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袭:病娇团宠虐渣满级》小说章节目录冷沛倩,裴司行全文免费试读

订婚宴在冷家自有庄园里举行。

时间差不多了,不等管家上来敲门,冷倾人就自己打开门走了下去。

女孩儿一袭宝蓝丝绸鱼尾礼服,身材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白皙素手轻扶着楼梯,身姿款款的朝着楼下走去。

她从来都是帝国公认的首席名媛,才貌双绝无人可比,只是因为冷沛倩的暗中添油加醋,除了首席名媛这个称号之外,也多了目中无人这个标签。

致使她除了冷沛倩没什么可倾诉的身边人,也因此,才最后中了冷沛倩的圈套。

在打开房门的瞬间,只一眼,她就看见了人群中的裴司行。

24岁的裴司行,宽腰窄臀,身量完美,一头墨色短发,肤色冷白和她不相上下,脸庞冷峻似是刀刻,眉骨高,鼻梁挺,欧式双眼皮的覆盖下是一双看不出情绪的棕黑眼眸。

此刻,她和他四目相对。

冷倾人冲着他扬起一个十分灿烂的笑,踩着12公分的高跟鞋猛地朝着裴司行小跑着过去,声音软软甜甜,带着一丝撩人不自知的娇媚,“司行哥哥~”

帝国几乎人人都知,裴司行是裴家大房的孩子,当年裴家老爷子昏睡不醒,大限将至,二房为了获得全部家产,使得大房夫妻二人双双惨死,只留下当年还只是4岁幼童的裴司行。

二房为了挽救自己的公众形象,才将裴司行养在二房,明里是大房的唯一血脉,是裴家的嫡出大少,实则在二房的日子过的不如一个仆人,轻则拳打脚踢,重则铁鞭上身。

童年时期的各种身心折磨,让他性情变得阴晴不定,心情好时,让你死,心情坏时,让你生不如死。

20岁那年,在清醒过来的裴家老爷子的默许下,一举将二房的势力完全架空,二房也被身无分文的驱逐至海外沙漠,一夕之间,从天堂坠入地狱,生不如死。

老爷子不舍得二房的小孙子,自此,二房的独生子裴宏恺又被老爷子留下。

总而言之,裴司行就是一个手段狠厉的残忍暴君。

众人虽说不太明白为什么裴司行这尊大佛和冷倾人这位女菩萨订婚,但是细来想想也不是很难理解,在帝国商界,也只有裴冷两家联姻才能真真称得上是强强联手。

只是,裴司行不近女色更是人尽皆知,未婚妻不过也只是一个名头罢了。

冷倾人敢这么娇滴滴的叫,岂不是找死。

果不其然,在冷倾人就要扑到他怀里的时候,众人看见裴司行眉头一蹙。

然后,女孩儿一下子扑了个满怀。

裴司行被抱住,浑身一震,眉头依旧蹙的很深,但却本能的伸手轻扶住了小姑娘的腰,害怕踩着高跟鞋的小姑娘重心不稳而摔倒。

眼瞧着冷倾人的胳膊已经环住了裴司行的腰身,并且还将脸直接贴在男人价值不菲的黑色礼服上,还在男人的胸膛处轻轻蹭着,像是撒娇一般。

男人居然没有起杀意?

众人惊讶的微张着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两人的动作。

一时间,偌大的会客厅里时间仿佛陷入了停滞。

这个冷倾人也太大胆了吧?竟敢在裴司行面前如此放肆!

这是真把自己当裴司行老婆了?

莫不是嫌自己命长了?

众人已经开始思考一会儿冷倾人会怎么死?

是扔到海里喂鲨鱼,还是扔到后山喂狮子!

就在众人脑中闪过一百种冷倾人死法过后。

就在此时。

一直没有言语和动作的裴司行骤然冷淡开口:“脚扭到没有?”

冷沛倩给眼皮上了药,就匆匆赶来会场,正瞧见这一幕,她承受能力不怎么行,手里拿着的酒杯‘啪’的滑到地上,里面的酒水溅了一地。

冷倾人和裴司行同时不约而同的扭头闻声望过去,掉杯子的冷沛倩刚抬头,就撞上了两人冷冰冰像是看着一个死物似的眼神。

男人眼底锋芒深沉,女人眼底笑意戏谑。

看得她浑身打了个冷颤。

冷倾人看了一会儿,勾唇一笑,从裴司行的怀里松手出去。

裴司行扭头将视线定格在冷倾人的身上,深邃幽暗的眸子里掠过一丝不满的恼怒,盯着身侧的人,目光宛如雷达一般,牢牢的锁定了目标。

女人刚才抱着他的柔软身段,身上散发出的淡淡体香还萦绕在他的鼻尖。

嗯,不愧是救过他的女人,倒是个天生尤物!

他一时间还想要她的更多!

正想着,冷倾人就已经双手挽住他的右臂,同时,对着冷沛倩抛出一个眼神,笑道:“妹妹,来。”

她顿了一下,然后,又将脑袋倚上裴司行的肩头,“叫姐夫。”

裴司行的身体微微一颤。

此时,周围的人看到这种场景,纷纷吓得大眼对小眼,见冷倾人将注意力放到了冷沛倩的身上,众人又开始小声的窃窃私语。

冷沛倩迟迟没能回过神来,随后,又眼瞧着冷倾人捏着裴司行的手臂仰起头娇滴滴的开口,“司行哥哥~”

见裴司行冷着脸不为所动,冷倾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自己的脚往下一扭。

bingo,脚崴了。

“怎么办,我脚崴了呀!”冷倾人仰着头,长而浓密的眼睫像是一把小扇,随着含笑眨巴的眼睛扑闪扑闪。

无数的对手在他的审讯下溃不成军,他垂眸,明显的瞧见了冷倾人毫不走心的伪装单纯的眼神。

他,最讨厌,别人的欺骗。

哪怕,这个人曾经救过他。

裴司行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下来,阴冷的话还没说出口,女孩儿就又抢先了一步,这回,是实打实的撒娇意味,“司行哥哥~要抱抱倾倾哦!”

冷倾人的撒娇让裴司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爽,金子般坚硬的心肠像是突然被烈火侵入,开始软绵绵的一片。

女孩儿又微微动了脚步,直接一下子倒在裴司行的怀里,男人依旧身体快于脑子的直接伸手轻扶住了她。

冷倾人趁热打铁,将礼服裙摆扯起来一段,刚刚好露出崴了的脚踝,她撅着嘴唇,似乎是生气了一般的冲着裴司行娇嗔:“你看,都肿起来了!”

裴司行顺着望过去,果不其然,白皙的脚踝处是一个凸起的红包,看起来崴的厉害。

裴司行顿时觉得脑子都不能思考了,对着冷倾人就是一个打横的公主抱。

他不是没看见女孩儿刚才故意崴脚的举动,但是他没想到会是真的崴脚。

还是,如此的,不计后果。

冷倾人学着偶像剧里的桥段,揽上裴司行宽厚的肩膀,做作的惊呼了一声,小小的声音娇羞无措,像是一只小小的猫一般在男人的心上柔弱无骨的抓了两下。

让他的心又酥又麻!

该死的,裴司行望着怀里抱着的娇小人儿,小姑娘含笑望他的眼神像是一种无声的勾引。

冷倾人望着男人的俊颜,不由得目光逐渐沉沦。

她抬手轻轻拂过裴司行的喉结,如同最惹火的春药,男人的喉结上下动了一瞬。

原创文章,作者:禧糖圆滚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4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