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医有黑科技》小说章节目录萧何,沈浪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这个中医有黑科技

小说:神医

作者:弈洛

简介:中医药被列入国际疾病分类,人体经络显影照片问世,中医迎来了万丈孤独之后黄金复苏的时代。一个对中医失望,被世家除名的弃子,一块史前化石,偶得超脑时代残缺不全的医疗芯片,幡然醒悟“不是中医不行,而是吾辈不行”。在超级医芯的加持之下,带领着中医走向星辰大海。不管中医,还是西医,能救人命都是良医。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发现另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可怕”事情。不存在所谓的他们,一直都是我们

角色:萧何,沈浪

《这个中医有黑科技》小说章节目录萧何,沈浪全文免费试读

《这个中医有黑科技》第1章 神秘的医芯免费阅读

“云海,你说你整天拿着块破石头在那看什么?拿来哥们瞧瞧。”

说着萧何一把从云海手中抢过他凝神打量的石头。

“喂,你。。。”

云海一个走神被萧何抢了去,连忙说道。

萧何不以为拿起来对着太阳光,眯着眼睛看了看,惊讶地说道:“咦!还真有东西,云海,你快来看这东西是不是有点像。。。像什么来着。”他一时间也想不出来。

“电脑芯片!”云海没好气地说道,这是他得到这块石头之后,发现的唯一可以类比的东西。

“对对对。。。”

萧何恍然大悟,惊讶地说道,“你还别说,真是越看越像。”

说着走回到云海的电脑桌前,看着他电脑界面正打开着《三星堆文明是外来文明吗》的网页,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摸了摸云海的头,故作疑惑一本正经地说道:“没有发烧啊!”

云海一把打开了他的手,从他手里拿回化石说道:“拿来。”

萧何笑了笑够了,闹也闹够了,正襟危坐地说道:“云海,你不会真认为三星堆文明是外来文明吧?”

云海没有答话,拿着鼠标在电脑上点了点,打开一个网页说道:“你看。”

萧何定睛一看,原来是一篇关于《2.5亿年化石,里面藏有电脑芯片,至今仍是未解之谜》的报道,而报道中的照片上清晰可见一小块矩形排列,类似于芯片一样的东西,而这东西与他刚刚看到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云海手中的这一块更加完整一些。

他惊讶地问道:“海子,这东西你从哪里搞到的?”

听他问起这个,云海想起了那个疯疯癫癫一直在紫金山天文台附近转悠的老头,他在急诊实习的时候接诊过老头好几回了,每一次都是因为低血糖昏迷被送到了医院来。

每一次都没钱交,在医院注射一点葡萄糖就走,过不了多久就又会被送回来。云海在急诊实习的一个月里,就接诊了那个老头不下十次,老头所有的医疗费用都是他垫付,每一次他还给老头一些钱,老头也不拒绝,拿了钱就走。

最后一次老头在弥留之际把这块化石塞到了他手中。

“就是那个。。。”

不等云海说完,萧何拿起云海练习指力放在桌子上的银针,抓起他手,朝着中指毫不犹豫地刺了下去。

十指连心的痛,云海本能地想要把手缩回来,但是兴致勃勃的萧何早就做了准备,牢牢地抓着他的手,用力地挤着,直到血一滴一滴地滴在石头上,然后流过了石头光滑的一面,滴在地上这才放手。

云海连忙拿起桌上的纸巾,用力地压住食指,恼怒地说道:“你小子想干什么!”

萧何不顾他的质问,拿起石头左看了看,右看了看,不解地说道:“怎么没有反应呢?”

云海看他认真的样子,强压着心中的怒火,问道:“什么没反应?”

萧何一脸认真地解释道:“书里面不都是这么写的吗?但凡遇到天地奇物,滴血试一试,必定天降异相,奇物认主,获得异能,横扫天下,美女,金钱,权利,天下我有。”

闻言,云海差点没有一口血喷出来,这小子是看小说走火入魔了吧,压着火,咧着嘴,咬牙切齿地问道:“敢问这位少侠,这等好事,怎么不用你自己的血试一试呢?”

萧何脱口而出:“我这不是怕痛嘛。”

“滚!!!”

云海一记狮子吼,犹如冲击波,震耳欲聋。

萧何连忙将石头丢给了他,拿起自己的白大褂,说道:“我下午科室还有手术,我先走了。”然后跑出了宿舍。片刻之后又回来,探着头嬉皮笑脸地说道:“老四,日后你飞黄腾达了可不要忘了,三哥我今天的相助之恩。”

云海抓起桌上的石头,就准备砸过去。

萧何见状连忙把头一缩,一溜烟跑了。

云海好气又好笑,扭头看了看手中的石头,发现有些不对劲,那些附着石头表面的血迹似乎变淡了,而且是往石头里面渗透了进去。

这。。。这怎么可能?云海目瞪口呆地想着。

猛然间一股强烈的脑电波传到了云海的脑袋之中,尖锐的刺激之下,云海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云海意识里冒出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原来小说里说的是真的。

还好此刻宿舍之中没有其他人,要不然肯定会被现在奇异的现象吓死了。“只见云海手中握着的化石轻轻闪烁着一丝丝红光,一个机械的声音突然在他的潜意识里响了起来:“医疗芯片被激活,编号9527光脑系统医疗区块链正式启动。宿主染色体48条,符合基本融合要求,启动芯片与脑域融合。”

云海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他清晰地看见一个身穿着青布长衫面目狰狞的人,正小心翼翼地用手中的“手术刀”一层一层地划开了一个妇人的肚皮,然后找到了有问题的肠管,用一根鱼骨连着的“树皮丝线”慢慢地将肠管吻合起来,最后在一层一层地将肚子上的切口缝合好,就像做了一台外科肠穿孔修补术一样。

但是云海可以肯定从那个人的衣着打扮来看绝对不是现代的人,有些几分华夏古代人的影子,他手中的‘“手术刀”也并非是现代的手术刀,更像是现代手术刀的雏形,还有他用的线绝对不是现代的“高科技”的缝线,最大的问题是他用的是鱼骨针。

要知道这些刀啊,针啊,线啊,云海再熟悉不过了,他在金陵医科大学最后的一年主攻方向就是普外科。

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梦里面那个人完成了“手术”之后,抬头看着他笑了笑。还是带着一丝嘲笑的意味。

他笑什么?是笑自己孤陋寡闻,见识浅短吗?

就在这一瞬间云海想起一句话来:“不是中医不行,而是吾辈不行。”

云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但是这样的梦境也未免太过真实。每一个细节都如此的细腻入微,就像那个人,那台手术已经做了无数遍一样。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么一个肠穿孔的修补术,要知道这可是他心中最大的执念和心结,也是他潜意识之中最深最痛的记忆,也正是因为这个解不开的心结,他放弃了学了十多年的祖传中医,改学了西医。

而此刻他看到的画面仿佛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试图修复他的执拗和偏见。

“叮!芯片与脑域融合完成,宿主脑域开发10%,开启初级医疗云盘。”

“谁?是谁在说话。”云海被从沉思之中惊醒,有些惊慌失措地四下打量着。只不过这不是现实空间,而是在他自己的潜意识之中。梦境消退,四周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和沉寂之中。

等到云海醒来的时候,宿舍还是那个宿舍,手中的石头还是那块石头,但是石头上的血迹不见了,原本包裹在石头里面的芯片也消失了。

就在他愕然疑惑的时候,一阵闹铃声响了起来,云海一看时间已经快下午五点了。

“糟了!”

他这梦居然做了一个下午。他急忙拿起自己的白大褂,随手将石头踹进了兜里往科室跑去。

一路小跑云海发现自己的反应好像迅捷了很多,来不及深究,云海是紧赶慢赶,还是赶在了交接班之前来到了科室。

不过他刚走进普外科的大门,值班的护士徐潞就对他说道:“云医生,沈医生和阎副主任去急诊科急会诊去了。阎副主任交代了看到你,让你也赶过去。”

云海想也没想,转身又往急诊科跑过去。

刚到急诊科抢救室就看见阎副主任黑着脸,背着手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貌似经历过激烈的争吵。

临近退休的急诊科刘永泰主任义愤填膺地说道:“阎敬军,你就说这手术你做不做。你们科不做,我急诊科来做。你怕承担风险,我老刘不怕。”

阎敬军不屑一顾地笑了笑,拉长着脸说:“你做?现在病人的血小板不到5千,没有足够的血源,上了台也是个死。”

“那也比什么都不做,干看着他等死强。”刘永泰丝毫不让,怒怼着说道。

两个主任级别大佬之间的争吵,云海只能听着。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他这个迟来的实习生,他悄悄地移动到沈浪的身边,小声问道:“沈师兄,什么情况?”

沈浪的小眼睛瞥了一眼云海,眼神并不是很友善,似乎在埋怨他为什么不早一点来,这样的话他就不用蹚这趟浑水了。如果这个时候阎主任决定冒险给这个病人做手术,他指定跑不了。像这样的肝破裂修补手术没有几个小时根本下不来,现在连能不能准时下班都成问题了,更别说他今晚还约了个小师妹去欢乐时光。就差这十几分钟,沈浪内心那个郁闷啦。

只见他低着头小声地带着“教训”的口吻说道:“下次早点来。”

云海歉意地笑了笑,脑海里还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幕幕。

不过现在似乎阎主任没有冒险做手术的意思,沈浪这才心情好点,简单地说道:“车祸,肝破裂,RH阴性血,血小板5千,医院没有血,做不了手术。”

云海一下子就明白了眼前的状况。Rh阳性血的人很普遍,Rh阴性血在华夏人群中占有的比例仅为0.3%左右,属于稀有血型,也就是常说的“熊猫血”。

虽然说“熊猫血”患者只有在输注红细胞时需要考虑血源的Rh阴性或Rh阳性,而在输注血小板时则不需要考虑。但是以目前的存储条件血小板最多只能保存5天,血液传播疾病筛查需要1~2天,实际上血小板也就只能保存3~4天,而这也就决定了在急诊需要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提供Rh阴性献血者捐献的血小板。

换句话说,如果现在不能立刻找到一位稀有血型的献血者献血的话,这个患者就是死路一条。要么死在抢救室里,要么死在手术台上。

横竖左右都是死,这也难怪普外科阎敬军和急诊科刘永泰两个主任会争的面红耳赤,谁也说服不了谁。

这个时候云海的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奇怪的念头,既然没有外来的血帮忙,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刺激患者自身的造血功能,代偿性补充血细胞呢?

就在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的时候,云海“看”到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犹如之前梦境一样,栩栩如生。还是那个青布长衫面目狰狞的人,居然用中药和针灸的方法解决了术中和术后的出血问题。

这。。。这怎么可能呢?

要知道他在选读金陵医科大学西医临床专业之前可是学了十几年家传的中医,而且他们云家还是目前华夏公认的五大中医世家。只不过这一点就连跟他一个宿舍睡了五年,关系最好的铁哥们萧何也不知道。

可是即便如此,在云海对传统中医的认知观念之中,中药见效一般比较缓慢,没有两三天,几副药的时间,根本不太可能见效。虽然也有病重下猛药的说法,但是绝不是眼前这种濒临死亡的情况。

再说针灸,谁都知道中医有这么一套。而且作为云氏一脉的子弟,云海当初为了练习针灸,还专门下了苦功夫来练习指力,到如今十多年的指上功夫积累,已经能达到了三寸毫针贯穿百余页纸的地步。

但是十几年的功夫现在除了能帮助他在拿手术刀的时候手稳一点,似乎没有太多的用处。毕竟真正能够说靠针灸就能达到治病有效的,本来就少见,更别说是什么利用针灸止血了。

见云海傻站在那里,沈浪不屑地笑了笑,心里认定他一定是被吓傻了,小声说道:“云师弟,你放心,我敢打赌阎主任肯定不会给他做手术。这个人只能说命不好,死定了。”

他的话让云海心头一颤,是啊,既然已经没有办法了,为什么不试一试呢?试还有一线希望,不试真的就只能看着病人死在这里。

就在两个主任僵持不下,火药味十足的情况下,躲在角落的云海突然冒出来一句:“我有办法。”

原创文章,作者:弈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34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