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笛 李喜小说《恶毒女配从良后日子过得贼快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恶毒女配从良后日子过得贼快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艾皮球球

角色:乔笛 李喜

简介:难得一次公司请大家去旅游,没想路途中飞机失事,刚升为销售部经理的乔笛,还没来得及感受升职的乐趣,穿到了某年代文的恶毒女配身上,又刚好赶上下乡的潮流,进入苦逼的公社农村生活***
在这个物资残缺的旧时代,时刻可能面对来自原男女主的威胁,身为恶毒女配的乔笛又该如何走出属于自已的人生*
*****

书评专区

乔笛 李喜小说《恶毒女配从良后日子过得贼快活》全文免费阅读

《恶毒女配从良后日子过得贼快活》第5章 吓唬免费阅读

……

去县里的这天,乔笛和叶檀红起了个大早,天没亮就收拾好在村口等着了,她们搭的是顺风车,自然是要来的早一点,省了去县里来回的车票钱。

两人说了会话,直到听到一阵“突突突突”的声音,一架拖拉机开了过来,叶檀红带着乔笛走了过去。

平常去县里都是坐牛车转一趟汽车,不过二队的人要到县里买农具,向支书打报告,可以申请开着拖拉机去。

拖拉机上已经坐了不少的人,几乎都是二队上去采买农具的知青,乔笛和叶檀红到后座的还空着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叶檀红资格老,二队上的知青她认识不少,而乔笛谁也不认识,笑着打了几声招呼就安静着坐在一旁。

“诶,乔知青。”

远远坐过来一个人,上了拖拉机笑着坐在乔笛的旁边:“你也去县上?”

说话的是李喜,李喜是二队上的知青,乔笛后来去过二队几次,和李喜熟悉了不少。

李喜身上带了一个大大的布包,手里还捏着一张纸条,上面列着不少的东西,应该是同队上让她帮忙捎带的。

“嗯,去看看,你们大队长今天去吗?”

乔笛看后座上坐的人差不多了,前面拖拉机上的驾驶员和李喜一道来的,倒是没见到把她从河里捞上来的二队大队长,于是就问了李喜。

“啊?你说林大队长,他去的,估计一会就来了。”

买农具这事,一般大队长都是要跟着的把关的,李喜知道乔笛想当面向她们队上的队长道声谢,不过也是没凑巧,乔笛去几次,一次都没见到人。

要是今天还见不到,乔笛就打算买一条猪肉让李喜帮忙拎给人。

随后,拖拉机上陆陆续续又上来几个人,后座几乎快要坐满的时候乔笛才见一个男人跳了上来。

车上的人都和他打招呼,喊他林队长。

这不是当初在赤脚医生处见的那个男人吗?

乔笛愣了一下有些不相信,他是二队大队长林启刚?

林启刚也看到了乔笛,两人对视了一眼,他朝人点了下头。

乔笛反应过来跟着旁边的知青喊了一声林队长。

不怪乔笛愣住,大队上的队长年纪都是摆在那的,差不多都是三四十岁,年稍长沉稳,能震得住人,可面前这个男的,充其量只有二十多岁,看着稚嫩年轻。

人来齐了,后座上位置坐的差不多,林启刚瞧了一眼,打算去前面和驾驶员韩勇军挤一挤,不过前面的人像是知道了立马扭头朝后吼道:

“李喜,你来前面坐,刚子,你别过来,我两男人挤在一起,我开不了拖拉机。”

李喜和韩勇军在处对象,徐力争这么一嗓子,李喜闹了个大红脸。

“你手软还是脚软?开不了滚下来,我换人。”

林启刚笑骂着的走到前面,没让李喜下去,不过两人不知在前面说了什么,没一会林启刚又回了后座,前面的韩勇军朝李喜喊:“过来,快点。”

李喜在大伙的笑声中带好自己的包跑前面去和韩勇军坐一起了。

前座上坐两个人位置足够宽,这韩勇军在李喜来河沟村的时候就瞧上了李喜,前不久两人终于处了对象,把韩勇军乐呵,就差没人挂在裤腰带了。

他一个泥腿子,李喜是知青,韩勇军跟捡到了宝一样。

林启刚一屁股坐在了李喜刚刚的位置上,他一坐下来,挤的乔笛往叶檀红的方向挪了挪,叶檀红也体谅乔笛,挪出了一些位置让她坐宽敞些。

拖拉机“突突突”的发动了起来。

后座上的知青们都聊了起来,叶檀红熟人多,和车上的知青说了一会的话。

余光看到坐在她旁边亭亭玉立的乔笛快被高大的身子林大队长挤到后面去了,她想自己给乔笛再挪点位置,但到底没挪多少出来。

林启刚坐下去之后一动都没动一下,稳如泰山,和他另一边上的人说起了话,什么大队要向公社交多少公粮之类的话题。

乔笛打算说声谢谢,但此时这人笑意没了,刻板着一张脸显得凶巴巴的,也就没先开口搭话。

半响,林启刚终于动了一下,两人肩膀挨的极近,衣料相触摩擦,这一动,林启刚的大腿和乔笛的撞在了一起,乔笛默默的把脚移开。

一来一回,随着拖拉机走过坑坑洼洼的石子路,最后乔笛人直接被挤到了后面,林启刚紧实的大腿都和她贴在一起,她咬了咬唇还是开口了。

“你挤到我了。”

声音娇娇软软,软的跟糯米团子似的,明明声音小的很,但不知怎的声音清脆又不失软糯,聊的热火朝天的一车人都听到了。

大家的声音瞬间嘎然而止,齐刷刷都把视线移向了说话的乔笛和她旁边的林大队长身上。

林启刚身子明显僵了一下,大腿火箭一般的速度迅速移开,他斜眼瞧了乔笛一眼,转头朝他另一侧边上的人硬邦邦的说:“你往那边挪一挪!”

不过后座上就这么大点地方,再挪也挪不到哪去,坐在林启刚旁边的人讨饶:“林队长,挪不动,再挪,我挪下拖拉机了。”

林启刚转头回来看了眼乔笛,口气不好,似乎嫌弃乔笛麻烦:“还挤吗?”

乔笛摇了摇头。

因为乔笛刚刚说的话,后座上的人这时都盯着她看,觉得他们的赵大队长真是铁石心肠,对着个女娃娃说话声音比对着男人还凶。

看看乔笛如花似玉,长得干干净净,一看就是从小娇养着长大的,大伙不禁想到,前不久她跳河的事情,这么个娇滴滴的城里娃,是受不了河沟村的生活。

乔笛的一些衣裳都是在家里的时候置办的。

有些还是当初乔爸爸去外交流的时候带回来,比起其他人的时髦漂亮,她今天穿了一件素色的衬衫,下搭一条淡蓝色的裙子,裙子上有着一些碎花小图案,白皙的脸蛋上仿佛剥了壳的鸡蛋,整个人显得清清冷冷,但刚刚说的话软绵绵的。

连女知青们看了都觉得赏心悦目,何况是男知青们,都是偷偷摸摸瞧上一眼,不敢视线太过热烈。

乔笛微微坐正了身子,她借着刚刚的事开口先说话了:“林队长,上次的事谢谢了。”

林启刚淡淡的说道:

“那天我赶巧去村口,顺手的事。”

说完继续和旁边的人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好似完全没放在心上,乔笛原本就是想当面道声谢,道过了,也就完了。

拖拉机到了县城,二队的人都要先去公社处,其他搭车的人从进县城陆陆续续都走的差不多了,乔笛和叶檀红是最后走的,问了韩勇军待会拖拉机在哪停以及什么时候走。

韩勇军告诉她们拖拉机不走了,就停在这里,让她们算好时间,别赶集赶晚了,他可不等人。

……

县上人很多,乔笛和叶檀红到供销社门口的时候,外面早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只见尾不见头。

“来晚了。”

叶檀红踮起脚尖看了看,人太多了,估计得在这耗一两个钟头才能到她们,到了她们也不知道好东西还剩不剩,她带了不少的粮票和肉票就想买点好的:

“下次来的话,还是搭牛车转汽车,来的早,也不用排这么长的队,就是省不了车票钱。”

日头升了起来,太阳还是有些毒的,供销社门口有着“发展经济,促进供给”的标语。

人潮汹涌,几乎要把这个标语给淹没了。

好不容易站了半天,终于轮到了乔笛她们,供销社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青砖铺地,花花绿绿的各种东西,也难怪热闹。

乔笛把肉票拿了出来,朝里面窗口的人喊:“同志,请给我割两斤猪肉。”

营业员利索的把两条瘦肉拴好长称,递给乔笛。

“诶,等等,乔笛,这是精瘦肉,一点肥肉都没有。”

肥肉比瘦肉好吃,一般瘦肉基本很少有人买。

叶檀红忙提醒乔笛看清楚,那两条肉纯瘦的。

“肥肉没有,只有这最后两条瘦肉,不要算了。”

营业员的态度不好,伸手去拨案板上的算盘。

案板上放着好几个算盘和记录的本子,剩的肉不多,基本都是瘦肉和一些猪下水。

不过案板角落倒是放着一块肥瘦相间的肉,营业员睁眼说瞎话,估计那条肉是自己家亲戚预定或者是留着自己吃的,乔笛数了肉票递给营业员,“我就要瘦肉。”

叶檀红想着知青食堂一点油水也没有,翻来覆去都是那些,乔笛是城里来的想吃肉解解馋,也是应该的,没有肥肉也不打紧。

瞧了一眼案上剩下的东西,叶檀红把剩下的几根大骨棒和猪下水包圆了。

两人拎着肉出来,又到副食品商店买了其他的东西,乔笛买了两袋富强粉和一些调味的香料,花了差不多二十斤粮票,叶檀红告诉她这样不划算,这些都是精细粮,大家都是买一袋富强粉买一袋次一点的建设粉混合的用,吃到嘴里差别不大。

乔笛想着下次试试,毕竟现在她没了主要经济来源,是要靠挣工分养活自己,她手上粮票和钱虽然不少,但坐吃山空,不是个事,公分能挣多少都还是未知数。

路上乔笛看黄橙橙的杏子挺不错,买了一些,县上人挺多的,等乔笛拎着半篮子的杏子转身的时候,刚刚还在她旁边的叶檀红不见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乔笛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人,县上她还不熟。

原书的乔笛来过几次,而她穿书之后还是第一来,不知不觉乔笛走到了一条街上,这条街上人不是很多,不过路边倒是摆卖着不少的东西,找不到叶檀红。

手里的富强粉和一堆东西也重,乔笛打算去停拖拉机的地方等人,结果余光在街道的一条隐蔽处看到了一个背影,那不是林启刚吗?他怎么在这?

林启刚手指上夹着烟背对着乔笛在和一个人说话,没一会,那个人就把一个竹篮递给了他,竹篮上盖着蔫了的菜叶子,盖的密实,瞧不出是什么东西。

乔笛扫了一眼,没继续看,转回头,抬脚就走。

结果没走几步,身后重重的脚步声跟了上来,乔笛猛的停住,转头,果不其然林启刚拎着个竹篮站在她的身后,此时嘴里叼着烟,淡淡的吐出烟圈,神情晦暗不明的盯着她。

“林队长。”乔笛笑着喊了人一句,三个字喊的清脆。

林启刚眯了眯眼,吸了口烟,危险的朝这个逮住了他的小姑娘走去。

“你……”

乔笛抢先说道:“我路过,什么也没看到。”

林启刚:“……”

他嗤笑一声,流里流气的看着乔笛:“你不是看到我了吗?”

“嗯,看到你了,林队长,我过来买些杏子,你要吃吗?”

乔笛举起篮子里黄橙橙的杏子,露出一段白莹莹的手腕。

林启刚视线从乔笛脸上移到杏子,又从杏子移回了乔笛身上,手里的烟蒂燃尽掉到了脚边,他用脚尖来回碾压了几下,盯着乔笛的眼睛用恐吓的语气一字一句道:“想不想挨揍?”

乔笛:“……”

哪个大队长是这个样子的,乔笛觉得这林启刚一定是个假的大队长。

他吊气十足,“不想挨揍就回去打听打听我。”

乔笛沉默了一会,她无缘无故去打听他做什么:“你想要揍我?”

娇嫩干净瓜子脸的一张小脸蛋微仰着头对着面前面色不善的男人问出这样的问题。

林启刚皱起了眉,不说话。

乔笛一脸淡定道:“我真的只是过来买杏子,买了杏子你就想打我?这杏子莫不是不能买,大队长,我买个杏子应该不碍着你什么事。”

林启刚嗤了一声,“行,喜欢吃杏子就多买点,小心别噎着。”

乔笛:“嗯,不会噎着。”说完不再看面前的男人一眼,转身走了。

供销社的肉和粮食都是要票据才能买的,像一些瘦肉不划算也不解馋。

林启刚手里的竹篮子里都是白花花的肥肉,这些东西上供销社可弄不到,只有在黑市上和倒爷提前说下了才能买到这么好的。

这个小姑娘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呢?

林启刚冷笑了一下,不管看没看到,要是真敢胡乱说话,她让这个小姑娘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乔笛一路从街道里走了出来,想不清楚,她怎么感觉林启刚对她是有意见还是怎么的,凶巴巴的,在赤脚医生处那次也是,直接像是不认识她,虽然她也没把人认出来。

走了一会,迎面就碰上了也在找她的叶檀红,叶檀红刚刚也是转个身买个东西就不见乔笛,已经找了一路。

见东西买的差不多,也不再耽搁时间,忙往拖拉机停的位置走去。

拖拉机处已经有不少人集合在了一起,中间位置放了农具镰刀铲子之类的,都是新的,用绳子一捆捆的绑在一起。

大伙各自都买了东西,和农具堆在一起,来时还只是座位挤,现在是整个拖拉机后座都挤,大家都和来时的位置一样坐下,有些迈不开腿。

林启刚没一会也过来了,他这次直接到前面驾驶员韩勇军前面坐去了,李喜坐到了乔笛的身边的位置。

李喜看了一眼乔笛买的,都是精细面,暗道这城里的乔知青果然是个有钱的,像她们顶多买一袋建设粉,用来逢年过节的时候吃顿好的。

人到齐了,拖拉机开始启动回村,李喜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乔笛说话,到最后车上逛了一天的人都没说话了,李喜还在拉着乔笛说读书时候的事情。

“你们林队长人怎么样?”乔笛半响冷不丁的问出一句。

李喜想了半天,斟酌些用词:“他呀,人其实不坏,挺好的。”

林队长平时吊儿郎当,喜欢开玩笑的,但脸说变就变,他们二队上的知青都怕他。

乔笛一脸你没开玩笑的表情。

李喜看了前面驾驶位上的人,压低声音在乔笛耳边说:“别惹他,凶的很。”

原来就是让她打听打听他有多狠,来敲打自己啊,如果她没猜错,之前在街上和林启刚说话的人应该是个倒爷,虽然他不知道那个竹篮子里的什么,但这属于投机倒把的行为,林启刚一个生产队大队长,干这些,要是被抓到是要吃劳饭的。

乔笛原本是打算把买的其中一条肉当做谢礼给林启刚的。

不过,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吃,她要是再凑到林启刚面前去,林启刚怕不是真以为她要拿街上的事威胁他。

到了河沟村,大伙都下了车,乔笛和叶檀红带着各自购买到的东西,回知青宿舍。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呜咽声和其他人的安慰声。

叶檀红率先推了门进去,一时宿舍里除了女人的哭泣声,其他声音都安静了下来。

“干啥呢?”

宿舍里聚拢了不少的女知青,乌泱泱的一群人。

有些还不是同一个队上的,叶红霞一看,趴在床上哭的不是周慧颜吗?这她们前脚去县上的时候,周慧颜不是心情还挺好的吗?一天都没过是怎么了。

周慧颜哭的狼狈,她看到叶檀红身后的乔笛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指着乔笛质问: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你是不是在报复我!乔笛,你怎么这么毒!”

劈头盖脸的几句,乔笛心里奇怪,把手里的东西搁在地上,看向宿舍里另外的一个女知青问:“怎么回事?”

原来,周慧颜返城名额的事情黄了,今刚得到的消息,已经找大队长核实过了,周慧颜的名字从名单里剔除了。

宿舍里周慧颜一直在掉眼泪,哭得整个宿舍都只能听到她的声音,好像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她丢了返城名额。

叶檀红听着咋有点懵啊,返城名额的事情公社上不是已经公告了吗?周慧颜都收拾好了东西,就这几天办好手续准备回城了,现在这名额说没了就没了?

乔笛问:“现在,返城名额是谁的?”不是周慧颜的难不成又落回到她头上了?

大家的视线都移向了乔笛旁边的叶檀红。

叶檀红愣住,半响,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我?”

她都来河沟村好几年了,返城名额的人回去了一批又一批,她看淡了,也没再抱什么希望,最近都打算在这里找个老实点的人嫁了,安安分分过日子。

“怎么,怎么可能是我?!”

叶檀红惊的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她就去了县城一趟,回来这么大的馅饼砸到她的头上。

“乔笛,你说,是不是你干的!”周慧颜是逮着找乔笛要个说法,肯定是乔笛,不然她名额的事情都板上钉钉了,怎么会临要回城了,她的名额就没了。

张牙舞爪的口气,就好像返城名额的事情是乔笛说了算似的,她气笑了:

“周同志,话不能乱说,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要不满意或有什么问题,你应该找公社支书评理去,返城名额是大队长题名然后支书审核的,我一个小知青能干什么,你这样难不成是怀疑禾队长和公社支书没有严格要求自己,犯错误了?”

几句话说的不拖泥带水,一口气唬的周慧颜一愣一愣的。

乔笛以前话不多,清高又懒得搭理人,跳了一次河,性格比以前好了许多,温温柔柔不再冷冰冰的,这会伶牙俐齿说出的几句也挑不出错来。

旁边在安慰周慧颜的知青们一听,还真是这个理,乔笛家里出事,现在家里都和她断绝了关系,而且如果真是乔笛,那为什么返城名额不是她自己,而是给了老知青叶檀红。

叶檀红平时思想觉悟高,队长支书考量把名额真给她,也是没什么可说。

几个知青看这情形,都散了,三队这个返城名额真是有够折腾的,先是乔笛,后又是周慧颜,现在又换成了叶檀红,搞得像孩子过家家似的,换了一茬又一茬。

叶檀红坐不住了,放了东西说是要去找禾队长问情况,风风火火就走了,乔笛和周慧颜两个呆在宿舍,谁也没理谁。

乔笛觉得奇怪了,明明按照原书的剧情,这个名额就是周慧颜的,怎么成了叶檀红,难不成是她没按原书剧情走,所以现在每个人结局都不一样了?

“乔笛,真不是你?”

周慧颜坐在床边瞪着乔笛,哑着嗓子问。

“不是。”

周慧颜盯着乔笛企图从她脸上找到心虚,但乔笛坦坦荡荡,她咬了咬唇,难道真不是乔笛,可是她都已经忍着恶心和禾功文那个了,为什么名额说换就换,她不知道现在还能怎么办,禾功文不管用,她还能去求谁?

……

一大早天没亮,外面鸡打鸣之后,就传来几声中气十足的吆喝。

“上工了!”

知青宿舍的人睡得迷迷糊糊的起来收拾准备干活,乔笛手已经好了,自然要像以前一样,下地干活,挣工分。

她昨晚知道要早起,睡得早,这会倒也精神,不过宿舍里周慧颜和叶檀红却没睡好,眼泛血丝,看着萎靡不振的,周慧颜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好不容易费尽心思得的返城名额没了,可怎么叶檀红也成了这个样子。

一伙知青到了放农具的仓库和队上其他的社员集合,乔笛所在的生产队是第三生产队,队上的的农具和队上其他公有集体资产都放这里。

社员们开始登记领用农具,看守仓库的是禾功文的婆娘,地道的农民,她看到乔笛的时候,上下打量了几眼,分给乔笛一双又脏又烂的手套,紧接着没好气的说:“自己去拿,动作快点。”

这个女知青长得跟狐狸精似的,竟然还敢说她家男人乱搞,她已经审问过自家男人了,都是乔笛为了得到知青名额胡乱编排的。

这些城里来的知青干活比不上其他的社员,没一点用处就算了还上赶着给他们队上抹黑。

村里不少人还把这件事当笑话,她这时看到人群里乔笛和周慧颜都没个好脸色。

乔笛看到手套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脏兮兮倒是不要紧,毕竟是要拿来干活的,可手套破的戴上了估计也没多大用。

>>>点此阅读《恶毒女配从良后日子过得贼快活》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艾皮球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67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