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梁修 胡茬子全球修炼时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全球修炼时代

小说:都市

作者:星辉

角色:梁修 胡茬子

简介: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这句话反过来说差不多就对了! 徐凡回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发现变化真的很大,我和小伙伴用压岁钱创立的小生意莫名其妙成了世界第一;差点坑死老子的‘鼻涕虫’成了镇国武圣;就连当年救助的四个小屁娃娃都成了四大军团长;没过门的小媳妇儿身患绝症冰封四十年;抱歉了各位,这半个世纪哥真的什么也没做,一不小心成了神!

书评专区

主角叫梁修 胡茬子全球修炼时代小说免费阅读

《全球修炼时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华南武院,全称,华南武道专科学院,国字号武道专科学院,由华夏联邦教育部直属,首批王侯和宗师级武者评级授予单位,办学历史可以追溯至风暴纪元年,迄今为止正好五年,是联邦首批九所高等武道学府之一,现有亚圣级导师一人,尊者级导师三人,王侯级导师十人,宗师级导师二十人,其中包括外籍宗师三人,师资力量雄厚,在九所高等武道学院中名列前茅。

学院大门外左侧院墙前方有一个造型别致的公示栏,红木为框,古色古香,看上去像个简化版小凉亭。

大清早小凉亭前就围满了人,略数一下男多女少,大家都被公示栏内什么东西吸引,有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也有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更有人冷静沉默仿若进入贤者时间……小小公示栏前尽显人间百态。

公示栏内最醒目的位置贴出了一则招聘启事,红底黑字,一笔行楷铁画银钩,字形方正大气,颇见几分书法名家功底。

本院现面向社会招收陪练员若干名,不限男女,不限年龄出身,不限武道等级,满足以下条件即可报名入试。

拥有超常抗击打能力和敏捷度,工作时间可佩戴轻护具。

注:一,承受宗师级导师全力攻击十次无恙者获得初级陪练员资格,各项薪资待遇与宗师级导师对等。

二,承受王侯级导师全力攻击三次无恙或轻伤者获得中级陪练员资格,各项薪资待遇与王侯级导师对等。

三,承受尊者级导师全力一击无恙或轻伤者获得高级陪练员资格,各项薪资待遇等与尊者级导师对等。

四,应聘陪练员要求为源武者,真武者优先录用。

受聘期限为三年,有意者可前往院内综合体育馆接受测试,一经录用学院将提供与岗位职责相匹配的薪资待遇,及时有效的医疗辅助,大额意外保险及抚恤金等……详情可面议。

招聘截止时间为二一零零年四月,最下方是联系人和联系方式。

整则招聘启事简明扼要无尿点,有华南武院这块金字招牌镇着薪资待遇什么的完全不用担心,真正值得担心的是自身素质够不够硬,KPI唯一标准就两个字,抗揍。

“亲爱的,你上个月不是晋级到了一品宗师么?这份工作很适合你啊!”

说话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波浪发女人,她大半边身子依偎在一位身材魁梧的壮汉怀里,隔老远都能闻到一股浓郁的‘小桂花’香水味道。

壮汉嘿嘿一笑,说道:“听说华南武院的陪练员薪资待遇很不错,但我有自知之明,不想每天像沙包一样被人揍。”

波浪发故意把身子往壮汉怀里拱了拱,嗲声嗲气的说道:“人家就喜欢看你拼命赚钱的样子嘛!”

壮汉往后躲了躲,没好气的说道:“我赚钱把命拼了,然后你拿着我的抚恤金过你喜欢的生活对吧?”

波浪发一时语塞,尴尬的笑了笑不再接话。

华南武院陪练员,高薪职业,导师称号,听起来好像很高大上的样子,说白了就是一个可适当闪避人形沙袋,每天的工作就是被一群群强到不像话的精英学员们各种暴揍,不止是学员,导师们也需要陪练员配合示范教学,苦情路线走到黑的陪练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变着法儿挨揍,而且是光挨揍不还手的那种。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照在公示栏上,仿佛给它镀上了一层碎金,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去,只剩下一老一少仍在驻足观望,远处走来一位衣衫褴褛的年轻人,他身材不是特别高大壮硕却给人一种匀称有力的感觉,五官单看算不得出众却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俊朗,配上一头微卷披散的过肩长发,唏嘘的胡茬子,一身原本不合体的破衣烂衫竟被他穿出了几分飘然出尘味道。

年轻人在公示栏前停下了脚步,抬头认真仔细的看了一遍招聘启事,目光放虚,眉头微蹙,好像进入了某种沉思状态。

“小伙子,你是武者么?”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转头循声望去,出声的是一位年过古稀的精瘦老人,他穿一袭浅灰色棉布唐装,下巴上留着一小撮灰白相间的山羊胡子,身旁站着一位穿紫色羊绒外套的少女。

年轻人沉默了两秒,略带迟疑的点了点头,说道:“算是吧!”

唐装老人淡淡一笑,说道:“招聘启事上的工作让你动心了?老头子奉劝你一句,俗话说得好,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劝你趁早打消那些个不切实际的念头,这份钱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的。”

年轻人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说道:“金刚钻我没有,瓷器活我不会,不过我有个优点,皮糙肉厚,打小抗揍,感觉这份工作就是为我这种天赋异禀的人准备的,感谢您提醒。”

唐装老人布满皱纹的嘴角翘起一丝赞赏的笑意,说道:“原来如此,那我收回刚才说的废话,去参加测试吧,老头子预祝你应聘成功。”

“借您吉言,我也觉得自己一定会成为高级陪练员。”

年轻人脸上绽开一抹和煦的笑容,迈开大步朝武院大门走去。

唐装老人负手而立,眼望着年轻人修长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微眯双眼喃喃说道:“有意思小家伙,真不知道他这份迷之自信从何而来?”

“好奇怪的家伙,他说自己是武者,可是我从他身上感受不到半点气血波动,难道是我的感知出错了么?”

紫衣少女柳眉微蹙,撅起的小嘴似乎在诉说心中的郁闷。

“你的感知没错,他身上的确没有气血波动,按理说像他这种人绝无可能通过陪练员测试,但是他所表现出的迷之自信有种奇妙的感染力,让人感觉很真实,相信他可以轻松做到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好像还游刃有余的样子……”

唐装老人轻轻抚摸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子,似乎在思考一个让他费解的难题。

紫衣少女撇撇嘴,略带不屑的说道:“刚才他还说自己会成为高级陪练员,其实我很想送他两句古诗。”

华南武院自成立以来聘用的陪练员不多,但也绝不算少,因为陪练员新老交替过快,总人数达到四位数,其中初级陪练员占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中级陪练员约占百分之五,至于高级陪练员就是老太监骑骡子,空前绝后了。

“古诗?什么古诗?”

唐装老人皱起了眉头,思路一时间愣没拐过弯来。

俗话说三年一代沟,六年一条河,这爷孙俩脑回路大约相隔一个太平洋。

紫衣少女抬手轻轻撩起额前一缕俏皮小刘海,悠悠然念诵道:“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唐装老人颔首微笑:“好诗,这两句古诗跟那小家伙有联系么?”

紫衣少女撇撇小嘴,没好气的说道:“当然有,都拽成那样了他怎么不上天?”

………

华南武院综合体育馆又名‘荣耀武道馆’占地面积四百二十平方米,相当于一个标准室内篮球场面积,地面铺的不是实木也不是什么塑胶复合材料,而是五公分厚的E元素记忆合金,简称E合金。

E合金地板以坚固难损著称,同时它还有拥有其它金属无法比拟的非凡特性,在总量保持不变的情况下普通破损五分钟左右可自行修复完成,就算严重破损后也只需在超过四十度高温环境下静置一小时即可恢复如初,连个印疤儿也不会留下,比什么‘孔状瓣膜’修复术更为神奇。

华南武院陪练员测试就设在这里,入口处摆着一张金属办公桌,桌面上摆着一台便捷式气血仪,桌子后面坐着两个男人。

他们是负责本次测试评定的导师,左边那个满头火红卷发,浓眉大眼的肌肉男是武院导师,在他浅蓝色制服左胸口位置挂着一块小巧精致的椭圆形金属工作牌,从上至下印着,一枚红铜色四叶草校徽,姓名、职务、六颗灿亮的红铜色小星。

姓名:雷虎

职务:宗师级导师

实力等级:六星宗师(真)

华南武院总共二十位宗师级导师,雷虎实力名列前茅,他身边坐着一位眉目清秀年轻导师,他身材修长挺拔,略显消瘦脸颊棱角分明,鼻梁上的黑镜框为他平添了几分书卷气,他制服左胸口同样挂着一块椭圆形金属工作牌,从上至下印着,一枚亮银色四叶草校徽,姓名,职务,七颗亮银四角小星星。

姓名:梁修

职务:王侯级导师

实力等级:七星王侯(真)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雀雀不可尺量,武者实力高低不能光看外表,真正的高手一般都是从最不显眼的地方蹦出来吓你一大跳。

此刻,这两位导师脸上写满了纠结,素来以刚猛暴烈著称的雷虎导师更是用一只蒲扇般的手掌虚捂住了半边长满横肉的侧脸,时不时又会从张开的指缝中偷瞄场内的情况,那怯生生略带羞赧的模样儿让人不禁联想到小妹妹初次会情郎,手牵手钻进了玉米地……

梁修导师右手抱着左臂,左手捏着下巴,拧紧的眉心形成了一个清晰的川字,一双囧囧有神的眸子透过镜片注视场内,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了纠结。

两位导师视线同时聚焦在场内一男一女身上,此时此刻一个扎双马尾辫的金刚芭比正疯狂追打一个白白胖胖的男人,两人看似一追一逃,却又好似存在某种默契一样,始终把追逃的范围控制在武道馆内。

金刚芭比身穿浅蓝色套裙,一双‘卡姿兰’大眼睛里仿佛有两撮鲜红的小火苗在跳动,她银牙紧咬,脸颊上绷出了条条线肉,随着口中不时发出的一声轻喝,双拳好似风轮般交替捣出,空气随之发出声声震颤鼓膜的爆响,拳劲所过处一片狼藉,以坚固著称的E合金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凹坑,可惜不管她攻势如何凌厉密集也伤不到前方飞奔逃避的白胖子。

白胖子约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圆脸,小眼睛,塌鼻头,嘟嘟嘴,一眼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就两个字,喜庆,只见他穿一身白色练功服,脚蹬一双白跑鞋,臃肿肥胖的身躯跟灵动多变的步法给人视觉上形成一个强烈反差,他只顾绕场向前跑动,身后袭来的猎猎拳劲均被他巧妙避过,充其量只能拂动他衣摆裤腿。

一追一逃,好似肥鼠逗猫,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小半个钟头。

金刚芭比小麦色额头已经微微见汗,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不管她如何变换攻击手段拳头始终粘不到白胖子衣角,她特想用大范围杀招把前面讨厌的胖子轰成渣渣,却又不想违背先前的约定,一颗心纠结成了麻花,咬紧槽牙磨了磨,脚下再度发力狂奔。

奔跑中的白胖子似乎感觉身后气氛有变,转头瞄了一眼,笑眯眯的问道:“怎样?现在我够资格做陪练员么?”话音未落,肥硕的身躯斜刺里挪开五尺,轻巧避过一轮夺命炮拳。

金刚芭比拳头落空,索性停下了脚步,不咸不淡的说道:“跑得快有用吗?你有没有看清楚招聘启事上写的东西,武院要招的是陪练员,不是陪跑员,你要做陪练员也行,乖乖滚过来让本导师打一拳,没躺下算你合格。”

“什么?”奔跑中的白胖子一声怪叫,脚下一个急刹嘎吱一声停了下来,转过头用一双小眼睛瞪着一脸坏笑的金刚芭比,顿了足足五秒才一脸悲愤的大声喊道:“韩楚楚,你坑我!”

金刚芭比韩楚楚乐了,抬手撩了撩额前几缕微湿的刘海,不紧不慢的说道:“江小胖,你说这话姐就不爱听了,你忘了当初是谁像跟屁虫一样求姐留意导师职位的?怎么?现在机会摆在眼前反倒成坑了?”

连串反问像一把大扫帚直接把江小胖心中刚冒头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理直气壮变了秒怂,只见他慢腾腾的往前挪了两步,怯生生笑了笑,低声问道:“楚楚姐,刚才不是说好了撑过三分钟就算我过关么?我这都撑半个钟头了,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韩楚楚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弯弧,理直气壮的说道:“让你撑三分钟不是让你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乖乖过来受我一拳,没躺下马上给你发聘书,以后你就是本院尊者级陪练员,每天都有大把水灵灵的美女学员围着你打转;第二,你也可以认怂,马上从我面前消失。”

金刚芭表面毫不在意,心里却暗暗担忧,江小胖,你也别怪姐坑你,要不是今天来应聘的家伙水平太次我用得着叫你过来凑数么?乖乖过来受一拳,姐出拳时不介意稍稍给你放点水,今天下班前发出一份聘书姐也算实现了零的突破……

江小胖压根摸不透韩楚楚真实想法,内心那叫一个纠结啊,一张胖脸皱成了苦瓜,进武院任职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但金刚芭比的拳头却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为了水灵灵的美女学员们,值不值得豁出去拼一把?

看到江小胖纠结无比的模样韩楚楚心里有些急了,大声说道:“江小胖你是不常说自己是男子汉么?一拳,就一拳需要考虑这么久么?”

“我是男子汉,遇上你这种24K真汉子不考虑清楚能行么……”

江小胖翻了翻白眼,暗暗腹诽了一句,心里好像更纠结了。

此刻,入口方向响起一个不合时宜声音,男声,饱含磁性声音中仿佛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让人不由自主的循声望去。

“一拳,先打我好么,赶时间!”

入口处走进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挂着一抹人畜无害的微笑,微卷的过肩长发似乎带着一丝桀骜不驯的味道,他双手插在裤兜里迈着轻松的步子朝场内走,刚走出两米就被身后一个浑厚的男声唤住。

“这位先生,来应聘请先到这边登记!”

雷虎咧着嘴向年轻人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登记,另外还需做几个小测验,避免有人浑水摸鱼。

年轻人转过头,微笑着问道:“可以先打完再登记么?就一拳,耽误不了多少工夫。”

雷虎正要出声拒绝,场内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

“让他过来,正好给江小胖做个榜样。”

这半道里蹦出来家伙让韩楚楚很不爽,不爽之余心里又有几分庆幸,暗忖道:“其实这货蹦出来也不错,至少给江小胖多了点考虑的时间,为了报答你这份机智,本导师决定好好招待你一顿红烧狮子头,保证不打死你……”

年轻人冲雷虎嘿嘿一笑,指了指场内的韩楚楚,问道:“那哥们说话能算么?”

雷虎嘴角小幅抽搐了两下,沉着脸点了点头:“算,自己小心。”

“安啦!”

年轻人转过头,抬手打了个OK手势,大步流星朝场内走去。

“老雷,马上通知医疗队,让他们带上急救设备……”

梁修一脸凝重,身子微微前倾,单手把面前的办公桌往前推了两寸。

雷虎诧异的望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那小子狂是狂了点,韩导师也不至于下狠手吧?”

梁修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反问道:“你记得刚才那小子最后说的那句是什么?”

雷虎略一思忖,答道:“安啦?”

“不对,再上一句。”

梁修摇了摇头,默默把办公桌又往前推了两寸,这样不会妨碍行动。

雷虎皱着眉头思索了几秒,突然露出一个惊愕的表情:“他好像是说……那哥们……哇!这是作死啊,作大死。”话音未落,人已经旋风般冲出了武道馆大门。

————————————————

年轻人迈着轻闲的步子来到江小胖身边站定,偏头上下打量着对面的韩楚楚,过了几秒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不好意思,刚才真没看出来你是个女人,请问你是导师么?”

身旁江小胖听到这话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瞄年轻人,不动声色的悄然往后退了两步,刚停下好像感觉仍不保险,又往后退了几步。

韩楚楚冷冷一笑,也不回答,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椭圆形工作牌挂在了胸口,一枚灿亮的金色四叶草校徽给左侧的巍峨山峰平添了一抹亮丽色彩。

年轻人歪着头认认真真打量着工作牌,嘴里碎碎念:“韩楚楚,尊者级导师,五星尊者,括弧,真?有意思,这个真字代表什么呢?胸是原装?好像不对,要是这玩意儿都有假的,世界上还有放心奶吗?好像也不对,难不成现在的武者出了冒牌货,要加个防伪标签?唉!这世界变得太快,不服老不行啊……”

碎碎念声音很小,但逃不过在场武者耳朵,刚打算进场的雷虎脸色一僵,后背倏忽间冒出一层冷汗,转身飞也似的离开,有道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就是那条最脆弱的小红鱼儿。

坐在办公桌后的梁修肩头抽筋似的抖了两抖,脚下一滑险些跌了个屁墩儿,他稳住身形抬起头来,感觉天好像黑了,场内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一场灾难性暴风雨正在酝酿。

不远处的江小胖脸儿煞白,用一种见了鬼似的眼神打量着前面的年轻人,他现在很想冲上去抱住这货大腿高声呐喊着,大哥,你年纪轻轻为什么要作死呢?您老找死劳驾死远点,小弟对花花世界还有留恋,老子没活够啊……

韩楚楚似乎没有动怒,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柔声说道:“关于真字的问题等测试完了再跟你解释,测试开始前需要回答几个问题。”

年轻人点了点头:“好的,你问。”

韩楚楚面色一肃,问道:“你的姓名,年龄,婚姻状况。”

年轻人顿了两秒,一本正经的答道:“徐凡,双人徐,平凡的凡,五年前二十岁,小时候家里给我订过一个娃娃亲,现在也不知道有戏没戏。”

韩楚楚眉头微微一蹙,一脸不悦的说道:“说话拖泥带水的有意思吗?五年前二十岁今年不就是二十五岁么?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订娃娃亲,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陋习早该废了,算你 未婚,你该不会是逃婚跑出来的吧?”

徐凡沉默了几秒,说道:“没逃婚,就是去了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待了好几千……几年,现在剩个囫囵人回来就是赚大了……”说到最后,他情绪似乎有点低落,脸上的微笑隐没不见,好似多了一丝难言的惆怅。

“逃婚就逃婚吧,遮遮掩掩有意思吗?”韩楚楚撇撇嘴说道:“问完了,下面开始测试,测试规则很简单,承受我全力一击无恙或轻伤者可以获得高级陪练员资格,各项薪资待遇等与尊者级导师对等,考虑清楚,死伤不论!”

徐凡嘴角扬起一弯浅浅弧度,后撤两步摆出个松垮随意的姿势,淡淡的说道:“来吧,别客气,看在以后大家都是同事的份上多送你一拳,你也不用感谢我,打完请我吃个饭就行。”

虽然对面的金刚芭比表面不动声色,可感官敏锐的徐凡还是能够从流动的空气中捕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

“好!”

韩楚楚牙缝里蹦出个冰冷的‘好’字,一个箭步冲到徐凡跟前,双拳一摆旋风般轰在他胸口,下一秒,她整个人被一股强劲无匹的力量向后弹开,踉跄后退了十几步才堪堪稳住了身体。

嘭!

两声擂鼓般的闷响汇聚成一声,两团刚猛霸道的劲气以徐凡胸口为中心四散迸射,可怜他原本破烂的衣裤顷刻间被迸射的劲气扯成碎片飞舞激扬,值得庆幸的是他穿了条质量绝佳的花裤衩,成功避免了走光果奔的尴尬。

“太狠了,这一定是传说中失传已久的脱衣剐裤拳?幸亏我够机智,提前买了条防弹裤衩。”徐凡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一双充满幽怨的大眼睛直勾勾望着韩楚楚,一脸悲愤的大声说道:“我就这么一套衣裤,你……你要对我负责!”

此时的韩楚楚两眼空洞,正处于一种懵逼神游的奇妙状态,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仅听到了两个字,负责?男人对女人说‘负责’一般只有两种情况,拿下一血和搞出人命。

原创文章,作者:星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319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