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袭:病娇团宠虐渣满级》小说章节目录冷沛倩,裴司行全文免费试读

五分钟之后,冷倾人的父亲冷戈辉和裴司行的爷爷裴元武一同进入订婚场地。

两位长辈之所以来的这么晚,是在此之前彼此都清楚这个订婚的意义。

没有感情的商业联姻,并不值得他们做见证。

而此刻又选择亲自前来,也是得知了裴司行和冷倾人两人对于这场婚事的态度。

宴会大厅再度热闹非凡。

时针刚刚好指向八点整。

随着司仪的登场,订婚宴正式开始。

正当两人要交换戒指的时候,突然从二楼传来了一道凌厉的叫喊声——

“啊—”

众人循声望去,看见了那间房间,今天一天冷倾人都是从那儿出来的,众人又将视线纷纷看向台上的冷倾人。

冷倾人也跟着望了一眼,把头扭回来,握住裴司行的手,唇角的笑意浅浅,将订婚戒戴到了男人修长的中指上。

戒指交换完后按照流程是男方对女方的一个额头吻。

裴司行淡笑着捧过冷倾人的头,在额上落下一吻,嘴唇随之移到小姑娘的颈边,“一切有我给你撑腰,别怕!”

冷倾人心中一暖,对着一侧台下的侍者沉声吩咐道:“去看看。”

侍者领命,拔腿就朝着二楼过去。

听到冷倾人这么说,部分豪门权贵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八卦之魂,跟着一起走上去。

事情发生在冷家,冷戈辉作为一家之主自然是首当其冲。

还未走到正门口,侍者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他听到了,自然身后的冷戈辉和其他权贵也听到了。

冷戈辉沉着脸,怒气冲冲的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

房里的一切,赫然直白的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破碎到几乎不能蔽体的衣物,凌乱忘情的男女,还有,难以忽视的欢愉味道。

这些种种,无一不在挑战着众人的心脏承受能力。

冷戈辉的脸‘刷’的一下子白了。

‘砰’的又把门再度关起来,他没想到,在自己女儿的订婚宴上会出现这种事。

而这件事的主人公之一还是自己的小女儿。

站在他身旁的侍者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忙搀住了差点儿一个趔趄的冷戈辉。

冷倾人在楼下看着这一幕,心中不是滋味。

但是,想要让爸爸真正看清冷沛倩的真面目,不下狠药,是做不到的。

前世,冷沛倩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还是被她看出了蛛丝马迹。

可是,她将这些告诉冷戈辉之后,冷戈辉从未相信,只当她是玩笑,一笑而过。

直到最后,活生生被冷沛倩气死。

即便冷沛倩并非冷戈辉亲生,但是冷戈辉对冷沛倩的信任绝对不亚于对她的信任,甚至胜于她。

冷倾人眯了眯眼,定了定心神,站起来,步伐沉稳的一步一步的朝着二楼走去。

裴司行静默的走在她的身侧。

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他并不清楚,

但是他说过,他会给她撑腰!

众人自发的给两人让了路,两人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房门面前。

里面的动静儿还在继续,可想而知,这药性该是多么的烈。

冷倾人攥紧了拳头,整个人浑身都在散发着令人胆战心惊的恶寒气息,难以想象,如果她喝了这杯酒,现在的她,会是怎样。

裴司行拧眉,大致也猜到了原因,克制着自己现在喷薄的怒意。

他再度握住了小姑娘的手,沉默着诉说他的安慰。

对着一旁傻了的侍者冷声吩咐,“用冰水,把里面的浇醒。”

宾客已经被冷戈辉吩咐着打发走了,偌大的冷家庄园,只剩下裴冷两家的人。

被冰水刺激了的两人,浑身一个颤栗,药性散发的差不多了,冷沛倩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对面还沉溺在情事中的裴宏恺又是‘啊-’的一声尖叫。

“乱叫什么?”冷戈辉看着冷沛倩,皱着眉头不悦的吼道。

冷沛倩被这道声音吓得浑身一抖,一抬眼,就看见了面色黑的像锅底似的冷戈辉。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冷倾人正懒懒的斜靠在冷戈辉身旁的沙发上,好整以暇的垂眸把玩着自己中指上的订婚戒,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分给她一丝一毫。

裴司行坐在裴家老爷子裴元武的身侧,瞧着把玩订婚戒的冷倾人。

冷沛倩知道冷倾人已经完全是和她撕破了脸皮,直接跪着爬过去抱住了冷戈辉的腿,哭着出声,“爸,爸,”

“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冷戈辉到底是狠不下心肠,瞧着冷沛倩梨花带雨的样子,语气好了些。

又瞧着地上另一个还神志不清的裴宏恺,气不打一处来。

冷沛倩抽抽搭搭,平日里的巧舌如簧到了现在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冷倾人好笑的看着她,坐在沙发上像是一个女王般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这对狗男女。

“爸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了?”冷倾人的语气和她的脸一样,没什么多余的情绪含在里面。

听到冷倾人的话,冷沛倩的哭声一下子就止住了,她抬起头,对上冷倾人的脸,毫不掩饰其中的憎恶。

“怎么了?你做的好事,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冷沛倩恶狠狠的说。

不待冷倾人开口,冷沛倩又哭哭啼啼的抱着冷戈辉的腿指着冷倾人控诉着说:“爸,我这个样子都是她害的,是她逼着给我喝了下了药的酒,我才会这样的。”

在座的两位长辈均是一怔,冷倾人把玩戒指的手指一顿,抬眸冷冰冰的视线径直对上冷沛倩的眼。

冷沛倩被盯得感到浑身压迫,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自己清白已然被毁,她断然不能让冷倾人全身而退。

毕竟,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监控也都被她提前处理,下药这件事只有她和冷倾人两人知道。

现在,自己是受害方,她深知,自己现在所说的话远比毫发无伤的冷倾人可信性更大。

她不再故意伪装自己对冷倾人的恨意,狐狸的尾巴就此开始慢慢显露。

裴司行没有做声,旁观着这一切,看着始终云淡风轻,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冷倾人,不由得心中愈发欢喜。

原创文章,作者:禧糖圆滚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4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