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袭:病娇团宠虐渣满级》小说章节目录冷沛倩,裴司行全文免费试读

“天呐!裴爷不是不近女色么,怎么今天还直接抱上了?”

“不说是商业联姻么?难不成裴爷真的看上了冷倾人?”

“你们没看到刚才冷倾人还撩上了?一个豪门千金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这种狐媚子手段,还敢摸裴爷的喉结!?”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是勾引了多少男的才练就的本事!”

“……”

四周自发的议论纷纷,让一直还没能从状况外反应过来的冷沛倩陡然回神,此刻垂眸一笑,直接走到议论最纷杂的那堆人中去。

像是为冷倾人打抱不平似的气鼓鼓的大声说:“你们说什么呢?那些男的都是自己喜欢我姐的。”

本来只是少部分人的小声议论,却因为冷沛倩的这两句话而变得开始沸腾起来。

一字没说勾引,却证实了冷倾人身旁桃花众多。

也可以进一步的猜测她水性杨花,三心二意。

她的妹妹可真是贴心呢!

冷倾人没说话,笑眼望了望人群中那抹淡黄长裙的背影。

裴司行自然也是听到了这番逐渐加大的议论。

原来冷倾人的身边并不是只有他!

这样的招式,亦或是这声‘哥哥’在他不在的时间里,也不知道对多少人使过!

想到这里,裴司行的心情顿时就不好了。

焦躁,他真的很想把怀里的人儿直接扔到地上。

可是怀里的小姑娘脚上的伤又是那样的清晰,他似乎舍不得让她疼。

他黑着一张脸,步子陡然加快,像是怒气冲冲一般的飞快往前走,整个人活脱脱像是一个冷面阎王。

冷沛倩扭头瞧着裴司行带着怒意的步伐,勾唇一笑,她就不信裴司行那么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还会继续和不三不四的冷倾人订婚。

只要冷倾人不和他订婚,那么,能和他订婚的也就只有身为冷家二小姐的自己了。

冷沛倩满意的抿了一小口香槟。

此刻裴司行步子迈的大,走的急,颠的冷倾人急忙忙的勾紧了男人的脖子稳住自己的身体。

看着裴司行的这般冷脸失态,冷倾人倒是愉快的笑出了声。

听见怀里的小姑娘此刻居然在笑,裴司行更是直接被气笑了,冷哼了一声。

他双臂收紧,让冷倾人的身体更加贴近自己,低头,直接对上小姑娘的眼。

冷倾人的五官完全挑不出错,尤其是眼睛,眼尾微微上翘,在桃花眼的基础上多了一丝狐狸的勾人夺魄,黑亮的眼珠湿漉漉的,狡黠又无辜。

她还是不说话,忽的别开裴司行的视线,腾出一只手,伸出一根指头,在男人的心口处画圈,嗓音清甜娇媚,“怎么~司行哥哥,这是,吃醋了?”

最后一句话落,冷倾人的指尖刚刚好停在男人的心脏正中央,抬眼,对上男人开始发红的双眸。

裴司行被问得一愣。

吃醋,他这是吃醋吗?

他没爱过人,不懂!

不过,在一想到怀里的这个女人也会像对他这般的对待其他男人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会极度烦躁,

想杀死那些男人,

然后,把她抢过来藏起来。

她,就该是他的私人独有。

察觉到这个念头之后,男人盯着她的脸,眉头微蹙。

冷倾人又抬了手,抚上他眉间阴郁,轻声笑道:“我没有三心二意,司行哥哥,你喜欢我吗?”

不待裴司行回答,冷倾人又在他的怀里使劲儿,嘴唇攀上他的耳边,口中说话带来的阵阵微弱气流进入男人的耳畔。

他听见她笑着轻轻的说:“我喜欢你。”

酥麻难耐的感受从耳尖传递到四肢百骸,裴司行的心因为女孩儿的这一句话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本开始癫狂充满血丝的双眸也一点点的平静下来,恢复成澄明的棕黑瞳孔。

裴司行没有说话,将冷倾人小心的放进了自己的车里。

紧接着,男人跟着一起坐了进来。

车里有备着的急救药箱,裴司行一手握住小姑娘的脚,一手动作很轻的给她上药。

中途,他蹙着眉停了一小会儿,然后,又接着去轻缓的上药。

司机不在,这会儿,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相比刚才狭小了许多的车内空间,气氛显得尤为暧昧,冷倾人自说出那句话过后眼神就再也没有错过男人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遭受了那样的童年,心理能和常人一般才怪,冷倾人记得清楚,裴司行,是有情感障碍的。

他不懂得爱,更不懂得爱人。

这次的订婚,不过是因为裴老爷子身子不行了,为了满足老爷子有生之年能看到大孙子成家的愿望罢了。

至于为什么在众多世家小姐中选择了她,也只是因为她曾于他有恩。

他不懂得爱,那么,她便教会他爱。

上一世,没人教他,他明白的太晚,才会在她死后展开报复,最后追随她而去,一身恶念。

空气里满是女孩儿灼热的视线,容不得裴司行忽视,处理完后,他抬头,看见唇红齿白的冷倾人,望着他的双眸湿漉漉的,溢满了深情。

他像是旅途中口渴许久的行人,喉头干的发紧。

接着顺着她的脸向下看,宝蓝色紧身鱼尾包裹下的身躯曲线婀娜。

想到了刚才抱着她时候的感觉,身娇体软,香气四溢。

男人本能的咽下一口唾沫,有些不受控制的血液滚烫。

冷倾人看到裴司行滑动的喉头,笑意更甚,紧接着直接一把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

轻声:“我来教你,怎么爱我!好不好?”

裴司行看着小姑娘近在咫尺的容颜,像是被下蛊了一般,望着她的眼静默许久,眸子由最初冷锐逐渐演变成自己都未能察觉的温柔,最后郑重的从口中吐出一个字,“好。”

冷倾人笑的很甜,在男人的脸上‘mua’了一口。

就在她打算撤退的时候,裴司行的大掌一把搂住她的后脑,温凉的唇瓣自冷倾人的嘴角扫过,最后落在女孩儿光洁的额头之上。

很轻柔的一个额头吻。

男人的嗓音低沉沙哑,宛如醇香的红酒,让人沉溺。

棕黑的眸色幽深而虔诚,他不由自主的牵起女孩儿的手,对着她承诺:“我会好好的学,好好爱你!”

原创文章,作者:禧糖圆滚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4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