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越后,我的第二人格更加疯狂了》秦稷 伍朋义完整版免费阅读

“喂,你们放马过来吧,早死早超生!”

秦暴徒挽剑遥指黑龙帮众人,草帽下,俊俏的脸庞狂傲不羁。

郭鄂脸色阴沉,看着少年自信的模样,他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在他看来,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除非他有所依仗。

但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他不得不具象出自己的命魂‘迷魂草’藏匿于袖中,然后‘锃’的一声拔出自己手中的长刀。

“兄弟们,随我上!”

说完,他带头冲锋,气势十足,但是不知为何跑着跑着就落在了后面,一看就是老江湖了。

且先观望,若稳操胜券,则在合适的时机抢人头,可立威;见势不妙,而后遁逃,乃人之常情,也很合理。

况且他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因为袖中迷魂草的技能‘飘飘欲仙’发挥作用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能够立竿见影,所以他的这波操作在他看来,只能说是完美!

‘惟吾德馨’状态下的秦暴徒一眼就看见了郭鄂的小动作,小声对阿呆说:

“阿呆,你就别出手了,找个机会截住他们的后路,今天一个都别想跑!”

说完,秦暴徒眼中红光一闪,手中‘龙渊剑’锋芒毕露,剑身上的巨龙宛若苏醒了一般,怒目一睁,让人望而生畏。

“嘻嘻,从你们拔出武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死了。”

秦暴徒嬉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而后‘噌’的一声踏步向前,头顶的草帽由于速度太快而挂在了背后,一头红发随风而动。

“独孤九剑”

后发先至,有攻无守,只见秦暴徒剑法如天马行空,无迹可寻,从前往后,从四面到八方,每出一剑,便带走一个人。

每个人的死法都一样,正是丝滑的‘水调歌头’,妥妥的的视觉盛宴。

村长流了那么多血,不得十倍、百倍地补回来?

剑随身走,秦暴徒对这种感觉有点上瘾了,一道道剑光从人群里亮起,凡兵与人头一起,被龙渊剑斩得七零八落。

春天来了,路边的枫树却好像到了秋天,红得瑰丽。

郭鄂惊恐地退至马匹前,随时准备跑路,剩下的十来个黑龙帮众胆寒,看着慢慢走来的秦暴徒,手中的武器剧烈颤抖,不住地往后退。

这一刻的秦暴徒,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爽!”

秦暴徒兴奋大喊,黑龙帮众手中的武器“哐当”一声,尽皆落地,转头就跑,嘴里大喊道:

“他是恶鬼,副帮主,快出手啊!”

“快,副帮主,求你做个人吧!”

然而当他们转头时,郭鄂已经骑上马,扬尘而去,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小子的剑法和命魂都非同一般,猛得雅痞,而且‘飘飘欲仙’貌似根本没用,这还怎么打?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兄弟们,点子扎手,风紧、扯呼!”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是他最后能做的了。

此情此景下,黑龙帮众欲哭无泪,虽然嘴里大声咒骂,但身体却很诚实,撒丫子往后跑,看看能不能骑上马。

他们,还是太年轻了。

修士的速度他们怎么比得了?被秦暴徒瞬间追上,斩于剑下。

秦暴徒回头看了一眼血路,没有丝毫怜悯地低声呢喃道:

“罪恶的你们,却死得如此华丽,赚了!”

“但是鲜血,还不够!”

……..

话说郭鄂骑马奔逃,眼见就要进入树林了,回头一看秦暴徒没追过来,松了一口气。

不料阿呆早已在此等候多时,见有人想逃,咧嘴一笑,只见他四蹄腾空,一记雷欧飞踢,顿时郭鄂人仰马翻,落入田间,污泥满身。

跃龙门而神念生,如今的阿呆除了可以说话,更是能轻易感受到天地灵气,引气入体,在妖兽中算是天赋卓绝的存在了。

“嘻嘻,你兄弟们在下面都很想你呢,跑什么?”

这时,秦暴徒已经过来了,蹲在路边一脸戏虐地看着狼狈不堪的郭鄂。

看来跑是跑不掉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来不及思考了,老办法先试试吧。

只见郭鄂‘噗通’一声,双膝跪在田里,嘴里不断求饶道:

“求求您放我一马吧,我上有一百岁的老母等我赡养,下有几个月的儿子嗷嗷待哺!”

“我老来得子,又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死啊!”

“真的,我加入黑龙帮只是迫不得已为了生计,您看我刚刚都没有出手,正是因为心怀仁慈,从不杀人。”

“……”

他看起来情真意切,哭得也撕心裂肺,仿佛比窦娥还冤,杀了他更是罪无可恕。

良久,郭鄂终于行云流水地把自己的悲惨世界说完了,末了,他偷偷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暴徒。

嗯~ o(* ̄▽ ̄*)o,他在思考,有戏!

“好了,你上来吧,别墨迹了!”秦暴徒和煦一笑,示意郭鄂上来。

“呵,也只有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才会相信这种鬼话吧,不过也幸亏这小子心怀仁慈。”

“而仁慈,正是强者的悲哀!”

郭鄂心中冷笑,嘴里却感激涕零地大呼:

“谢谢小哥,我以后一定会改过自新,做一个孝顺的儿子,有担当的父亲!”

“在我心中!”

“您是天上的下凡仙人,有勇,有光,有正义!”

“您是人间的那四月天,是爱,是暖,是希望!”

“在这里,我代表郭家十八辈祖宗,祝您武运昌隆!”

一连串的马屁让秦暴徒‘飘飘欲仙’,可是他明明是怕在田里杀他会脏了自己的‘二仙桥’牌人字拖啊。

如此美妙的误会,却给两人带来不一样的开心。

等到郭鄂上来,秦暴徒看着他感慨万千地说道:

“小郭啊,你活着也真是不容易。”

“是啊,是啊,我这一生,太苦了!”

“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死了就解脱了,你也不用谢我,应该的!”

“撒由那拉!”

一剑出,断魂殇,抬头望,月悄升,林间寂寥,一人一驴赴逍遥。

原创文章,作者:白给迷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47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