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王盛宠:丑颜医妃是个白切黑》小说章节目录苏亦承,白浅雅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残王盛宠:丑颜医妃是个白切黑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被猫

简介:她是现代最强神医特工,一朝穿越成为相府爹不疼娘不爱的丑颜嫡女。后母伪善,庶妹绿茶,亲爹极渣,叔伯觊觎家产!看她手撕白莲,吊打渣男,狂虐一众极品!虐渣一时爽,一直虐渣一直爽!可哪知,一道圣旨,将她许配成了残王正妃,从此帝京永无宁日!什么?残王克死了两任妻子,我是第三任?大婚当夜,她想要翻墙逃走,却被人狠狠压在了身下。”说好的残王有疾。不能人事呢?都是骗子!“

角色:苏亦承,白浅雅

《残王盛宠:丑颜医妃是个白切黑》小说章节目录苏亦承,白浅雅全文免费试读

《残王盛宠:丑颜医妃是个白切黑》第1章 我怎么舍得让你如愿?免费阅读

“滚开!救命,救命!”身着大红嫁衣的白若微向着门外求救。

今日是她与承王苏亦承的新婚夜,可为什么,这个浑身恶臭,全身破烂不堪的乞丐却出现在新房里?

她奋力挣扎,可却无法逃脱乞丐的钳制。

“你还真觉得自己能嫁给承王?你这只破相的肥猪,承王怎么会娶你?你和我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乞丐淫笑着,撕扯白若微的嫁衣。

白若微年少时出了意外,右眼边上有一处直到耳垂的伤痕,幸而没伤及眼睛,但是还是让她破了相,再加上她满身肥肉,白胖如发面馒头,更是显得她丑陋至极。

听到乞丐的话后,原本就自卑的白若微更是心如死灰。

与其被乞丐侮辱,不如……

她拔下头上金簪,毫不犹豫,狠狠插入自己心脏!

白若微死了,怀着无尽的怨恨与痛楚,她静静躺在红烛摇曳的洞房之中,死不瞑目!

那双漆黑的眼瞳之中,突然闪过一丝金色,生命流传,生死轮回,死者离去,生着回归——有什么东西渐渐流入她的身体之中。

她猛地惊醒,看向眼前的乞丐。

原主的记忆在她脑海中汹涌澎湃,但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些记忆。

她死了。

她是二十一世纪最强特工医者,却死在一场爆炸中。

但她又活了。

穿越到了南国相府受人欺凌,肥胖丑陋的懦弱草包,白若微身上。

她猛地转醒来,第一眼看到的,竟是肮脏乞丐,晦气!

看着眼前散发着恶臭的乞丐,白若微朱唇轻启,淡淡说了一个字。

“滚!”

那乞丐亲眼看到白若微死而复生虽然惊奇,可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你怎么能让我滚呢?今天是你和我的洞房花烛夜,哪有新娘子让新郎滚的道理?”

乞丐还以为白若微是刚刚懦弱可欺的白若微,依旧腆着脸,淫笑着靠近白若微。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

“警告?”

下一秒,白若微拔下头上另一根金簪,发丝无风自舞,她狠狠扎向乞丐……而乞丐的惊叫声也划破了寂静的夜。

很快,就有人从外面将紧锁的大门撞开。

一身白衣,清淡如莲的白浅雅缓步走入房中。

只见白若微靠在床上,胸口有一大滩血迹,而乞丐则捂着被金簪刺穿的右手不停尖叫着。

那叫声,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姐姐,你真不要脸,大婚之夜,竟然与一个乞丐在承王府中私会!”

白若微喘着气,轻点自己天池、太乙两处穴道后,她胸口处的血液缓缓止住。

“你想陷害我,也要找一个好一点的理由。”

白浅雅脸色微变。

“人赃并获,姐姐你竟还狡辩,真是厚颜无耻!”

“厚颜无耻我哪里比得上你?”

白若微从床边站起,因为失血过多的关系,她有些站不稳,可饶是这样,她依旧脊背挺直,宛如青松修竹。

“犯人总会回到案发现场,而陷害类案件,第一发现者往往就是凶手。”

她身为特工,精通各种技能,这种案件,在她眼中就是小儿科,只不过以往她是破案人,现在她却成了受害者。

“姐姐什么意思?”

“这个乞丐,就是你送给我的新婚大礼吗?”白若微指了指缩在墙角的乞丐说道,“可惜,我无福消受,这种肮脏‘东西’只有你能配得上!”

“姐姐,你怎可以这样污蔑我……”白浅雅不知为何,突然开始流泪,“姐姐你新婚之夜和别人私通,被人发现拒不承认,竟还想将罪责推到妹妹身上……姐姐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白若微看着白浅雅一脸厌恶。

她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绿茶!

尤其是这种会演戏的绿茶,将身边人骗得团团转,那些被骗的人还为她说话!

而这个时候,外面却传来了一声清朗的男音:“自然是因为白若微心思狠毒,生性下贱,哪像浅雅你,性格温柔,善良大度。”

白若微向白浅雅身后看去,只见一穿着红色喜服的俊朗男子从外缓缓走来。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白若微的夫婿,承王,苏亦承!

苏亦承走到白浅雅身边,将白浅雅揽入怀中,朝他温柔一笑。

两人伉俪情深模样,仿佛他们才是一对。

真是婊子配狗,天长地久。白若微在心里冷笑。

“白若微,你可认罪!”和对白浅雅的温柔不同,苏亦承对白若微可谓是雷厉风行,不留一丝情面。

“有罪才能认罪,我犯了什么罪?”

“大婚之夜,与男人暗通曲直,这是一罪;被人发现,还想栽赃嫁祸给妹妹,这是二罪;对丈夫横眉怒指,面露不屑,这是三罪。三罪并罚……”

“怎样?”白若微抢先开口道,“是要休了我,还是要杀了我?”

苏亦承和白浅雅没想到白若微竟会抢先开口。

“你想休了我,再娶白浅雅罢了……又何必这般大费周章。”

苏亦承求娶白府嫡女,白府一共有三位嫡女,适嫁的一共有两位。

一位是前正妻许氏留下的嫡女白若微,另一位,就是现任正妻王氏所生嫡女白浅雅。

白丞相白海生对前妻有所亏欠,所以做主将白若微嫁给苏亦承。

原以为王氏会极力反对,谁想她竟高高兴兴将白若微送进王府之中。

如今想来,是早已经想好了在洞房中侮辱白若微的计划。

白若微与乞丐通奸,无论如何都会被休,她在大婚之夜受辱,于家族名声有碍,自然无法回到白府中,王氏能除去白若微这个眼中钉,白浅雅则能以白氏嫡女的身份再嫁承王府中。

若白若微受辱自尽,那便更好了!

一个死人,不会喊冤,不会报复,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可他们哪里知道,除了一个懦弱可欺的白若微,却来了一个特工神医的白若微!

白若微挺直脊背,缓缓走到苏亦承面前,冷眼扫视着眼前狗男女道:“你们这样陷害我,我怎么舍得让你们如愿!这事,完不了!”

原创文章,作者:被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4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