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越后,我的第二人格更加疯狂了》秦稷 伍朋义完整版免费阅读

逍遥城的夜晚,街道一片死寂,小贩收摊,商铺闭店,城门大开却无人值守,唯有莱茵河畔的‘春水楼’灯火通明,似乎想要照亮整个黑夜。

姑娘手持明灯,倚门献笑,男子拥美入怀至床榻,急不可耐。

“嘶——”

片刻后,明灯灭,欲海沉,点点落红,皆是往生人。

黑夜,让人的欲望无限放大,而罪恶,由此而生。

“嘿嘿,阿呆,怎么样?我刚才帅吧,一顿乱杀!”

“不过你也很棒,对了,你那一踢可有什么讲究,我也想学!”

清冷的街道,秦暴徒洋洋得意,以手代剑,‘唰唰’乱舞,表情憨厚可掬,与之前判若两人。

阿呆瞥了秦暴徒一眼,嘴角一抽,心里暗想: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村长说的没错,就单看这小子,眉清目秀,宛若邻家男孩,但是杀起人来,眼睛是真的不眨一下啊,不过倒也能处!

说起来,他也算是秦稷的长辈了,该有的逼格还是要有的,于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无他,心中无母驴,四蹄自无敌!”

听呆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秦暴徒心神一震,如醍醐灌顶一般,楞在原地,直到阿呆又走了几步才发现。

“娃儿,干啥呢?麻溜的!”

长期地耳濡目染之下,阿呆的语气与村长如出一辙,那么朴素而温暖。

“我悟了!”

秦暴徒双目有星,如高山流水,觅得知音。

“你悟了什么?”

阿呆莫名其妙,好端端地发什么神经?

“心中无女人,拔剑自然神!”

“一剑斩红尘,一剑断人魂!”

“人有生死,道无情,吾剑不仁,即天道!”

替天行道, 这就是我秦暴徒的剑意,但是秦稷,你糊涂啊,好好的谈什么恋爱?女人,只会影响你拔剑的速度,真是悲哀!

“妙啊!”

一声赞叹后,阿呆梦回十年前,当初在生产队的时候,其它驴都三天两头地出去‘嚯嚯’母驴,唯有他,始终坚守阵地,无论怎么劝都动摇不了他的道心。

身为生产队的精英,他能这么放纵自己,能这么歇着?

不存在的,即使有好多母驴投怀送抱,但他还是一脚就把她们踹开了,稳得不行。

到现在,那一群老伙计不是英年早逝,就是体弱多病,真是令人唏嘘!

这时,他又想到了村长的遗言,不由得有点惆怅:村里的驴,不多了啊,也许我也是该努力一下了。

子孙满堂,有我乐呵的?

害,村长,你就安心吧,阿呆我依旧雄姿英发!

“走吧,别让村长等急了!”

“嘻嘻,对,还有更值得期待的事呢!”

皎洁的月光下,一人一驴,人字拖‘哒哒’声,四蹄‘咚咚’声,就像是地狱阎罗带着马面,来此人间收恶鬼。

暗处, 鬼鬼祟祟的三道人影盯着站在原地的秦暴徒窃窃私语,似乎有所争执。

“大哥,干了这票吧,这可是上好的货色,能卖不少钱呢,城里的夫人现在就好这口!”

“要不还是算了吧,他看上去好像有点不好惹!”

“真没出息,一个毛头小子你都怕?我挥手间就能把他拿下咯。”

“……”

“大哥,你说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三人皆黑衣,一胖子面露狠色,肥手紧握,意为手到擒来;一瘦子尖嘴猴腮,畏畏缩缩,怕遇强人。

此时,两人看向为首的男子,似乎很信任他,只等待他一声令下,无论是进或退,都无怨言,因为在过往的岁月中,他的判断,永远是正确的。

男子国字脸,络腮胡,眼角有疤,身材魁梧,蹲在角落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大棕熊,给人强大的压迫感。

他姓熊,因家中排行老大,故称熊大,从小家境贫困,生活拮据,但却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实力打猎,卖柴,乃良善之人。

当年于街上遇一迷路幼女,于心不忍,送其归家,遍寻无果后,一富贵夫人见女娃长相颇为可爱,自己丈夫又不能行房事,遂欲买。

熊大刚开始义正言辞地拒绝,但是她实在给得太多了,最终还是妥协,昧了自己的良心。

这一次买卖让他尝到了甜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人贩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生活也变得愈发奢靡。

他的弟弟熊二在他的影响下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觉醒命魂后,修炼十载,建立了蓝鲸海贼团,专门从事这个行当。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们上!”

如今他的钱已经挥霍得差不多了,如果再等下去,怕不是要喝西北风了,毕竟过惯了有钱的生活,打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少年,请留步!”

熊大粗犷的嗓音从寂静的街道响起,如雷霆乍现。

秦暴徒转身,先是疑惑地看着三人组,仔细打量后,他兴奋地说道:

“来,我们打一架吧!”

熊大一愣,难道他知道我们的目的,是在钓鱼?或者是黑吃黑?不过看他年纪轻轻的,不能吧!

“放心,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和你说一些事情。”

熊大负手而立,语气柔和,眯眼微笑,缓缓接近秦暴徒,眼角的光滑的疤此刻扭曲,像一条噬人的黑曼巴。

“什么事?”

秦暴徒神情天真,双手一摊,表示自己毫无防备,你可以放心偷袭我,嘻嘻。

三人对视一眼,松了口气,毛头小子,确实不足为惧。

“少年,我和你说啊,天黑,请……”

话未说完,熊大手中石灰粉往秦暴徒眼前一扬,而后三人袖中木棒滑落于手,举于顶,趁此机会擒少年。

然而空中的石灰粉似乎遇到了不可逆的气,突然折返,让三人始料不及,举起的木棒瞬时掉落,双手捂着眼睛,不住哀嚎。

“啊——我的眼睛好痛!”

“臭小子,你找死!”

“退,快退!”

朦朦胧胧中,熊大似乎看到秦暴徒手中握着一把剑,慌忙大喊。

“天黑,请闭眼!”

一道剑光,三颗人头,白灰变红渣,秦暴徒替天行道,费了吹灰之力把他们杀了,冷漠无情!

“我能感受到恶意,你们很不幸!”

善与恶,是相互的,阿呆理解,无需多问,只道:“走,下一站!”

>>>点此阅读《穿越后,我的第二人格更加疯狂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白给迷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47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