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陈中阳 李婉清六道三善之人间道·玉蛛传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六道三善之人间道·玉蛛传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元穆枫

角色:陈中阳 李婉清

简介:众生轮回分六道:天神道 人间道 修罗道 畜生道 饿鬼道 地狱道;
六道又分三善道:天神道 人间道 修罗道;
三恶道:畜生道 饿鬼道 地狱道。
但六道因何而生?又为何而动?
且听六道三善之人间道·玉蛛传,看上古大神搅动风云,小人物锚定乾坤,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阐述六道之奥秘。

书评专区

元穆枫:自我吹一波

主角叫陈中阳 李婉清六道三善之人间道·玉蛛传小说免费阅读

《六道三善之人间道·玉蛛传》第5章 信物免费阅读

陈中阳很久没有睡的这么熟了。在天州市这样南方的夏天,不开风扇是很难入睡的,但开了风扇又很吵,所以每天睡觉对他来说都是个比较头疼的问题,渐渐的明白了为什么南方的夜晚为什么要比北方喧嚣,真是不把自己熬到最困的地步,真的没法睡啊。不过这次睁开眼睛,习惯性看向对面的挂钟,发现已经中午12点左右了。

他感觉浑身无力,甚至感到有些冷。“感冒了?嘶!”起身的时候,手拄在床上时碰到了手指的伤口,隐隐作痛。他看了看手指想:“应该是发炎了吧,感染?。”摇了摇头清醒一下,准备去卫生间洗漱,一路上还在揉着额头回想昨天晚上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失忆了一样。

一抬头看见洗漱间墙上的镜子,浑身一抖。“我去!”他上下打量着镜子里另一个自己,难以置信的用手摸了摸脸。“这是怎么了?我去,发生什么了?发炎这么严重吗?”只见镜子中的自己两眼无神,眼圈发黑,双腮凹陷,妥妥的一副抽大烟抽到晚期的样子。

“不行,得去医院,这特么印堂发黑、一脸死相说的就是我啊!”越想越害怕,他赶紧洗了两把脸,简单刷刷牙。刚冲出卫生间没几步,结果用力过猛,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来人啊,谁帮我叫医生啊。”陈中阳躺在地上无力的呻吟着。

“你醒了啊。”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从天台方向传来。

陈中阳愣了一下,只见自己望天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张顶着丸子头、面容清丽脱俗的小女孩的脸,一双明眸像是会说话一样问询着自己。

他怔怔看着女孩心里想:“这是… …谁家的孩子?房东家的吗?没见过啊。不过她身上这衣服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这不是我前女友的衣服吗?”

他终于反应过来,艰难地翻身坐起来问道:“你这孩子哪里来的?穿的不是你的衣服吧,怎么随便进别人家里拿衣服啊,你家长没告诉你不经过同意就拿别人东西叫做… …”

话没说完,只见眼前有什么东西一闪,一个大嘴巴就扇到自己脸上,直接又把坐起来的他又扇躺下来了。

“看来是醒了,醒了就起来给我做吃的,我饿了!”小女孩手指着躺在地上,捂着脸的陈中阳说道。

陈中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满脑袋问号的看着小女孩,心里闪过无数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从何处来?要到哪里去?她是谁?她为什么打我?她要吃什么?… …”

“看够了么?起来做吃的。”小女孩见陈中阳还躺在地上,抓住陈中阳的脖子,向上一甩,陈中阳就跟一根魔术棒一样站了起来。站在原地的陈中阳一脸茫然:“啥?我站起来了?怎么起来的?她做的?她怎么做到的?… …”

小女孩见他都站起来了,还是怔怔的看着她,小手一扬,陈中阳浑身一哆嗦,反应过来说:“哎哎哎!别打别打,我做我做。”边说便往天台退走。

住在顶楼的好处之一,就是偌大的天台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装饰成自己想象的样子。还记得和女友刚到天州市租房子的时候,女友第一眼看见这个天台就挪不动步了,也不管能不能负担的起高出心理预期一截的房租,毅然地签了租约。当然,两个人刚出校门,怀揣着对生活的美好愿景,他们还是相信会在这个一线城市安稳的落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如今,女友走了,留下这个其实不大,但现在看来异常冷清的天台,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曾经被女友装饰成小花园的地方,也成了陈中阳的专属厨房。本来挂满香薰草的墙上,现在放的都是厨房用具。

虽然他到阳台假模假样的摆弄着各种厨具,但这莫名其妙的情况还是让他像个偷窥狂似的,从门后悄悄伸出头往屋里看,心里依然搞不清状况,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个小女孩不简单,不然怎么能把自己这个150多斤的小壮汉拎起来。

哪知自己的脑袋刚露出个头发梢,一个声音竟然从自己的身后传来:“怎么,你也饿了?这是巴掌没吃饱啊?”

陈中阳这回不脱力了,一个箭步向前冲出一大步,回身摆了一个李小龙的起手式,冲着小女孩说:“别过来啊,老子这一身肌肉不是白练的!”

小女孩见状冷哼了一声,刚想迈腿,就听见走廊里传来了上楼的脚步声,想了想就反身坐在了天台的沙发上。

不一会,就见一个中年妇人抱着一个塑料箱子,里面都是刚洗的衣服,亦步亦趋的走出来。抬眼就看见陈中阳摆了一个可笑的姿势,紧张兮兮的盯着沙发上的一个小女孩一动不动。那小女孩她从没有见过。不过她也没有想太多,手里的东西蛮重的,就冲着陈中阳说:“干什么呢,过来帮一把啊。”

陈中阳一愣,这才从紧张中回过神来,忙不迭的过去帮忙抬衣服。晾衣杆在天台的外沿,而沙发却在天台的中央。他抱着衣服箱,盯着沙发上的小女孩,警惕地绕了大半圈路过去。

中年妇人看了看他,发现陈中阳的脸简直就是烟鬼上身的样子,又看了看小女孩,一身的衣服明显就不是她自己的,就是个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她立刻就想歪了,脱口就说:“你… …她还是个孩子啊!”

陈中阳一听她狐疑的口气,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没往好地方想,连忙放下衣服把她拉到一边,慌张的说:“哎我说李姐,你是我亲姐行不!咱能说点好话不,我是那种人吗?哎我求你可别说了。”

这个中年妇人就是陈中阳的房东李婉清,当初陈中阳带着女友到这里来看房的时候,一开始也不过是像对待其他一般人一样,当做租客来看待他们。后来时间久了,又因为这两个年轻人彬彬有礼,从来没有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也确实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偌大的天台装饰成了小花园,有花有草有情调,自己也喜欢时不时的到这里来。一来二去,就相处的像弟弟妹妹一样。奈何别人的情感家事自己又不能多说什么,两个人分歧最严重的时候,自己却不在天州市,等回来的时候,就只剩下弟弟一个人在天台发呆。虽然这事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但她心里还是多少有些莫名的愧疚。接下来的日子,她为了这个弟弟不是那么孤单,常常过来陪他说说话。当然,仅仅是聊天,并没有其他的念头和事情。一是年龄差距比较大,二是她早就成家,家中的那个女孩都快初中毕业了。

李婉清将信将疑的又看了看小女孩,发现她身上的衣服就是陈中阳前女友没有带走的衣服,一下子火就上来了,“啪”一下就拍了一下陈中阳的脑袋。

“你还说不是?她穿的谁的衣服?那是我和你女朋友逛街时,一人买了一件!烧了我都认识!”李婉清怒问。

陈中阳这时也不知道该从哪说,他也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一时间就语塞,支支吾吾的张嘴只能出声,没法回答。

“我告诉你陈中阳,姐知道你们分手时间挺长了,那你也不能找个这么小的啊,这看起来明显还没成年啊!你不知道这是犯罪啊?亏你还大学毕业,亏我还把你当亲弟弟,疯了吧你!我不管啊,你要自甘堕落,不做人事,就出去做,别在我家里整这些乱七八糟的,你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啊!你信不信?”李婉清明显是动了真火,连珠炮似的质问陈中阳。

陈中阳一脸无奈的承受着来自近身的炮火和口水,眼见着自己这个姐姐声音越来越大,连忙堵住她的嘴说:“亲姐!亲姐!你别说了,别说了行么!小点声,唉我去!”

“你别碰我!脏手拿开!有能耐做怕什么说啊… …”李婉清边躲边说。

就在两个人在天台边沿附近跳着探戈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小女孩早就已经按捺不住自己已经憋笑憋到浑身发抖的笑意,仰着脖子发出难以抑制的银铃般的笑声,边笑边在沙发上打滚。

陈中阳和李婉清同时停下了舞步,像看傻子一样盯着小女孩。小女孩笑着笑着,忽然从沙发上掉下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陈中阳迟疑了一下没动,而李婉清见他竟然一动不动,伸手一推差点把陈中阳从楼上推下去,自己跑过去抱起小女孩,着急的说:“怎么了这是,摔到哪了?”

小女孩蜷缩在李婉清的怀里,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焦急的面孔,不自觉的伸手在她脸上抚摸了一下。李婉清一愣,只听见小女孩的腹中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我饿了… …”小女孩竟然露出了不好意思的面容说道。

李婉清见小女孩没事,起身把小女孩扶起来,看了看她说:“走,去姐姐家里吃,姐姐有零食,你先吃着,我再给你做饭。”

小女孩乖巧的点了一下头。李婉清牵着小女孩刚走两步,停下来回头就跟蹲在地上的陈中阳说:“你别跑啊,给我等着,等我搞清楚了怎么回事再回来收拾你。给我把衣服挂上!挂之前抖一抖,要有一丝衣服褶,够你死八百回!”

陈中阳已经无语问苍天了,刚才李婉清那一推,是没有掉下楼去,但也结结实实的撞了一下腰,现在疼的蹲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腰,只差满地打滚了。

“我算算啊,今天刚起来到现在,摔了一跤,挨了一嘴巴,被人当破布拎起来,挨了一巴掌,又撞了一下腰,差点掉楼,现在又遭受死亡威胁… …呵呵。”陈中阳喃喃自语到最后,已经停止思考了,如果真有运气这玩意,那今天就等于被抽干了。

等腰部的疼痛缓解之后,谨遵房东旨意的他仔仔细细的把衣服都晾好,也感觉到了一阵饥饿,这才想起来,一觉睡到大中午,发生这么多诡异的事情,午饭也忘了做。看了看厨房,思索了一下,随便找来一件衣服穿上就转身就下楼去了。

他是要去李婉清家蹭饭,自从和女朋友分手,他就把自己的时间绝大部分都放在工作上,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不规律吃饭,有时候晚上回来太晚,就去李婉清那嗟来一顿饭。但午饭还真没有来蹭过。

陈中阳下楼就看见房东家的门开着,因为是独层独户,又是房东,基本上没有人敢动什么。随着离门口越来越近,他走的步伐越来越轻,最后就是蹑手蹑脚像是小偷一样,停在门口,跟早上一样悄咪咪的探头向里面看去。只见小女孩背对着门口,坐在地毯上,趴在茶几上不知道在吃些什么东西。

“嘿!”忽然一个声音响在陈中阳耳边,声音不大但吓了陈中阳一激灵,一回头原来是李婉清拎着一袋子刚买的蔬菜在后面。

“我去!你吓死我了!”陈中阳感觉一瞬间心脏直接跳到脑仁里边了。

“你还说你没事?你看你鬼鬼祟祟的样子,心里没鬼就怪了!”李婉清一把揪住陈中阳的脖领子就往屋里拽。

“哎姐!轻点,轻点!我就是蹭个饭!脱鞋,我得脱鞋啊。”陈中阳一边挣扎一边脱鞋。

“蹭饭来了是吧?等会,刚出去买的菜,马上就好。茶几上有饼干,先吃点垫一下。”李婉清转身就进了厨房。

陈中阳迟疑了一下,慢慢走到茶几旁边,发现小女孩正趴在茶几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饼干。陈中阳坐在小女孩对面,两个人就互相望着,目光也不移开。其他的先不说,这个小女孩应该是陈中阳活到这么大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自己所学过的那些描写漂亮事物的词汇叠加在她身上,一点也不过分,哪怕是穿着根本不合身的大人衣服,光靠一张倾世容颜就足够了。

但,她为什么打我?

想着想着,饥饿感又来了。陈中阳伸手就要拿饼干盒里的饼干,哪知小女孩一下就把饼干盒搂过去,摆明了不给吃。

新仇旧恨一下子就把陈中阳惹火了,也许还有一点饥饿引起的。伸手就拽饼干盒,用上仅存的力气要拽过来,哪知饼干盒纹丝不动。他又运劲蓄力拉了几下,还是不动。这时他才想起早上小女孩一手把他抬起来的事,颤抖了一下把手缩了回来。

小女孩看他放弃了争抢,想了想,也不说话,从饼干盒里拿出一块饼干伸了过去。

陈中阳一看,心想:“可以啊,小女孩脾气呗,有些傲娇,还算懂事。”伸手就要去接饼干。

这时小女孩手一抖,啪一下甩开了伸过来的手,眼睛睁大了瞪着陈中阳。

陈中阳立刻就会意了小女孩的意思,这是要让他用嘴接啊!

“哎我这暴脾气,还被一小女孩调戏了!”陈中阳气的跪起来就要抢,哪知刚一起身,肚子又叫了,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散了。陈中阳哀怨的看着小女孩,又看着饼干,屈辱的把头伸了过去。

刚咬上饼干,就听旁边李婉清的声音说:“嚯,挺会玩啊,还挺有情调的。”

陈中阳就感觉这回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这一顿午饭,吃的那是一个昏天暗地,普普通通的鸡蛋柿子面,硬是吃出了满汉全席的感觉,中途因为小看了小女孩的饭量,又多下了一些面。陈中阳早就吃饱了,但小女孩还在吃,三碗面下肚,就感觉不管什么用似的。

李婉清和陈中阳坐在小女孩对面,就静静的看着她连吃带喝第四碗。终于等到她喝下最后一口汤汁,打了个饱嗝,拍了拍肚子,老老实实地就像一个纯真的小女孩一样坐在那,一点也不像之前那个威胁陈中阳的傲娇态度。

“装!接着装!”陈中阳不禁腹诽。

李婉清看到小女孩放下碗筷,开口问道:“吃完了?你这饭量跟你这模样不成正比啊,这都吃哪去了啊。也是,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明显话说了一半,斜眼瞟了陈中阳一眼。

陈中阳当然感受到了,连忙说:“别看我,我都不认识她。”

“不认识?不认识能穿你女朋友的衣服?”李婉清就是不相信他。

“你问我,我问谁啊?啊,不对,问她啊!”陈中阳吃了饭,终于脑袋灵光了一些。

陈中阳忽然正襟危坐,非常严肃的对小女孩说:“好了,闹了一中午了,也该问正经事了。我问你,你是谁?为什么在这?谁让你穿着我屋里的衣服?”

李婉清看着陈中阳一脸严肃的问着小女孩,终于意识到陈中阳确实没有说谎,当然就更不可能做些她想歪的那些事,不由的也严肃了起来,好奇的看向小女孩。

小女孩可怜巴巴的看了看陈中阳,又看了看李婉清,忽然一行清泪就从那双明眸之中如清泉一下缓缓而下,哽咽的说到:“我是他远房亲戚家的表妹,我叫莫玉珠。”

陈中阳一下子就笑了,笑的不可抑制,笑的歇斯底里。这种豆瓣三分以下喜剧片一样的台词,总是能戳中他极其低的笑点。“表妹… …”他一下就想起了《东成西就》里丐帮帮主的口音,更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李婉清当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那么莫名其妙的看着陈中阳笑的前仰后合,良久都不能平复,赶紧打断他说:“笑什么啊!表妹哪有那么好笑啊。”

陈中阳简直都笑到失声,喘息着问到:“哪里的表妹?有多远啊?”他问这话其实很没有营养,因为他非常清楚,自从父亲去世后,父亲那边的亲戚基本上都断了来往,也因为这样,自己和母亲都过的比较辛苦,大事小事都是两个人扛着熬过来的,而母亲这边亲戚都是男孩子,哪来的表妹。

小女孩看着笑到抽搐的陈中阳,眼里闪过一丝愤恨,接着说:“老家在山东,是你姥爷家的兄弟一脉,打仗的时候分开的,这次来也是因为联系到了你的家里人… …”

“打住!停!”陈中阳听这小女孩的谎话还没完没了了,再也听不下去了,连忙打断她。

“你不信?我这有信物,我家里人说只要你们家的人一看就知道了”小女孩边说边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还信物!这是什么古代对暗号吗!这特么扯淡!来我看看啥信物,这是蜘… …”陈中阳又一次被逗笑了,可又好奇的看了一下小女孩拿出来的东西。

这一看不要紧,他立刻愣住了,只见这个“信物”是一只小女孩手掌大小,通体乳白有点透明,有着一对血红眼珠,犹如琉璃一样的白玉蜘蛛!

>>>点此阅读《六道三善之人间道·玉蛛传》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元穆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312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