阳光永远停留在十岁那年,待到他如今有权有势,但再也寻不了那丝阳光,她就像人间蒸发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毫无踪迹可循。

当他第一次见到白鹭,那双眼眸深深吸引着他,他想看她惊恐的神态,所以对她拔剑,她始终一脸不惊,直到那场火,她惊恐了,与当年的一模一样。

但她却告诉他,记忆里没有他,心一下子又跌到谷底,仿佛浸在寒冬的水里,泛起阵阵刺痛。

原来她不是她,从希望到失望这种感觉很不好受,她说带他见江路瑶,他犹豫了,可能是怕再次失望吧。

“殿下,药已送到。”高山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绪。

“嗯。”

赫连祁转身,神色凌厉,递给高山一个盒子,道:“你以江深为切入点,查下这块玉佩的来历。”

“是。”高山接过盒子,顿了顿又道:“白佑廷的死确实没那么简单。”

“查出什么了?”赫连祁漫不经心地问。

“跟大皇子有关。”

“哦?”赫连祁挑眉,他的那个看似温润如玉的大哥终于出手了?

高山踌躇了一下又道:“且王妃好似跟大皇子有过一段过往。”

赫连祁放在背后的手骤然收紧,声音没有一丝波澜,淡漠道:“且道来听听。”

“林将军之女林宴如,如今是大皇子的王妃,殿下应是知道。”

当然知道,这个大哥比他早一个月成婚,娶的这个林宴如,父亲是当朝镇国大将军,母亲是郡主,身份尊贵,娶了她,相当拉拢了朝廷半边的势力。

“重点。”

“上年大冬天的,林宴如为了争宠当众侮辱王妃,说她不守妇道。“高山犹豫半晌道:”为了勾引大皇子,不是清白之身之类的,害得王妃差点跳湖自证清白。此事传扬得人尽皆知。”

“怎么没跳成?”赫连祁眉梢染了层寒意。

“是江深之女,江路瑶拉住了她,当众掀起了王妃手臂里的守宫砂,并把林宴如骂了个狗血淋头,此时才了。”

江路瑶?赫连祁唇边勾起一抹笑意,当年她一个小小身躯将他挡在身后,一脸正义地说要保护他。

所以江路瑶会是她吗?

高山瞪了大双眼,殿下竟然笑了?是因为江路瑶?

>>>点此阅读《冷王的白月光原来是我》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秋水煎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73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