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医女》沈悦 沈媚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将门医女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雨闲

角色:沈悦 沈媚

简介:【双重生+强强对决,医毒双绝女主x病弱腹黑男主】前世她助夫君成为皇帝,可登基之日却将她五马分尸,让她全家覆灭!九爷为她一夜白头,血洗未央宫,颠覆皇权,本是有情人,却修无情道。这世她重回十八岁,弟弟父亲尚在,她也尚未出嫁,一切还没开始。沈媚誓要报仇雪恨,挽救前世遗憾!可这世小九爷怎么好像不太一样?小九爷:“没想到吧?其实我才是最终boos……”

书评专区

我只爱睡觉?:不得不说这个文虽然开头也是所有重生文的固定套路,但是后续发展完全出人意料,行文流畅,节奏紧凑,毫不拖泥带水,基本每一章都会发生一个剧情点,这种不拖沓的文真的看的人很爽,而且出场的这些人物也各有千秋,性格鲜明,最吸引我看下去的一点是女主不像其他重生文那样,前世对渣男死心塌地然后死前知道男主对自己有多好多好重来一世又对男主爱的死去活来不辜负他这样,这个文的女主就很理智,知道男主对她的感情但也只能做到感动大于爱慕,不会一上来就爱的你死我活非你不可,感觉女主是想专心搞敌人搞事业这种,事业大女主给我支棱起来!

《重生之将门医女》沈悦 沈媚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将门医女》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未央宫上空阴云密布,暴雨如盆倾覆,一时间电闪雷鸣。

沈媚躺在未央宫前冰凉的青砖上,云纹绉纱袍上满是怖人血迹,发丝散乱,娇媚眼神有些涣散。

本应精致清丽的面庞被凌厉匕首划得满是伤痕,血流不止,快难以辨认身为人的模样。

衣衫半褪着,娇嫩白皙的腹背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任凭狂风暴雨冲刷,凉意席卷全身。

腹背突然被高跟礼靴碾上,三寸尖芒贯穿她的身体,留出一个血洞,痛得她面部扭曲,咳出一大口鲜血,生机不断流逝。

“姐姐,二爷已经登基,你这废物也是时候该下黄泉了。”脚踩沈媚的沈悦,把玩着手里匕首,笑得挪揄。

“你这样对我?就不怕二爷杀了你?”

沈悦却好像听到天大笑话一般,笑得花枝乱颤,摆弄着的匕首都快拿不稳了,掉落在地面。

沈媚看到掉在眼前半寸处的匕首,惊得瞪大杏眸,“相思刃!这明明是我送于二爷的定情信物,怎么在你手里!?”

“哈哈哈,原来毁你面容的这玩意儿叫相思刃?名字倒是起得雅致。”沈悦答非所问,扶额狂笑,直到笑累了,才补充道,“这当然是二爷给我的呀。”

“你胡说!我要见他!!”

“实话告诉你吧,二爷从未对你动过心,从前万般,都是伪装。你不过就是二爷手里一颗棋子——协助他登基的棋子!”沈悦一边说,一边作陶醉状,“二爷真正爱的是我,我从入宫前,就已经是他的人了……”

“不可能!你说谎,你骗人,我不相信!”沈媚止不住摇头,心中最后一丝希冀也被敲得稀碎,满目苍夷,好像一下衰老了十岁。

“我的好姐姐,妹妹又为何骗你?”沈悦俯身揪起沈媚被雨水打湿的青丝,指着未央宫外大火漫天,叫杀声四起,“看看这场面,姐姐你还不明白么?”

头发牵扯着头皮,揪得生疼,雨水冲刷脸上刀割的伤口,冰冷掺杂火辣辣的痛,眼眶欲裂,狼狈不堪,血止不住得流。

“如今妹妹即将母仪天下,便让你做个明白鬼吧。其实当年舍命救你的,根本就不是你心心念念的二爷,而是心心念念着你的病秧子老九。”

“不过如今老九早就为你战死荒外,呵呵,还有你父亲沈不肆,连带你们沈家千百个人头,替二爷铺好了登基的路。”

沈悦呵呵冷笑,摁着沈媚的头嗑向青砖。

一下又一下,鲜血淌满了未央宫门前青砖,又很快被暴雨冲刷干净。

她手上一边动作,一边作势,表情浮夸,“姐姐这是为何,妹妹只是看你快死了,可怜你。只是告诉你真相,没必要把头磕破吧?哈哈哈。”

她嘴里爆出尖锐的笑声,满脸嘲弄,得意。

当对上沈媚不甘的杏眸时,她又不禁吓了一跳,冷汗直流。

沈媚流着血泪,口鼻出血,额头被砸得向内微微凹陷进去,面色煞白得吓人,又被满脸刀痕与血迹点缀着,已经看不出人样。

她眼神却布满坚定狠戾,阴煞阴冷,血海深仇,宛若林间厉鬼,地狱修罗,说书人口中的女罗刹。

“沈悦,我会化作厉鬼,日日夜夜缠着你和温笑暖,我会让你们不得好死!”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你们不会善终!”

沈悦心惊肉跳,避开那足以将她千刀万剐的凌厉目光,赶紧向周身小厮命令,“来人,将这个贱人五马分尸,人头悬在城墙上直到自然腐烂,四肢全部剁碎了喂狗。”

“这个贱人,死到临头还口出狂言,我倒看你如何化作厉鬼?”她玉手拍拍惊魂未定,尚在起伏的酥胸,亲眼看着沈媚遭受五马分尸。

绳索缠紧纤细脖颈,让沈媚呼吸困难,从四肢百骸传来强硬拉扯力道,拽得她生疼,四肢好像就要被抽离出去。

好疼……浑身要被撕裂。

如果有来生,我定然要沈悦和温笑暖这对渣男渣女血债血偿!

可是真的有来生吗?

一滴血泪滚落,沈媚艾艾叹息。

五匹马受惊发出悲惨嘶鸣,使出全身气力向不同方向狂奔,伴着猎猎风声,血溅当场。

沈媚死了……

霎时雷声大作,闪电直劈而下。

四周烟雾腾升,始终难以消散,但烟雾中却有一个黑色身影,越来越清晰。

“老九?!你不是已经死了?”

黑衫青年眼神冷冽,一步一步,越走越近,一把古刀上布满绯红血迹,将整把刀染成红色,腥气扑鼻。

“老九?!你不是一个废人?”

黑衫青年面若寒冰,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没有任何人可以拦下他前进的步伐,宛若修罗恶鬼。

“老九?!你不是……”

沈悦话还没说完,已经身首异处,头颅滚落几米,还是维持着惊异,茫然,不甘,慌乱的表情。

黑衫青年抿着薄唇,从开始到结束没有说一句话,捡起地上相思刃,只是微微摇头,心好像在哭泣。

他不忍去看尸体已经四分五裂的沈媚,神情痛苦,握着相思刃的手不住颤抖,满头乌黑任由风的性子拨弄着。

“终究还是……来晚一步。”他自嘲一笑。

风还在刮,雨还在下,只是渐渐趋于平缓,没了如盆如注的气势。

阴沉天空缓缓飘起雪花。

宫外还是兵器声,打杀声,惨叫声一片,燃着烈火,尸首堆积,一片狼藉。

他缄默站着,宛若鬼斧神工般的雕塑纹丝不动。

不知过去几个时辰……任凭飘雪化为暴雪,承接洗礼。

黑发变白发,竟不知是为情愁白还是为雪染白?

不知何时,黑衫青年身后出现位白衣少年,表情无悲无喜,踮起脚为他撑起油纸伞。

“回去,冷。”

“老师,她死了……忍寒该怎么办?”

“有情无情皆是道。天地不仁,大道无情,汝若从此改修无情道,善。”

原创文章,作者:雨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369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