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旭 张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刁奴》最新章节

小说:刁奴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沫小小

角色:严旭 张妈

简介:安静了十几年的院子,突然有一天热闹了起来。每天天还未亮就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在院子里洒扫忙碌,她的声音很好听,每每都是边打扫边唱歌,唱词新颖,曲调优美,兴致来了还舞那么两下子……
别说,还挺像那么回事?
严旭不知不觉就多看了几眼,这是新来的洒扫丫头?倒是个有趣的……
后来小丫头无缘无故挨了打,本以为她是个软弱的,谁知她气势磅礴反手就给对方狠狠一巴掌……
嗯,不但有趣,还很有个性!

书评专区

严旭 张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刁奴》最新章节

《刁奴》第五章 人员配备免费阅读

既然是院子里的主事大丫头,手下肯定是得配置几个人的。

而且小厨房也打算重新利用起来。

前段时间给他在大厨房里熬药做药膳,逸儿觉得异常不方便。

经常提着食盒来送饭的张妈被逸儿选了过来。一是因为她们已经熟识,二是逸儿觉得这个张妈看着还算老实本分。

再说张妈的儿子也就是张小章,大家都喊他小章子,看着也是个机灵孩子。以后在院子里跑跑腿什么的,多少也能减轻点逸儿的工作量。

张妈负责厨房打杂,张小章负责院子洒扫和跑腿,那还缺什么呢?

浆洗衣服不用单独找人,还用原来府里统一安排的就可以。

貌似也不用再多什么人了?

既然他们都成了这个院子里的人,平时当值的时候就是需要住在这里的。

张妈和她儿子住在偏房挨着的那两间,打扫收拾一下看着还挺不错的。

为了方便照顾严旭,逸儿被他安排在了临近他最近的一墙之隔的屋子里。

若有什么急事,他只需要在墙壁敲击几下她就能立刻知晓。

这也是他们两个约定好的信号。

逸儿对自己居住的屋子还算满意,采光挺好的,窗户又大又明亮。只要打开窗户,屋里满满的都是阳光的味道。

沐浴在阳光里,哪怕只是一个人单独坐着,逸儿也觉得幸福极了。

没经历过黑暗深渊的人根本不明白阳光的美好与重要性。

闭着眼睛在阳光充足的窗口站了好一会儿,逸儿才去床铺那里。

咚咚咚,咚咚咚。

嗯?三少爷这就开始敲击墙壁发送信号了?

咚咚咚,咚咚咚。

逸儿依照着刚才的规律回应了他。

然而对方又传过来几声咚咚咚,频率比刚才快了几分。

逸儿依然按照那个频率回应过去。

只是这次她等了半天也不见对方再发信号了。这是什么意思呢?

想不明白她就直接跑出房间去那边看看,“三少,您有事?”

只见严旭正靠在床栏杆闭目养神,就好像他和刚才敲击墙壁没关系似的。

但是看他一动不动的,这是睡着了?

“三少?”

逸儿走近他试着小声喊了句。

“啊!”

一阵天旋地转,没有任何防备的逸儿摔倒在床上,她觉得她的腰都快被折断了。

这是干什么?要谋杀呀?怎么这样阴晴不定呢?她做什么了?

逸儿一连串问号,得来的却是对方淡淡的毫无波澜的评价。

“这么久才过来,速度反应太慢了。”

什么就速度反应太慢了?她是来当丫环,又不是来军训的,这还要速度?

于是,逸儿就问了:“你又没事,我来那么快做什么?”

“身为丫环该做的,就是主子随叫随到。立刻,马上,绝对的速度。”严旭不紧不慢娓娓道来。

“以你这样消极怠工的态度,我就是真有什么事也被你给耽误了。”

谁说非得等到真有事了才想起来提速?真有事了提速都不管用,防患于未然才是真理。

“哦,我知道了。”那个,“你先起来啊。”逸儿推了推身上的人。

虽然他有些瘦,身上可以说没有几两肉,但是他那么高的个子,就算光是骨头也是很沉的好吧?

再说这算什么样子?男女有别他们古人不知道的吗?

“别动,让我缓缓。”

严旭声音嘶哑低沉还带着些无力。

“缓?”缓什么缓啊?她都有些上不来气了还缓?没事干嘛把她拉到床上?

严旭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他身上一向没什么力气的,用足力气拉她只是想让她坐下,坐的离他近点,这样他就不用那么费力气大声说话了。

没成想她突然就摔倒了,然后她还挣扎着把他也给带倒了,所以就成了现在这样难堪的姿势……

刚才力竭,他不缓缓根本起不来,他这破败的身体!

病痛从一出生就开始折磨他了,也不知道还要承受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唉!

两人均在心里一阵叹息。

“还要多久?她有些缺氧,开始头痛了。”他再不起来,她恐怕就……那啥在床上了。

她可不想当天底下第一个死在男人床上的女人,说出去太难听了!

而且她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做就被压死了,估计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你好没好啊?”逸儿觉得自己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嗯,我试试,”只休息这么一会儿,严旭就觉得已经好了很多,最好是她也推他一下,“我们一起用力。”

“好吧。”

逸儿才十三岁,长得瘦巴巴的,也是没什么力气的人。

不然她能被他一个病秧子拉着摔倒?

病秧子的外号不是她给他起的,外界的人都是这么传的。

说什么严府三少爷自打娘胎里就有些不好,只是等生出来了才知道。

本来连三岁都活不到的,但是三岁那年,也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一个疯疯癫癫的癞头和尚。

也不知道那和尚做了什么法,硬生生又让严三少活到了十八岁,也就是现在。

如今外界又都传言说,和尚当年离去的时候留下了一串不明不白的话。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十八年总是一条好汉。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云在转……”

反正这话听着说高深不高深,说清晰明朗也不够清晰明朗的。

让人云里雾里的实在猜不透个中含义。

难道十八是个劫?

“在想什么?用点力啊?”见逸儿突然发呆,严旭撑起身体低声提醒。

“哦,好,我用力,用力。”逸儿双颊微红很不好意思,现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她不该胡思乱想的。

于是,她纤细的双臂朝上举起撑在他胸膛,“你准备好了吗?我们一二三开始?”

“嗯。”严旭尴尬的不想再废话。

一阵后。

“呼!你瘦的一身骨头,可真沉啊。”虽然累的不想说话,但逸儿还是要抱怨一下。

“嗯,你可以走了。”严旭也累的躺在一旁没有力气。

他以为他的身体好些了呢,没想到还是这样不中用,连自己翻个身都难。

也不知道昨天他是怎么坚持走到她家里的,那会儿也没觉得这样累。

是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吗?

那个癞头和尚说的话又要印证了吗?

>>>点此阅读《刁奴》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沫小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63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