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穗穗 王氏《系统:穿成懦弱养母后,她全能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系统:穿成懦弱养母后,她全能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佑一春

角色:柳穗穗 王氏

简介:【种田经商+万能搜索系统+爽文+温馨搞笑】
因为意外穿越的柳穗穗,一睁眼成了陈家村里最受人欺负的懦弱苦媳妇,丈夫失踪,还有五个小拖油瓶;
而且这五个小崽子好像会是未来的权臣、奸臣、东厂督主、贪官等著名反派,柳穗穗表示:有我在,把他们变成千古流芳的好官手到擒来。
原身懦弱,被婆家欺负,娘家吸血,看她如何用智慧对这些恶人拳打脚踢!
万能的搜索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在古代怎么种田?搜索一下——
在古代什么药能治咳嗽?搜索一下——
在古代怎么做香皂姨妈巾?搜索一下——
在古代如何兵者诡道?搜索一下——
……
而那个失踪的丈夫也带着神秘的身份归来,听闻是从战场回来的,伤到了根本,柳穗穗表示:你别怕,以后咱们当姐妹相处!等我找个新老公后也带着你一起过。
丈夫:……我谢谢你。

书评专区

柳穗穗 王氏《系统:穿成懦弱养母后,她全能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系统:穿成懦弱养母后,她全能了》第5章 怒打陈老太免费阅读

只见陈老太震惊地捂着自己的脸,足足反应了好几秒才瞪着绿豆眼拍着手掌跳着脚大哭大闹起来,“哎呦都来看看啊,儿媳妇打婆婆了!”她唯恐天下不乱般满院子乱窜着大喊。

陈家村的院落结构很低矮紧凑,尤其是邻与邻之间共用一堵矮墙,此时陈老太的撒泼声很快引来了众多村民。

柳穗穗见她撒泼,拿起切肉的刀不顾陈家其他人的阻拦,灵活地左躲右撞地追着陈老太满院子跑。

其实陈老太一进门只瞅着自己的米面和肉了,哪会想这陈家其他人不阻拦柳穗穗要在厨房胡吃海塞的原因呢?

村民听到陈老太喊儿媳打婆婆都不信,大家都知道陈老太这个泼皮性子,三个儿媳妇哪个不是让她欺负地饭都吃不饱,哪个儿媳妇敢打她?

可他们看到院子里的情景都傻眼了,那个平时病恹恹,大话都不敢说的大郎媳妇正一手拿着菜刀满院子追着陈老太。

陈老太哎呦哎呦的喊,看到村民来还更起劲,“儿媳要杀婆母啦,救命啊!”

柳穗穗见人越聚越多,还有一小撮人要进来阻止她,于是她突然站定,把刀一扔,浑厚的男声从她的嘴里吐出。

“陈老太!”柳穗穗低着头,把被‘鬼’上身演的淋漓尽致,“你敢虐待我儿,我要索你的命!”

这话一出,别说陈老太被吓得愣在原地,就连那些看热闹的村民都开始发出低呼。

关于大郎媳妇‘鬼’上身这回事,是在陈老太去老村长家之后的事儿了。眼见快晌午了,陈老头儿见老太婆还不着家,便遣了陈二郎去寻她,而他自己带着三郎去田里看看,让三个儿媳在家做得饭。

陈老头刚一走,三儿媳王氏就借口昨天干了一天农活累着腰了,要休息休息,便躲进屋里不出来了。

赵氏心眼儿实,没想躲活儿,跟着柳穗穗就进了厨房,可这两人刚一进门,突然,柳穗穗就从一副言笑晏晏的样子变了样儿。

“赵氏。”柳穗穗换了一副低沉男嗓音喊她。

“哎呀妈呀。”赵氏本来正和柳穗穗聊着村子里的八卦,这冷不丁被一个男声叫了下给她吓一跳,尤其是看到还是柳穗穗在叫她。

“大嫂,你这是咋了。”

“我的孩子在你家为何受尽欺凌!”

“什么孩子?”赵氏这个时候已经看出不对来了,她抖着腿退出了厨房,就在这时,大承和二轩进来了。

二轩一看到柳穗穗就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声泪俱下地喊了一声:“爹!”

爹?!

赵氏背后发凉,慌忙喊王氏出来。

“二嫂,俺这刚躺下。”王氏老大不情愿地走了出来,一出来就看到她那面团子性格的大嫂阴恻恻看着她,浑厚的男声吓了她一跳:“王氏!你胆敢欺辱我的孩儿,看我不拿你命来!”

王氏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了一声就要翻着白眼儿往后倒,还是大承上前来拦住了柳穗穗。

大承喊她:“爹,您来看我们了吗?”

柳穗穗这才放过王氏,慈爱地摸上他的脑袋,嗯了一声:“我儿乖,去把弟弟妹妹们都叫出来。”

大承应了一声,把几个孩子都喊到了院子里来,一字排开,乖乖地跟着大承喊柳穗穗爹。小宝还不怎么会说话,见着柳穗穗后也是亲得不行,扑腾着小腿就拱进了她的怀里。

得亏柳穗穗同这四兄弟通了通气,所以这场戏才能演得精彩,只是四乾年纪太小还是有点怕的,他哪里见过这么逼真的表演,就连嗓音也是一个陌生的男声!

但是他谨记着吃,所以先其他人一步开始抢戏,蹦着高喊道:“爹,爹!要吃鸡,我们想吃鸡!”

柳穗穗给排的戏是先来一出‘父子相见’的戏码的,被四乾这小崽子横插了这么一杠子只好也临时发挥,去厨房拿了把菜刀递给王氏:“去,给我儿杀只鸡,要最肥的!”

王氏被吓得两股颤颤,自从昨天之后她对这五个孩子那早死的爹来‘索命’一说深信不疑,更何况这被‘附身’后的柳穗穗现在在她面前的种种表现更是让她心惊胆战。

王氏接过刀,忙不迭地去杀了整整两只大肥鸡,还扒了毛焯了水,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现在柳穗穗把刀扔掉后,不给众人反应时间,一个转身利索地揪住要跑地陈老太,又左右开弓,啪啪两掌打在了那张刻薄的脸上,嘴上不乏凶狠:“好你个老虔婆,大郎使人把孩儿带回来时分明带给了你二十两银子,到头来不仅不善待我孩儿,还让他们吃你们的剩饭,有时连泔水都不如!”

二十两银子?!

不仅村民大吃一惊,就连王氏和赵氏也满眼怨恨地看着陈老太。

陈家的日子过得一直紧巴巴的,陈老太还一直给王氏和赵氏画饼说什么等四郎中了举成了大老爷,他们也都能沾光,到时候把他们的孩子都送到私塾读书去,所以他们两家跟不要钱的牲口似的,无怨无悔种地挣钱,把钱都贡献给婆母来供四郎上学。

眼看着自己家的孩子也到了读书的适龄年纪,陈老太对她们的说辞也是家中无闲钱,先缓两年,等四郎中了秀才,自己也能开院办私塾,这时候上自家的私塾,不还能省些银钱?

王氏和赵氏被陈老太画的饼给诱惑住了,信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如今被附身的柳穗穗她们才知晓这个老太婆竟然还私藏了这么多的钱!

王氏和赵氏不约而同地开始停下阻拦柳穗穗的脚步,她们才不去赶这个晦气!

柳穗穗打得陈老太眼冒金星,她家男人都去侍弄庄稼了,这些看热闹的也都是些妇人婆子,哪里赶前来阻拦?

“现在为我儿杀你两只鸡是弥补我儿在你家受得罪,你记着,往后一个月每日要给我几个孩儿吃米吃肉,让我再见到你苛待他们,我便拿你四郎去阴间见阎王!”柳穗穗是揪着陈老太的脖领子恶狠狠说的这些话,她用着凶狠的表情,咬牙切齿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把陈老太带下去,而后,眼神一愣就软绵绵倒了下去。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诶哟!快把大郎媳妇儿扶进去,这鬼是离身了!”

然后得知解除危险的众人这才七手八脚地把柳穗穗抬回了房内,还有个婆子不知从哪儿带来了一根桃树条,沾了点水往柳穗穗身上抽了两下,意为驱邪。

这可把装晕的柳穗穗给疼的够呛,妈的,千算万算没算到还有这一出,所以为了防止自己被抽死,柳穗穗适时地悠悠转醒,一脸惊恐地看着众人:“我…我怎么了?”

“大郎媳妇儿你啥都不记得了?”说话的是隔壁院子的张婶子,最喜欢在村子里传闲话。

柳穗穗捂着一侧的太阳穴,苦恼地想了想,“我记得…孩子们说肚子饿,想吃肉,然后就不记得了…啊!有个人告诉我说以后要一个月天天给孩子们做肉吃,要不然…要不然…”她流着眼泪看向被一同拖回来的陈老太,“他要去寻四郎!”

“休要动俺的儿啊!”陈老太又被打又被吓,这命都去了半条,她颤抖着手吩咐家中最老实的陈二郎,“快快去请村长过来,快快去请!”

>>>点此阅读《系统:穿成懦弱养母后,她全能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佑一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629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