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舔狗以后,我暴富了》小说章节目录秦远光,孙婉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不做舔狗以后,我暴富了

小说:都市

作者:伊丽莎白一号

简介:秦远光是个尽职的舔狗,连肾都捐给女神的弟弟,还没出院未婚妻却要和富二代结婚了。走投无路之际,一扇神奇的门带他回到过去,一切1980年开始。成首富,找父母,秦远光一不小心成了传奇,不做舔狗以后,甩了他的女人反倒变成他的舔狗……

角色:秦远光,孙婉

《不做舔狗以后,我暴富了》小说章节目录秦远光,孙婉全文免费试读

《不做舔狗以后,我暴富了》第1章 捐肾免费阅读

秦远光捐了一个肾给准小舅子,这才两天,未婚妻孙婉露就来取消婚约。

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小鸟依人地靠在另一个男人身上,秦远光一阵心酸。

“孙婉露,你过来,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以后结婚过日子,我仍旧对你好,绝不让你受半点苦。”

孙婉露抬起湿漉漉的杏眸,虽然没说什么,但脚尖朝他动了动。

就在这时,一把尖酸刻薄的女声响起。

“婉露,你敢过去试试?”

秦远光定睛一看,发现是孙婉露的妈冯爱华来了。

“妈……”秦远光叫了一声,马上就被冯爱华粗暴地打断。

“你喊谁妈呢,我可没你这么没用的儿子。”冯爱华人到中年,虽已不复青春年华,却有种熟透了的韵味,她摇曳着丰腴的腰身,一溜小碎步走到孙婉露身边,狠狠扯了把女儿的手。

“妈。”孙婉露哽咽地喊道。

冯爱华瞪她,“要妈,还是要他,你自个儿想清楚了!”

孙婉露纠结着掰手指头,怯生生地看了秦远光一眼,只一眼,她就泪如雨下。

“天赐,呜呜,天赐他赌博欠了不少钱,债主找上门了,如果不还钱,他们就要砍天赐的手……”

孙天赐正是孙婉露的弟弟,秦远光就是给他捐了颗肾。

秦远光既为她心疼,又为自己难过,上前一步想拉她的手,“婉露,钱是死的,人是活的,咱们两口子好好努力,早晚能帮他还清赌债。”

可惜,他还没碰到孙婉露,冯爱华就一巴掌拍掉他的手。

“你和谁是两口子,少在这胡说八道,别说你们只是订婚,哪怕结婚了,也可以离婚呢。”

说着,冯爱华翻了个白眼,冷笑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穷光蛋的样子,我儿子真要有你这么个姐夫,这辈子都没指望了。”

秦远光压下怒气,目光灼灼地盯着未婚妻,“婉露?”

他不信他喜欢的女孩儿会抛弃他,更不信她靠在他怀里对着月亮描绘的两个人的家都是假的。

然而,孙婉露不仅没有看他,反而后退一步。

她捂脸,哇的一声哭出来,“我也没有办法,孙家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也就这么一个弟弟,对不起,对不起……”

也不知是疼的,还是急的,秦远光满头大汗,他想冲上去抱住孙婉露,却被挡下来。

面前的男人一身名牌,手上的名表更是镶了好大一颗钻,秦远光知道他是一家世界级企业总裁的儿子,名叫高明。

就听高明阴阳怪气地笑道:“是男人,拿得起,放得下,少来纠缠不清,不过我和婉露已经订了结婚的日子,到时候欢迎你来观礼。”

高明一边说,一边抱住孙婉露的肩,她顺势埋进他的怀里,一个劲地小声哭泣。

一瞬间,秦远光整个人就像被丢进冰窟窿里,从里往外冷,他颤抖地问:“咱俩就这么算了?你对我说的话都不作数了?”

孙婉露身体一僵,紧接着,肩膀抖得更厉害了。

秦远光满嘴苦涩,他伤心地问她:“难道你说这辈子非我不嫁,只是想要骗我给你弟弟换肾吗?”

不等孙婉露说什么,高明不耐烦了。

“不就一颗肾吗,我就是去黑市高价买,二三十万顶天了,为了区区一点钱,你就没完没了,看把你穷的。”

转眼,高明从身上掏出一张卡,“这张卡里五十万,别说买你一颗肾,就是买你的贱命都够了,要不是你肾源匹配,我还不稀罕让我小舅子换你一颗破肾呢。”

“拿上钱赶快滚,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说完,他直接把卡丢到秦远光身上,揽上孙婉露的小腰就走。

秦远光没捡那张卡,也顾不得周围一圈人对他指指点点,他捂着伤口撕裂的巨痛,拖着身体追在后面。

冯爱华骂一句“傻逼”,随手捡走五十万的卡,毫无心理包袱地揣进兜里。

“婉露……你看我,只要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真的不喜欢我了,我就再也不烦你。”

秦远光的话令孙婉露心碎,但她到底坐上高明的豪车,不再回头看一眼。

“舔狗一颗肾,不如富豪一辆车。”冯爱华轻蔑地说道,随即放下车窗,隔绝秦远光饱含伤痛的眼神。

豪车扬长而去,秦远光跑了几步,最终倒在地上。

恍惚间,他自嘲道:“我哪里是舔狗,分明就是一条狗。”

……

还不到出院的日子,秦远光就回家了。

一是他想远离伤心地,二是因为住院费太贵。

孙天赐赌博不是一天两天了,当初为了这个准小舅子,秦远光卖了原本在市区的房子,在郊外买了一栋带院子的平房。

因为孙婉露说喜欢秋千,他还打算在院子里修个葡萄藤架子,下面再挂个秋千……现在都不需要了。

“都说舔到最后,应有尽有,为什么我还是一无所有?”

秦远光苦笑一声,枯坐在院子里发呆。

“算了,还是去后院种点蔬菜,能省一点是一点。”

平房里的格局有点怪,想要去后院必须从屋子里的一扇木门穿过去,他刚买下这里就去医院换肾了,这还是第一次正式入住。

他来到木门前,却发现门上挂着个东西,像是行李箱的那种数字密码锁。

“当初房东带我看房子的时候有这个吗?”

秦远光愣了愣,低头一看,这数字密码锁上仅有四个数字。

“1980?”秦远光困惑地自言自语:“这是初始密码吗?如果这扇门打不开的话,只能暴力拆门了。”

他尝试着推门,没想到门一下子开了,那锁中看不中用,根本没锁住。

秦远光没把这个小细节放在心上,他抬脚走进木门,继而被一道强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等眼睛适应了以后,他就发现自己并没有出现在自家后院,而是站在一条胡同里。

周围一片矮墙平房,胡同的墙上还贴着张宣传单,秦远光走近一看,就瞧见宣传单上写着“高唱改革开放政策,春风吹遍祖国大地”之类的话。

“改革开放都几十年了,郊外再落后也不至于还贴这种传单吧?”

秦远光正满头雾水,几个泥猴似的小孩你追我打地从他身边跑过去,他连忙躲开,又差点儿和一个骑着二八自行车的男人撞到一起。

不管是小孩还是男人都有些好奇地打量他,准确地说,是打量他身上穿的衣服。

秦远光也好奇地观察来来往往的人。

他心里纳闷地想:“这些人穿的也太有年代感了吧?”

——

作者有话说:

本文又叫《我从舔狗变海王》或者《一不小心我海王了》,因为想好好写,所以码字速度特别慢,如果成绩好,会加更,如果依旧凉凉,我就为爱发电吧

原创文章,作者:伊丽莎白一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3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