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月语 靖王小说《系统:王爷,休书拿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系统:王爷,休书拿好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蓝悠

角色:宁月语 靖王

简介:[女强+养娃+系统+爽文] 甜,爽,萌! 系统在手,金银珠宝取之不尽,天下帅哥撩之不尽,前夫是谁?有萌宝就行,什么,前夫竟是真命天子?好吧,为了完成任务,她只得各种撩, 一向不近女色的王爷冷声斥责:伤风败俗!

宁月语 靖王小说《系统:王爷,休书拿好》全文免费阅读

《系统:王爷,休书拿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贱人!”

宁月语耳边响起一把陌生男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先是一愣,然后满眼惊艳,迷蒙的视线间是一张俊美无双的脸庞。

剑眉入鬓,眸灿若星辰,好一个神仙大帅哥!

将她花痴的样子看在眼底,龚烨眼里则寒霜满布:这贱人才对他下毒,想要谋害亲夫,现在还想装蒜,以为装无辜就能蒙混过关?

龚烨俊美的脸面无表情,一手掐住她的脖子,声音冷冽:“宁月语,你在交杯酒里下毒,以为本王死了,就能跟奸夫双宿双飞?简直愚蠢至极,本王死了,不仅你得给本王垫背,就连宁国候府都要给本王陪葬!”

“放开我!”

被他身上散发的威压弄得几欲窒息,宁月语拼命想拉开掐住喉咙的手,却怎么也推不开他之际,才发两人的姿态有多暖昧。

究竟怎么回事?

她明明应该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怎么眨眼间就被这个男人压在床上,还有她雪肤之上布满红痕,两人姿态暖昧,还有弥漫在空气中的让人脸红的气息,前不久发生了什么事是不言而喻了。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要被掐死了!

宁月语只觉得头痛欲裂,脑壳里像被一把锐利刀刃猛烈搅动,一些零碎的片段在脑海里播放着,让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原来,她穿越了。

这是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凤鸣朝。

这身体的主人也叫宁月语,是定国庶女,被皇上赐婚嫁给靖王,也就是眼前的男人。

对于一个庶女来说,能够嫁给当今皇帝的儿子当王妃,那可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偏偏原主脑子被夹了,竟然不想嫁王者,非要嫁给一个青铜。

不知道她怎么被那个书生洗脑了,竟然想出在交杯酒中下毒,谋杀亲夫,以为靖王一死,她就能跟心上人双宿双飞,殊不知反把自己给毒死了。

最惨的是宁月语什么都没干,却要当替罪羊,为原主承受靖王的怒火。

她不要死呀!

宁月语拼命挣扎,尖锐的指甲猛地扫过龚烨的脸颊,在上面划下三道血痕。

龚烨伸手摸了下脸,低头看了眼手上的血迹,摩挲了下手指上的血水,他冷冽的眸子一敛,看向宁月语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死人。

“你别血口喷人,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下毒,你不是好好地么?”赶在龚烨开口之前,宁月语抢先呛道。

“这里是靖王府,酒是你准备的,周围都是你的人,我孤身一人,怎么在你的眼皮下毒害你?”

龚烨眸光微敛,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

“既然你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本王承全你。”

龚烨翻身下了床,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走到桌边,拎起那杯原本应该他喝下的交杯酒,走回床边,将杯子递到宁月语面前。

“把这酒喝了。”

宁月语茫然地盯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当视线移落那只玉杯上时,突然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这杯是毒酒!

为了让他喝下毒酒,原主也喝下自己那杯交杯酒,不过,宁月语不解的是,原主明明服过解药,怎么还会中毒身亡,而这男人又是怎么知道酒里有毒?

“喝了,我就相信你是清白的。”龚烨不容拒绝地将酒杯送到宁月语嘴边,眸光冰冷,大有她不喝就硬灌之态。

盯着那杯致命的交杯酒,宁月语脸色煞白,这是喝要死,不喝也是死!

不,她不要死,只要不死,让她做什么都行。

【恭喜宿主启动本系统,只要你跟本系统进行绑定,完成主线任务,宿主便能得到永生。】

“你是谁?”

【本系统是51129,你在原世界已经死亡,是本系统把你带到这里来,可你想在这里获得重生,就要跟本系统进行绑定,完成主线任务,现在你愿意跟我绑定吗?】

“我若拒绝呢?”

【那你就会魂飞魄散。】

“我若答应了,你能送我回原来的世界吗?”

【主要你能完成主线任务。】

“怎么,你不敢喝这酒?”见她只是定定地盯着手上的酒,龚烨嘲讽道。

“是不是只要我喝了,你就不再诬蔑我要谋杀亲夫,证明我是清白的?”宁月语抬眸问。

他睥睨着她,语气冷漠却一锤定音,“是。”

话声方落,宁月语就一把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再将杯口向下晃了晃,挑衅地斜睨着他。

“一滴也不剩了,可以了吧?”

龚烨死死地盯着宁月语,想从她脸上的表情判断她有没有中毒。

半晌后,宁月语脸色事常,一点也没有中毒迹象。

“现在,可以证明我是清白的吧?”宁月语咧了咧嘴道。

龚烨微微皱眉,怎会这样?

宁月语婢女明明招供了,她在交杯酒里下了毒,要毒害他的,对了,她预先服过解药了。

龚烨狭长的眼眸里泛起寒霜,一手捏住她的下巴,“真相如何,你我心中有数,你最好祈求我没抓住那奸夫,否则……”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只是冷哼了声,然后,拂袖而去。

等龚烨的推门走出房间,宁月语才吁出一口气,终于过关了。

不知道是刚才经历了一场激烈床上运动,还是宁月语刚穿过来,还没完全跟这副躯体完全融合,才放松下来,一股浓烈睡意瞬间袭来。

陷入黑暗前,宁月语暗自决定,一定要找机会逃离靖王府,看龚烨那架势,必定不会善罢干休的,却不知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

在她晕睡过去没多久,靖王府来了一个让她从靖王妃,变成阶下囚的客人。

次日清晨,宁月语在一阵喧闹声醒来,想要起身,可昨晚被折腾得太厉害,又饿了一天一夜,浑身乏力,根本就爬不起来。

“奉丽妃娘娘之命,王妃身子抱恙需要静养,今天起,兰香院闭院,无丽妃娘娘允许,不准任何人探望。”

“王爷呢?王爷怎么说?”

“今天早上,王爷已经奉旨出京,领兵赶赴边疆抵御外敌了。”

宁月语用力睁开眼睛,只见她的陪嫁婢女们被管家带来的人赶走,不出片刻,喧闹的兰香院变得寂静一片。

“有没有人给我倒杯水……”

宁月语嘶哑的声音飘满在空无一人的兰香院上空,久久无人回应。

原创文章,作者:蓝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427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