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鸢最新章节,何礼 刀疤脸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何鸢

小说:玄幻

作者:劉乙木

角色:何礼 刀疤脸

简介:【玄幻】【剑道】【慢热】【无系统】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 留一线与天争,与地斗。 争的是做人的那一口气。 斗的是对命运的不服气!

书评专区

六六大顺的鱼:真的爱了,这只松鼠超棒

何鸢最新章节,何礼 刀疤脸小说免费阅读

《何鸢》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何礼。

姓何,名礼。

家住长寿镇。

父亲何平,未至知天命。

便已驾鹤西去。

留下母亲方莲,与其相依为命。

母子两人在家里开了一家包子铺,日子过得十分拮据。

家里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唯一有价值的就只有房子的地契。

因为地处繁华地段。

亭长的儿子,廖无闲。

从何平去世以后,就打上了何礼家地契的主意。

他想把地契搞到手,然后高价转卖给镇子里的那些土财主,自己好从中谋利。

立春过后。

气温回升。

这天上午。

廖无闲带着两个手下。

刀疤脸和二赖子。

径直来到何礼家。

三人走进包子铺就是一通打砸,将店里打得七零八乱,就连上门买包子的客人也被全部赶走。

房间里。

“你只要交出地契,我就不再为难你们。”廖无闲踩着何礼的双手,用鞋底摩擦他的手指,这样可以蹭出血来。

“不要……”方莲也已经被刀疤脸控制住。

她哭喊着求饶道:“求求你……放过我孩子。”

然而不管她如何哭喊都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何礼被廖无闲不断折磨。

他还想要做些什么。

“廖爷,我找遍了,没有。”这时二赖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一无所获。

见状,廖无闲只好叹了口气,缓缓蹲下一把揪住何礼的头发。质问道:“快说!你们把地契藏在哪了!”

“想要地契?”何礼一脸不屑,啐了他一口血。

冷哼道:“门都没有!”

他这副态度,惹得廖无闲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小子,我知道你皮厚,抗打。”用力打了一顿后,他停了下来。说道:“就是不知道你娘,像不像你这般皮厚。”

说完便立即招呼刀疤脸对方莲动手。

这下何礼慌了,连忙大喊:“要杀要剐,你冲我来!对一个女人动手,算什么本事!”

听见这话,廖无闲来了兴趣。

他抬手示意刀疤脸先别动手。

“既然你这么爷们,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去拿地契给我。”说着抬起踩着何礼双手的脚。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你要是敢耍花样。”

“那就等着替你娘收尸吧。”

撂下狠话,接着示意二赖子,搬个凳子给他坐。

这所房子。

是何平和方莲花了将近一辈子的心血才换来的。

他们不仅和房子经历了数不清的风风雨雨。

同时房子还承载着一家人无数美好的回忆。

这些回忆是何礼这辈子的宝物,他绝不容许有人打地契的主意。

只见廖无闲的脚刚一松开,何礼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地上爬了起来,朝他的脸上一拳抡去。

这一拳夹杂着愤怒!

拳头撕裂风声,重重地砸在廖无闲脸上。以至于他的脸皮,在拳头接触到的瞬间,整个凹陷下去。

“找死!”

刚拿起凳子的二赖子看见这一幕,怒吼一声。

随即把手上的凳子朝着何礼用力甩了过去,本人则紧随其后。

“好险。”刚刚挡下凳子。

“哐!”的一声,二赖子就一拳将凳子捶烂。

拳风直逼何礼。

他心头一惊:“好快的拳!”

这二赖子肯定修炼过功法,不然绝对打不出这么厉害的拳法。

在这种拳头面前,何礼完全没有招架的余力。因为他空有一身蛮力,却还没有修炼过功法,所以很快败下阵来。

“他奶奶的,真他娘晦气!”廖无闲轻轻擦拭干净嘴角的血渍。

看着地上已经被二赖子打晕过去的何礼,看来今天还想让他拿地契给自己是没指望了。

于是朝他吐了一口唾沫,接着叫上刀疤脸打算离开。

“廖爷,要不你们先走吧。”刀疤脸却有些不太情愿。

见他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廖无闲便开口问道:“你怎么了?”

“我看这女人,挺润的。”

原来刀疤脸一直控制着方莲,闻着她身上的香味,不免意乱情迷。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方莲。

发现她虽然年近半百,但风韵犹存。

尤其这会脸上哭得梨花带雨的,衣服也在刚才的挣扎中变得不整,隐约可见耸立的双峰,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这幅诱人景象,更是让刀疤脸增添了几分兽欲。

“那你麻溜点,我们两个到老地方等你。”廖无闲说的老地方,是一家他们三人常去的青楼。

看了眼刀疤脸怀里年近半百的方莲,二赖子同廖无闲说道:“没想到他胃口还挺好,也不挑食。”

“就算是这种老女人,他也照样下得去手,再怎么样也不至于饥渴成这样吧。”

两人明白刀疤脸想干什么,也就没再继续停留,一路说笑着往青楼走去。

目送他们离开后,刀疤脸一脸猥琐,在方莲一脸惊恐中用麻绳将她的四肢绑住,防止她逃跑。

等到做好这些,再将包子铺的大门给关上。

……

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个时辰,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天一夜。

……

何礼从昏迷中醒来,用手揉了揉脑袋。

回想起昏迷前看到的那一幕。

“二赖子的拳法一定修炼过,不然不可能打出这种力量。”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嘴里念叨着。

“就是不知道他在哪里修炼的。”

镇子因为过于偏僻,一直以来都少有外人涉足。

交通的不便,造成这里经济落后。别说修炼功法的地方,就连私塾都没一家。

人们要想修炼功法。

只有前往江南一带的道观,入了正一或者全真。

才能获得修炼功法的资格。

可据何礼所知,二赖子这大半辈子都不曾离开过镇子一步。

更别说去更远的江南,这也正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劉乙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609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