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繁 陈宵《拜托,我才不是恋爱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拜托,我才不是恋爱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伤心鱼头煲

角色:余繁 陈宵

简介:余繁受处分休学一年后在家里人的安排下去到了从未踏足的小县城,小城的风小城的人小城的故事浪漫迷人,就这样被拿下了吗,前路漫长,我们还有更好的路要走。遇见余繁之前,孟渝舟:“我不喜欢比我大的。”余繁:“我比你了大快两岁。”孟渝舟:“三岁才一个代沟,两岁是同龄人。”余繁不乐意了:“我不喜欢弟弟。”孟渝舟:“谁要当你弟弟了。”只凭喜欢就可以在一起吗。拜托,我才不是恋爱脑。元气富家美少女X敏感傲娇乖乖仔

书评专区

余繁 陈宵《拜托,我才不是恋爱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拜托,我才不是恋爱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五百多公里,余繁是第一次来这样三四线城市的小县城,不得不屈服于现状,她没得选了,这里的学校愿意收留她还得是因为她姨夫在当地政府是当官的。

挤过老旧的车站,余繁拖着箱子满头大汗,她脸红不是因为人挤人时车站里空气稀薄,而是头一回觉得,这是春节后快开工的日子,小小的站台人满为患,有夹着被褥提着箱子边撞人边骂骂咧咧喊着别挤了的,有拐着乳胶塑料桶装满东西边挤边护着的,有抗着尿素袋子一个劲儿往前涌的,你踩他一下,他推你一下,场面拥挤混乱,余繁混入其中难为情到面红耳赤。

她极少数的身处这种环境,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才好,一路躲着让着尽可能的让别人先走,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好不容易一点点挪到出口,过年新买的名牌鞋已经连土渣都沾上了,跺一跺脚抖一抖土,向着新鲜的空气长舒口气。

余繁猜他们多数都是春节结束赶回外地复工的、跟着熟人出去找活干的,小县城没什么出路,就业资源匮乏,挣的也可怜,不甘现状的年轻人、养家糊口的中年人都更愿意去大城市闯一闯拼一拼。哪怕没文化,挣的都是些辛苦钱。

于是余繁从出站开始就与这里格格不入了,人们都想离开这里,甚至也有人将将去到余繁的家乡,而余繁却是逆着人潮来到这里,将将生活在这里。

一番感慨之后余繁才想起来小姨昨天打电话告诉自己,她和小姨夫已经回去市里了,下了火车坐大巴车去白果镇再到城西街三五胡同就好,表哥陈宵白会在巷口等她,让她开学之前都跟陈宵白一起在姨夫老家住着。

汽车站就在火车站不远处,年轻人还有点活力,一蹦一跳的就去坐大巴车了,将近两个小时的颠簸,年轻人屁股都麻了,并且失去了活力。下车后余繁左等右等终于手疾眼快赶紧拦了一辆的士,还生怕有人会和她抢。是她多虑了,多数人大包小包提了一手还都是走路回家的,再远点的等下十分钟一班的公交车,坐三轮车的都没几个。少有余繁这样的二百五,就背个包拖着一个箱子的还打车。

镇子一共才多大呀,他们眼中一脚油门就能踩到尽头。

余繁不知道人家是怎样想她的,还暗自觉得自己机智、想的周到,只装了一箱子的生活必需品其余都还在快递来的路上。

小镇风景不错,有山有水,再看往来街道上的人,看得出来也朴实善良。这些都不由冲淡了余繁心中的不安,她决心要在这里好好学习,拯救世界什么的现在都是后话,眼下她只想考大学,考北京的大学。

过了白果桥的时候司机师傅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说:“小姑娘,快到了啊,十二块钱,现金还是扫码啊,扫码是左边那个牌子,一面微信一面支付宝。”

“微信吧,谁出门还带现金哦。”余繁想掏手机扫码付款,左右口袋和背包几个口袋一齐扑空的时候余繁才肯相信,手机被偷了。

一开始是感觉到司机师傅的眼光一直向后瞄,现在师傅都已经是频频回头看了,他语气有点凶:“小姑娘,不要告诉我你找不到手机了啊,不是本地人也能看出来我们这赚钱不容易吧,不会是想耍滑头吧,你都来这了没钱喊你家里人、朋友来接!”

余繁有点怂了,内心狂吼,民风一点也不朴实善良!

“我哥,我哥来接我。到时候他付钱。”余繁信誓旦旦道。

下车之后便傻眼了,空荡荡的巷口什么人有没有。

师傅见状跟着下车,一方面挡住余繁的去路一方面给到余繁强大的压迫感:“不是说有人吗,人呢?你找的人住这啊,住这的都是老师,走啊,我熄火跟着你进去拿钱。”

“我不知道…他们住哪。”余繁的音量逐渐降下来,唯唯诺诺的样子好像已经被揍了一样。

“耍老子呢?”师傅眼看就要拳拳相向,巷口就经过了一个少年。

余繁赶紧从男人臂下钻过去扑向少年:“哥!我要被人打了,江湖救急十二块钱。我会还的!”

孟渝舟显然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他今天来接妹妹下课,出门时随意穿了双拖鞋,在目睹了巷口发生的之后,他决定抬起脚悄无声息的路过。

谁知道刚走到巷口就被扑上了,看起来好怂的少女却有好大的力气,孟渝舟看着自己因为惯性前倾滑出拖鞋的脚趾陷入沉思。

良久,少女纤细的手臂依旧圈着孟渝舟的腰不放,孟渝舟妥协了,他从裤子口袋掏出一张十块又在摸了半天摸出两个硬币,拖着不肯放手的余繁把钱递给了司机。

司机走后余繁才肯松手,心有余悸道:“遇人不淑啊,你们这里的人都这么凶巴巴的吗,手机丢了你又没有及时出来接我,人生地不熟的,我不应该是好可怜的吗?”

孟渝舟抵着墙把拖鞋穿好,默不作声往胡同里走。少年一头黑色短发,应该是之前剃了板寸,现在长出来不少。从侧面看,有分明的下颌线,鼻子也很立体,眼下的卧蚕总给人一种没睡醒的慵懒感觉,有点乖。余繁跟他搭话:“陈宵白,你不说话干嘛,好多年没见你变哑巴帅哥了?也没见小姨姨夫多高啊,你基因突变吗,有一米八了吧?”

孟渝舟听出来了,叽叽喳喳的女孩应该是陈宵白的妹妹,三五胡同里只有一个叫陈宵白的,他认识,“我不是陈宵白,”停顿了下,末了又添一句,“一米八五。”

“哈哈哈还真是一生要强的一八加男人。”孟渝舟一句一八五直接戳中了余繁的笑点,她直接过滤掉了有用信息,捂着脸在原地傻乐起来。

孟渝舟见她停在原地支支吾吾以为她是得知自己认错了人而感到害羞,女生好麻烦,他无奈的停下来等她,说道:“我认识他家,正要去。”

余繁又回味了一下上句话:“等一下,你刚才是不是说你不是陈宵白?”

“……”孟渝舟歪着头有些好笑的看着她。

现在再看,前面的人黑色卫衣,棉质长裤,大冬天踩着双拖鞋,余繁忽然觉得他流里流气的,想了想又赶紧跟上去,轻咳一声,说:“谢谢你啊,你是你们镇上我见过最好的人了,我说的。”

三五胡同像是镇上的教师胡同,陈宵白的奶奶退休前就是白果中学的老师,教数学的特级教师,不少家长都私底下找关系想请陈奶奶给补补课,陈奶奶也想发挥自己的余热,有诚意真心想学的,她都少收点报酬意思意思愿意教人家。

孟渝舟的妹妹就是在陈奶奶家补课的,小姑娘争气,高中考去了市里,趁没开学自己要来找陈奶奶做提升。孟家两个孩子长得都漂亮,前几天孟渝林回家被小混混跟了,孟渝舟知道后找朋友一起把那些人给打了,然后自己每天接送孟渝林。

刚拐进院子就看到一个花花绿绿卫衣的少年和一个漂亮的少女并肩一起往外走,少年和余繁记忆中的人不谋而合,见他有说有笑的谄媚身边少女,气不打一处来,中气十足道:“陈宵白!你妹妹在巷子口差点被人欺负,你在这送的是谁家妹妹!”

陈宵白二人也看见了余繁二人,少女直接越过余繁朝孟渝舟挥手喊道:“哥,我下课啦。”

余繁对比着打量了下他们,相似度没有九十也有八十五。她尴尬朝孟渝舟笑笑:“是你妹妹呀,你家基因就不错呢。”

孟渝林好像这才注意到余繁:“谢谢,你是宵白哥的妹妹吧,你家基因也不错。”

一时间,余繁看着陈宵白,陈宵白看着余繁,虽多年未见,但一见就相看两生厌的氛围竟然还有点紧张。

孟渝舟扯了扯自家妹妹的衣角摇摇头,两个人并肩离开了。

留下余繁和陈宵白在冷风中暗自较劲。

原创文章,作者:伤心鱼头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587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