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的死对头,他竟对我笑》小说最新章节,秦薇 李景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成男主的死对头,他竟对我笑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两勺糖

角色:秦薇 李景焱

简介:秦薇穿书了,不仅成了最惨女主,还要兼顾剧情不崩,简直不要太累。

她抱紧男主的腿,主角啊,我知道你看不惯我,但这不是我的错啊!
……
可万万没想到,书中的男主居然有着自主意识,完全不安剧情出牌,秦薇这下可慌了。

书评专区

厦门岛的宗寻剑圣:反正我喜欢

阿湫a:很好看,但是我觉得书名和内容感觉不太符合??(个人意见)

喜欢山狗子的苦厄尊者:是双洁文吗?

《穿成男主的死对头,他竟对我笑》小说最新章节,秦薇 李景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穿成男主的死对头,他竟对我笑》第5章 救命符免费阅读

林榆叶拍着胸膛信誓旦旦的道:“害,怕啥呀,李景焱呀,我了解,这种三教九流的小酒楼他是不会来的。”

瞧她都这么说了,秦薇便放宽了心,连呼吸都轻快了许多。

酒过三巡,二人皆是喝的面红耳赤。

“来!再来一碗!”说着,秦薇就往碗中倒酒。

酒水溢出,林榆叶捧起就要喝,才碰到红润的唇瓣,腹中却一阵翻山倒海,满抬手示意道:“不行了不行了,我得解手一趟。”

言罢,捂着肚子飞快的跑出去。

期间,外面传来一阵马的嘶鸣声。

秦薇回头望去,来人是几位贵公子哥。只见为首的一位穿了件大青冰纨织锦蟒袍,腰间系着草绿龙凤纹金带,身材挺秀,留着如风般的头发,发丝乌黑光亮,眉下是炯炯有神的眼睛。

他身后的一人忽道:“咦?那不是摄政王妃么?”

摄政王……妃!

秦薇猛然一呛,虽是微醉,但耳朵灵敏,心中慌乱,做贼心虚般的急忙把脸撇回去,心中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正好小二把她稀奇古怪的动作看在眼里,况且和她一同来的伙伴方才火急火燎的冲了出去,莫不是要吃霸王餐?

遂走到秦薇边上,“客官,十两银子,现在买单吗?”

秦薇一手遮住半张脸,压低声音道:“等一下再付不可以吗!非得现在?!”

言罢,回头瞥了一眼把她认出的那几个贵族子弟,瞧她的方向他们正往走来,心中愈加着急。

小二觉得她更加可疑,重复道:“客官,十两银子。”

看来不给他十两银子他便不会善罢甘休,只好用另一只手在自己怀中胡乱的摸索着,越摸越着急、越摸越大汗淋漓。

这杀千刀的林榆叶怎么还不回来啊!

本该是林榆叶付款的,她人不见了踪影,这叫她如何凭空变出十两银子来。

那小二眼睛犀利,看她没钱顿时失去了耐心,怒道:“你莫不是来吃霸王餐的!”

“不是不是,你再等……等……”

秦薇越说越没底气,只盼着林榆叶那家伙能尽早回来救场。

就在小二的职业操守不容许吃霸王餐的人出现时,一个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僵局。

“我替这位姑娘付了吧。”

说罢,伸手到那宽大的袖子里。

秦薇弱弱的抬眼望去,对上了他温柔的目光、他微微笑着,令人如沐春风。

眼角的余光似乎碰上了一团燃的正旺的火苗,眼睛微微一侧……

我去!李景焱!!

是谁说李景焱不来这种地方的?是谁说的?!

见他站在那好心人的背后,一脸阴鸷,指不定此刻他肚子里的坏水正想着如何收拾她呢。

秦薇吓得跳了起来,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思索着如何做才能挽救这尴尬的一幕。

不知是哪个缺心眼的这时候又补充了一句:“哦,还真是摄政王妃耶。”

你脑子有包啊!还发出一阵感叹词“耶”!

明知摄政王就站在你身旁,还要来一句火上浇油的话,真真杀人不见血,损极了。

只见好心人的手一顿,当下就成了一尊化石了。

终于是他身后的摄政王皱着眉头道:“太子,见笑了,臣的家事就不劳烦您操心了。”

太子哈哈干笑两声,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见李景焱上去一步,秦薇脑瓜子嗡嗡的,神使鬼差的就转身拿起一碗酒,装作醉酒般的往前一递,豪情的喝道:“兄弟,喝!”

此话一出,秦薇也是僵住了。

更令人窒息的是,碗中的酒水由于惯性瀑布般的泼向了李景焱。

完了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

不过下一刻,让秦薇震惊的是,李景焱竟是微微一笑,眼中藏着刀子,仿佛只需一眼,就能把那酒碗,直接捏碎了。

他柔声道:“王妃,别闹了。”

这宠溺兼柔和的声音秦薇从未听过,心中不禁发毛。一个人在露出恶意之前总是戴着一张极具欺骗性的面具。

在他人面前他是装着,她更是装着,索性一“醉”到底,端着那半碗水酒对着那一干人转了个遍,“来,让我们喝肉吃酒,不醉不休!”

她故意将“喝酒吃肉”说颠倒,为的就是让李景焱觉得她是真的醉了。秦薇不知自己为何要这般做,只是觉得这样做心中踏实点。

李景焱温柔的夺下她手中的碗,又怕她哭闹,遂一把将她抱起,冲太子等一干人说了几句客套话便离开了。

秦薇如何也不敢露出破绽来,只得装醉的依偎在他怀中,微微眯眼观察他的表情。

出了醉香楼,他的眼眸已经是冷色一片,死灰般的脸藏匿着丝丝的赤色。

不过,还真别说,躺在李景焱这家伙怀中就如同抱着一张棉被,十分的柔软舒服,有一种让人沉溺其中的魔力。

咳咳,想哪去了?

街上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一路鳞次栉比,街上传来车马嘶鸣商人吆喝,此起彼伏。越是向王府方向走去,喧嚣声越小,小的世界上只剩下自己咚咚咚的心跳。

这觉不是动心的感觉,而是面对未知惩罚的恐惧。

每靠近王府一步,秦薇心中的恐惧便加重一分。

而且她敏锐的察觉到李景焱抱着他是的双手力度在加重,仿佛要将她浑身的骨肉捏碎才解恨一般。

这会儿落到他手中,不死也脱层皮了。

按照原著,李景焱是恨极了原主才对的。不可否认李景焱这人城府深不可测,单是从他抱着仇人便能轻松做到面不改色,这心里到底有多大的忍耐度才能做到如此?

秦薇心中除了敬佩,更多的害怕。

而且,他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她几样,似乎要从自己脸上找出什么破绽才甘心。秦薇见此心虚的闭上了眼睛团在他怀中休息去了。

惹不起躲不起那就装疯卖傻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酒精上头了,秦薇浑浑噩噩间听到了下人们的问候声,便知道自己回到了王府中,心中只盼着他快点把自己送回小莫身边,不然屈身于他小小的怀中气都不敢喘,实在是难受。

身子猛的抖动了一下,随即被轻柔的放下,秦薇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易碎的瓷瓶被人小心的呵护着。

落身之处是一大片柔软的地方,秦薇偷偷的动了动指头,这质感,应该是极好的被褥,鼻子充斥着淡淡的清香,是李景焱的气味,这应该是他的房间了。

这货莫不是对她起了邪念?

不对不对,试问一个人极度厌恶的脸怎么下得去手。

只有这般想着,秦薇才稍稍安心,只是方才被李景焱“勒”紧的地方发麻发痛。

就在她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要不要揉一揉自己的手臂之时,火炭般热的脸忽的被一片又软又凉的东西覆盖住了。

很是……舒服。

入耳的是李景焱的声音,“怎么醉的如此厉害?”

柔柔的声音隐藏着淡淡的担忧。

莫不是自己真的醉了?怎还出现幻听了呢?

秦薇如何也不敢相信这话出自李景焱的口。

就好比一个凶神恶煞的人忽然对你笑了一下,除了惊讶之外就只剩下惊恐了。

“一定是我喝醉了。”秦薇心道。

秦薇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明确:自己可是李景焱的仇恨对象、是他登上九五之尊之位的垫脚石,用完就一脚踢开的工具。

即使真有那种什么情感,顶多也是利用。

这般胡思乱想着,唇瓣忽然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撬开,紧接着是她的齿贝,更加恶心的是什么液体润进了她的口腔。

秦薇的毛发顿时竖了起来,恶心的不行。惊叫而起,一把推开李景焱。

不推还好,这一推,李景焱手中的醒酒汤堪堪淋落在秦薇头上,一滴不剩,活活浇成了落汤鸡。

“啊啊啊——”

秦薇大叫,温热的液体淋了她一身,以为是李景焱的报复,惊魂未定的往床角里缩。

哪想对面的李景焱却是冷淡的将嘴皮勾起,“原来是装的呀。”

他的语气极淡,淡得没有一丝情感却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气魄。

秦薇抱膝躲他如疯子般,发丝上的水珠滴漏在手背上,质问道:“你……你在做什么?!”

知道自己的死期还没到,所以大胆了些。

李景焱充耳不闻,舌尖舔了舔方才被她咬破的唇瓣,狡猾的道:“本王的王妃本王还碰不得了?”

秦薇尽力再往里边缩了缩,指着他颤声道:“你……你要干嘛?”

见他落座于室内的圆凳,秦薇丢了的魂这才回到躯壳中。

他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圆桌,一双凤眼冷冷的盯着床上的她,犀利放眼风有如猎人盯着猎物般令人不寒而栗,半晌才幽幽启唇道:

“听说,你房间的窟窿还没补好。”

“是又怎样!”

“还漏雨?”

“反正没淋到你!”

李景焱微微点头,“明日本王命人把那窟窿凿大些。”

我C!他是有多讨厌原主啊?!

秦薇讪讪的吧闭紧了嘴巴,再多说一句怕不是让她以地为床、以天为被?

“你有意见?”

秦薇咬紧内唇摇头,她敢有么?敢么?!

他满意的微微邪笑,又道:“天已经暗了,你回去罢。”

秦薇等的就是这话,半信半疑的就要跳下床,方正这里她一刻也不想多呆,眼前人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忽的脸上闪过一道冷光,秦薇的眼睛捕抓到李景焱手中多了把匕首。

心中那叫一个怕,她提起鞋子就要快步离开却看到他猛地将匕首插进了圆桌的中央,这逼人的杀气。她咽了口唾沫,才走出两步,轰的一声,那坚实的红木圆桌已经是裂成两半。

他幽幽的看了眼她,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愠色,“怎么?还不走?”

他留她下来自然有他的深意。

胆敢再往前一步,她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哈……哈哈。”秦薇佯装镇定的干笑两声,一步一步的倒退至最初的位置,妥协般的摆手道:“回去做什么呢?还不如留下来陪陪夫君呢。”

谁会和一个带刀的疯子对抗呢。

且看他深夜不去找他的美姬,反而一语不言的在那那块破布擦拭冷剑,莫不是……

秦薇不禁打了个寒颤。

在这偌大的王府里消失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况且,她十分明确自己的地位,一个特别不得宠的摄政王妃,甚至算得上李景焱的仇恨对象。

这吓得她只好撑着打架的眼皮一刻也不肯放松的看着他,万一真的有什么情况,她也好第一时间呼救。

不过,单是盯着李景焱的侧脸看,的确很养眼。但他那凌厉的气势、咄咄逼人的目光时刻提醒着她眼前人是一洞不可窥探的深渊。

沉默的气氛萦绕在两人之间,他一个回眸,眼中的冷意徒然增添了几分。他一句话也不说,似乎想要让她一直紧绷心弦。

论玩弄人心,他还是得心应手的。他倒要看看在他眼皮底下她还能玩什么花样?

秦薇直直的盯着他,也不晓得今晚月黑风高的,会不会闹出什么人命来。

哒哒哒的,屋顶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走动。

忽的烛光微微摇曳,房间外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少人。

这些人都是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如果没猜错,外面应该已经是被围得水泄不通了。李景焱知道,这肯定是秦家人搞的鬼,但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

李景焱垂眸看着手中的匕首,五指收紧。

他心中冷笑,呵!秦梓琬可真是护妹心切,上次不得逞,这次这么快就行动了。

这是要杀之而后快的节奏啊。

他心道:“要不是知道你们秦家的势力,本王怕是死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再看蜷在床榻上的救命符,她的脑袋已经是蜻蜓点水般的上上下下好几回了,难怪听不见外边窸窸窣窣的声音,竟半点都没有爱惜生命的自觉。

也许只有他这种在泥里挣扎过的、连心都是黑的人才知道活着是件多么微妙的事情。

“咻!”

纸糊的窗口突然破了个洞,一支冷箭飞速射来。

>>>点此阅读《穿成男主的死对头,他竟对我笑》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两勺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431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