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灭世天灾》小说章节目录李东锴,王昌静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明末:灭世天灾

小说:玄幻

作者:一只小小龙

简介:李天旭穿越了个假明朝,光怪陆离的世界强者恒强,弱小的他只能随波逐流,看他如何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揭开这方天地的秘密。

角色:李东锴,王昌静

《明末:灭世天灾》小说章节目录李东锴,王昌静全文免费试读

《明末:灭世天灾》第1章 穿越后附身衙内免费阅读

话说明朝末年天灾连年,根源就在嘉靖三十五年,这一年秦岭以北的渭河流域,发生了一场高达八点五级的特大地震。

陕西、山西和河南等五省严重受灾,由于地震发生于深夜。

人们来不及逃生,也没有人发现预兆,受灾的地方又是人口稠密地区,死亡人数近百万人,是世界上死亡人数最多的地震。

地震又是在冬天发生,房屋倒塌无数,百姓流离失所,灾后不少难民被冻死、饿死,同时谣言四起。

人们对朱家王朝渐渐失去信心,认为是天降神罚。

地震过后整个亚欧板块气温骤降,此次降温持续时间较长,一直持续了近两百年才结束。

各地邪教丛生,妖言惑众邪魔降临人间,天煞星即将轮回转世,人间又要血雨腥风了。

到了夏季又有旱涝同时出现,明朝以农耕为主,恶劣的天气对农业造成了致命的打击。

粮食产量骤减,各地爆发饥荒,冻死、饿死无数人,尸体又引发瘟疫、鼠疫继续祸乱天下。

蒙古和后金的游牧部落也是损失惨重,牛羊冻死无数,他们为了生存联合起来频繁南下掠夺。

大范围的战争和饥荒让又让无数人们流连失所,那真是饿殍千里,横尸遍野,真可以说是一场超级地震毁掉一个偌大的帝国。

崇祯十七年,东昌府,平阳县城

平阳县衙后院,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坐在凉亭子里思考人生,此人剑眉星眸,面白如玉,脸上挂着淡淡的忧愁。

从后院走来一个衣容华贵的中年妇人,她身后跟着两个身穿淡蓝色服饰的丫鬟。

中年妇人身材丰腴,圆脸柳眉,穿着束腰裙更显得落落大方,她伸手拦下丫鬟,走到他身边摸着他的头发笑道:

“旭儿可是在担心你父亲吗?为娘这里还有些嫁妆,你只需安心读书,不要为这些繁琐小事耽误了乡试。”

李天旭连忙起身行礼:“母亲你来了,父亲一意孤行要打开官仓赈灾流民,若是如此,以后朝廷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啊。”

妇人面带微笑,轻轻坐在李天旭对面道:

“旭儿近来倒是稳重许多,你有所不知,你父亲虽然官职卑微,但他是崇祯元年的进士,官场上的同年都是位高权重,不看僧面看佛面,不会有人为此事为难他的。”

她慈爱地看着儿子继续感叹:“哎,只是这做官也是难为他了,十几年的官场生涯,也没让他懂得人情世故,家里空有万贯家产,不去迎合上官,又有什么用呢?”

母子俩闲聊一会后,李夫人就让身后的丫鬟拿来一个锦盒,她接过双手递给李天旭:

“旭儿你带去给你父亲吧,若是由我送去,怕是他的驴脾气又要犯倔了。”

李天旭双手接过锦盒,施礼谢过母亲,李夫人又是叮嘱一番李旭用功读书,就转身离去了。

李天旭穿越到这明末已经五天了,除了刚开始的两天有些头痛,现在基本没事了。

他前世本是一个普通公司职员,拿着微薄的薪水供养家庭,贤惠的妻子加上可爱的女儿,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谁曾想一场意外车祸让他送掉性命,醒来后就来到这明末乱世。

他本名李天旭,穿越后少了中间的天字,姓李名旭,父亲李东楷,是崇祯元年的进士。

李天旭拿着锦盒来到二进,平阳县衙共有三进院落,二进是县衙各个部门办公的院子,他父亲李东锴是平阳县新任的七品知县。

因为去年山贼攻破平阳县,佐贰官基本都被山贼给杀完了。

知县因为守土不力被皇帝砍了头,朝廷还没任命新的佐贰官下来,所以由知县和典史共同管理政务。

李天旭来到正厅,李东锴正在里面议事,他身穿青色鸳鸯袍,头戴乌纱帽坐于主位。

下方坐着典史王昌静身穿常服,李东锴一边翻看手中的状纸边说道:

“王典史,董家堡侵占民田一案协商的怎么样了?”

王昌静正在坐着喝茶,听到知县老爷问话,他慢慢悠悠地吹着茶叶,轻啜一口后放下茶碗道:

“大人,此事周捕头已经走访查明了,都是刁民抗税的借口罢了,大人初到此地,不知刁民的顽劣也是正常。”

李东锴眉头一皱,那王典史回答上官问话身子都不起,坐在椅子上答话实在是无礼至极。

他高声斥责道:“王大人,你身为朝廷命官,怎能形容治下百姓为刁民?”

“本官已向东昌府衙递上公文,不日之内,便有县丞到任,到时王大人你可以歇息歇息了。”

典史虽然是不入流的官员,但与一般的“吏”是有区别的。

照官场规律没有县丞、主簿的时候,由典史兼领其事,所以典史同样是由吏部吏部铨选、皇帝任命的,所以也是“朝廷命官”。

王昌静呵呵一笑,并不接话,他对身后的一个中年汉子笑道:

“周捕头,董家堡侵占民田一案,你最是熟悉,你来说与大老爷听听,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说完这话,王昌静径自起身离去了,周捕头犹豫了一下,朝着知县大老爷一拱手,也跟着王昌静身后离去了。

李东锴在内衙正厅中气的须发皆张,手指着王昌静的背影气的说不出话来。

李天旭连忙进去放下锦盒,轻声安慰父亲,半晌后,李东锴才算平复了心情。

李天旭一边送茶一边劝解道:“父亲稍安勿躁,咱们初到此地,应当以打探虚实为主,万万不可强压地头蛇。”

李东锴接过茶水喝了一口,缓了缓问道:“旭儿,赈灾流民的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孩儿觉得不应该动用官仓粮食,如今到处都在闹饥荒,万一朝廷需要征用粮草,我们动用了官仓可是吃罪不起。”李旭劝道

“糊涂,为父岂是怕担责之人?几万流民嗷嗷待哺,本官身为一县父母,就算舍了这乌纱帽也要管上一管。”

李天旭两世为人许多事都已看透,本不想参与这种尔虞我诈,他只是想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快点回家陪老婆和女儿。

对于穿越时间他是一点都不信,前世他也是一个老科幻迷,

对于时间倒流这种无稽之谈向来都是嗤之以鼻,他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大型的仿真虚拟游戏。

怎奈何这幅身体近二十年的记忆他都知道,父母从小的爱护也让他十分为难,父亲又陷入这种权力漩涡,不帮忙又是于心不忍。

有时候他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是这边的李旭做了一个关于未来的梦,还是未来的李旭正在做梦?

他顺着李东锴的思路劝解道:

“父亲可能有所不知,今天孩儿在坊间打听到许多消息,我敢说就算咱们打开官仓,一粒米也到不了流民手中!”

李东锴震惊不已:“这怎么可能?王典史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父亲,王昌静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上一任知县在有县丞、主簿的帮助下都被他团灭……嗯,被他算计死了。”

李东锴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李天旭继续道:上任知县到任后知道王昌静势力庞大,花了两年的时间联合了县丞和主簿,准备为民除害。

谁料想这王昌静胆大包天,居然勾结金鼓峰的山匪,里应外合打下平阳县,劫掠一番扬长而去,王昌静也趁乱带着亲信灭了县丞和主簿一家老小。

朝廷知道山贼攻下了平阳县,直接把那知县砍头了,这才出现了空缺,这些虽然都是坊间传闻,

孩儿认为无风不起浪啊,父亲可要慎重,不动则已,动就要以雷霆之势直取敌首。

李东锴连声惊呼:“这怎么可能?知府衙门和布政使司都不知情吗?”

“怕是上面的高官都被他喂饱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据说这王昌静还和倭寇有联系。

每年都会组织商队前往日本和台湾跑商,身边几十个游侠儿好勇斗狠,就算在整个东昌府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李东锴本是耕读世家,家里虽不算富有,倒也是衣食无忧,三十多岁金榜题名后,被京城富豪人家来了个榜下捉婿,娶了如花似玉的富家千金。

本来官商勾结是极好的,谁知这李东锴为人正派不肯与污秽的官场同流合污,十几年下来还是个七品知县,去哪里都是平调。

他虽然为人正直,但大多时间都是苦读圣贤书,世事经历不多,哪见过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土匪恶霸,更不要说对付他们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小小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5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