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和平九尾狐最新章节,大筒木羽衣 十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好和平九尾狐

小说:穿越

作者:审贱君

角色:大筒木羽衣 十尾

简介:“分家吧,我就快死了,你们把家产分分,各过各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一道莫得感情的声音传来。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的陆九只想哭。

书评专区

爱好和平九尾狐最新章节,大筒木羽衣 十尾全文免费阅读

《爱好和平九尾狐》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分家吧,我就快死了,你们把家产分分,各过各的,你好我好大家好。”

一道莫得感情的声音传来。陆九悠悠醒转,身边一大堆玩偶不说,中间还有只人形手办!

“嗯~啊~春眠不觉晓哇~~~。”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的陆九眼睛带着泪花,张了张嘴,想打个哈欠,一看感觉气氛不太对,又止住了。

“???我就睡一觉,这科技都这么发达了吗?”(大人,大清都亡辣。)

陆九沉默了,中间那手办在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在不知道群里在水些什么的时候,潜水窥屏,永远都是最好的选择,当然,除了群主发咸鱼的图片准备踢人的时候必要打出个冒泡专属牌牌除外。

‘穿越攻略第一式:不清楚情况不插嘴’

陆九好歹也是经受过二十一世纪信息严格训练~啊不,是洗礼的人,一觉醒来发现环境有点陌生时,自然不会害怕,也更不会无缘无故发笑。(当然无缘无故的发笑会像个傻子)更不会一惊一乍的等系统界面打开什么的。

“还是这个小狐狸可爱,一看颜色就知道与众不同,吾都快死了,就他会哭,别的都不会,果然,吾道不孤哇,呆会儿看看怎么补偿他一下。”大筒木羽衣如是想想。

当然,大筒木羽衣仅仅是在心里想想,也没说出来。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于色,乃是大佬本佬的可靠自我修养。

据本台可靠消息,大筒木羽衣将死时以太公分猪肉模式对十尾查克拉进行分配。其参与者为同村九人如下:

一尾守鹤、二尾又旅、三尾矶抚、四尾孙悟空、五尾穆王、六尾犀犬、七尾重明、八尾牛鬼、九尾九喇嘛。

秉承着太公分猪肉很公道原则,大筒木羽衣很不公道的对十尾进行分割,理由是它太过危险。但据可靠小道消息称,大筒木羽衣他妈的意志——黑绝对此表示极度不满,但苦于其封印他/妈/的威慑力不敢冒头,所以由本台转述。以上。接下来播报大筒木羽衣分配过程。

“你们也都知道,十尾有多么的恐怖,而作为十尾的容器的我为了世界和平,决定依据性质的不同,把它分割成九等分,所以才有的你们,分配的原则简单,实力有所差异是一定的。但是你们不要觉得不平衡、不公道,就跑过来问我说,什么是公道,就跑过来叫我翻译翻译什么他/妈/的叫公道,这不能。懂?”

有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筒木羽衣此时此刻显得那么的核蔼可亲。篝火跃动,他的影子映射在每只尾兽的眼内。(小小的尾兽,大大的阴影。)

八只尾兽瑟瑟发抖持续中,除了那只睡懵了的陆九挂着泪花持续发呆。这让大筒木羽衣心中的天秤再次向九尾九喇嘛有那么亿点点的倾斜。

“九尾一打八,八尾一打七,七尾一打六,六尾一打五,五尾一打四,四尾一打三,三尾一打二,二尾打一尾,一尾搭称的。嗯……就这样吧,我果然够公道。”

大筒木羽衣美滋滋的想着,又夸了自己一顿。

“呼,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上一觉了。”

天见犹怜,大筒木羽衣在封印他妈——大筒木辉夜之后,没成想被他弟弟大筒木羽村玩了一手孔融让梨的戏码把他给背刺了。把那十尾能量体——查克拉形态给封印自己身上,而大筒木羽村则扛着十尾的尸体跑路,据路人风闻记事称,大筒木羽村将十尾的尸体封印成球带着上天不说,还自美其名曰看守,在月球开枝散叶,生了一大窝崽崽。

“三年,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你知道我这N+个三年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吗?我愚蠢的弟弟哟。唉。”

生活不易,羽衣叹气。人人都说神仙好,还给大筒木羽衣起了个‘六道仙人’的美称。可谁又知道羽衣心里苦?为了这个家,遮风挡雨……

(emmm,话说,大筒木羽衣这名字,(一人一)…我觉得我真相了!)

那不分日夜神神叨叨巴拉巴拉个不停的,关键是你还搞不懂它BB个什么的十尾意识,这搁谁身上都顶不住哇。都累出九勾玉轮回眼来了,这关键它还变异了还发紫,而且额头还多长一只,还是红色的。这明显颜色就不对称好吧?这谁顶得住啊。丑拒。

再看看那不成器跑路的弟弟,多帅哦,洋溢着年轻的气息,而且年少多金不说,江湖人送外号‘球长’,再加上是个练武术的,身体倍儿棒不说,而且还有一招绝学名八十神空击,谁见了不得夸他一句腰好就是好?每年春天一到,那荷尔蒙的气息一散发,一大堆人排着队等着上天好吧?

(虽然不知道他们住月球咋呼吸,额,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谁让他是弟弟,我是哥哥呢?”

这曹丹的生活。大筒木羽衣对此也表示毫无办法,只能选择接受了。(不要问我曹丹是谁,更不要说什么我有一个朋友或同学之类的话。)

好在大筒木羽衣活得够久,开发出了一点新玩意儿,发现肉体虽可磨灭,但其精神、其意志是不死的,可以游离于生与死的交界间反复横跳!一如那建安风骨,魏武遗风,那誓与赌毒不共戴天之精神,居然可以使人得以凡人之躯,在几十层高楼的窗边或者空调机上反复横跳!想想真是可怕。

“俱往矣。”

大筒木羽衣心中幽幽一叹。

话说,这么好的天气,还有点小冷助眠,确定不睡?大筒木羽衣表示自己先睡了。

但陆九刚睡醒,这显然不能啊?这睡觉的事,都睡了一整天了,也得让人缓缓不是?

“虽然不知道那老头BB些什么,但总觉得他好像当年周一大会的时候站台上那家伙。”见那神神叨叨的老头终于消散,陆九伸了伸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眼角间的泪水悄然滑落。

“我果然没白疼这一身黄色的小狐狸。”一道意识心满意足的悄然散去。

这,陆九自然是不知的。他又不是玩什么FPS的伏(lao)地(liu)魔。这些阳光大男孩的想法可谓是一概不知,平常只一心跟陈老师学外语,学习资料以T为计量单位,不可不畏,甚至可谓之曰:勤 耕 不 辍。(据近日有点小火的抡语作解应当如下:这牛都要累死了还死命的犁,真是勤快啊。)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将心比心,陆九也有心吟诗一首。就是不知此心非彼心罢了。

原创文章,作者:审贱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548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