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袭:病娇团宠虐渣满级》小说章节目录冷沛倩,裴司行全文免费试读

裴元武住在老宅,裴司行习惯了独处,在老宅附近不远处重新起了座别墅。

将裴老爷子送回老宅,当天晚上,冷倾人跟着裴司行去了他的私人别墅。

她现在和裴司行已经是正式的未婚夫妇了,对于住在他家里这件事冷倾人显得没什么太大反应。

羞意是有的,但也只是一点点。

走的匆忙,冷倾人并没有带换洗的衣服,虽然拥有的系统可以很随意的给她变出一套睡衣来。

但是,她并不想动用这个金手指,比起这个,她更愿意靠近裴司行。

她说过,要好好教他。

浴室里燃起昏黄暧昧的灯光。

别墅很大,也很空。

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显得格外清晰,正在书房里批复文件的裴司行听着头顶上传来的阵阵声音。

整个人显得有些心猿意马,水声渐渐的小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因为小姑娘的一声痛呼而变得惊慌不已。

他扔下手中的笔和文件,直接朝着二楼奔去。

他拧开卧室的门走进去,看见小姑娘红了一大片的脸从浴室门的门缝里钻出来,半个藕臂也跟着扶在门上,樱桃般的脸色也不知道究竟是温度带来的,还是羞意带来的,亦或是两者皆有。

“…司行哥哥~我没有睡衣!”小姑娘声音又娇又低,眨巴着眼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裴司行一愣,一向冷漠亦或是波澜不惊的眼眸陡然升起一丝难以言说的淡淡尴尬。

“那…怎么办?”男人的脸色有些轻微的粉,整个人哪里还有外界传言的半分运筹帷幄,狠戾嗜血。

带上做任务的十个空间,即便是转换了各种身份,各种生活环境,裴司行都是极为冷淡毫无人情味的人,只因为她含冤死去而产生的滔天恶念。

这是第一次见到裴司行露出这种面貌,出乎冷倾人的意料,她知晓这人不近女色,感情经历一片空白,却不知这人居然如此的——

纯情。

这个认知让她轻笑出声,裴司行因为小姑娘的笑而后知后觉自己的失态。

清了下嗓子,沉声道:“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买。”

说罢,就长腿一迈,打算离开。

冷倾人叫住了他,“算了算了,你先把你的睡衣给我拿一件,我一会儿让家里的佣人送过来。”

“好。”

裴司行离开,转身去隔壁卧房拿了自己的浴衣过来。

递到冷倾人的面前,“给。”

冷倾人接过去,一看,轻蹙起眉。

还未开口,裴司行就道:“这是干净的,还没有用过。”

话一下子就被堵住了,冷倾人只好穿好浴袍走出去,裴司行还在房间里未曾离去。

男人灰色的浴袍很大,即便是系紧了腰带,也还是松垮的厉害,随着小姑娘的走动,露出包裹在其中的一双修长美腿。

领口歪斜,露出片片雪白肌肤。

裴司行逆光而站,幽深的黑眸里闪烁着痴迷的光芒。

瞧着男人的眼神,冷倾人突然开始怀疑裴司行这个刚才还纯情到不行的男人的真实动机。

冷倾人望着他,眼波流转中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

“学的不错,倒是会举一反三了!”小姑娘俏皮的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微怔半瞬,裴司行毫无半点被拆穿的不自在,话被冷倾人挑明之后,行为反倒愈发大胆了起来,长臂一伸,直接把她捞过来锢进了自己的怀里。

低头垂眸看着在他怀里扬起的红扑扑的脸蛋,“那…师父可还满意?”

“还,不错!”好看的桃花眼狡黠一眨,冷倾人单指勾着他的下巴,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小口,红唇扯开一抹弧度,媚眼如丝,“这是奖励。”

因为小姑娘的这番举动,让他体内的偏执嗜血占据了主导地位。

他很想,把面前的她,变成属于自己的人。

独独属于他的私有。

很想在她的身上落下属于他的痕迹。

同样,只属于她的。

他埋头凑到冷倾人的颈间,嗅着小姑娘身上独有的香气,他闭上了眼睛,懵懵懂懂之间,裴司行觉着这味道是如此的熟悉,让他有些不能控制自己。

仿佛是对她的这种念头由来已久,一旦有了开始,就如同燎原之火,越烧越旺。

裴司行的吻顺着他的手在她的脖颈处游移,又移到她的脸上,又开始逐渐往下……

到底是第一次经历这般激烈的亲吻,冷倾人毫无防备的被男人压到了一侧的床上。

“倾倾~倾倾~……”

男人口中不可控的呢喃着她的名字,带着一丝痴迷的病态。

“别…别…,太快了…我还没…还没准备好……会…害怕…害怕…的。”

一句话,裴司行陡然回神。

今天只是订婚,不是结婚。

他还没有正式,娶她过门。

这种事,现在,不可以。

裴司行轻叹一口气,从小姑娘的身上下来,真诚的对着她道歉:“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冷倾人从男人的声音里居然听出了一丝丝委屈。

她对上男人的眼,有些亮晶晶的光彩,还有些泛着微微的水光。

冷倾人傻眼了,

谁能告诉她,这男人为什么还能霸道狼狗模式和纯情奶狗模式无缝切换。

不过,她更喜欢他了怎么办?

冷倾人起身,双臂圈住男人的脖子,眼里泛起光亮,对着他笑的勾人,美艳张狂的肆无忌惮:“裴司行,怎么办,现在,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你了。”

“求之不得。”裴司行捏住小姑娘的腰,重重的靠近自己的怀里,痴迷的眸光中带着最后一丝理智,“等我回来,娶你。”

冷倾人顿了顿,又凑过去在男人的脸上小啄了一口,将圈住脖颈的双臂拿下来揽住男人精壮的腰肢,脸贴在男人的胸膛之上,应声:“好。”

“我等你。”

最后,两人躺在一张床上,相拥着沉沉睡去。

次日一大早,天才刚刚泛起鱼肚白。

两人同时被一阵门铃声所吵醒。

原创文章,作者:禧糖圆滚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4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